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出版人
北京出版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701
  • 关注人气: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书推荐 --《病床上的日记》钟晓虎著

(2014-10-29 13:13:46)
标签:

情感

二00七年四月五日深夜,我正在单位加夜班的时候,突患脑溢血被紧急送进了医院,当我又一次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时候,只有三十六岁的我,事业正处在顶峰的时候,一下子却瘫痪在床,连基本的生活自理也做不到了。

等我神智刚稍恢复正常的那一刻起,我就焦急地想重新站起来,生病后的第四个月,我就出院开始回家休养,每天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呆在家中。

生病前,我在部队机关里工作,几乎天天都要加班到深夜,结果材料写了一大堆,一下子却病倒了,而且还瘫痪在床,妻子担心我每天适应不了这样孤独的生活,就为我在床前支起了一台旧电脑,在网上随便为我注册了一个博客,于是我就每天忍着剧烈的头痛,拖着残疾的身体,用一只手艰难地记录下了自己人生的一些生活感悟,在这里我主要是挑选了部分生病期间的日记,整理以后来与朋友们交流。

我的人生之路虽然还不算漫长,但却经历了许多的故事,回忆起自己人生所走过的路,以及今后我人生所要面对的问题,也只有牢牢地记住两个字——“坚强”,生病瘫痪期间,我闲着没事决定把自己人生当中有意义的故事都记录下来。

围绕着自己对生活的一些感悟,我也谈了一些对现实工作和生活的体会,以及自己对未来人生的一些渴望,同时也描绘出了现实生活中的一些艰辛和无奈,抒发了自己对理想人生的一种期盼。

日记按照时间顺序,从自己组建小家庭开始,一直写到重病瘫痪以后的一些生活故事,中间自然也穿插了我以前在军营的一些生活以及儿时难忘的故事。

应该承认我是一个重病人,尤其是在患脑溢血以后,思维变得更加有限,而且我已经脱离部队工作很长时间了,在看一些问题时,也难免有一定的局限性,所以还请读者朋友们关心、理解我一个重度残疾人,我的知识水平也非常有限,还恳请大家多多包涵

钟晓虎

2014年5月12日于大连

第一篇


夜静悄悄的,喧闹的城市睡着了,我躺在床上,瞪着一双眼睛,没有丝毫的倦意,皎洁的月光照着身边熟睡的妻子,给她镶嵌上银色的光环,那轻轻的呼吸,阵阵的芳香,叫我心头涌起无限的爱恋。  

望着那张美丽、清秀的脸庞,我想轻轻地用手去抚摸她,用一生的时间来守护她;我想用深情的热吻来唤醒她,告诉她是多么的迷人,可我不敢打扰她,更不忍心吵醒她,就这样,就这样让我看护着、守望着。

   这是我唯一能给她的爱,是我一生唯一能给她的爱!

我不愿意天亮,真的不愿意,天亮了,我就不能这样静静地守护着她了,她忙碌的身影,就会一刻也不停留,让我那颗心一次次地跟着被烧焦。

今天,不,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应该说昨天,是周未,是一个难得的晴天,妻子决定给我洗个澡。洗澡,对于常人来说,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可对于我,一个因患脑溢血瘫痪在床的病人来说却太难了。

   尽管妻子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工作,结果还是一番惊险,浑身光滑的我一下子重重地摔倒在地。

  体重只有八十三斤的妻子,拼命地拖着一百四十斤的我,汗水、泪水,布满了她清秀的脸夹,我拼命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尽可能地助妻子一劈之力,可手脚根本不听使唤,每一次都是刚起来一半,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想了许多办法,最后妻子在地上铺了一块塑料布,让我平躺在卫生间的地面上,给我冲了一个澡,洗完以后妻子再把地面擦干,一点一点地把我拖到床边,最后把我抱上床,等一切收拾完毕,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妻子坐到我身边,脸上依然挂着汗珠,她满怀歉意地微笑着问道:

“摔疼了吗?”

   我赶紧摇着头,妻子抚摸着我的脸颊,深情地看着我,眼光是那样的熟悉。

  我静静地望着妻子,一动也不动,我觉得永远也看不够,甚至从心底里开始感谢病魔为我留住了双眼。

   妻子微笑着说:“傻样,自己的老婆,不认识似的。”

   我脸上闪现一丝深情的微笑,眼睛却始终紧盯着她没有离开。

   “嫁给我,后悔吗?”我突然冒出一个似乎没有经过思考的问题。

   “后悔?后悔什么?命里注定我欠你的。”

   “咱们分手吧?这样下去你会被拖垮的。”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再不许讲这种话,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就不要谈什么分开。”

“可是你不能一辈子都来做这种游戏?一种残酷的游戏。”

“这不是游戏,这是爱,这是生活赋予我们的责任!”

“你这样一辈子地牺牲和付出到底是为了啥?”

