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阅读与鉴赏
阅读与鉴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359
  • 关注人气: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2020-11-19 10:54:28)
标签:

欣赏

杂谈

分类: 书画印章

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2019-05-17      来源:戴敦邦的戴家样艺术

原标题:沈轶伦 | 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本篇文章收录于戴敦邦先生与夫人沈嘉华女士结婚60周年纪念册《盛世晚霞拾豆时》,作者系沈轶伦。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在家乡丹徒石马乡老家

       到了八十一岁回头看,戴敦邦现在十分肯定——自己去学绘画是命中注定。

       因为连他童年的居所都在向他做某种暗示:原卢湾区永年路223弄13号3楼,南文德里石库门,位置正处于贝勒路(今黄陂南路)和菜市路(今顺昌路)之间。而在当代美术史上,前者是恒庆里丁聪家族举办第一届“漫画会”的地方,组织成立了中国的第一个漫画协会;后者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23—1952年间的校址,是刘海粟等大师掀开中国现代艺术教育史上第一页的场所。

       如同上海无数孕育故事的里弄一样,南文德里如今早已经被抹平,消失在了城市建设更新的步伐中。但戴敦邦难忘,正是在这条无甚名气的小弄堂里,在一代漫画大家和一代美术大师成才的两个“摇篮”的夹角处,来自江苏镇江的一位普通的逃难皮匠之子,一边涂鸦一边长大了。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上海弄堂

翻墙之后的瞠目结舌

       美术,不总在书本画册里,也在街头上。这是永年路南文德里教会戴敦邦的事。

       1912年11月,时年十六岁的刘海粟和朋友们在上海乍浦路8号创办西洋美术学校,校名为上海图画美术院。创始人刘海粟在《上海美专十年回顾》中称:“民国元年的冬天,乌君始光在毘陵计议创立美术院于海上......所以在元年的十一月,我们就本校的态度树起鲜明的旗帜,创立上海图画美术院。”参与者汪亚尘也对创立之时的情景有过一段追溯:“民国元年的冬天,我每天早晨到乌始光家里去补习英文......我会到海粟的那一天,三个人同到乍浦路日本人开的西洋料理店——宝亭——午餐,正在叙餐,从窗门中望出去对面墙上贴了一张招租条子,餐后就去赁定那间房子。十三年间的上海美专,就是从此处起点。”

       学校于1919年成立校董会,校董会主席为蔡元培,刘海粟为校长,校董有梁启超、黄炎培、孔祥熙等;也是在这一年,学校开始招女生。1921年,学校易名为上海美术专门学校;1923年,学校迁往菜市路(今顺昌路)440号永锡堂浙绍会馆;1925年,菜市路校舍落成,学校随之乔迁;1930年,改校名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简称上海美专。美专的出现,不仅影响了里面的师生命运,也改变了周围的居民。

       戴敦邦少时顽劣,他就喜欢待在里弄的地上、壁上随手涂鸦。有时看到门口“着奇装异服者走过”,不免怔住观看。这些怪人有时会到南文德里居民们的弄堂口买菜或者到“老虎灶”上去打开水。少年默默注视着这帮怪人,一边听大人讲“这些都是美专的学生”,一边留了心。

       到了七八岁时,他和伙伴翻墙进入美专校舍。看见仓库里堆放着各种洋人石膏像、裸女人体雕像,一群小孩子无不面红耳赤、瞠目结舌、各个如被钉住一般,只顾站着呆看,完全不会动弹了。直到校工发现顽童,追着赶过来,孩子们才一哄而散。但雕塑和石膏像的线条之美,还是给戴敦邦带来极大冲击。

棺材铺里的绘图启蒙

       但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并无更多美术作品可以给“开了眼界”的戴敦邦继续“过瘾”。 他所能做的,便是努力省下饭钱,收集各种有图案和画像的香烟牌子,直至集齐一套水浒传一百零八将的香烟牌子。

