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湘鄉曹氏
湘鄉曹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287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曹鼎望墓志铭献疑

(2020-03-14 15:04:4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曹鼎望墓志铭献疑作者:剑锋冷然

 

曹鼎望墓志铭献疑

 

1993年5月,丰润县政协文史办在开展文物调查中,发现了曹鼎望墓志铭实物,随即由董宝莹、曹兆荣两位先生将墓志铭全文整理发表,引起了红学界人士的广泛关注,由此也引发了一场有关“曹雪芹祖籍是否在丰润”的争论,直至今天,这场争论还在延续。

曹鼎望墓志铭原石镌有“赐进士出身光禄大夫户部左侍郎加六级年眷弟大兴蒋弘道顿首拜撰”的字样,然而笔者近日在刊刻于康熙年间的李澄中《白云村文集》卷三中,看到一篇文字与其基本相同的曹鼎望墓志铭。不同之处仅有以下几点。

1、原石“志盖”题为“皇清诰授中宪大夫陕西凤翔府知府加三级澹斋曹公墓志铭”,“志底”题为“皇清诰授中宪大夫陕西凤翔府知府加三级前翰林院庶吉士澹斋曹公墓志铭”。而李澄中墓志铭文则题为“陕西凤翔府知府前翰林庶吉士曹公墓志铭”。

2、原石“志文”前列有“拜撰”人、“拜篆”人和“拜书”人的姓名、籍贯和官职,而李澄中的“志文”中却没有。

3、原石“志文”记叙曹鼎望授刑部山西主事时,“念关外严寒,流犯多冻死者,请大司寇龚公鼎孳具疏三冬不发遗。”,李澄中“志文”则写作“念关外严寒,流犯多冻死者,请刑部尚书龚公鼎孳具疏三冬不发遣。”

4、原石“志文”记叙曹鼎望在徽州知府任上,曾向总督进言剿匪之策,有“徽宁池饶将弁皆制府所辖,诚得一老诚廉能者少带兵马探访。”,李澄中“志文”则写作“江左右将弁皆制府所辖,徽宁池饶多兵将,诚得一老诚廉能者少带兵马探访。”

5、原石“志文”叙述徽州婺源祁门盗贼被平定后,有曹鼎望“遇覃恩,锆授中宪大夫,封父母如其官”,而李澄中志文中则没有这样的文字。

6、原石“志文”记叙曹鼎望任广信府知府时,有“逆贼江机、杨一豹等盘据山谷为盗,距郡城仅五十里,提镇将军驻广信,公与将军约,俾兵民和辑,勿恃强虐民。”而李澄中“志文”则写作“逆贼江机、杨一豹等盘据山谷为盗,距广信仅五十里,提镇驻兵城内,公与提镇约,俾兵民和辑,勿恃强虐民。”

7、原石“志文”记载曹鼎望家世,有“明永乐中始祖伯亮徙居丰润之咸宁里,伯亮生英。”,李澄中的“志文”却写成“明永乐中始祖昌之徙居丰润之咸宁里,昌之生英。”

8、原石“志文”记载“士直生继祖,是为公父,封中宪大夫。母王氏,封太恭人。元配常氏,封恭人。”而李澄中的“志文”则写作“士直生继祖,是为公考,赠中宪大夫。元配常氏,封恭人。”

9,由于原石漫漶磨损,致整理者对“志文”中记载曹鼎望次子曹鈖学历科第名称辨认不清,表述为“□贡”,而李澄中“志文”却很清楚记载为“岁贡”。

10、原石“志文”记载了曹鼎望灵柩安葬的时间和地点,谓“是岁十二月乙丑十五甲申,季子鋡爰卜宅兆,奉柩安厝于城西十八里鸭护山之阳商家庄新茔。而李澄中“志文”中无有此节文字。

11、原石镌十六言“铭文”最后一句为“风马灵旗”,而李澄中的“铭文”最后一句则写为“悠忽云旗。”

除此之外,其余文字并无二致。可见署名蒋弘道的原石墓志铭,与署名李澄中的刻本墓志铭应当是出于同一人之手的同一篇文章。怎么竟会有两个作者呢,真正的作者又究竟是谁呢?

