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梦恕:高铁早晚要涨价但不会乱涨

(2017-03-09 09:33:33)
标签:

杂谈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铁票价早晚要涨,具体怎么个涨法,需要多方研究再决定。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生于1938年,现已79岁高龄,曾因屡次直言铁路体制的某些弊端引发关注。7日,王梦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铁路票价不能随便乱涨。

  干线铁路不能搞混合制建设模式

  新京报:近期东南沿海高铁动车组要涨价的消息,备受关注,有人认为这是高铁要整体涨价的信号,是这样吗?

 王梦恕:要涨的主要是上海到杭州(注:沪杭段)那一段,这一段铁路当时搞的是混合制,就是私营企业掏点钱,国家掏点钱。现在一等座一下子要涨70%,因为私营企业掏钱了。但我认为不能一下子涨那么多,要合理涨价。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说,东南沿海高铁动车组涨价,是因为混合制建设模式。

  王梦恕:对,是因为混合制。混合制在我们铁路系统,特别是干线铁路根本就不能搞。不是干线铁路,可以放宽,可以搞混合制;地方想搞混合制,随便搞。可是干线铁路必须国有制。

 新京报:其他国有制线路呢,有没有涨价的计划?

 王梦恕:要涨,早晚要涨,但不会乱涨,具体怎么个涨法,这个不是中国铁路总公司能定下来的。将近20多个铁路局,哪个地方涨,哪个地方不涨,而且涨多少,国家都要研究。不是想涨就涨。

 新京报:可有人认为,高铁客流量加大之后,整个成本在下降,票价不仅不应该涨,反而应该降。

王梦恕:现在的高铁票价是2011年定的,当时考虑到要还账的问题,一年要还300亿,这个钱摊到票价里面,还有机械维修部分、运营费、人工费都要考虑。当时感觉是有一点高,但是这些年每年物价平均上涨大约3%,可票价一直没有动,这就相当于票价相对降了。所以票价必然要上涨的。

  新京报:有人建议票价应该灵活调整,高峰的时候可以涨,低峰的时候就应该降。

 王梦恕:铁路的票价不能随便乱涨。如果灵活调整,牵扯到好几个铁路局。每个铁路局都是单独核算的。所以一旦动了票价,灵活调整,后面就没有办法计算。像西部一些高铁线路,上座率不高,淡季的时候,整个列车有的时候都没有人,可是照样运行。铁路是国家的大动脉,必须严格执行运行计划,不是随便想不开就不开。

  再修线路优先考虑西北地区

  新京报:现在还有人反映,有了高铁,一些线路Z字头、D字头停运了。比如京沪高铁沿线的城市常州、郑州到北京,原来可以买Z字头、D字头,票价比高铁便宜不少,但是现在只能买高铁票,感觉逼着你必须坐高铁,这合理吗?

 王梦恕:现在就两条线,一条来的,一条去的。上海铁路局说想再修线路,从现在的两条线,变成双向两条线,也就是四条线,那么两条线走快车,两条线走慢车,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有这个想法的铁路局还很多。

 新京报:就是说,现在的两条线,只能满足运行高铁的需求?没法再开慢车,想坐慢车只能等着再修线路?

 王梦恕:对,现在线路负荷已经满了,没有条件再开慢车。

  新京报:那么有没有计划再修线路呢?

  王梦恕:以前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西北更缺线路,所以现在要先把西北的路网建起来。

 新京报:有观点认为西部修高铁有可能会亏损,没有那么多客流。

 王梦恕:西部要发展没有铁路不行。当初京沪高铁也有不少反对声音,认为没有那么多客流,我们后来说先建设后发展,因为等发展够了再修就晚了。原来的标准是客流达到30%可以修铁路,现在西部不是30%,客流达到15%就修。由建设带动发展,这有一个过程。路网建设要全国一盘棋,一个标准考虑,一些地区富裕了,就要考虑没有富裕的地区。

  正想办法给高铁列车组加装餐车

  新京报:你刚才提到,高铁涨价是趋势。如果涨价,服务水平是不是也应该提高?比如天价盒饭是不是应该降价?

  王梦恕:这个天价盒饭你们有意见可以提,开始要60块钱一盒,后来被我们压下去了。

  新京报:怎么压下来的?

  王梦恕:有一次我坐商务舱,我一看盒饭一盒60块钱,我问怎么会那么贵?列车长解释说这不归他们管,盒饭是私营企业在做。后来我们给私营企业负责的人打电话,要求多提供15块钱一盒的。

  新京报:可是为什么卖盒饭的都穿着铁路职工制服?

 王梦恕:那也都是私营企业的,不是铁路职工。

  新京报:有没有考虑从私营企业手里收回来?

王梦恕:现在主要考虑增加餐车。现在高铁是分散牵引,一个机车带一个客车,这是一组,这一组一般不拆,四组就是八节车厢。八个一组连到一起,所以再加一个餐车就很麻烦,因为不能烧火,要考虑有什么办法可以加热。

新京报:解决加热的问题了吗?

  王梦恕:现在正在搞,有的列车已经加上餐车了。

  新京报:最开始设计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乘客的餐饮需求吗?

  王梦恕:高铁运行时间短,一般也就是四五个小时,自己带点吃的就行了。

 新京报:此前人代会,你连续8年提交《关于强制安装轮胎气压装置的建议》,今年又提了吗?

  王梦恕:今年又提了。当年修青藏铁路,14万人参与施工,没有因为氧气缺少死一个人,却因为爆胎死了100多个人。后来,国内关于轮胎气压监测系统的研究出来了,而且非常好。国外的设备20秒钟监测一次,国内是6秒。可国内的就是推广不下来,用的都是国外的设备。这中间也有相关标准制定单位的问题。我有一年议案里就说,他们不能积极维护本土企业利益。现在标准制定的问题基本解决了,我又写了第九个议案,再推动一下。

  声 音

西部要发展没有铁路不行。原来的标准是客流达到30%可以修铁路,现在西部不是30%,客流达到15%就修。由建设带动发展,这有一个过程。路网建设要全国一盘棋,一个标准考虑,一些地区富裕了,就要考虑没有富裕的地区。

西部一些高铁线路,上座率不高,淡季的时候,整个列车有的时候都没有人,可是照样运行。铁路是国家的大动脉,必须严格执行运行计划,不是随便想不开就不开。 ——王梦恕

  ★新闻内存

  东南沿海高铁票价将上涨

2月14日,12306客服热线工作人员证实:东南沿海高铁动车组票价调整自今年4月21日起执行,涉及杭甬线、杭深线等时速200-250公里的动车组列车。据报道,东南沿海高铁动车组此次价格调整,二等座涨幅25%至30%,一等座涨幅65%至70%。对于上述东南沿海高铁动车组的价格调整,有人提出质疑,认为票价该不该涨、涨多少,应该引入价格听证程序,“开门定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