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当代诗歌精选
当代诗歌精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739
  • 关注人气:1,0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年诗歌展览之沈浩波(30首)

(2014-04-06 00:35:09)
分类: 名家新作

沈浩波2013年诗歌展览(30首)

 

 

那些疲惫的脸

 

那些疲惫的脸

那些疲惫的

水蛭吸够了鲜血

慢慢浮肿的脸

 

那些浮肿的脸

那些浮肿的

黄昏沉浸在恍惚中

慢慢晦暗的脸

 

那些晦暗的脸

那些晦暗的

灵魂填入磨盘

慢慢模糊的脸

 

那些模糊的脸

那些模糊的

眼神吐出气泡

慢慢幻灭的脸

 

那些幻灭的脸

那些幻灭的

乌云被光线驱逐

慢慢苍白的脸

 

那些苍白的脸

那些苍白的

人生被巨锤击中

慢慢粉碎的脸

 

那些粉碎的脸

那些粉碎的

绝望被时间舔平

慢慢麻木的脸

 

那些麻木的脸

那些麻木的

记忆泛起涟漪

慢慢忧伤的脸

 

那些忧伤的脸

那些忧伤的

水汽蒸发到空中

慢慢湿润的脸

 

那些湿润的脸

那些湿润的

土地长出青草

慢慢温柔的脸

2013/5/11

 

 

红格子毛衣

 

我坐在客厅里

丈母娘从卧室出来

身上穿着一件

红格子毛衣

非常奇特的感觉

袭击了我

这毛衣

从视觉上

令我觉得温暖

自从丈母娘来到我家

就把妻子那些

穿旧的衣服

一件一件

穿到自己身上

再次出现在我眼前

旧的时光

旧的情欲

我和妻子一起

慢慢流淌的生活

让这些衣服变旧

也变得温暖

旧衣服里

传来妻子的笑声

拥抱和摩挲时

的温存软语

红格子毛衣

温暖并密布着情欲

此刻

穿在丈母娘

衰老的的身体上

2012/10/21

2013年修改

 

 

在唐克

 

九色鹿在大地上跳跃

乳白色的蹄印漂浮在草原

 

高原碧绿的琴身上

绷紧刀一般明亮的弦

 

这是下午的黄河

折叠、甜蜜的蛇

 

落日——

金色竖眼中的一滴泪

 

被撕碎的心雪亮

一片锡纸飘向夜色

 

这是傍晚的黄河

最后的不肯投林的飞鸟

 

乐手在天空中

敲响红色的手鼓

 

落日——

冻得通红的喇嘛的脸

 

满天都是火焰的经文

转瞬被魔鬼的黑云席卷

2013/9/23

 

注:四川唐克镇:甘肃、青海、四川三省交界处。黄河水从青海、甘肃流到若尔盖草原的唐克,又折向西北,流回甘肃、青海,唐克的黄河正处在这个大弯曲的顶端,被称为“九曲黄河第一弯”。

 

 

我的祖国并非由爱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爱组成,我的祖国由怨恨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美丽的心灵组成,我的祖国由贪婪的怪兽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鲜花组成,我的祖国由枪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强壮的身体组成,我的祖国由污血泼洒的壕沟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祈祷组成,我的祖国由恐惧组成

恐惧像昆虫一样在深夜鸣叫,啃食我们小腿里的骨髓

我的祖国并非由忏悔组成,我的祖国由警察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奔跑者组成,我的祖国由钉子一样被

敲弯了腰的人组成,我的祖国由无数个黑钉子组成

我的祖国由无数颗被钉死在腐烂床单上的黑钉子组成

我的祖国由黑钉子上的血迹组成,我的祖国由溃烂的伤口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明亮的脸组成,我的祖国由塑料组成

塑料的声音在喇叭里反复摩擦,越来越尖锐,呼啸

我的祖国并非由亲吻组成,我的祖国由撕咬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温暖的胸膛组成,我的祖国由告密者组成

我的祖国由准备射击的人和即将中弹身亡的人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海洋组成,我的祖国由鲨鱼的牙齿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透明的光组成,我的祖国由禁止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神灵组成,我的祖国由蛇蜕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青春组成,我的祖国由老人淫荡的心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风笛组成,我的祖国由哭泣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哭泣组成,我的祖国由忍受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忍受组成,我的祖国由柔软的肉组成

