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邵阳诗人
邵阳诗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17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邵阳诗人》诗网第01期选稿

(2012-06-18 06:51:56)
标签:

茨园

宋体

邵阳诗人

赞美

三聚氰胺

文化

分类: 编辑选稿

《邵阳诗人》诗网第01期选稿



 

柳风的诗

 

◎ 水 莲  

 

睡莲的丽影  被梦波来荡去

而风渐渐扶起来的绿

于污泥之后  世故之后  是唯一

站在我骨头里的浓荫

 

微光之中  一片空濛

那些水上站起来的色彩

刚刚走出浪花的清纯

就有蜻蜓在上面来来回回  穿插生动

 

点水的蜻蜓  留在莲上的身影

才叫风流  那朵渴望

在露水洇过的红上

如同白纸负担着灵魂的疼痛

 

◎ 今 

 

一个名叫枸杞的姑娘

成了茨园的景深  黄昏并临

我不想用别人的眼睛发现光明

 

从叶上卸下露  从花上卸下红

月亮是我卸在今夜的影子

明天我还得背上她继续前行

 

今夜开辟鸿蒙  今夜歌舞升平

萧孔用它的身体

吹奏着我进进出出的灵魂

 

◎ 蜜 

 

香山的红叶收拢了翅膀

霞光不再飞翔

卸下了骨头的云朵  安静地伏在水上

 

风抱着柳丝  抱着摇摇晃晃的心事

在爱琴河里兴风作浪

镜子里的雪  守着内心的光亮

 

——中秋明月光  胸脯亮晃晃

月亮该上路了

露珠还紧紧地抱住他的影子不放……

 

◎ 黄昏

 

穿过苍凉的岁月  露珠在我们之间

一点一点地搬动内心的感觉

只有月亮  知道梦的下落

 

在你影子深处流淌的山河

始终在我的骨子里盘根错节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    

 

思念开出花朵  月光长成白发

在一朵莲里  我们一直在为爱情打坐

就像炉火抱住了铁  砧子抱住了热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ufeng815

 

张惠芬的诗

 

 

◎ 在故乡 

 

在故乡,我的羽毛是干净的
小田螺叫着我的小名满村子乱跑
我的蝴蝶落入草丛,吃小月光
山不再高水不再漫长
小哥哥的马车还在山路上
杨梅红的时候,嘴唇就红了
想着山外的汽笛,一封家书
垛成红高粱
母亲的手青,父亲的手黄
我的山歌在山沟里
悄悄长出粉红的翅膀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zuijiangnan

 

 苏龙的诗   

 

 

不要轻易去赞美这个春天

 

 

春天的车站上

他们东倒西歪、满脸迷茫

他们背井离乡、怀揣希望

等待下一列火车把他们载向远方

 

不要轻易去赞美这个春天

他们买了耕牛、粜了口粮

变卖了所有值钱的家当

也凑不齐高昂的药费

只能在医院门口久久张望

 

不要轻易去赞美这个春天

在南方的某一个车间

他们夜以继日、挥汗如雨

为老板赚取一枚枚金币

时常还要遭受克扣、辱骂、毒打的待遇

 

不要轻易去赞美这个春天

在祖国广大的地方,那些清澈的河流

肥沃的土地、美丽的家园

正被污染、干旱、三聚氰胺、暴力拆迁代替

 

不要轻易去赞美这个春天

在遥远的叙利亚、伊拉克

我们异邦的父母、兄弟

流离失所,行走在逃亡的路上

我们异邦的城镇、乡村、土地

正经受炮火一次次的侵袭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ulong6118361

 

苏若兮的诗

  

◎  蝴蝶

 

你要画出我空中的颜色

弧度

你要想着如何赞美

人类,植物,阳光,性

春天带着绳索来

也带着绳索走

我说,美丽的脸,都是我的

我愿落个狼籍的声名

我侵犯,在露水的

亮光下打滚。

 

 

◎  预言

 

我一个人哭泣时,一定是从远方

赶回了故乡。

但这次的旅途是疲倦的

我被放置在一个颠簸的木床之中

我有多渴望,苦闷的背离

这困乏而又泥泞的身体

到底回家时呈现了什么样的虚空

遍地都是雨水

一场梦刚好像一个被火逼近的预言

远方还是远方,你到达了,旋即散开。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uruoxi

 

白灵的诗

 

 

◎  来过

 

桌上留的鲜花

告诉我   你来过

 

多年以前

窗帘边留的诗笺

告诉我   他来过

 

而此刻

秋阳下的蓝空

不留一丝云的痕迹

 

只是   我依然了解

有什么人

也曾经来过

  

 

◎  莲的心事 

 

我已经绽放过了

在夏日  江南的午后

典雅的青花瓷瓶

承托我遗世独立的幽芳

我也曾听见

清风撩起纱帘  而窗外

是你  踽踽走过青石板路的足音

一阵心悸  一片洁白的花瓣

飘离我的躯体

而你  心爱的

永不会知晓

我曾那样灿烂地

为你绽放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1969 

 

 

杨林的诗

 

 

◎  父亲,我遗忘的侗语

  

当我们偶尔在侗语里相遇

父亲,我成为你,你也成为我

很长很长时间,我们都有

村子和城市相同的孤独

 

我始终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形容你

只能用一个相同的角色,替代

在回忆里,我的爱才开始忧伤

才开始浓烈你月色一样的目光

 

你叙述的故事,让我延续

可我叙述的向往交给谁生长

你越陷越深的头颅,只念叨我的模样

我越来越苍茫的眼神,满含烟雨

 

父亲,这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名字

可以有很多种发音,我们因此而沉重

因此而寂寞,因此而虚荣,只是

我们在交换的问候中获得了彼此

 

家乡的俚语,我寻找你的唯一捷径

却在岁月的洗刷间,逐渐遗忘

也许,你的忧郁只有我

而我的忧郁,具有双重的属性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71228609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