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文艺Book
东方文艺Book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509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朱夏妮:我不是用牺牲前途来反抗教育

(2015-02-05 09:19:36)

朱夏妮,女,2000年5月出生在新疆,2010年10岁时开始写作并发表诗歌,并连续两年获得南方日报主办的全国小学生诗歌节奖,并担任第三届小学生诗歌节评委。诗作入选《2009-2010中国新诗年鉴》、《2011中国诗歌年选读本》、《2012中国最佳诗歌》等选本。作品发表于《诗刊》、台湾《创世纪》、《西部》、《诗选刊》、《中国诗歌》、香港《明报》等。

近期朱夏妮首部诗集《初二七班》和长篇小说《初三七班》由东方出版社出版。


2015-01-16 04:06

来源:新疆经济报

朱夏妮:我不是用牺牲前途来反抗教育

  记者:为什么会在上初中时写《初三七班》这部小说?你是怎样构思和写作的,和学习不冲突吗?你觉得写作小说难吗?  朱夏妮:我和我班上一些老师以及整个校园环境相处得不是很愉快,起初想写下来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于是想到写个小说。我之前没写过小说,只想真实记录下来生活中的一点点小事。我没怎么构思情节,一开始想虚构得多一点,后来觉得真实比较好。我也是抽空写。一般在周末写。写这个得跟得上现实的速度。太慢跟不上事情就都忘了。因为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大的事情所以很容易忘。写小说不难,但要坚持。
  记者:你写作小说之前,有意参照了哪部小说,或者说,你的写作有无受到某个作家的影响,或者是模仿过谁?
  朱夏妮:没有有意参照哪部小说。我之前写关于学校的诗歌是看了王小妮写的《上课记》有启发的。没有模仿谁。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也对我有些启发,就是细节,冰冷,现实。他的诗歌是冻结的铁,我自己的东西也比较冷,好像下雨时雨水顺着玻璃流下。我一开始不会写小说,也是写着写着有些感觉。没模仿谁。
  记者:看以前关于你的报道,好像你对学校教育很有意见,你和学校之间有一定的对立,但从小说中似乎看不出来多少,倒是觉得学生还是有不少乐趣的,学校不是那种无法容忍之地,你怎样看待这种反差?
  朱夏妮:社会上对学校教育有意见的学生都认为是愤青或者学习一塌糊涂。我是写下来我看到的中国教育在学生身上的影响,我反抗教育不是要跟学校打架。报道针对教育问题是有局限性的,学校当然也有乐趣了,在哪都是一样的。学生时代的同学之间的友谊还是很珍贵的。学校当然不是无法容忍之地。光看报道可能觉得我是叛逆少年。我没有用身体行动反抗,我还得照样按着学校的指挥把学习弄好,作文按套路拿高分。我不是要牺牲自己的前途来不明智地反抗这种教育。
  记者:你认为这是一部吐槽老师的书吗?
  朱夏妮:吐槽老师就是宣传语用了网络语言给这个书分了类。或是一个吸引读者的卖点。因为很多人都喜欢看吐槽的东西。但在我的书里我没有写句子吐槽老师。我只是写下我看到的真实的东西。我老师看到我的东西说我黑学校。那只是自己承认自己是黑的了。因为当下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太大,我记录真实就会被认为是吐槽。
  记者:据说你在小说中有意摒弃了心理描写倒叙这些文学常用的手法,这是为什么?你能谈谈你的小说观点吗?
  朱夏妮:我只是想通过一个外人来写我自己的学校。好像监控摄像头记录下来一样。很多小说中的心理描写其实就是作者自己心里想的东西然后暗示读者,把作者自己的意见直接写了出来。我想置身事外,想让读者自己思考。倒叙会减弱了故事随着时间流动的真实感。
  记者:你最早是写诗歌的,从写诗到写小说的转换,有别扭之感吗?
  朱夏妮:有一些。我在写小说同时也写诗。有些别扭是因为我观察到一些东西既可以写成诗又可以写进小说。一个东西写两遍就会磨钝了它的敏锐。但有些太复杂不能写成诗歌的细节我就可以写进小说。
  记者:读你的小说,常常笑起来,觉得有幽默感,你自己写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它会有幽默效果?
  朱夏妮:有。我记录真实事情不是什么事情都记进去,那就是生活报告了。我也是挑比较有特点的。
  记者:你离开中国到美国去读高中,你感受到中美教育的差异了吗?能举例说说吗?你还会继续写小说吗?写关于美国高中生活的书吗?
  朱夏妮:有很多。在美国高中没有固定的班,每个小节也就是半个学期换一次座位,很多课也是和不同年级的人一起上,感觉挺没安全感,还没有和谁熟悉就又换了。很难建立像我小说里写的四人小组。还是比较怀念国内有同桌,有固定的班级,有四人小组的学习氛围。在美国我的高中老师也是经常换。我会继续写下去。
  记者:你现在回过头来看你在初中完成的小说,你会怎样评价它?
  朱夏妮:我觉得还不是最好,我还可以写得更好。小说开头有点粗糙和枯燥。不过我觉得自己坚持记录下来了不错,我每次看自己之前的作品都会不是特别满意。
  记者:听说你不喜欢被称为“00作家,为什么不喜欢被冠以这种概念?你对“00一代怎样看,你能试图概括一下你们这代人吗?
  朱夏妮:拿年龄划分本来就不太对劲。我不能概括一代人。
  记者:你有没有一直写下去,一辈子以做一位作家为荣的人生设计?或者你将来的职业理想是什么?
  朱夏妮:我会一直写东西,但不一定就专业写作,我要写我的生活和我看到的社会。
  记者:你还和国内的同学来往吗?他们对你写你们共同度过的三年初中生活的小说怎样看?
  朱夏妮:有来往。因为他们都也想回到初中的时候,也想看我怎么写班级里的老师和同学的,写我们共同度过三年的初中生活的。