“为了婚礼上我对你那句庄严的承诺。”

   我沉默了,我觉得什么话在妻子的面前都是多余的。

  于是,在没事的时候,我天天躺在床上开始回忆自己的人生,我觉得这种回忆有时是那样的苦涩,但有时又是那样的甜蜜和幸福……

   丽是一个十分阳光,充满活力的女孩,初次见到她,我并不显得紧张,嘴里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军营里的趣事,丽微笑着,一旁认真地听着,那个场景就像一个解放军叔叔在给一个中学生讲革命传统故事。

  那时候,我总是把丽看成是小妹妹,把自己则当成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虽然我出生非常贫困,但经过部队近八年的锤炼,已经显得十分成熟和自信了,再有一身绿军装映衬,我更增添了许多的自信。

  可两次见面以后,我就开始有些不自信了,那时的丽条件非常优越,无论是长相还是工作,在部队样样都称得上是出类拔萃的。

  当时丽在师政治部幼儿园当老师,她大姐夫又是师里的一位领导,想和她处对象的人很多,我所在的团驻守在深山沟里,那个地方叫口子里,当地老百姓都叫它“麻袋里”,营区四面被高山包围着,只有一条十几里的山谷修成道路以后通向山外。

  出了山谷,再经过三十公里的盘山公路,才能够到达县城,也是我们部队的师部所在地,于是师部的同志都爱称我们是“麻袋里”来的兵,总有些土气。

  这时候,我决定不跟丽相处了,原因很简单,她的条件太好了,我高攀不上,一连几个月,我都没有上县城,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丽要同介绍人一家一起到深山里来爬山。

   师机关来了人,团领导自然要好好接待,我也被团领导特意安排去搞招待了。

   这时候,我才认真地观察起丽来,她是那样的朴素,又是那样的纯洁。

   她向我谈起了自己的身世:她大姐没有随军前,在小镇上的医院上班,他们家姊妹九个,她是老九,母亲去世以后,她从小就跟着大姐生活,和大姐的儿子一起长大!大姐随军以后,她也跟到了部队,接着上中学,考上了师范,被招进师政治部幼儿园当了老师。

“人要活得真实一些,就像过日子一样,是实实在在过的,而不是过给别人看的……”

  想不到丽说话是那样的实在,渐渐地我与她熟识起来,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们谈恋爱,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从那时候开始,在我们彼此的心中就开始蕴酿着生活的梦想,我们期待着,期待着用自己的勤劳去开创幸福的生活,心里是那样的虔诚,又是那样的执著。

  那时候,我在部队负责宣传工作,一到周末,就要组织官兵们开展周末育才活动,成天忙得是晕头转向。

   丽从来不报怨我,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转几次车悄悄地来,中午和我在饭堂一起吃顿饭就匆匆地走。

   再后来,她就独自到我的宿舍,翻出我还没来得及洗的脏衣服来洗,看见我的毛衣、毛裤破旧得不成样子,就开始重新给我织新的毛衣、毛裤。

  我们没有约定,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虽然我们没有一起看过一场电影,可彼此间都已经觉得离不开对方。

  终于有一天,丽忽然哭着对我说,“你娶我吧”!我似乎非常吃惊,又觉得太突然了。

  她说:“我大姐今天骂我了,说我一个姑娘家,好像嫁不出去一样,整天自己往山沟里跑,也不怕丢人。”

  我心里清楚,她的大姐一直反对我们处对象,理由是我没爹又没有妈像一个孤儿一样,家庭条件又太差,还是战士直接提干的,没有太大的发展。

  我沉默了,我知道自己没有权力来选择,我很穷、很苦,没有能力让她幸福。

   “你去跟我大姐说,你要娶我,你去呀!”丽有些急了。

   “你……你……得考虑清楚,可不能后悔。”

   丽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跑到她大姐家,当着她大姐和大姐夫的面,表明了我们的态度,她的大姐显得很吃惊,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你们既然这样坚决,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你们也不是小孩了,自己决定吧!”

  通过这次谈话,我们就像是经历了定婚仪式一样,虽然我们知道大姐的心里不是很愿意,但是我们心里已暗下决心,一定要过好日子,让他们放心,同时也要好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从那时起,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一些公开场合,我经常很骄傲地带着丽出现。

   有一次,我同乡战友结婚,婚宴中大家互相开着玩笑,看得出,丽的心里一直是甜蜜的。

   婚宴过后,大家各自都散去,我和丽也一起往她大姐家走去,这时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撑起了随身带的雨伞,结果雨越下越大,我们只能到高楼旁边临时避雨。

   站在雨中,我们渐渐地有了一些凉意,我们越靠越紧,最后丽终于投进了我的怀抱。

   我们就这样紧紧地偎依着,慢慢地享受着爱的温暖,丽把头第一次靠在了我的胸前,静静地听着我的心跳声,她说那心跳声铿锵有力,听起来真叫人陶醉,叫人有一种安全的感觉。

  我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我要上山把那张留言条取下来,开始履行我爱的誓言了。”

  丽好奇地追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告诉她,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不是不想,而是自己太穷、太苦了。

  在深山沟里当兵七年,我几乎没有出过深山,遇到节假日,别人都忙着去处对象,我只是埋头工作,在苦恼、烦闷的时候,就背上一壶水,爬上部队旁边高高的西大山,站在山顶使劲地喊,一直喊累了,才下山回部队甜甜地睡上一天。

  有一次,我突发奇想,把自己对未来姑娘的爱情誓言,写成纸条,密封后埋在很少有人上去的山顶巨石下,直到有一天我如愿了,我就一定亲自把它取下来。

  丽很认真地问:“我是你想找的姑娘吗?”

