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林
小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一章 骂街小公主

(2012-04-03 13:21:03)
标签:

杂谈

    第一次见到王天琳是在全校开学典礼上。当时队伍还没站好,我忽然在人群中瞥见了她的脸。我不得不承认那一刻我确实被她吸引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是个标致的中国美少女。

    俐落的校服,窈窕的身段,飒爽的站姿,明亮的眼神,加上两边微微上翘的嘴角形成充满自信的笑脸,元气十足。她扎着一条传统的单马尾辫,但这跟其她人的马尾辫并不一样。她的辫子仿佛被注入了生命,竟会随着她的动作和神态有韵律地起舞,和她亮丽的外形完美地融为一体。它宛如一条凌空飞舞的丝带,又像一只正要跃过龙门的鲤鱼。

    不要说她的微笑点头、侧脸瞪眼还是转身离去,仅仅是走个一两步,她的辫子都会灵巧地随身摆动。只要能看到她的背影,就可以想像到她正面阳光般的笑容了。

    拥有这样的样貌和气质,使得她很受人欢迎,刚一开学就成了全班的焦点。不论男女,就连老师都格外瞩目她,甚至毫无理由地直接选她做班长。当问起为什么时,老师犹豫了一下说:“她……中考成绩全班最好。”

    这老师果然被外表迷惑了。要知道王天琳的这种气质只限于她的表面。

    因为后来我们发现,王天琳的个性比较特别,她和男同学一样喜欢看比赛,打电子游戏,性格争强好胜。不过好在这些属于正常范围,不正常的在于,她最大的兴趣爱好,是用她那洪亮的嗓门、清脆的声音、协调的动作、慷慨的语调骂人。

    首先千万不要误会了。她虽然骂人,但她绝非人身攻击,也不是泼妇骂街,从她嘴里绝对没有出现过任何一句脏话。而是——

    她的骂人很有文化和激情。

    她骂人时不但神态自若,而且措辞华丽,语言通俗易懂,却又十分巧妙,还常常运用修辞手法,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各个环节来对人对事进行驳斥,让当事人不得不接受她的批判。更令人佩服的是,不管别人做错了还是做对了,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她都能找到理由骂,还骂得非常合理贴切,思路特清晰。所以按理说她并不能算是“骂”人,而是在“训斥”别人。其实两者根本没区别,反正按我的说法,挨训就是挨骂,训人就是骂人。她总能把人训得要么无比愧疚懊悔,要么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开学典礼后的第一节课她就骂上了,起因是她看见旁边座位的男同学在上课时偷偷玩手机。于是她语重心长地说:“不知哪只老鼠把我们班当厕所了,居然丢了颗老鼠屎进来。这老鼠屎还懂高科技,拿手机辐射毁坏好好的一锅粥不说,还要把整锅粥都搅成老鼠屎!”

    对方听了感到惭愧,知道王天琳说他影响风气,便赶紧把手机收进书包乖乖听课。

    两节课过后,王天琳见这男同学再没玩手机了,又改口:“买了东西又不好好用,这不是浪费是什么。手机放着等过时,等于煮好的饭菜偏不吃,变长的胡子偏不刮,搁久的尸体偏不埋,临盆的孕妇偏不生……多恶心啊。”

    用也不对,不用也不对?这男同学感到郁闷,中午回家后就把手机放家里,坚决不再带来学校,心说:我把尸体埋了还不行吗!

    当天下午,王天琳向他伸手:“借你手机我用。”他回答放家里了,王天琳立刻板脸道:“你在想什么!?正因为我知道你带了手机,我才对教务说,等我打电话过去时就把我们班的学生证送过来。可你非要在不该带的时候带,该带的时候又不带!……”

    男同学急了:“我的东西我爱带不带怎样啊!”

    想不到王天琳立刻说:“万一是安全套!你说后果会怎样啊!?”

    男同学囧的要死,但他又找不到话反驳,只好认倒霉。后来他才知道,王天琳骂他,只不过是她的兴趣。

    而王天琳则说,她其实并不想骂人家,只是想跟人斗斗嘴玩而已,可是刚斗上两句就没人说得过她了,于是成了她单方面在骂别人。我便问她为什么喜欢和人家无缘无故斗嘴,她说:“你嘴巴老闭着不难受吗?”