我的祖国由肉泥组成,我的祖国由肉酱组成

我的祖国由风干的老腌肉组成,我的祖国由癌症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爱组成,我的祖国由深夜的哽咽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爱组成,我的祖国由沉默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爱组成,我的祖国由紧闭的眼睛组成

我的祖国并非由爱组成,但是怎么办?我的心中有那么多的爱

有那么多的爱想留给祖国,但我的祖国并非由爱组成

2013/9/11

 

 

在高原

 

 

藏青色的天空,漂满破碎的云

像一群士兵,被枪打散的灵魂

像年迈的上师,入定后飞出去的灵魂

像吃草的牛羊,匍匐的胃中,反刍出的灵魂

 

风吹着杨树,绿色的叶子

翻卷出它们的背面,在阳光下,白银般闪耀

露出度母的脸。黄河像雪山的眼泪

牦牛奶一样流淌,清洗着天空的倒影

 

峡谷的拐弯处,河川的密林间

那些小房子,雪白的墙上刷着黑色的大字:

反对分裂,拒绝渗透,抵制自焚,违法必究

黑洞洞的枪口,蘸着血,在高原上燃烧

 

穿红衣的僧人,转经一样,朝火焰走去

他把高原埋藏在肩胛,身体像雪松的枝条

绿松石的眼睛,琥珀的牙,火焰像风

吹开舌苔上枯黄的佛经。他在火中,如香在炉中

 

投身于血,也能立地成佛吗?

火焰加身的死亡,也是涅槃吗?

为何要如此去死?因为土地和信仰吗?

群狮奔腾的高原,那人磕长头一样,朝火焰走去

2013/9/10

 

 

柳树的童花头

 

巨大的剪刀,眼睛大大的玩具鳄鱼

被园林工人握在手中,给柳树理发

咔嚓咔嚓,道路两旁

柳树枝叶的下摆,被修剪得整整齐齐

 

现在,我像普天下幸福的的父亲

看着两排,留着一模一样童花头的少女

每一个都是我的女儿,每一个女儿

都在风中生长,阳光洒落金色的蜜糖

 

她们在飞舞,盘旋着从地面上升

头发像风铃一样,在天空中叮叮当当

女儿终将长成女神,彩色的云

亲吻她们的脸,满天都是美丽的蝴蝶结

2013/9/10

 

 

跑步

 

有一天早晨

我沿着牵牛花攀援的篱笆墙开始跑步

 

天空像一条青色的履带

我在地球上跑,我在天空里跑

 

我在跑,苹果树和我一起跑

白云像牛奶向下倾泻我们跑

 

肮脏的河流像一条小狗我们一起跑

把堤坝卷起来,把坦克装进口袋我们跑

 

麻雀从我的胸口飞出,它的叫声在跑

火车开进我的眼睛,像一条英俊的眉毛

 

跑过乞丐留着脓的中午

跑过穷人燃烧的双腿我们一起跑

 

柳树的枝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像母亲的梳子在她芳香的发梢我们跑

 

孩子们带上你们的糖果我们一起跑

跑过太平洋和大西洋我们一起跑

 

抱着潜水艇胖胖的肚子

把它送给大白鲨当玩具我们跑

 

跑过悉尼和纽约,带上那些肚子太大的男人我们跑

玩帆板的白人和打篮球的黑人我们一起跑

 

跑过耶路撒冷,跑过叙利亚的玫瑰和波斯的菊花

用巧克力交换他们的枪炮我们一起跑

 

所有丰满的身躯都应该在这天空中奔跑

不管她的脸上是否戴着黑色的面纱我们跑

 

我能跑过每一条河流和海洋

却跑不过任何一滴泪水

 

有时我看到天空之下全都是泪水

夜空旋转,每一滴泪水都是一颗星星

 

我踩着地球奔跑,在旋转的星空下我们跑

亲吻祖先从坟墓中睁开的眼睛我们一起跑

 

即使在干涸的苦难中,依然有心灵

可以用来哭泣,带上哭泣的心我们跑

 

带上那些被击碎的声带我们跑

带上村庄里所有的哑巴我们跑

 

我们跑因为喉咙里有愤怒的鲜花等待绽放我们跑

我们跑因为心灵里有海洋要淹没这人世我们跑

 

跑过子弹飞舞的黎明,跑过监狱被黄昏咬断的铁栅

带着鸽子和鹰我们一起跑,带着太阳和月亮我们跑

 