 

——————

——————


来源:南方日报
2014年,小诗人朱夏妮的首本个人诗集《初二七班》面世。诗集刚一推出便被众多诗人、作家、艺术家所推荐。北岛夸赞她的诗歌“感觉清新,富于想象,特别善于瞬间的感觉”;作家张炜则说:“(朱夏妮)这些童声歌谣,是顽皮的关于太阳和大地的颂词,也是庄严地献给神灵的颂词。”
今年十四岁的夏妮,有着少女甜美的笑容。但她笔下的文字却呈现了超越年龄的成熟,直击人心。“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内心会比别人成熟,但我觉得这不是老成。我只是比别人擅长书写心里的感受。我同学的内心其实和我一样,也会有痛苦。只是我把它们写出来了。朱夏妮说。
朱夏妮的聪慧敏感成就了她笔下的诗歌,对于“天才少女诗人”的头衔,她一笑置之。“我会一直写诗,但我不是诗人,我最近还开始创作长篇小说。”在升高中的这个关键时期,朱夏妮作了一个重要的人生选择,她将到美国就读高中。“到国外学习对夏妮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朱夏妮的爸爸朱又可告诉记者。
近日,《南方周末》刊登了《扼杀一个小诗人—一个中学生家庭的教育之困》的特稿。中学生朱夏妮的成长经历和整个家庭所承受的焦虑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其中针对应试教育模式的批判受到网友的质疑。南方周末副刊编辑朱又可作为朱夏妮的爸爸,针对报道作出回应:“我觉得可以以这本诗集为线索,看出中国现行教育制度下一个家庭的艰难处境,这几乎是每一个家庭所关心和忧虑的。”
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朱夏妮和她的父亲,聆听一个写诗女孩的成长经历和困惑。

朱夏妮:我不是用牺牲前途来反抗教育

出版个人诗集不想做诗人的少女
朱夏妮的写诗生涯始于小学生诗歌节,从参加比赛到首部诗集的出版,朱夏妮从未停止诗歌创作。诗集的名字叫《初二七班》,这是朱夏妮所在的班级,收录了她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创作的诗歌作品。朱夏妮还特别将她第一次参加小学生诗歌节的作品放在诗集的最后一页。“小学生诗歌节的经历对我的创作有着非常大的影响。”朱夏妮说。
朱夏妮曾经非常希望诗集的封面是清新的绿色,就和她的青春年华一样活力无限、充满生机。“诗集刚到手那一刻,我有点小失落,我特别喜欢绿色,也以为它会是绿色的。不过慢慢地我觉得蓝色也很漂亮。”尽管已经有了自己的诗集,夏妮认为诗歌创作依旧是她的爱好,始终没有打算成为一名诗人。“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地写诗”。在她的想法中,真正的创作应该离诗坛远一些,这样才会写出好的作品。
夏妮的想法离不开父亲朱又可的影响,一直以来朱又可都引导夏妮能够对诗歌保持审美的诗心和纯真的态度。“诗人的成长是一个长久的过程,不是写一两首诗就能成为诗人。我觉得诗歌最大的意义就是它的审美意义,有一份诗心是比较重要的。我觉得是不是诗人、写出来的作品是不是诗歌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别人能从你的作品中找到共鸣就好了,懵懵懂懂的状态就是比较好的。”
目前,朱夏妮正着手创作首部长篇小说,题材和内容同样是校园生活。“有时候我会觉得,诗歌的题材和容量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思想,我很想尝试小说这个形式。这部作品我打算写10万字左右,完成之后可能会删掉很多。我现在已经写了差不多5万字了,可能会在暑假之前完成吧。”朱夏妮告诉记者。
赴美就读高中
“出国就像剪断一个胎儿与母亲的脐带”
在小学生诗歌节中脱颖而出之后,朱夏妮的诗歌创作一直备受关注。有网友称她为“天才少女诗人”,对此夏妮一笑置之,他的父亲朱又可也是不以为然。“我们不相信天才,只是知道每个人的爱好不同,恰好夏妮爱好写作,通过参加小学生诗歌节,发掘了这个潜力,最后的结果也还不错的,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越写越好,我们欣赏她这方面的天赋,也非常支持。”