    我难受什么哦?但她似乎从小就觉得闭着嘴难受,因为某天我和新认识的同学聊起这个班长时,听说了她有着多年的骂人史。早在她小学二年级时就有记载,她曾把好几个联手欺负她的同年级男同学骂哭;然后在她小学五年级时曾骂邻校的学生太吵,骂得那学生一个月不敢吭声;初一时她在公园里碰到一对热恋中的大学生情侣,那女的非挡着她的路,结果被她一顿骂,骂完后那男的竟当场向女的提出分手;初三时她在公共汽车上遇到一伙流氓在勒索钱财,车上又没人见义勇为,她看不过去了,直接把那几个流氓骂了整整一站路,骂到他们全都大彻大悟,决定痛改前非。后来经追查,那几个流氓一起干勒索很多年了,被抓过几次,却一直没改好。但经过王天琳的痛骂后,他们果真再也没有出现过。

    虽然不知这些传闻是否真实可靠,但我却亲眼见识过类似的。在开学第一个星期三放学后,我因为有学习问题询问老师,几乎是最迟离开学校的,当我回到教室竟然见到王天琳和三个男同学聚在课桌前打锄大D。她一边出牌还一边叫板,那好胜的性格打得人家都不敢乱出。最后她连炒三家时,老师突然巡视来了,连忙呵斥他们收摊,还特别批评王天琳这个班长不尽职尽责,居然带头违反校规。可转眼间王天琳一甩头,辫子一跃,朝那老师丢出几句话。结果那老师赶紧凑过去和大伙儿一起兴冲冲地打牌了。

    在听过几次她的骂人后,可以发现她的骂人独具魅力。似乎在她的概念里,骂人是一项能力,骂人是一项学问,骂人是一项才华,骂人是一项艺术,还要骂出水平,骂出风采。欣赏她骂人的语言,就像是在欣赏一部批判性质的文学作品,只不过谁也想不到这部文学作品的作者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美人罢了。

    开学没几天,她的骂人风采就几乎传遍了整个年级,也因此她这个班长当得十分轻松,高一11班的学生都不敢不听她的,生怕挨骂。当然了,我除外。因为她根本不骂我,还对我说:“为什么我看了你的脸就是骂不起来呢?”

     实在很抱歉,是不是我长了一张观音菩萨脸,让你为难了?她则说,也许是因为看了我的脸不会觉得不爽。难道曾经被她骂过的人都长着一张扭曲的脸?

     虽然我一口气介绍了她这么多废话,但打一开始,我和她的交往并不深,顶多只停留在见面打个招呼,偶尔帮忙发一下作业本的普通同学阶段。仔细算算,我与她说话的次数少到用一根三叶草都能数完。其中“为什么我看了你的脸就是骂不起来呢”这句便是第二次对话时说的。
  
    第三次的对话则缘于我对她的一个疑问,就是像她这么显眼的女孩,我怎么在初中从没听说过她的名号?于是在某个早晨,我在教室门口碰见她,便主动拦住她问道:“嗨,班长,你初中在哪儿读的?”

    还没等王天琳回答,我身后冒出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尖锐女声:“广州。”

    回头一看,发现一个牛高马大的熟悉女性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她不正是10班的大姐婆吗?之所以我会认识这个大姐婆,是因为她以前和我读同一所初中,当时她的横行霸道可是全校有名的。

    但是她怎么会一大早跑来我们班门口?还有,她怎么知道王天琳的事情?

    只见她双手插腰,用不屑的眼神望着王天琳,我才确信她果然不是冲我来的。她说:“王天琳,你的事情我都调查过了。听说你骂人很厉害是吧!?如果你能赢我,我们高一10班的学生全都是你的跟班。”而王天琳也转身抬头,身后的马尾辫被挥到肩上,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大姐婆,仿佛发现了一个百年不遇的高级炮灰一样,念道:“……你是哪儿来的UFO。”

    见了此情此景,我们班、隔壁班、还有走廊上路过的同学们无一不瞩目,都等着欣赏即将上演的好戏。我身边也有人拍拍我的肩膀说:“快退后点,你靠太近了,当心被波及。”

    没事,经验告诉我,两分钟内就会结束的。虽然大姐婆比王天琳高出了一个头,体型也宽大很多,但我有十足的信心把筹码全都押在王天琳身上。只见大姐婆轻蔑地说:“怎么?你要不敢……”

  “内衣?”王天琳说。

   内衣?