亲吻那些把脸埋藏在在暴政之下的人

亲吻高原上磕着长头渴求解脱的信徒

 

他们的头颅深深的抵在大地的额角,来吧,我们一起跑

他们将成为天空中闪亮洁净和芳香的菩萨,我们一起跑

 

和前世的痛苦一起跑,和今生的悲伤一起跑

和往生后的极乐一起跑,和世上所有的寺庙一起跑

 

我在地球上跑,天空像一条青色的履带我们跑

我在天空跑,脚下踩着小小的地球我们一起跑

 

我踩着地球跑,像踩着小小的水车我们跑

像鸟儿踩着刚刚分娩出的热气腾腾的蛋我们跑

 

我在天空的深处跑,地球在我的脚下变小

像一颗泥丸,像一枚透明的心脏

 

我踩着属于我的透明的心在宇宙中孤独的跑

我要找一个温暖的洞穴,把它放进去,我在跑

 

像忙碌的上帝一样跑

像离群的羊一样跑

 

像时间一样跑,像轮回一样跑

永恒是一座荒凉的庙

 

隔世的我从庙中跑出

像从死中醒来

2013/8/19

 

 

一个侏儒跳了起来

 

一个侏儒跳了起来

像孙悟空一样

跳了起来

龇着两颗大板牙

乐开花跳了起来

 

一个侏儒

在空气里跳

够不到树叶、月亮

也够不到

母亲的眼睛

 

他在空气里翻滚

比跳蚤还小

比蚊子还温柔

亲吻了一下世界

然后继续跳

 

前滚翻、后空翻

碰不到任何

事物的侏儒

在空气的脚板心里跳

他的心也是空气做的

 

有时会湿润

会长草

长长的草

命令他跳

像气球一样在空气中飘

2013/6/17

 

 

月圆之夜

 

一个孤儿

站在天上

 

一个孤儿顶着硕大的脑袋

钉在无边无际淡蓝色墨水的天上

 

像耶稣

但脸上没有悲痛

 

像一幅画

它和万物的距离

 

是画中的天空

与喘息的人世的距离

 

一个孤儿

站在天上

 

大脑袋的

明亮的孤儿

 

看着我们

看着海水、灯光、我、畜栏、矢车菊

 

它向下看着一切

它并不想看,但睁着眼就能看到

2013/6/1

 

 

诗有时是小麦有时不是

 

如果你见过小麦

闻到过小麦刚刚被碾成面粉时的芳香

我就可以告诉你

诗是小麦

有着小麦的颗粒感

有着被咀嚼的芳香

这芳香源自阳光

如同诗歌源自灵魂

 

诗有时是小麦有时不是

 

如果你见过教堂的尖顶

凝视过它指向天空如同指向永恒

我就可以告诉你

诗是教堂的尖顶

有着沉默的尖锐

和坚定的迷茫

你不能只看到它的坚定

看不到它的迷茫

 

诗有时是教堂的尖顶有时不是

 

如果你能感受到你与最爱的人之间

那种永远接近却又无法弥补的距离

在你和情人之间

在你和父母之间

在你和子女之间

你能描述那距离吗?

如果你感受到但却不能描述

如果你对此略感悲伤

我就可以告诉你

 

诗是我与世界的距离

2013/5/18

 

 

旅程

 

我和父亲

走在寂静的路上

走在深夜

黝黑的额头

 

我们上了一辆

末班公交车

车厢里有一种

属于我和父亲的空旷

 

父亲喝了2两酒

脸上有一层云霞

灯光下仿佛害羞

他紧紧握住扶手

 

我知道他在

努力克制醉意

用严肃的表情证明

2两酒没什么

 

他用坚定的步伐

迈出下车的那一步

克服了脚下的软

重新走入夜色

 

他走得飞快

用速度

克服已经

开始晃动的身体

 

穿过红绿灯时

有车从远方开来

我感受到他的紧张

像渡过惊涛骇浪

 

他走得太快

将我拉开一段距离

我从后面看他

夜色中瘦小而踉跄

 

这是70岁的老人

深夜醉酒的旅程

他在不断前进

仿佛倾尽一生

 

当他肩头滑向左侧

右脚就站得更稳

当他身体前倾

脚后跟立刻停顿

2013/5/7

 

 

白杨树上结鸦巢

 

冬天,从首都机场下来

眼前是我熟悉的灰白色空气

像一片巨大的沼泽

我开着车,鹤一样飘进

 

