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选精粹》雁无伤、风儿、青小衣、飞扬的流沙、诗小雅

(2013-09-21 15:20:48)
标签:

杂谈

   《诗选精粹》雁无伤、风儿、青小衣、飞扬的流沙、诗小雅

 

    栏目诗人:雁无伤  风儿  青小衣  飞扬的流沙  诗小雅

 

  

雁无伤诗歌三首:

 

 

《女继承人X

 

发生。

再发生。

突变。

毁灭。

他正伏在案头书写这些。

隆隆黑暗被压低,

低到最低,

低到一块墓碑被哄抬而起。

 

一块毫无分寸的墓碑,

记载他最后的光阴——

玻璃店无人拜访,门前积雪未扫。

被告知收容所已满的乞丐,

具备天然的乐观主义精神。

他的小屋敞着大门,

他只有冰啤、烟草和书籍散落。

他是众生的知情人。

他唯一不知的是,

一个女继承人。

正忙着降生和长大。

 

佩戴铭牌的女继承人。

正走在雪后。

挑选不合脚的脚印。

她来到门廊下啼哭。

出门迎接的又是玻璃。

连同俯冲而来的新世界。

她谨遵遗嘱——

不要揉搓、挤压和逼近一个愿望,

不要傲慢、无视、轻易穿透或出卖。

她可合法继承一面镜子。

被封口的镜子。

被去掉出路的镜子。

在火里才会发言的镜子。

 

天使在船上。

教堂窝藏有家不回的人。

无家可归的那些,

正在大街上和颜悦色。

女继承人在墓园。

她裸露着双肩和脸。

墓园让她憔悴。

她在墓园深处憔悴而温和。

她脱掉一枚戒指。

僵冷地面有松针抖动。

 

他听到她的来临。

他正伏在棺壁书写这些。

隆隆黑暗被压低,

低到最低,

低到一块墓碑被哄抬而起。

 

你赠予世界一个印记。

你带不走。

——找个女孩来完结一切吧!

 

        2013年9月13下午

 

 

《试恋者Y

 

反向世界里,火光、烛台皆有瑕疵。

浮生若梦是简单的事。难的是,把过往挂上一只钩子。

一只钩子,是新图画的底色。是野兽犬齿与猎物的告别。

是从未被切割过的卵石。

 

柜台前的口渴。下午茶。

她冲一张中东面纱坐稳。目光奇异,符合民俗。

像朵纸水仙,吮吸稻草般干燥的黄昏。

论及她后来的摆动、声张、前倾、咬合,

都与一只被猎杀的天鹅有关。

 

她决定自己的出让,只面向敌对和陌生。

鹰隼宣称是不妥协的永爱者,鹰隼在俯冲未亡人。

众鸟齐发吧!方言里只有过气的白羽白身子。

雨一样,针尖一样,带走报纸和时事。

好在真相、地址和解药,早已不在里面。

 

不爱,强大。爱,更强大。

“亲爱的,正是时候。试试吧,我们试试。”

“如果我因此死去,你的眼睛替我通晓一切。”

 

              2013年9月3

 

 

《杀手Z

 

他被太阳不断翻动,拥有最残忍的诚实,

脚底踩着纪念碑大小的光荣版图。

 

而月亮躺在床下,这导致他的后背总被驱使,

像一张拉伸过度的弓。

 

他迎向春风吹长笛,在夏天反复埋葬一瓶雪。

冷热不均的悲观主义者,他的别针曾止住了不小的战事,

至今嵌在那只蝴蝶的左翼。

 

枕枪而眠的习惯,来自艾略特浩大无边的荒原。

他的死神是唱游诗人,兼职节操过度者、诟病者、

以及无良竞争者。天亮前,他的狗以一双利爪挠抓墙壁。

 

他厌弃远程,只会从你的右边经过。他不穿黑色。

没有雨伞。甚至不会低头。米色的明亮小子,

掷给你分解死亡的一枚豌豆。豌豆是瞄准钟摆崩裂的豌豆。

 

“幼小的我该怎么做,我必须杀死你,才不会长大。”

 

                  2013年9月1

 

雁无伤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anwushang

 

 

 

风儿诗歌三首:

 

 

《我用月亮与自己和解》

终于,看见月亮从阴霾中逃出
避开所有人
我也掏出我的月亮

它们不说话,沉默了很长
很长时间

不能打扰,它们太需要相聚
太需要聊一聊这世间
无数清冷的话题

不然,它们也许会轻易放弃
也许会走不出迷雾和陷阱
也许会再次被自己,或对方
错误地扼杀

我为今夜专程为我而来的月亮
感到庆幸
我为我掏出的月亮感到庆幸
我为沉默,感到无比庆幸


中秋月饼》

在一个大圆桌上吃饭的家人
有退休的父母辈
有继续为工作忙碌的我们
有为高考正拼搏的学生
有独自玩耍的小孩,即将出生的宝宝
还有被癌症宣判了死刑的病人
饭菜很多,酒水很多,客套的话也很多
一种淡淡的香甜,淡淡的汽水味,已远去
大人们都不再说起粮票,肉票,布票
不再说起偷吃咸菜的神秘事件
也不再怀念外公外婆,亲自下厨
摆满一圆桌饭菜,一圆桌十五的月光
只是偶尔抬头看看窗外的月亮
看看彼此碗中熟悉而又陌生的菜肴
没有谁喝醉,也没有谁绝对清醒
更没有谁知道自己,是圆桌上
哪一缕月色,哪一块月饼
任由时间之手,将大家分开
甚至,你来不及道别,就不得不安静离席
不惊动不带走也放不下
一丝风,一缕光,一片云彩