   什么意思哦。

   不止大姐婆,围观者们也都好奇。王天琳便继续对大姐婆说:“你是我的内衣吗?”

  “什么!?”

  “还问‘什么’?听不懂人话啊,你刚才干的什么自己忘了?别人问我事情你自作多情抢答干嘛。我的事情你都了解了,你不是我的内衣是什么?好好一件内衣还成精了,长了嘴巴说话,说话还只会吐一个词,质量真差,是二手内衣变的吧!居然还好意思到处宣扬,生怕你是二手内衣的事情没人知道?你喜欢出洋相可以,但千万别穿着校服去大街上出,否则我们和你穿同样校服的真觉得丢人。内衣就是内衣,就算罩上一层校服也改变不了你是内衣的事实。”

    最后那句真有哲理。

  “你你!”大姐婆连一句嘴都插不上,手臂忍不住揪紧了王天琳的衣服。

    刚要阻止她们,王天琳又说:“哦?你想动手吗?别忘了这里是我们班门口,算是我们班的地盘,周围都是我的同学。不过你要打也没办法,社会上说不赢就动手的现象本身就很普遍。街上的民工啦,路边的抢匪啦,最有说服力的就是以前不管什么案件都各大五十大板的脑残县官。现在就连某国也是这样,动不动就军事冲突,打完了还说他们是对的。对的就对的吧,我懒得和你争,反正连一个发达国家都爱这样,更何况一件二手内衣了。”

    大姐婆听了可是想打又不敢打,面部表情扭曲了好半天,才说:“王天琳,你以后给我小心点,最好不要到我的地盘来!”

   “你的地盘?你的地盘在哪?10班吗?10班已经是我的地盘了啊。这可是你说的,高一10班的学生全都是我的跟班。”

   “那,那是在你赢了我的情况下!”

    “哦,原来我还没赢你啊。”

    “你以为你赢了吗!?”

    这还没赢?怎么看都是王天琳占绝对上风吧。可是大姐婆貌似决定不管王天琳怎么说,她就是死不认输,看来不太好办。

王天琳说:“怎样才算赢?让你说不出话来为止?”

“没错!只要你能让我说不出话来。但就凭你,你,你能让我说不出话来吗?”

我想这不可能吧,只要她不哑,怎么都能说话啊。可王天琳似乎满怀信心地说:“那你输了。”

“嗯?我还能说话!”

“你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我哪有说不出话来!?”

“哎哟,你怎么这么迟钝呢。你已经说了‘不出话来’四个字了,我赢了。”

“呃……!”

这一下,大姐婆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几秒种过后,她怒地一甩手,还踢了一脚墙壁,就这么走远了。然后我一掐时间,一分四十秒。我说过会在两分钟内结束的吧。

“真没用。”王天琳叹了口气。

见没戏了,同学们也都纷纷散去,我也松了一口气。但这么说来,高一10班真的就归王天琳管了?

也罢,怎样都不关我事,反正我的疑问算是解决了:王天琳是从省会来的,想不到普通话居然这么标准。在她赶走大姐婆后,她告诉我是因为父亲工作关系,一同迁居到了云起,还顺便说:“张叶,想不到云起比广州还漂亮,特别是空气清新很多,只不过……你们这里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废柴呢?”

你是在嫌找不到吵架对象吗?如果我还能辩论的话,我准跟你吵个没完,你还不一定能吵得过我。我当年可是……

算了不说了,我想即使我说了她也不会信。之后我们匆匆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就这么变回了几个月不说话也没差的普通同学关系。

也许王天琳事后根本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甚至根本不记得和谁斗过嘴,但对我来说,这样的事情还是满珍贵的。要知道,大家紧接着就开始连续上课,然后午休,下午再上课,傍晚放学回家,到家后回房写作业,晚上复习预习,第二天继续重复上课。两周以来我的高中生活就是如此,可以说普普通通,平平淡淡,所以随便发生个什么大事小事都能起到点缀生活的作用。总之由此可以看出,现在的我已经加入了读书机器的行列。

