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2014-12-28 15:57:19)
标签:

竦口村

歙县竦口村

徽州古村落

旅游

三文鱼潘立昇

分类: 徽州记录

     歙县竦口村,这个唐朝繁华古邑,如今已没落到连徽州人对其也陌生了。竦口村前世是唐高宗永徽五年(654)至大历五年(770)的圵(音荡)野县,是一个繁华古城,县域包括今绩溪县全境与歙县西北部。唐高宗以野命名县名带有污蔑性,意指在此屯兵的陈贞女王是没有被教化的荒山野岭无知之流。史上首位起义自封为女帝的陈贞举兵攻打歙州时,屯兵大营就设在今竦口村五合山一带,聚集了数万起义民众,沉重冲击了唐朝政权,唐皇对其格外仇恨,镇压后将陈贞残杀并凌辱其尸体。对这地域也一直心存戒心,大历元年,野县分设绩溪县(县址为华阳镇),大历五年废野县,并入歙州辖区。

    竦口村村形至今仍存古城城廓形,村内有南至北三条分前中后的直行主街,另有贯穿东西的左中右三条主横街,均是青石板铺就,形成方形城貌。在解放前,前主街沿街店铺林立。未建铁路前,竦口村位于老皖赣公路旁,又是歙东地区出口枢纽点,是歙东与绩南地区的商贸集聚区。竦口村不同与一般徽州古村落,是一个多姓氏混居地,现仍有几十个姓氏,这些繁杂姓氏便是唐朝繁华城邑遗留下的根脉。因竦口村资源丰富,有山有水有田有集市,完全可以满足自给自足,不断有外地人迁居于此,解放后从皖北、江西、浙江温州淳安等地迁入就有近百户。

     竦口村地理位置优越,扬之河与竦水河在此汇聚,竦水河源自歙东竦坑村,河水出口在竦口,故村名为竦口。竦口村后靠五合山脉,前临扬之水,左依竦水,右为广阔田畈。人文厚重,风景秀丽,古有竦口八景`:一、“筱溪春桥”(竦水河上筱溪桥旁是一望无垠的田畈,一到春季油菜花开时,立于石拱桥上宛如世外仙境。)二、“茅塘荷香”(村北有个面积几十亩名为茅塘的大池塘,夏天满塘荷花竞艳,荷香醉人。)三、“磐石秋风”(位于当地村民俗称“磐石岩”处,一片巨大岩石凸兀而出跨至竦水河,岩石下一条古道,似天然城门过道,望去非常雄峻,这一处很是阴凉,秋收季节,劳作一天的村民们回家路过时总要在岩下歇息番,在俗称“秋老虎”的季节里甚是惬意。)四、“竦桥冬雪”(冬天里白茫茫一片,天地之间浑然一色,琼技玉叶,河水哗哗,踱步于古老的石拱桥上观雪听涛,那是何等的诗意盎然。)五、“竦亭听泉”(竦亭位于俗称“竦坑畈”古道上的一个供路人歇息的路亭,此处是一片了无人烟的平原田畈,渠溪交错,唯有泉水叮咚声,实是一处听泉静心之所。)六、“长岭晓烟”(晨起从长岭观望村庄,家家户户炊烟缕缕升起,漫延在半空,日初时分,光束透过炊烟洒布在一片白墙黛瓦中,飘渺似梦。)七、“日中为市”(正午时分,太阳高空挂,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马头墙,照射在古老狭窄的街道上,此时也正是行人在街道上来往最密集时分,贸易繁忙,时有孩童嬉戏穿梭着,一派繁荣详和的气氛。)八、“双塘印月”(位于村西有两口名叫“周塘”的大池塘,两塘只隔一坡埂,宛如姊妹塘,月满时分,圆月当空,影印在塘中,如幻如梦。)

