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世琳
王世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92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     房

(2013-05-05 23:19:54)
分类: 文学作品
王世琳
 
    任辰年春天的天气有些无常。清明节后连续几个晴天,气温好不容易上升到春天的标淮了。突然,一场西北风,刮得沙尘浮起,遮天蔽日。一夜之间,陕北、秦岭山区突降鹅毛大雪。从电视新闻的画面上,我看到长武县的苹果树上,每一个刚刚绽开的嫩芽上都结了一个鸡蛋大的白雪包,一串一串排列在枝条上。地面平均积雪五公分以上。果农们的心随气温降到冰凉。
    在咸阳市一家医院的肝胆科病房里,我儿子在打滴,儿子先一天刚做完胆囊摘除手术。
    儿子患胆结石好几年了,时常犯病,疼痛难忍。吃了不少药,还是控制不了病情。星期五那天,一个朋友带他到胆科作检查。作完B超后,医生说:“结石还在发展,颗粒有所增多,还是切了吧。” 迟早得动这一刀,儿子便下定决心,要做这个手术。儿子在单位的办公室里工作较忙。他觉得能少请几天假更好。但医院里的病床很紧张。反复协商后,肝胆科主任终于答应星期六早上他加个早班,赶在其他手术前把这个手术做了。
当天下午就住进了医院,开始紧张的一系列术前检查,控饮食。星期六早七点进手术室。好在一切顺利,十点左右就做完手术,回到病房。
    我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他的下腹部伸出一条引流管,管子末端吊着的塑料袋中有一些浅红的血水。儿子苦笑了一下说:谁说腔镜式手术不疼,昨天我疼得都快受不了咧!我问:现在还疼吗?他说:没有昨天那么疼了,就是腰酸得难受,又不能翻身,加上术后一直未通气,又不让喝水,口干得难受。儿子伸出未扎针的那只手,示意拉他起来。儿子较胖,腹部有伤,用不上力。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他拉了起来。他要下床走走。医生说适量的活动能促进胃胀蠕动,早点通气。我帮他举着吊瓶,儿子一手提着引流袋子,慢慢地走出病房,在楼道里来回走动着。我安慰儿子说:你身体好,会很快通气的。能吃饭后,很快就会恢复。最艰难的关口已经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儿子可以喝水吃流食了。吊瓶的量也一天天减少。引流管也拔除了。尽管拔管子时由于伤口有积液,医生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插在腹部的引流管拔了出来。儿子疼得满身大汗。但此后人可以自由翻身了,活动起来也方便多了。儿子让我再别来了,他完全可以一个人挂吊瓶。但我还是天天吃完早饭就坐公交车去医院。因为我前年做过开胸手术。我知道躺在病床上的病人最需要心理上的安慰和精神上的支持。儿子一个人在医院,我在家里坐也不宁,书也看不进去。总想着,病人多,有时液体完了,按呼叫器而护士不在办公室,没人听见,病人是会着急的。着急上火,情绪激动,是养病的大忌。所以,我还是坐在病床边放心。那怕陪儿子说几句话呢。
儿子住的病房里有四张病床。靠门的哪张床号是“十9|”。可以看出,病人太多,每个病房都加床位。房间里很拥挤。好在大家是来看病的,能住进来都不容易。大家都相互关照着,气氛融洽。
    靠门住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退休干部。看起来身扳挺硬朗的。他戏言自已每天还上班呢。儿子笑着说,他是和几个老朋友打麻将呢。有一天,他突然肚子疼,来医院一查,原来是胆结石,已经四、五公分大了。听说要做手术,身体一直很好的他很难接受,也显得特别紧张。本来定好第二天做手术,儿女及亲友都来了,但因太紧张,他的心电图不正常。医生给戴上心电图24小时监测。又发现他咳嗽痰多,只好推迟手术,先做两天雾化治疗。
    紧挨儿子的病床上住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农民。表面上看他能吃能睡,好像没有大的病痛。但他每天的药量很大。住了几天,老伴就劝他回家了。原来他患肝硬化腹水,可能没有多少时日了。我听说后心里猛觉一沉。
靠门口第二张床上的病人最让人揪心。他瘦得轻飘飘的,好像一直在发烧,躺在床上眼睛紧紧地闭着,额头上搭着湿毛巾。陪护他的儿子有二十来岁,看起来有些少不更事。有一天早上九点半了,护士还没来挂吊瓶。大家都有些急躁。这个瘦病人忍不住嚷起来。他说眼看苹果花都开过了,地里的活摆了一河滩,把人都能急死!他的儿子却很不谅解, 反唇相讥说, 你急, 你急你回去干去吗!这个病人又埋怨彬县的那个做B超的, 嫌她做B超没查出病, 让我到大医院去查. 又说他这几个月瘦了几十斤, 老是发烧。查不出病,这是昨回事吗?
    我每天只见这个病人挂药瓶数量最多。最近几天,医生又让他儿子给他在外面买蛋白加上滴注。医生说外面买便宜一些。但是连看两个中午,我发现他吃的是很便宜的泡面。每次都是儿子给他泡到碗里,放到床头柜上。他用筷子挑起来吸着吃。每当看见他佝偻着身子,挣扎着吃泡面的情景,我的心里就不由得酸楚。我在想,能花四百多元买一小瓶蛋白补,为啥不多吃点鸡蛋、牛奶等食物呢?很明显,他舍不得吃是想省出钱来交住院费呢。后来,我有意识地察看了他病床头挂着的卡片。上面清楚的写着|`肝肿瘤’ 的字样。我的心里又一阵紧缩。原来,医生可能没有告诉他病的实情。现在只是在作安抚性的治疗,以观其变。
    一个星期后,儿子拆了缝合伤口的线,就出院了。好常时间以来,儿子住院时病房里几个病友的情景时时在我的脑际萦绕。人的生命迹象在医院里表现得赤裸裸的。尽管医生们以生命至上为信条,竭力救死扶伤。但面对有些因医疗技术水平限制,或因发现太晚、等因素构成不治之症时,人们都表现出十分地痛苦和无奈。
我期望医学技术水平快速提升,更期望人们重视保健,远离病魔,少进医院。
                  
       2012.4.18.于咸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后记
后一篇:湖 光 秋 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后记
    后一篇 >湖 光 秋 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