其实我想过,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下去也不错,反正我在学校里已经结识了一些朋友,认识了一些好老师,加上校园环境很棒,稍稍努一把力应该能考上个不错的大学,我满足了。而面对王天琳,我虽然没有挨骂的危险,但她那种不大正常的人还是少接触为妙,最好就是和她保持同班同学,偶尔还能看看她的表演。

可未来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如同在网上搜索一个盗版软件,但你在安装前永远不知道下载下来的是否木马病毒。就在我以为往后的三年都将如此平淡地度过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契机竟改变了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把我以上想法全部推翻。

那是开学第三周星期一的中午,刚放学斯文就跑去买新出的美少女游戏了,而我则苦恼于一个公式的推导,花了好多张草稿纸都没能推明白。当我发现周围已经完全静下来时,抬头一看,同学们居然都走光了,教室里,不,也许整层楼都只剩下我一个人。于是我决定收拾书包离开,下午再来问老师。刚走出教室,却忽然发现一名陌生的女学生站在我面前。

她身材略显娇小,双眼水灵,深色的短发左侧用发夹绑出了一条可爱的小辫子。她正穿着我们高中的校服,一手提着书包,另一只手握拳按在胸口,似乎在抑制自己紧张的心跳。她双眼凝视着我,头却不敢抬高,仿佛一只羞涩的小白兔,让我不由得心想: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只见她鼓起勇气,用娇嫩的声音问我:“请问……是不是张叶同学……”

原来没找错人。我说我是,不料她听了后居然惊喜地笑了出来,说:“张叶,你真的是张叶同学啊!……就是,王牌辩论队的一辩手!张叶!?”

是这样没错,但你至于这么惊喜吗,难道是我的超级粉丝?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她的话语中隐隐透露着快要哭出来的感情色彩,让我有点怀疑她是否苦苦追寻了我五百年。

“你有什么事赶紧说吧……要签名是吗?”我问她,同时伸手进书包准备拿笔。她连忙拦住我说:“不,不是的!其实……我……”

说到这里,她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低下头又是一幅害羞的样子,让我不得不猜想她到底想干嘛。

告白。

说实话这我早就想到了,只是在找借口尽量少往那里想而已。万一我自作多情后得知不是,那不糗大了吗?毕竟我这么一张观音菩萨脸有什么好喜欢的,就算观音变身前是俊美的王子,那也并不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标准吧。

但如果不是告白那会是什么?想想看,一个在男孩背后默默追寻着他的女孩,好不容易和男孩读上了同一所高中,一天等到同学们全走了,女孩一人羞答答地来找男孩,有话还说不出口。——这肯定是告白啊。

她不敢正视我,好像生怕我会直接拒绝,嘟哝道:“……那个……不好意思……”

果然是告白嘛。别不好意思了,快说吧,你要不说也没别的办法了啊,总不能让才第一次见到你的我说些什么嘛。说实在的,你要真有勇气告白我还真有勇气接受,就让今天成为我们高中生活美好的转折点吧。

“请你听了……不要讨厌我……”

“不会的。说吧。”我发现我很有风度。

于是她一咬牙,双眼真诚地望着我,仿佛凝聚了全身的气息对我说——

“我要成立辩论队。”

在她说出这句话的两分钟后我才回过神来。

我果然糗大了,不过还好她没看出来,让我反倒松了口气。说真的,如果她真向我告白,那我还得花一番精力学习怎样谈恋爱,更要花一番时间去适应恋爱。但重点好像不是这个,她刚才都说了些啥……?

好像是……辩论队?

我是不是听错了。

“抱歉,能不能再说一遍?”

“嗯!”她说,“我要成立辩论队。”

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成立辩论队?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这点小事会难以启齿?为什么有这么多个为什么呢!虽然她只说了一件事,但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因为她为此事还特地请我在快餐店吃午饭详谈。

详谈中,我了解到她的名字叫苏可,是邻班12班的学生,从她用筷子的手可以看出她是个左撇子。她从上小学开始就非常喜欢辩论赛,只是自己一向胆小,加上口才欠缺,所以一直无缘参加。我便放下筷子问她:“那你为什么选择这所没有辩论队的实验中学?是想自己组个辩论队,就有机会参加辩论了?”