路两边的防风林

密密匝匝,长满年轻的白杨

这些凌乱而勇敢的标枪

在沉默中,尖尖的向上

串着一颗颗黑色的首级

 

我喜欢这古战场般的苍茫

也喜欢这些刺向空气的白杨

他们令我想起,人类中那些

被热血冲昏了头脑的年轻好汉

2013-2-21

 

 

清凉的悲伤

 

经常,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清凉的悲伤

令我有一些眼泪,几欲夺眶

 

人们从我身边经过,仿佛步履匆忙

他们其实并未挪动,心中居住着吃草的牛羊

 

我从人们身边经过,像一只悲伤的狮子

这些枯燥的肉体,是秋天衰败的草根,令我难以下咽

 

经过一座死亡统治的国家

经过灰白的被忘记的梦

2013/8/23

 

 

繁星

 

装甲车驶上街头

冰凉的马路疼得发抖

我关上窗帘

不理会外面发生了什么

把世界删成

唯一的动作

吻你

 

当他们杀人

我吻你

鲜血从身体的

枯井中溢出

我吻你

少女悲伤的脸

像镜子

我吻你

反抗者从嗓子里

掏出干草和铀

毁掉这个世界吧

我吻你

 

爱是

比死亡更大的网

 

屠刀捅进无辜者的胸膛

心被

裁纸刀划开

吻你

死者闭上绝望的眼睛

最后一道

愤怒的白光

切开

灵魂

但我

吻你

 

我是干草

你是铀

我是河流

你是鲜血

我是嘴唇

你是舌头

我是梦

你是故乡

我是死亡

你是诞生

我是爱

你是自由

我是世界

你是花

我是反抗

你是爱

 

吻你

蒲公英的嘴唇

 

焰火在窗外绽放

血液成了世界

最小的组成单位

一切都是红色

如你新娘般的脸

 

在死亡的繁星中

吻你

2013112

 

 

有些感情是慢慢孵出来的

 

你有意无意

小手握着

我的睾丸

入梦

神情安详

 

像一只

美丽的天鹅

在专心孵蛋

2013113

 

 

和贝多芬一样

 

如果所有的音符都是子弹

钢琴变成一架

缓慢但疯狂的坦克

贝多芬敲击琴键就扣动了扳机

火舌像雷电

覆盖他一生的敌人

 

他会杀死谁?

 

他谁都不舍得杀死

甚至不肯杀死

埋葬他的

厄运

 

音符在天空中炸开如同焰火在花园

贝多芬先生自己欣赏着它们的美丽

 

我并不了解贝多芬

没有看过他的传记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

我曾经仔细想过如果我诗歌里的每一个单词都是子弹

 

我会杀死谁?

201328

 

 

她的月色

 

我对生一个女儿,并且看着她长大这件事

完全没有把握

我不知道这将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如同月光在晚上,透过窗棂铺在客厅的地上

我沉浸在她的皎洁中

她仿佛只是来告诉我

世上有这样一种如水的光

将我照耀

但注定不属于我

有时我好奇的看着两岁的女儿

她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强烈的吸引我靠近

我拥抱她娇嫩的骨肉

亲吻她杏仁般的脸

越是这样的时刻

就越是能感受到

我和她之间

有一种比上帝还神秘

比空气还透明的距离

这是一道温暖的深渊

如同太阳和月亮之间

如同月亮和我之间

我小心翼翼的感受

却不可能把握

她灵魂中的

那轮明月

她飞快的成长,如同明月在天上行走

容颜每天都在改变

光辉越过我的手掌

洒满整个天空

她将战胜我如同战胜黑夜

2013/3/31

 

 

喊出她们的名字

 

我从河边走过

喊出河流的名字

我喊——洱海

河流立刻奔涌成海洋

翻滚着大蓝鲸的肚皮

我喊——嘉陵江

它立刻从嗓子里

吐出纤夫的鲜血

一口血,一捧沙

 

我从河边走过

喊出河边柳树的名字

喊出翠鸟和白鹭的名字

当白鹭飞向天空变幻的白云

我为不能喊出每一朵云彩的名字而懊悔

总有一些事物

不允许我喊出它们的名字

 

我喊出杜鹃的名字

满山鲜花为我开放

满树林的杜鹃鸟为我啼血鸣叫

在人群中

我想喊出每个人的名字

但他们像云一样从我眼前飘走

不为我停留

 