     竦口村至今主要历史遗迹为:一、“唐朝野县县衙与程氏宗祠”,位于现竦口小学,附近有“牢间室”、“钱粮柜”“浴马池”“祁年堂”等遗址;二、“砦门遗址”,位于村前街供销社旁,上镌“南山毓秀”四字;三、“唐宋歙州古窑址”位于村北铁路高架桥下;四“东汉墓”位于村西竦口林场附近;五、“明朝筱溪石拱桥”位于村东北的竦水河上;六、“汪氏祠堂”位于前街右横街处;七、“古戏台”遗址位于村北晒场;八、“关帝庙”遗址位于村南竦口林场场部处;九“五合山陈贞女王屯兵大营”位于竦口林场至花园岭纵深一带五合山山脉。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纵观竦口村历史沿革,从一个古城邑变迁至乡镇再至村落,从一个繁华城邑没落到经济滞后的乡村,历史上反复的行政区域调整使竦口村的行政地位每况愈下,但最直接最严重损伤竦口村经济发展的是解放后70年代京九铁路皖赣线的建设征占了竦口村与外界联通的命脉(老皖赣公路),从此竦口村被铁路与杨子河双重阻挡成一个偏僻乡村,竦口村为此付出了经济停顿近二十年的巨大代价,因此迅速没落。直到1999年,时任村干部发动村民自筹资金,不断在镇、县、市各部门之间奔走呼吁近两年,才争取到一部份移民资金,凝聚众力建起竦口大桥,使竦口村得以重生。

一、历经沧桑,位于竦口村供销社旁的砦门遗址,上镌“野古邑”四字,被反复粉刷掩盖住了,不知何时才能让这四字重见天日,这可是仅存的昭示竦口村久远辉煌的遗迹,得设法保护好才是。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二、我沿着小时候的足迹走走停停,希冀能走进久远的古城邑,却只有这些残亘断墙在泣诉……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三、这户人家里面原是程氏望族很恢宏的徽派大宅院,如今后人们分家后各自拆建了,大门一边是文革残存“听毛主席话”,另一边是残存半副对联“振兴门第”,很是谐趣。我笑道:听毛主席话只能是越穷越光荣,怎能振兴门第?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四、我家祖居,倍亲切,望着墙上的爷爷奶奶,想着儿时时光,仿若昨天……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五、这口古井建于何时,谁也说不清了,改革开放以前村东村北的人都是依赖这口井,养育了一辈又一辈的人,我是喝着这口井的水长大的,小时候经常在这口井边嬉戏……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六、在古井附近路旁入发现一块民国时期的捐款铭录碑,从这块残断的碑上可以看出竦口人对公益事业很是热心大方,我背回家好好保存,保存好竦口村本就稀少且缺失的历史……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七、望着竦口小学,我的心那个痛啊,这就是古县衙的遗址,也是程氏宗祠的遗址,我小时候程氏宗祠仍保存完好,规模比现在呈坎的罗氏宗祠规模大多了,令人痛心的是这么个价值连城的历史遗产逃过了十年动乱的时代,却没逃过人祸,八十年代后期竟被外地包工头拆运走了,交易条件竟是在原址前部建造一所低劣的小学教室。真是造孽啊!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八、唐宋歙州窑址,竦口村以前都是拿唐朝的碟喂猫,拿宋朝的碗喂狗,哈哈……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九、竦水河的水依然清澈,河面却窄了,河水却浅了,小时候是深不测底,我与小伙伴们经常在河里扎猛子……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十、明嘉靖年间建造的筱溪桥,记得儿时农闲季节或雨季经常有村民在桥上钓鱼,桥下是深潭,如今却是浅得不能再浅的浅滩了,也许这就叫沧海桑田……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十一、丘岭就是五合山山脉起始处,也是史上最早女帝“文佳皇帝”陈贞的屯兵大营,她的帝运虽短,却比武媚娘称帝早30年呢……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十二、竦口林场入口,关帝庙就在这附近,女王义军万马奔腾的景象早已日荡然无存,只有小牛犊子在悠闲的散步……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十三、竦口大桥,竦口村村民的梦之桥……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十四、竦口的云儿,我故乡的魂啊……

歙县竦口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千年古邑……

备注:尽管竦口村在很多人印象里很陌生,但只要在百度输入“歙县境内主要古遗址”,便是再也绕不过竦口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