她摇了摇头说:“其实,我并不是一定要参加辩论……而是……有另一件事情。”

于是我决定听下去。

“在我读初一的时候,有个很要好的初三师兄,他的辩论非常厉害。高中他考上了这所实验中学,加入了实验中学的辩论队。”

“嗯?实验中学的辩论队!?”

她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认真地告诉我:“实验中学以前是有辩论队的,只是在去年年初不知为什么忽然解散了。但在辩论队解散之前,我那位师兄他……他被赶出了辩论队。”

还有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

“因为,辩友说他向对手泄露信息……”

泄露信息?哦,就是把己方收集到的材料、论据都告诉对手,这样对手就能提前做好应对准备,他们便能很容易地在辩论赛上获胜了。

苏可说:“那一场辩论是我们实验中学对纤云中学。纤云中学是辩论名校,他们的辩论队和我们中学当初的辩论队实力相当。可是在辩论中,我们学校所提出的全部论据都被对方轻易推翻了。就连有些很难被驳倒的材料,对方似乎分析都没分析就能立刻给出有力反驳。他们……怎么看都是事先准备过的……”

结果实验中学队理所当然地输了那场辩论,然后那位师兄就被怀疑是泄露情报,被迫退出了辩论队。后来这件事情还传遍了整个实验中学,师兄因为受不了全校人的责骂和冷眼,在下一个学期就转学了。

我问:“那这件事和你要成立辩论队有什么关系?”

“因为师兄说,他是被冤枉的,他绝对没有做过对自己辩论队不利的事,而且我也相信他!可是他那三位辩友都怀疑他,他一个人辩不过三个人……但我相信他没有做那种事!”苏可说,她的眼神无比坚定,坚定到不可动摇的地步,“同时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能和那位师兄同台辩论一次。即使我什么也不会辩也没关系,能坐在他身边听听他的发言也满足了。所以……我也来到实验中学,我要重新成立辩论队,为他找回清白,邀他回来加入辩论队!”

原来是这样。

她低下头问我她的想法是不是幼稚。我承认是有点单纯,但同时也很真挚。面对她这样的眼神和话语,这样的信念,我想无论她要我帮忙做什么,我都无法拒绝了吧。嗯,想必她就是要我参加她组的辩论队。可我的能力实在有限,残酷点说,我确实已经找不到感觉,没法上台辩论了。实在要我参加也行,但我起到的作用,就是凑个人数吧……

不过就这种事,为什么之前半天说不出口,搞得我想入非非呢?她说因为听闻王牌辩论队解散了,留国的就我一个,怕提起辩论让我难受,甚至被我讨厌。

我囧,还真体贴。

在她说出对我的请求后,我才明白她眼前的障碍并不是辩论队的成员,而是另一个问题。

“我向指导中心提出了成立辩论队的申请,可是……没被通过……”

没通过?成立个辩论队而已,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苏可说,指导中心不通过的理由有三条:

第一,没有辩手。因为有辩论意向的学生都选择其他学校就读了,而实验中学以前辩论队的辩手均已高三,没有时间参加辩论赛。

第二,没有指导老师。前辩论队的指导老师有别的事忙,现在的老师又没有人能胜任,如果不要指导老师,勉强成立辩论队,队伍会乱套。

第三,实验中学辩论队曾经出过泄露信息的事,短期内不便重组。

这些都什么理由?我看他们不想花钱花精力才是真的吧。

苏可说:“但如果有张叶同学在的话,申请辩论队就容易多了。你是王牌辩论队的成员,而且你一定很会说话,能帮我说服指导中心的薛老师吗?”

“不行啦。”

关于这点,我直接拒绝了。理由是指导中心都已经提出反对了,光凭我能说服谁?我只不过是在初中的辩论赛中得过奖,现在又只是一名辩论不来的高中生。我能帮她的顶多就是给辩论队凑个人数,即使上台辩论,我也是个累赘。要让我这种累赘去以口才说服薛老师什么的,这在我能力范围以外。

“可是,如果张叶不帮忙……”她看起来有些失落,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算是以前,申请辩论队这种事也是范桶他们做的,我只是一个加盟的队员,其它什么程序都不懂啊。

“要不想想,有没什么其它方法成立辩论队?”我说。

“可是……除了向课外指导中心申请,还有什么办法呢?”

“买通校长。”

“这样可以吗!?”

你还当真啦?