朱夏妮并不认为写诗就一定是文艺青年,她从没有把自己归类为“文艺”,她最喜欢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的诗歌,读书的范围也很广,基本上什么都会接触一点,她的读书清单非常有趣,既有风靡世界的通俗作品《暮光之城》、《哈利波特》,也有《悲惨世界》、《复活》等世界名著。朱又可对夏妮的阅读没有做过特别的引导,总是让她自由选择想看的作品。“我们对于她的阅读书目没有过多的限制,她自己看过以后才会明白哪种书籍是最好。”朱又可告诉记者。
今年初三的朱夏妮,面临着人生第一个重要的选择—初中升高中。在这个十字路口上,一家人最终决定让朱夏妮到美国学习。目前,夏妮已经被美国一所私立高中录取了。“刚开始并没有想过让夏妮出国,就在初三的那个寒假,我们感觉到夏妮所面对的巨大升学压力,就在那个时候我们一致决定让她出国读书。”
从小到大,朱又可对夏妮的教育方式都倾向于放养。“我一直持有这种理念的。在我看来,生命是最重要的。现在的小孩子压力真的太大,学校、家长应该给孩子更多的空间。”在这样的理念下,朱夏妮出去游玩的机会特别多,年纪轻轻的她就走遍了西藏和新疆。“放假的时候,她会在大草原上住个十天半个月的。”朱又可说。除了亲近大自然,夏妮还会参加各类文化艺术活动,去广州美术馆、红专厂等。“我们注重夏妮内心的成长,希望能够充分发展她的个性和兴趣,夏妮去到美国应该不会很难适应。”朱又可说。
天才少女诗人+美式教育
目前朱夏妮和家人正在为出国前的事情忙碌,语言成为他们全家人最担心的问题。为此,朱夏妮每天都在阅读大量的英文书籍和文学原著,同时进行写作等方方面面的训练。“国外教育特别重视阅读和写作,强调课外活动表现,朱夏妮会打排球,那边的学校很满意这一点。”
一个全新的语言环境,对朱夏妮的创作有着很大的冲击,母语是一个诗人写作的基础。就像父亲朱又可所说的去了美国“完全切断了与母语的联系”。为了保持朱夏妮的语言感觉,朱又可督促夏妮用母语写信和写日记,保持中文写作的灵气和造诣。“作出这样的选择看上去很轻松,实际是很沉重的。就像剪断胎儿与母亲的脐带一样。这种影响是深远的,无论是她未来的创作还是学习生活。”朱又可说。
对于出国的选择,朱又可慎重并乐观。“语言是创作的基础,去到美国之后,新的语言和环境能够同时带给夏妮挑战和机遇。她的诗歌创作都是立足于现实,描写同学之间的故事,书写她自己的成长阵痛,只要她拥有这种对痛苦和环境的敏感,就能继续创作,她的才华不会因为语言的改变而丢失。”对于即将迎来的环境改变,朱夏妮也是百感交集,她能够预料到自己初来乍到的“疏离感”和“文化隔膜”。“我遇到的困难都会成为我写作的冲动,成为我创作的灵感。”夏妮淡然地说着。
《扼杀一个小诗人》的报道出来之后,网络上引起了广泛争议,很多网友对朱又可一家的教育之困提出质疑和争议。对此,朱又可表示:“报道的重点并不是我女儿朱夏妮的诗歌,当然,作为朱夏妮的父亲,因为女儿已经放弃中考,所以顾忌比较少,在采访中尽可以彻底地谈谈她在学校所遇见的种种事情。”对于这个选择,朱又可始终是自信和坚定的,他告诉记者,夏妮现在正在家里大量阅读美国高中的推荐读物。“美国的教育更加重视学生的独立思考,他们不会让学生背记标准答案,这点是我最看重的。”
夏妮在班级的成绩处于中上水平,文科成绩突出的她能在班级排在15名左右。“在国内,夏妮也能上一个比较好的高中,这个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出国并不是为了逃避什么,这是一个全面的考虑。”对于夏妮的未来,朱又可始终有着开放的心态,他认为理工科和商科是中国学生出国深造的热门选择,文科因为涉及到太多文化上的细枝末节,容易让人望而却步。“夏妮以后的发展我们都不好过早判断,她的未来都由她自己去把握,学文还是学理都由她选择,我们希望能给她一个更加自由和宽松的环境。