带着疑问,我查找了一些资料,捋了一下曹鼎望与将弘道、李澄中之间的关系。

蒋弘道(1629~1703),字扶之,号裕庵,顺天府大兴人,由检讨累迁礼部右侍郎,凡遇大典礼,多所安排。官至左都御史。他和曹鼎望可称得上是老乡,曹是顺天府丰润人,二人又同为顺治十六年己亥科(1659)进士,关系当非常密切。在曹鼎望过世后,子孙恳请家父生前友人为其作墓志銘,合乎习俗情理,况且有墓志实物为证,确认蒋弘道为墓志铭的原作者似乎不容置疑。

李澄中(1629—1700),字渭清,号渔村,清山东诸城人。拔贡,康熙十八年举博学鸿词科,授翰林院检讨,典试云南,累迁侍读学士。他与曹鼎望非乡非故,更非同年学友。翻检其《白云村集》和《卧象山房集》,除此一篇墓志铭外,亦看不到他与曹鼎望有诗文交契。似乎李澄中有剽窃之嫌。

然李澄中工诗善文,辞多比兴,文笔遒练,尤善于碑传记事之作。为人又正直,康熙二十九年,充云南乡试正考官,有人重金多遮马首,澄中勃然曰:“敢以此污我耶!”疾斥之去。以他的人品和水平,不会去窃取别人的作品为己有。

出现这种现象,当另有原因。笔者阅读了李澄中《白云村集》和《卧象山房集》中的前叙后跋,感觉到这两种集子刊印过程比较复杂。

康熙三十六年(丁丑1697),已经离职回乡有数年的李澄中在家中接待从京师前来探望他的友人庞塏,他应友人的请求,将生平所撰文稿拿出来交给庞塏赏阅,抚卷而叹曰“是稿沦落山陬间矣!”庞塏则安慰他说“我在焉,得尔!”

庞垲(1639—1725) 字霁公,号雪崖,晚号叟  牧翁。直隶任丘人。康熙十四年(1675)举人,十八年举博学鸿词,授检讨,补内阁中书舍人,迁工部主事,升户部郎中,著有《丛碧山房集》。康熙三十七年(戊寅1698),庞塏出任福建建宁知府。建宁是麻纱纸的产地,出版印刷业非常发达。庞塏到任后,就将李澄中的文稿交付书铺刊印。但遗憾的是,书稿付梓甫半,李澄中就病故了,时在康熙三十九年(庚辰1700)。也就在这时,庞塏因在处理浦城县民变事件中与总督意见相左而被罢官。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庞塏又将《白云村集》和《卧象山房集》文稿转交给建安知县潘撝菴续刻,直到康熙四十年(辛巳1701),才刻成全秩。可能就在转交续刻的过程中,某个环节出错,造成了蒋弘道为曹鼎望撰写的墓志铭被收入到《白云村文集》中。

虽然我们在李澄中诗文集中看不到他与曹鼎望有唱酬,但庞塏与曹鼎望季子曹鋡(字冲谷)交往甚密。《丛碧山房集》有诗作反映,他曾在中秋晚晴时邀请曹冲谷陪同孔尚任一起来寓所赏月,又曾约曹冲谷与他一起到崇效寺拜访知名高僧雪上人。曹鋡也曾携新作拜访过他,他依韵奉和,写下了“过门有赠怜长句,作郡犹迟笑二毛”等诗句。由于这个关系,笔者推测,在曹鼎望死后,曹鋡将蒋弘道写的墓志铭寄赠给庞塏,庞塏不慎将其混入到李澄中的文稿中,又转交给潘撝菴续刻而造成木已成舟。当然也不排除庞塏托李澄中为蒋弘道代作。请名士代作在当时也是很普遍的现象。

校读原石和刻本这两篇墓志铭,笔者还有一个感觉,以为署名李澄中的刻本墓志铭的底本是原稿本,署名蒋弘道的原石墓志铭底本是经过修改增删后的定本。改动处虽然大多不怎么重要,但有一处还是值得大家深入研究的。那就是徙居丰润的曹氏始祖的字,蒋弘道称“伯亮”,李澄中却称为“昌之”。据《浭阳曹氏族谱》卷四所注,知“伯亮”为曹端明之字,端明为江西南昌武阳渡曹孝庆四世孙,曾世袭明锦衣卫副指挥使,明永乐间溯江而北,卜居丰润。但《浭阳曹氏族谱》并没有记载他又字“昌之”。在《武阳曹氏族谱》里,却有“曹昌之”此人,但却被列为曹端明的侄孙。《浭阳曹氏族谱》记载曹端明迁徙北方时曾带着弟弟曹端广,但端广却卜居到辽东之铁岭卫,而《武阳曹氏族谱》里的曹昌之有一位从弟叫曹敬之,后来也客居辽东。而这位曹敬之又被列为曹端明的哥哥曹端可的嫡孙。这些令人费解的关系有待我们共同去考证、研究,故笔者草写《献疑》一文,以求方家。

 

 

附:

 

陕西凤翔府知府前翰林院庶吉士曹公墓志铭

李澄中

 