我喊——花琴

28年前坐在我身边的小女孩抬起刘海覆盖的眼睛

茫然的看着我

转瞬

消逝在时间里

我喊——刘英

我喊——杨慧

你们躲起来

听不见我的喊叫

我对着每个走过的女人喊出你们的名字

没有人为我停留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白云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乌云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高山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村庄

都不肯为我停留

 

我喊我的故乡

我喊——沈家巷

我用尽了力气,甚至提前用尽了

子子孙孙的力气

所有从家乡走出的人们全都抬起头

看着白云和乌云

我们一起喊

 

沈家巷消失在时间里

这个名字已经不存在

我们喊不回它的魂灵

 

如同喊不回花琴、刘英和杨慧

2013/6/3

 

 

祝福

 

长大吧

孩子

在爸爸睫毛的缝隙中

2013/6/29

 

 

云南之舌

 

云南之舌

会吃一切

 

森林的菌

河里的鱼

奔跑的羊

地上的草

 

云南人的舌头

爱吃会蹦跳和会飞的昆虫

竹虫、蚱蜢、蜜蜂和蜻蜓

 

他们用舌尖

亲吻大地上的精灵

赋予它们以味道

 

云南之舌

爱吃鲜花

 

玫瑰做成的饼

杜鹃花煮的汤

茉莉花、石榴花

木兰花、棠梨花

 

云南之舌

亲吻世上的一切

如同他们

把一切都视为神灵

2013/6/2

 

 

纸船

 

我很悲伤

在这夜的温暖的流血的床上

握着你的乳房,我很悲伤

 

我很悲伤

亲吻你的嘴唇,我很悲伤

爱如刻痕令我悲伤

你如我心头之肉令我悲伤

 

液体般的幸福充溢宇宙

我将在此刻沉睡

睡眠像一艘纸船令我悲伤

 

我的悲伤来自遥远的星辰

那永不消失的

荒凉的气息

人生漫长爱将永存令我悲伤

 

蟋蟀的叫声被我遗忘

此刻我如此爱你,又如此悲伤

漆黑的纸船,漂浮在雪白的海上

2013/9/26

 

 

捏死一只蚊子

 

捏住一只蚊子

如捏住仇人的咽喉

恶狠狠的

令它粉身碎骨

你吸我的血

我要你的命

你为你命而吸我血

我为我血而要你命

如此简单的道理

与杀生不杀生有什么关系

与和平不和平有什么关系

舍身喂蚊的痴人

梦想让苍生

尽去喂毒蚊

2013/10/7

 

 

理想国

 

那些名叫柏拉图的家伙

那些心眼坏掉的家伙

那些把自己当成国王和法官的家伙

那些梦想给人类

指明方向的家伙

那些肥胖而鲜艳的虫子

挥动隐蔽的毒毛

赶走狼和狮子

赶走绝望的少年

赶走淫荡的妇人

赶走疯子和乞丐

赶走小偷和强盗

赶走撒旦

赶走不听话的耶稣

赶走诗人

赶走我

无需你们驱赶

我只是过客

来瞧瞧你的家园是什么样子

我已经看明白了

理想国

不配住下我和疯子

2013/10/7

 

 

我怎么会降落在此处?

 

我怎么会降落在此处?

陌生的,刷着雪白墙壁的大厅

铺着猩红桌布的长桌

几个坐着聊天的女人

我坐在她们中间

没有人看我

仿佛我是透明的

她们热火朝天的聊着

我不认识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这些面孔陌生得令我惊慌

我怎么会来到此处

为何坐在这里

空荡荡的大厅

只有一张桌子

和几个像鸭子一样

不停说话的女人

我想站起来走走

屁股却无法抬起

我焦虑的看着她们

她们在愤怒的指责

同一个男人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为何将我拘役在此

她们仿佛看不到我

声音越来越大

直到我从这奇怪而荒诞的梦中醒来

瞪着惊惶的眼睛

看向黑暗

才突然明白

那个负心的男人

是我

此刻大脑明亮如梦中的客厅

每一个女人的脸庞

都清晰可见

我认识她们每一个人

我能喊出她们每个人的名字

2013/11/8

 

 

在南极

 

1

 

从大海驶向雪

从飞翔驶向死亡

 

风暴击打

天空的葡萄园

 

大海在此刻受孕

 

2

 

我有一管又一管

会爆炸的血

 