在实验中学成立兴趣小组、社团、校队,都必须经过指导中心审批通过才行。如果指导中心懒得给你办,那自然就办不成。简直是一切权力都掌握在学校手里,学生们没有一点自主的机会。所以这件事情根本没有捷径,还得必须一个一个找辩手,找指导老师,再设法说服指导中心通过申请。

“你还是先找够辩手好了。”我说,“不过话说在前,我是真的不能上台辩论的。”说白了,她找我帮忙好比是耗子向鼠标求婚——无济于事。我想如果她真找够了四个辩手,那我也可以撒手不管了吧。

她只得无奈地点点头,找别人去了。临走前和我约定,以后要是发现了什么好机会就联络,显然是没有放弃。

但我觉得这事应该不会有机会了,毕竟指导中心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找够了辩手,他们也许会用其它理由搪塞。而且他们当初解散辩论队也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然不会轻易就让人重组。所以辩论队能不能成立得起来,得看苏可的RP了。

就这样,我抱着“学生斗不过学校”的传统心理,认为这事就会这么不了了之。虽然苏可的决心确实让人感动,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至少被她寄予厚望的王牌辩论队队员连什么忙都帮不上,别说其他人了。直到三天后的下午,校刊《蓝天之梦》上出现的那篇头条文章,让我感受到苏可的RP量是何等的惊人。

“喂,叶子,快看!你看了没啊!”斯文一手翻着《蓝天之梦》,另一手激动地摇晃我的肩膀。

“什么事哦……”我在背单词呢,“校刊上也有宅文化?”

“不是宅!是有利于你的东西!”

有利于我的?

斯文见我连翻开《蓝天之梦》的意思都没有,便把自己那本直接递到我面前,指着大标题说:“看——校园法庭!”

“什么玩意?”

“你不会自己看啊!?算了我跟你说吧!广宣中学的某个同学提倡向国内外各大高中学习,在学校成立校园模拟法庭!该法庭模拟真实法庭程序,将接受学生们向学生、向学校提出的合理起诉。比如学生在校园里发生的事件、矛盾得不到解决,或对校方的制度、决定有异议,任何人都可以向校园法庭提出起诉。法庭会接受合理的、有讨论价值的起诉,择日开庭,正反双方也可以请厉害的辩手帮忙辩论。经过一系列法庭取证、法庭辩论后,将由学生和指导老师组成的校园审判团进行判决。判决结果必须按日执行!”然后他合上《蓝天之梦》一拍桌子,“刺激吧,好像一个模拟法庭游戏耶!而且这游戏还很有实际价值,它给了学生向学校提出异议的权利,保护自己权益的机会啊!”

“之后呢?”

他又打开书,读道:“之后当然成立啦!叫广宣中学校园法庭。连外校的学生都可以进去旁听,甚至起诉。看过几次审判后,人们都发现这个法庭不但有趣,而且效果特别显著。比起开会讨论决议,自主处分学生,解决学生纠纷,还不如来一场校园法庭辩论看得透彻。于是周边的各个学校,一中、六中、外国语中学、纤云中学、云大附中全都成立了校园法庭。”

听起来是满新鲜,但我问:“那……为什么有利于我?”

“我说过的!校园法庭的正反双方都可以请任何学生做辩手,因此有些人组成了‘校园法庭辩论队’——庭辩队。叶子,你的辩论不是很厉害吗?你可以专职辩手或组个庭辩队啊!这样一来,你将遇到外校一个又一个厉害的辩手,一支又一支强大的庭辩队。你去把他们一个个打翻,为校争光吧!”

如果范桶他们在还有可能,我自个儿显然是不行的。不过,这玩意听起来和辩论赛有点像啊,但好像又有很大不同。总觉得这种法庭……似乎比辩论赛好玩的多?于是我问:“有矛盾就可以起诉?合理就行?”

“对!”

“我起诉校长勾引小男生,要求革职?”

“可以!”

“问题是校长也是男的。”

“没问题!”

那看来真的是什么都可以了。没想到“校园法庭”这种颇具实际意义的游戏流行得这么快,让我直接联想到前些天求助于我的苏可,因为这对她来说不失为一个好消息。有了校园法庭,那么成立辩论队的事情,或者她那个师兄的事情,都可以向校园法庭提出吧。

可是想不到斯文在一旁美着。难道他也有什么事情想起诉?果然他举起《蓝天之梦》起身,一脚踩到凳上,大声说:“叶子!我要向校园法庭起诉,把全市的女子校服改成女仆装!!”