       也许是对绘画艺术的饥渴,戴敦邦还和街头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店结下情谊。这就是在弄堂口的棺材铺。他迷恋于店里的老师傅能用金漆在棺材上描绘出各种图案。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一幅表示苏武牧羊或者二十四孝里的人物故事场景。别人远远看到棺材一角已很忌讳,避之不及,但少年的戴敦邦却完全心无旁骛,可以放学后就猫在店里,看师傅在棺材上绘画,直到掌灯时分绘画师傅手酸收铺,他才恋恋不舍离开。棺材铺里的绘画,让戴敦邦百看不厌,能“妙笔生花”的老师傅成了他当时心向往之的“最伟大的人”。

       对绘画的迷恋,也使得他一度觉得,校门口对面不远处,一个独臂残疾人开设的专为逝者画肖像的铺子,是天底下最令人神往的地 方。有好一阵子,戴敦邦天天一下课就去磨着那残疾画师,一时到店里买炭笔,一时又去买画纸,百般讨好求学。

       但画师对这个整天出没的少年十分警惕,始终不肯授业,终究戴敦邦想“将来就吃这行饭”的心思落空了。

画出一百零八将不屈之气

       第一次正式学习绘画,是戴敦邦入读小学后,受到金世荣(瘦熊)老师的启蒙。等到读中学时进入敬业中学,戴敦邦考进了校内的学生美术小组,他对绘画的才能和兴趣得到了中学老师的极大鼓励,开始系统学习写生、透视等技法,从棺材铺和逝者肖像铺子里受到的滋养,终于得到了正规的指导。

       学堂里的戴敦邦偏科严重。虽然语文历史地理成绩不错,但数学却常常零分交卷,父母为其升学前景担忧不已。尽管戴敦邦在课堂分数上无机会一尝成功感,可是只要一到学生美术小组,他就浑身自在。他是校内出黑板报的好手,绘画水平一直得到老师表扬,最后还成了少年宫美术小组的负责人。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然而,父母并不能理解戴敦邦的爱好,相反,大人们认为这是不务正业。一次,母亲在家里搜出戴敦邦好不容易集齐珍藏的一百零八将香烟牌子,不问青红皂白,就搬出炉子在里弄公共地带,当众付之一炬。戴敦邦当时不过十岁左右,心疼难忍,似肉被剜去一块。

       站在南文德里中央,面对着心爱之物慢慢化成灰烬,小戴敦邦敢怒不敢言。而母亲还犹自怒道:小赤佬不学好,将来会赌博。

       “和赌博有什么关系啦!这是我不吃饭省下来的钱买的!收集到一百零八将多少不容 易!”时隔六十多年,想起那一幕,戴敦邦还是激愤不已。

       “后来我画《水浒传》,为一百零八将造型,别人问为什么我画出了人物的叛逆不屈之气,因为我至今对父母当时的行为感到生气,胸中还有一股子逆反之气。”

他始终自称“民间艺人”

       在中学老师的慧眼识珠和大力支持下,戴敦邦报考了上海艺术师范学校并被高分录取。 从此再也不用为可怕的数理化发愁,每天就是愉快地绘图作画。两年后,学校并入上海第一师范学校,戴敦邦1956年从这里毕业,同年任《中国少年报》美术编辑;1957年任中国福利会《儿童时代》美术编辑;1976年入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编绘《传统题材画稿》丛书;1981年任上海交通大学美术研究室副主任。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日后赴京创作时,他认识了同为上海人的丁聪夫妇。等到转了一圈说起来才发现,大家在上海的住处竟然咫尺之遥。

       原来早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初创之际,丁聪的父亲丁悚就担任了学校的教务长。1933年前后,丁悚组织成立了中国的第一个漫画协会。丁家恒庆里9号的房子,就成了当代漫画家的聚居地。而这里,也是童年和少年时代戴敦邦无数次经过的地方。

沈轶伦|画家戴敦邦的南文德里:左手美专,右手棺材铺

戴老和丁聪先生

       只不过现在,他不再是当年要翻墙去看大师的孩子了,他有了自己在画坛的一席之地, 他始终称呼自己是“民间艺人”,就像当年邻里称呼棺材铺里的画师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