朱夏妮:我不是用牺牲前途来反抗教育

访谈“会表达自己的人都会让人觉得比较成熟”记者:作为一个14岁的中学生,你的创作都是写校园生活题材吗?朱夏妮:我以前都是写些关于自己的校园生活,比如说《重做》、《家》、《手机》。现在虽然也在写校园生活,但是我在开始尝试创作更有深度的内容,比如周围的生活,还有其他方面。当然我会继续写短诗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其实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给读者或者周围的同学带来不一样的思想,启发、鼓励他们去写诗或者创作点什么。 记者:写了4年诗歌,现在的想法有哪些变化? 朱夏妮:我现在已经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以前的创作完全依赖自己的灵感。我觉得灵性在一个人的创作中是必不可少的。我自己的诗歌创作最初是确实靠灵感,作用也非常大。但是光有灵性和才华不可能写出有深度的作品。我觉得自己的创作历程就像是上台阶,而且上台阶的这个过程是比较艰难的。每上一个台阶,我都需要时间来磨,中途可能会停笔,重新整理自己的思路。所以说创作真的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我感觉现在正处在第二个台阶上,我需要尽可能地去充实自己,我会经常翻阅我喜爱的诗人的作品集,从中获得创作灵感和启发。
记者:在你看来,诗歌创作给你带来了什么?
朱夏妮:我已经写了四年诗歌,我觉得写诗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如果我一两个月不写作,我会非常的恐慌,我害怕自己的创作灵感消失。所以我必须写,这样才会比较充实。我的内心更丰富了,写诗确实能够培养一个人的个性和风格,现在的我充满自豪感。还有一方面,在创作诗歌的时候我非常快乐,我能够用写诗来转换情绪和压力。因为写诗的时候我能完全忠于自己,表达自己的心情,完完全全地抒发自己。
记者:你的理想是什么?会成为一个诗人吗? 朱夏妮:其实诗歌创作是我的兴趣爱好,我会一直写下去。我喜欢有创造力的工作,喜欢多姿多彩的生活。我家里人希望我慢慢学习成长,之后成为一名大学教师或者教授,其实我自己没有太多想法。我只注重我当下的创作,以后也不会和诗坛有什么联系。我特别推崇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爱丽丝·门罗的一句话:“离文学远一点,这样才有自信。”毕竟这是我的个人创作,这有这样才能写出更好的作品。 记者:你的诗集出版之后,心里面最感激的是谁? 朱夏妮:我很感激那些支持我、鼓励我的人。我奶奶是教徒,我在准备出版诗集的时候,她一直为我祈祷。书出来了之后,我第一个拿给她看。同时,我的父亲给了我很多鼓励和指导。我记得第一次拿诗给爸爸看的时候,他特别高兴地说写得太好了,虽然当时并不觉得自己写的诗有多好,但是父亲的鼓励还是让我非常兴奋。我觉得父亲一直在扮演“推动者”的角色,现在我发现他的心态也慢慢变化了,爸爸觉得我自己可以调节自己的情绪,坚持写作。
记者:看过你的诗集的人都觉得你的内心非常成熟,完全超越了这个年龄应有的状态,你对此怎么看?
朱夏妮:我只是一个初中生而已。我过着和其他初中生一样的生活,我本来就是他们中的一分子,没有必要把自己搞得独树一帜。写诗的过程就是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会表达自己的人都会让人觉得比较成熟。我也不是文艺小青年,我喜欢阳光一点的生活,平时喜欢打排球,和朋友聊天。
记者:平时怎么去平衡学习和诗歌创作呢?
朱夏妮:一般在家里会用电脑去创作,但是在学校的话我会随身带一个小本子,有灵感的时候就开始创作。关于学习,现在正忙着冲刺英语,因为要出国所以必须阅读大量的作品,之前我的文科比较好,不过经过我的努力,理科也慢慢赶上来了。

 

敏感的热书嗅觉,分享更多图书资讯:欢迎关注微信“东方文化观察”,同名豆瓣小站、微博、博客。

朱夏妮:我不是用牺牲前途来反抗教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