渴望注入

这深色美酒的汪洋:

 

魔鬼的胃

爱人的心

 

3

 

蓝冰,琉璃天鹅的梦

少女梦中溢出的酒

 

4

 

雪山,鸟的骸骨

 

信天翁垂下

巨大的翅膀

 

空洞的鸟的眼眶

咬疼了死亡

 

5

 

多到一定程度

鸟就不再是鸟

 

海燕像蝙蝠

撞向大海

 

——更漆黑的夜

 

即使是被奴役的飞翔

仍然是飞翔

 

只有企鹅

才像直立行走的鸡

 

6

 

我想在雪山的腰上

种植苹果

 

在黑暗的鱼腹上

画满灯笼

 

给每只怀孕的企鹅

备足嫁妆,

 

让沉醉的蓝鲸

在梦中写诗

 

7

 

除了爱情,不可能有别的友谊

除了肉体,不可能有别的生命

 

除了欲望,不可能有别的精神

除了孤独,不可能有别的归宿

2013/12/9

 

 

我认识的那些人

 

今年是哪一年

如同过去的,沉入灰白色历史的哪一年?

哪一年不是今年?

 

我认识的那些人

像古人一样被填进海洋

水草般的身体

石头似的脸

 

今年是哪一年?

我认识的那些人

入狱的入狱

得癌症的得癌症

赶集一样

 

祖国有一张

黑色的雾脸

我们的脸上

结着薄冰般的笑容

 

总得有一些

命运的沉浮

才能让这

灰白世界的雪

变得更厚

2013/12/14

 

 

新疆有很多帽子

 

花帽子,白帽子

白帽子在花帽子

的丛林里

温柔得像鸽子

 

3个鸽子一样的

维吾尔男孩

骑在同一辆

摩托车上

 

绿绒上绣花的帽子

彩色小碗般的帽子

鸽子般的

小白帽子

 

帽子在奔跑

摩托车轰鸣

帽子俯冲

在飞扬的尘土中唱歌

 

帽子尖叫

超过了旅游大巴

从左前方绕了上去

前面是沙漠

 

花帽子,白帽子

帽子胜利了

帽子在飞

帽子飞上了天

 

摩托车撞在

迎面开来的卡车上

3个维吾尔男孩

落在地上

 

花帽子,白帽子

帽子落在地上

绿绒上绣花的帽子

彩色小碗般的帽子

 

口朝上的

小白帽子

像鸽子

在呼吸

2013/12/10

 

 

在冬日的群山中

 

在冬日的群山中

我感到坦然

如同置身

失去辉煌穹顶的废庙

 

对面圆顶的山峰

褪去金黄的僧衣

这肥胖的和尚,百无聊赖

晾晒着灰白的肚皮

 

残余的碎雪

有细微的光辉

人类的城市在远方

像遗落在大地上的风筝

 

谁有权利审判

人类中饥饿的灵魂?

落日像孤独的宗教

张开空虚的怀抱

 

即使生命只是

上帝做出的鬼脸

也不能使我心

归于枯寂

2009/2/3

修改于2013/2/2

 

 

写给袁翔鹰的妈妈

 

你脸上流淌的悲伤

像白瓷杯上溢出的牛奶

透明、安静

不易察觉

 

这次来深圳

带给你一件礼物——

为你腹中胎儿起好的名字

叫“袁翔鹰”

 

如果早把这名字告知你

也许这孩子——即将飞翔的雏鹰

会和普天下的婴儿一样

坚定的成长

 

而不至于

顺着一缕鲜血

流逝尽最后一点

生命的气息

 

你的身体仍然丰腴

像美好而肥沃的

秋天的土地

你仍然像一个母亲

 

这短暂的无处存放的悲伤

像白瓷杯上溢出的牛奶

像秋天的土地上

结了一层浅浅的霜

2009/4/18

修改于2013/2/2

 

 

温暖的骨灰

 

父亲越来越苍老

令我感到陌生

既不像年轻时那样暴戾

也没有老年人应有的温柔

仿佛失去了人类的气息

像一个木头做的

摆在家里的盒子

这感觉令我惊恐

我试着靠近他

伸出双手感受他的温度

我在他的体内

握到了一把温暖的骨灰

这下我放心了

父亲,他就是你

如此轻盈

被我珍爱的

抱在手心

2009/2/7

修改于2013/2/2

 

http://blog.sina.com.cn/shenhaobo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