 

 

《与生俱来》

还有什么,可以像这些蓝紫色的野菊花
幽然开放在山坡上,每一朵都干净得只有
一个太阳,一轮明月,一位爱人
与生俱来的高贵,孤独
与生俱来的美

还有什么,可以像深夜的一首歌
贴在耳边低吟,每一个音符都干净得只有
一种声音,一种呼吸,一种心跳
与生俱来的忧伤,震撼
与生俱来的,铿锵

还有什么,可以像这个灰色的夜晚
用一首诗刺杀风,每一刀都干净得没有
一滴血,一滴叹息,一滴泪
与生俱来的悲哀,绝望
与生俱来的,彻骨

 

风儿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olvei

 

 

 

青小衣诗歌三首:

 

 

《秋天,我也不例外》

 

空气越来越静。时钟像要敲碎什么

不依不饶。蹄声密不透风

 

一群黑衣杀手,疾驶而来

刀锋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万物在献出果实之后

又要被斩首示众了

 

我双手合十,闭目等待

我知道,我也不例外

 

 

《在秋天》

 

在秋天,我更关心叶子的温差

草籽落地,和一池秋水里

流放的双桨。那个半辈子跟水交手的人

内心枯竭着,彻夜清醒

 

在秋天,我伸出月光的手指

轻拢头顶的微霜,从枝头摘下露水

擦洗梦中的光景。天空盘旋的两只鸟

一只天蓝,一只雪白

 

在秋天,我被一些看不见的事物

反复击中,咳嗽,眩晕

整夜说梦话,妄想用一朵朵白木槿

把前因后果,交代清楚

 

再也不想用尽力气说话了

请沿着来路,送我回去

在秋天,我只想烧一壶水,泡一杯茶

像一片叶子活在一群叶子里

 

 

《夜深了,我打开糖罐》

 

每一块糖都在撒娇

想说出心里话

都穿着大红大绿的新衣服

跳集体舞

醉态百出,躺着,坐着,酥软着

 

夜深了,我打开糖罐

看到

很多我

带着甜,穿透黑,夜

有点发腻

而我,只能靠我

活下去

 

我想变成一块糖

呆在群体里,被那个看中我的人

剥开

含在嘴里

 

青小衣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62175480

 

 

 

飞扬的流沙诗歌三首:

 

 

《一群人跟着一个人跑》

 

一群人跟着一个人跑

节奏一致,就像归雁的影子

荒野被踩出了一条凹陷的路

 

一只鸽子在草坪上

一群鸽子飞过来,散落,嬉戏,觅食

寂寥的早晨活跃起来

 

南风来了,山上的雪化了,歌声袅袅

北风来了,山脚的湖水沉默了

羊群围着太阳相互取暖

 

时间被晒在午阳里

河水悄悄流过,流到河床露出牙齿

慵懒的叶子急了,簌簌飘落一地

 

 

《暮归的节奏里背回马鞍》

 

时间刚刚好,生命的音符沿着长调舒展。

声音碰触岩壁,回音拥抱石头,向心海回归。

唯有汹涌澎湃的海忽略记忆,笑声一夜间被磨平。

 

岁月,放飞了,它就向你挥手诀别,毫不怜惜。

空洞的躯壳是装不下博大和旷远,真的。

视野本开阔,十根手指被埋在旷野上,遥相呼应。

 

古老的马匹总是跨不过食指,被栓在小指上。

嘶鸣。月亮围着忧伤,一步一曲,清澈如泪。

蛙声烧苦了夜,颤栗,在镰刀锋上,抽泣如绝恋。

 

握着一把故乡的泥土,淌着父亲叮咛的热土。

不能松开手,更不能与牧场说再见,永远。

捧起老哈河水,远足。暮归的节奏里背回马鞍。

 

 

《九月的秋天》

 

在九月的腹腔里

秋天在跳动

我挡着寒意锋芒的风

往怀里收集阳光

夜里悄悄释放温暖

在你的牧场

围着月亮柔软的呼吸

甜美,沉醉

 

飞扬的流沙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borihe

 

 

 

诗小雅诗歌三首:

 

 

《九月之书》

 

几粒雁鸣是天空撒下来的种子

几朵野菊是大地送给九月的心境

 

九月,麻雀在稻谷的壳里,空着

炊烟,沿着自家的道路,成熟

 

劳燕飞走,屋檐寂静

帘卷西风,流年似梦

 

天空渐行渐远。鹰是一枚钉子

把目标

钉得越来越高

老鸦仍是绕树三匝,奉行着黑铁计划

 

 

《长度和宽度》

 

在一片白桦林,我只要一棵白桦树

要它的白

要它的直

在白中虚无着

在直中正直着

 

我要走进它的干,量一量

风景的长度

还要进入它的性格,感受

生命的宽度

 

 

《最后一只寒蝉》

 

羊群褪色,山川褪绣。

秋天走了,只剩下最后一只寒蝉。

舌尖似露水一样凉,

声音似刀刃一样薄。

 

它悬置在一棵树上,

像一个即将坠落的野果,

又像我伸手够不到的哲学。

我突然感到,野果也在叫。

我也加入了这个过程。

生命此刻,该是我敬畏的宗教。

 

诗小雅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4497063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