成功率和中国男足夺得世界杯冠军一样低。

我随即收到了一条短信,果然是苏可发来的。她说约我放学后在教室见面。难道她真要去起诉,然后请我当辩手?

该怎么拒绝她呢……

直到放学后,校园都安静下来了,苏可才出现在我们空无一人的教室门外。你就不能早点来吗?她说她害怕人多被听见。

“校刊,你也看了吧?”她坐到我对面的位子上问我。

“没看,但我听说了。你真要向校园法庭起诉?”

她点了点头。

于是我问:“好像云起有好几所学校设有法庭的,你要向哪所法庭起诉呢?起诉什么?辩手找谁?”

她说:“哪所法庭都可以。我要起诉,在实验中学成立辩论队!”

有这个必要吗?

我提示她,说她是为了给她的师兄找回清白,请他回来吧,所以直接起诉“实验中学前辩论队队员被人诬陷蒙受冤屈,要求还他清白,请他归校”不就好了。可她说:“不……我还希望成立辩论队,和师兄一起同台辩论……”

我差点忘了这件事。嗯,为了能够顺利完成她的这个梦想,所以还是先成立辩论队为好吧。

我突然想起,近期似乎是“庭辩队”比较时髦吧。苏可说能成立庭辩队也很好,但那同样需要向指导中心申请通过的,薛老师她肯定会提出和上次相同的理由反对。

那么就必须起诉了。问题是辩手呢?如果这个起诉得到了校园法庭的受理,苏可自己上台辩论吗?

我琢磨了一下她那细小的身子,娇柔的嗓音,怎么想都觉得,她上台肯定辩输。

“辩手的话,张叶……”

“我不行的啦。”我记得我说过,说服学校成立辩论队在我的能力范围以外。

“真的不行吗……”

“我上台也肯定辩输。更何况是去别的学校辩论……”

她用渴求的眼神望着我,可我用坚如磐石的眼神回敬她,导致她用失望的眼神低下了头。不用说,这几天她连一个辩手都没找到。

“那我们学校也成立一个校园法庭不就好啦!”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听声音和语气都可以肯定不是苏可说的,也不可能是我自己说的。

那是谁?

我们回头一看身边。

咦?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等等,竟然是她。对了,我居然把她给忘了!苏可,你找我是没用的,但找她准没错。看来她把我们的对话从头到尾都听遍了,正一手拎着一叠通知单,另一只手帅气地捋过马尾辫,那充满自信的笑容绽放在夕阳之下。

“张叶你是不是男人,怎么连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小苏可,张叶不帮你就算了,我帮!你坚定的决心把我震撼了!”虽然她面前只有我和苏可二人,不过她依然向我们发表演说道,“就这么定了!我们要让学校成立校园法庭,我们再以此成立一支法庭辩论队吧!”

她说她被震撼了?是不是真的哦……不过苏可却一点也不怀疑,惊喜地睁大双眼:“你,你是……?”

你居然不认识她?如果是她的话,也许真的可以帮你成立庭辩队啊!那么我来介绍一下好了:“苏可殿下,您面前这位将是我们庭辩队的第一位辩手,王天琳。”

——————

【注解】

单马尾辫:把大部分头发往后集中扎在一起,显得很纯正很中国。

锄大D:一种四人玩的扑克游戏,亦称锄大地,在广东的流行程度不亚于斗地主。

叫板:用力拍桌子(或大吼)。多指挑衅,叫嚣。

炒:锄大D中获胜的同时让对手的手牌剩余8张以上(含8张),使对手要加倍受罚,称为“炒”。

观音菩萨:观世音菩萨,相貌端庄慈祥,传说具有超强的智慧和神通,大慈大悲,普渡众生。

炮灰:垫背的,用来虐的。

UFO:UnidentifiedFlyingObject,原意为不明飞行物。王天琳口中的UFO指来头不明的人。

脑残:泛指没脑子,大脑残废。

废柴:没用。

粉丝:Fans的谐音。

RP:人品。说白了就是运气。

一中:即第一中学。同理,六中就是第六中学。

短信:亦称简讯,即手机短消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