公讳鼎望,字冠五,别号澹斋,姓曹氏。丰润人。顺治甲午举于乡,己亥成进士,选内翰林国史院庶吉士。屡试太和殿,赐茶,人以为荣。辛丑散馆,授刑部山西司主事。念关外严寒,流犯多冻死者,请刑部尚书龚公鼎孳具疏,三冬不发遣,以广好生之德。制曰:可。癸卯升本部员外郎,有诬陕西张某谋反者,并揭其厅壁反诗证之,狱将成,公阅其诗,乃唐人张谓旧作,归取刻本示之,事乃寝。甲辰,仍晋本部郎中。丙午春,命典湖广乡试。丁未,擢徽州府知府。婺源、祁门盗踵至,掠去童子张有鹏等十三人。盖徽州地连三省,在万山中,贼渠六人,率其党数千,出没郡县,为害已二十年。公闻之,遣丁壮市鱼盐,假商人入山贸易,识其巢穴姓名,乃密报巡抚,走江宁谒总督,具道其事。总督惊,将发兵剿之。公曰:不可,剿必联三省行文备军储,往返期会,非三阅月不能竣,风声一出,贼侦知解散,兵去而贼复聚,此所以屡剿而一贼不获者也。总督曰:然则奈何?公曰:江左右皆制府所辖,徽宁池饶多兵将,诚得一老诚廉能者,少带兵马,探访责在胥役,剿缉责之营兵,发纵指示,则操之主将。宽其时日,开以自新之路,如此则成功必矣。总督曰:善。遂令总兵丘越帅郭应节等,将精甲三百,偕公往阵,斩贼首何老二等十三人,生禽王跳鬼、六公子、赵老大等九十余人。搜获被掠童子十三人,纵之归,余悉投诚免死,计七月而贼平。未几,督抚相继去,新巡抚至,以事忤其意,夺爵三级归。当是时,三藩未靖,寻以才贤起广信府知府。广信迩七闽,自耿逆为乱,两陷两复,兵燹之余,民逃散,城中蓬蒿深没人,逆贼江机、杨一豹等盘据山谷为盗,距广信仅五十里,提镇驻兵城内,公与提镇约,俾兵民和辑,勿恃强虐民,招流亡劝垦,民稍稍集。又出令先降者受上赏,贼疑惧未定。既而奉檄调提镇,赴湖南援剿,贼势复张,公请总督亟剿之。总督至,谓公曰:吾欲先抚后剿何如?公曰:甚善。第此贼狡甚,非剿不可以抚。今日之戎首,即前日之投诚人也。总督曰:知府言是。即发兵破其前关,贼遁入封禁山,公随营两月,昼则督粮储,夜则入谋帷幄。粮尽将就抚,而总督亦调赴湖广,进取云贵。兵既去,郡佐亦摄篆他县,城中止余知府一人而已。于是募健丁,得土兵二百人为守御资。己未,旧提镇移驻贵溪,公遗之以书,又投牒巡抚,且乞师浙督会剿。江机、杨一豹等计穷,走福建投诚,余党渐次剿灭。忽并征七年逋赋,公叹曰:六载兵戈,民气非二十年不能复,今若此,是驱之为盗也。白巡抚疏请于朝,十七年以前逋赋尽蠲,民获苏息。寻以外艰去,亡何丁内艰,服阙补凤翔府知府。先是秦蜀初定,分西安将军兵马之半,驻防汉中,春秋往来,道出凤翔,民田苦践踏不得获。公言于总督,疏免之。乃新张横渠先生祠及苏眉山喜雨亭,公余觞咏其间。公是岁六十有九。因念礼大夫七十致仕,奈何以迟暮之年,汩没风尘中,不远愧二疏耶?遂引年乞休。公沉毅有谋,三出守皆值大军之后,凶荒相继,而其指挥戡乱,捷若影响,卒能起膺兴行,可谓为政识本末者矣。

生于明万历戊午二月初九日,终于康熙癸酉正月初三日,得年七十六。公之系出宋济阳武惠王彬之五世孙孝庆,咸淳中,仕至显文阁侍制,家于豫章。明永乐中,始祖昌之徙丰润之咸宁里。昌之生英,英生安,安生宗礼,宗礼生思敬,思敬生登瀛,登瀛生士直,公之祖也。士直生继祖,是为公考,赠中宪大夫。元配常氏,封恭人。男子三人,长钊,廪贡生;次鈖,岁贡,官内阁中书舍人,俱先公卒。次鋡,岁贡。女子六人,俱为士人妻。孙八人,尚幼。所著《曹子全书》藏于家。

铭曰:三仕大府,囊无余资。卓尔独立,讵肯诡随。手操兵柄,制胜出奇。料敌巧中,电骤雷驰。伤哉时命,未竟厥施。屡起屡蹶,乃止于斯。炳然者辞,穹然者碑。仿佛来临,悠忽云旗。

 

录自《白云村文集》卷三

 [转载]曹鼎望墓志铭献疑

 

 [转载]曹鼎望墓志铭献疑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