  我们明天一起去,共同取下这张纸条。”

  我高兴地点了点头。

  在以后的日子里,丽总也忘不了这件事,每次靠在我的怀里,总要说陪我去取回那张纸条。

  我这时倒显得有些犹豫了,爬那座高山实在是太危险了,先要翻几座山坡,才能到达西大山的主峰下,这时候人的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再爬上这座高山,而且没有一点保护设施,山坡上全部是天然形成的小碎石路,弄不好就会滚落下去丢掉性命,就在前一年,部队有几个战士私自去爬山,有一个战士没注意就摔死了,从此,部队把私自爬这座高山作为了一个最大的安全隐患。

于是我决定,她在山下等着,我自己爬上山取回来。

丽坚决不同意,她说爬山就如同过日子一样,光靠一个人的努力是不行的。

  在她的一再坚持下,我们决定一同上山去取回那张纸条。

  星期六,我们做了很充分的准备,星期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

  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我们才爬到西大山的山脚下,再看我俩,全是一副惨相,由于山上的路上各种毒蛇和害虫特别的多,我们把全身捂得严严实实的,天气又非常闷热,汗水把我们的全身都湿透了。

   我关切地问丽:“行不行?”

   丽说:“没问题!”

   简单的休整以后,我们又出发了,我不知道我们是怎样爬到山顶上的,只知道丽一路上摔了很多跤,她是一边哭着,一边坚持爬上山顶的。

   站在山顶最高的巨石上,我一把抱紧了丽,送给了她一个长长的吻,从她的嘴,一直吻到鼻子、眼睛、耳朵、脖子……

   我们从巨石下一起挖出了那张纸条,一起大声地朗读起来,我们站在高山上大声地喊:“我爱你……我爱你……”

   声音此起彼伏,群山欢呼着,万物簇拥着,大地祝福着,蓝天见证着。

   我们的心一起溶进了爱的海洋,那是我一生难忘的时刻,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随着我们的感情不断飞跃,相识一年半以后,我们就要结婚了,在我心里,一直决心不能亏欠丽的太多。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在以后的生活中我会时时亏欠她的,我们的婚礼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部队的战友们一起开了一个联欢会,参加的战友很多,深山沟军营里没有什么好玩的,就只当作一次连队的联欢会了。

   在仪式上,大家免不了说一些祝福的话,我连续几天忙得晕头转向,对于婚礼仪式也没有太多的印象了,但是丽的讲话,却在我的心底里扎下了根。

   记得当时她大声说:“我爱军人,我要永远爱着他,我要一生守护着他……”

   婚礼仪式后,我们老家来的几个直系亲属,到部队饭堂里吃了一顿饭,婚礼就算结束了。

   新婚之夜,我连衣服都没脱,倒在床上就呼呼地睡着了,丽一直坐在我的身边,时而轻轻地吻一下我的脸颊,时而为我盖好被子。

   她知道,我太累了,整个婚礼、所有的接待全都是靠我自己来张罗的。

   第二天,部队领导就找到我,有些为难地说:师里政工干部集训已经开始一星期了,最后还要进行大比武,考虑我要结婚,所以让我晚报到几天,今天得赶紧去了。

   结婚第二天,就要把心爱的丽独自一人丢在了深山沟的军营里,我心想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我怎么也不会那么早就睡着了,我一定要好好陪陪妻子……

   丽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劝我说:“你放心地去吧,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新婚蜜月,丽一个人在部队的机关干部集体宿舍里孤单地度过,整天陪伴她的只有一台电视,而且在深山沟里,电视只有两个频道,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了,丽就把我们一起走过的山路,走了一遍又一遍……

结婚后,由于我们没有住房,其实丽上班的幼儿园离她大姐家只有一百米,但妻子还是坚持要把小家,临时安在深山沟部队宿舍里,她说那样就能天天见到我了。

   可这样丽每天早晨五点钟就得起床,洗漱完毕,匆匆吃点早点,就得赶部队的第一趟班车出山,然后转乘长途客车,再换乘市内公共汽车才能到单位上班,晚上回来,妻子要赶部队的夜间最后一趟班车,晚上九点多钟才能够回到家里。

   虽然这样累,可丽却非常开心,因为我们每天都恩恩爱爱、形影不离。

   我非常爱丽,因为我知道自己给她带来了贫困和劳累,所以,早晚我都把饭菜早早地准备好,到营门口去接送她上下班。这种日子虽然是那样的辛苦,却是那样的幸福,可又是那样的短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