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舟次郎
渔舟次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8,156
  • 关注人气:7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叶胜舟:朝鲜与伊朗的五种“核形态”

(2020-01-20 13:26:28)
叶胜舟:朝鲜与伊朗的五种“核形态”
岁末年初,辞旧迎新,迎来的是新风险、新动荡。朝核危机未除,伊核警报升级。

1月3月,美军执行特朗普命令,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外定点清除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少将,美伊矛盾迅速激化。双方剑拔弩张,但都非常克制,无意升级对抗,无意正面对抗,更无意全面战争。

就伊朗而言,必须适当报复以平息民意愤怒、安抚国内强硬势力、遏制美国进一步军事升级,又需防止过度报复给予美国军事升级借口,操作难度和技巧极高。

1日8日凌晨,伊朗直属哈梅内伊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发射数十枚导弹,袭击美国驻伊拉克的两个空军基地,展示了精准制导实力,命中临时机库、机场跑道、机场联络道等,竟然没有一个美国人伤亡,堪称诡异的“奇迹”。

伊朗显然刻意减少美军伤亡,避免美国再报复,依据有三。其一,精准导弹刻意避开美军基地的弹药库、燃油库、人员密集的办公区和住宿区;其二,袭击后的弹坑较浅,不排除刻意减少了导弹战斗部的杀伤力;其三,故意提前泄露袭击消息,美军及时获悉后提前疏散,双方默契演了出“双簧”。伊拉克总理迈赫迪当日表示,他曾收到伊朗午夜后将袭击美军基地的口头“预警”,随即将此“预警”转告美国。

同日,伊朗驻联合国大使拉凡奇致函安理会,引用联合国宪章第51条,声称袭击美军基地是行使“自卫权”符合国际法,依据该条主动及时向安理会报告。同时表态,伊朗“无意寻求升高局势或开战”,这句最关键的话,选择以公开的方式说给美国听。

由于高度警戒和过度紧张美国报复,伊斯兰革命卫队在袭击美军基地后产生“人为错误”,用地空导弹击落从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不久的乌克兰民航客机,机上176人无辜平民全部遇难。这当然是不可原谅的犯罪行为,也让伊朗失去道义制高点。

就美国而言,不选择伊朗本土,而在伊拉克袭击,本身就是避免过度刺激伊朗。最明显的还有两个证据。

1月8日,特朗普发表全国讲话,“美国已经做好准备拥抱我们所有人都寻求的和平”,为美伊紧张局势降温,暗示美方不会对伊朗导弹袭击美军基地有军事回应。

同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也致函安理会,也引用联合国宪章第51条,辩称狙杀苏莱曼尼是行使“自卫权”,也依据该条主动及时向安理会报告。同时表态,准备不设前提与伊朗“认真谈判”,这句最关键的话,也选择以公开的方式说给伊朗听。

双方的舆论战和心理战打得热火朝天,但双方都足够专业、精明和理性。如果发生全面战争,伊朗必定惨败于美国;战后美国必定陷入比伊拉克更严峻的灾难深渊,几乎铁板一块的伊朗占领成本是无底洞,远高于一盘散沙的伊拉克,美国本土也将长期处于“独狼”式恐怖袭击的阴影中。

双方不想打、打不了,不等于苏莱曼尼遇刺事件就此平息。伊朗军队和宗教界广泛存在反美的强硬势力,哈梅内伊此时此地克制,目前还不能轻视为软弱。

伊朗最强的报复方案,并非直接军事攻击、阻断霍尔木兹海峡、黎巴嫩真主党或伊拉克民兵组织代理袭击、网络战,而是有且只有一个:强行拥核。通过八年左右的艰辛努力,研制出核武器和洲际导弹,一劳永逸地解决国家安全的最大隐患。

苏莱曼尼之死是否成为伊朗强行拥核的直接导火索,立存此据,有待八年后验证。今后八年,严密监控伊朗的核能力,包括核人才的集聚、核基地的建设以及核技术、核设备、核材料的研发、生产、进口,应是安理会“五常”、伊朗死敌以色列和沙特等国情报部门的重要任务之一。


........
叶胜舟:朝鲜与伊朗的五种“核形态”
形态一:拥核

(1)合法拥核。即以“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九条第三款对“有核武器国家”作了清晰的定义,“本条约所称有核武器国家系指在一九六七年一月一日前制造并爆炸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的国家。”这实质仅赋予美、苏(俄)、中、英、法五国合法拥有核武器的特权。

自该条约1970年3月5日生效后,全球“合法拥核”的大门彻底关死,安理会“五常”之外的任何国家决无可能。目前乃至可以预见的将来,地球上没有第六个国家拥有足够的实力,强迫安理会“五常”在核不扩散的共同核心利益上一起为其让步,从而彻底颠覆二战后的国际政治和安全秩序。

(2)非法拥核。此处的“法”指国际法即《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而非国内法。

2012年4月13日,朝鲜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将“核拥有国”入宪,并于5月30日通过官网“我的祖国”公布。这是国内法自定义,完全是自娱自乐,不具有国际法的合法性。

