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unyou_81523
yunyou_8152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21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英雄悲歌千古绝唱------京剧《野猪林·大雪飘》唱腔探析

(2020-07-17 14:54:23)
标签:

原创

文化

杂谈


    《野猪林》中的“大雪飘”是京剧最经典的唱段之一。传唱不衰,愈久弥新。可谓是英雄悲歌,千古绝唱。尽管许多方家已反复地赏析评点,赞不绝口,极尽美誉,仍使人感到意犹未尽,憾然有阙。

“优秀的作品无论你怎样去探测它,都是探不到底的”。这也就给了人们无限的探索空间,以及见仁见智的机会。在此,且以一点心得,聊补憾阙。

   一,这个唱段的唱腔或许借鉴了张君秋先生《西厢记·长亭送别》“碧云天黄花地”一段反二黄的唱腔设计。从板式的结构和调式的选择等处看,两者都很相似。如抒情性强,皆为咏叹调;其开头都是散起低唱;接下来转原板(张的唱段是由跺板转原板),结尾归散。这样猜测并无确切依据,但也不是“张冠李戴”,可以从比较中看出两者的很多共同之处。从时间上应是张腔在前李腔在后,具有借鉴的可能性。

二,该唱段唱腔设计时,引入了主旋律的概念。这与京剧创腔的传统以及当时的新风尚相吻合。具体到唱腔中,表现为使用了高拨子的过门5653235的旋律。如“山河暗”的“山”字和“音书断”的“音”字都是5653235。这与前面“发配”一场的高拨子旋律,或明或暗地丝缕衔接,使得前后两段唱腔形成有机的联系,不至于各不相干。

一般认为,高拨子的调性和反二黄调性是相类的。前用高拨子,后用反二黄,并且将高拨子的旋律融入唱腔,多次反复使用与强调,可见创腔者的用心良苦和钟爱。这里要特别指出,他的用心与喜爱并不止于此,而是又用一种人们很少能察觉感受到的“移位”方法,即把5653235 降了4度融进唱腔。如“两心悬”的“两”字,腔为1216561。可以说这是李少春先生的独创。

他遵循这一旋律,极尽演绎变化。如“三尺剑”之后的过门是5653235.)又如“星河挽”的“星”的拖腔是5632123,“挽”的拖腔是565321235,将前两者结合起来。此点看破,其他处处可以感受到这一旋律存在。只是因字行腔,而作了调整安排,使之既符合京剧因字发声的原则,又围绕旋律和情境来展开。 由于使用了这些特殊的音乐元素,使得这段唱腔独具鲜明的特色和别具一格的韵味。使人听起来耳目一新,又感到似曾相识,遥闻暗香来,却不知香自何处。

    实际上,将高拨子旋律用于反二黄,也不是李少春先生首创。其他艺人此前也使用过。如李宗义先生唱的碰碑中的“中了那奸贼笼套”的“奸贼”,就用了5653535,很短促。偶尔使用只是为了点缀,创一点新腔。与使用主旋律概念不能同日而语。不是同一层面的技法,境界自有天壤之别。

   三、高拨子的腔,不仅用在反二黄中,也可以用在二黄中。杨菊芬的二黄《困曹府》“二相公呃”的拖腔就用了5653235。还有“此乃是中秋月”的“中”字的腔,也颇似。下面的“俺玄郎”之后的过门也用了5653235结尾的用“金钩钩出了红日轮光”,第二个“钩”字的拖腔也是5653235。似可以做一个猜想。即李少春先生的“大雪飘”也想到了借鉴《困曹府》这段唱腔。从两者的比较看,都多次用了5653235 旋律。不仅用腔中,也用在过门上。再从戏中的人物看,一个是年轻的赵匡胤,宋朝的开国皇帝;一个是宋朝的年轻的林冲。当时两人一是暂困曹府,一是流困沧州,境遇相似。虽胸有大志,而身陷危境。其感慨也当有共同之处。戏中的行当亦属生行,赵匡胤临窗叹月,林冲叹雪问天。或明或暗地使用与《困曹府》相同的旋律,被知音者听懂,即有高山流水之妙。听者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亦有含蓄深藏,意蕴厚重之效。故而有此猜想。可能扯远了。若作为比较,似可以捉置在一起。

四、曾看过一篇文章,是说李少春先生在林冲发配一场中使用“高拨子”时,曾有人担心效果不好。而李少春先生坚持要用。实际上演后,反映极佳。只可惜全场戏中,仅此一段“高拨子”,显得有点单调,孤掌难鸣。在“风雪山神庙”一场即“大雪飘”中于反二黄里融进高拨子的旋律,突显一脉相承,前后呼应,连绵不绝之效。试想,若无“大雪飘”唱段中的如此的设计,怎能形成这样的主旋律(雏形)呢?

五、众人皆知,“风雪山神庙”一场,之前演出只有两句吹腔。“大雪飘”一段是拍电影时导演建议加上,以增分量的。导演的建议确实是恰当的,具有建设性的,使之臻于完美。词是李少春先生请人并授意(多问几个为什么)写的。情境交融,悲凉慷慨。极尽添锦之美,而无添足之赘,续貂之累。该剧起于东岳庙许愿还愿,而终于山神庙最后的一丝愿望破灭。唱词前后呼应对比,文心缜密,严丝合缝,疏密有致。特别是演唱中的几句道白,把林冲遭陷害以来的境遇交代的清楚明白,为把唱段情绪推向高潮作了铺垫。

新唱词需要新唱腔。唱腔如何创新设计,确实是个挑战。要想创作好,必须满足几点要求。一是与情境相符,词腔互彰;二是抒情性要层级递进,酣畅淋漓,精准熨贴;三是要与全剧的或者说与前面的唱腔有机的联系。主题是问天。人在何种境况下问天?往往是在身陷绝境,万念俱灰之际。问天,也是最典型的情感表达。

可以说李少春先生和琴师合作,运用多种技巧,借鉴其他唱腔(如“满怀激愤问苍天”的“天”字拖腔,似亦借鉴了唐韵笙先生的《刀劈三关》中“大将难免阵头亡”的行腔),尽善尽美地实现了要求,达到了一个全新境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雨季长江印象
后一篇:盛夏暴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雨季长江印象
    后一篇 >盛夏暴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