朝鲜拥有核武器是客观事实,但不意味着各大国承认其“有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和地位;更不意味着与朝鲜谈判完全弃核,就是默认其合法拥核。美国(2012年5月30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2017年9月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2017年9月6日)曾清晰表态,不承认朝鲜是“有核武器国家”。

(3)事实拥核。属于特殊的非法拥核,未受到严厉制裁和约束。

目前事实拥核仅限于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三国,都未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说穿了,三国背后都有核大国的坚定庇护,以色列、印度背后是美国,巴基斯坦背后是中国。

朝鲜、伊朗研制出核武器后,合法拥核、非法拥核(必然承受长期严厉的安理会制裁)都是死路,只能指望事实拥核,还得让美国无可奈何,有且只有一个渠道:通过巨大的利益交换,获得某个安理会“五常”、也是某个合法核大国的庇护和默许。这个渠道有且只有一个选择:俄罗斯。

美国显然不会轻易庇护,朝、伊与其死敌数十年,也不敢轻易把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完全托付,万一被出卖呢?英、法是美国的长期盟友,不可能核庇护美国的敌国,既损害自己的核心利益,又得罪盟主美国。

中国在中东的主要利益是石油,并无传统势力范围,也不愿主动介入“火药桶”,所以几乎不可能为伊朗提供核庇护。笔者多次撰文分析,朝鲜非法拥核严重威胁中国利益,也批评国内有些糊涂声音,简陋地以意识形态划线,认为朝鲜“反美”而支持其拥核。

“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中国处置朝核危机首要的、一贯的政策目标。中国外交部多次声明,反复强调“朝鲜半岛无核化”,所以也几乎不可能庇护朝鲜非法拥核。

朝中社1月1日报道,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报告中称,“将继续大力推进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武器开发工作”,“全世界不久将目睹朝鲜拥有新战略武器”。1月2日,中国外交部就迅速、清晰地表明反对的立场,“延续朝鲜半岛对话缓和局面,推进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符合有关各方的共同利益。”

形态二:冻核

朝鲜根本不存在自称的“冻核”,准确说只是“冻试”,即冻结核试验,并未冻结核生产。

伊朗的确处于“冻核”状态。2015年7月签署伊核协议,以冻结核计划交换取消经济制裁,并处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美国情报部门(以IAEA合法身份掩护)的严格监管之下。签署该协议的其他五国英、法、俄、中、德以及欧盟,都认可伊朗在美国退出前严格遵守了核协议。

2018年5月,美国霸道地以伊朗违反核协议为由强行退出,实质是以单边行为非法推翻经安理会一致核准的伊核协议。美国还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制裁措施,要求伊朗重新谈判,却至今未提供伊朗违反核协议的充分证据,明显底气不足。欧盟、北约与美国保持一定距离,很难紧跟,世界和本国经济不景气,沙特、日本更不愿再分摊巨额战争费用,因为美国有巨大的污点先例。

2003年2月5日,美国时任国务卿鲍威尔在安理会作了长达75分钟的情况通报,指责“萨达姆•侯赛因处心积虑地想保存他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一心要生产更多这样的武器”,并以多媒体方式提交伊拉克研制和隐瞒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大量所谓“证据”。

美国以此为由发动战争打垮伊拉克后,进行了“底朝天”的全面搜查,没有在伊拉克找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任何“证据”。2005年9月9日,在美国广播公司播出的新闻采访中,鲍威尔承认,安理会这次讲话是他个人历史上的一个“污点”,并对受到美国情报部门的误导感到“可怕”。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的反应非常克制,2019年5月起才分阶段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部分条款。因为还有英、法、俄、中、德和欧盟的集体担保和调解,本土也没有重大、现实的战争威胁。

直到2020年1月5日,苏莱曼尼遇刺后两天,作为报复措施之一,伊朗宣布不再遵守伊核协议,中止履行伊核协议最关键的第五阶段,即不再限制离心机的数量。到这地步了依然和解地表态:美国如解除制裁,伊朗可以很快逆转,重新履行伊核协议承诺。


形态三:弱核

所谓“弱核”,即允许“核导分离”,销毁所有可攻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默许保留部分核弹头、中短程导弹。美国智库早就流传这个试图打破朝核僵局的绥靖政策,中国学者也经常有类似的忧虑和传播。

朝鲜“弱核”行不通,笔者向来不看好,也很少担忧。

首先,颠覆现有的核不扩散体系。美国如允许朝鲜保留核弹头,甚至进一步单边承认朝鲜是“有核武器国家”,不仅削弱安理会“五常”合法拥核的特权,而且损害《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89个缔约国的共同利益,还打开核扩散、核讹诈的“潘多拉魔盒”。刺激更多国家以及恐怖组织步朝鲜后尘,千方百计强行拥有核武器,以此自卫或勒索美国等大国,此乱、此恨绵绵无绝期。

其次,颠覆现有的国际安全秩序。安理会“五常”依据联合国宪章拥有否决权,履行维护世界和平的“宪制”职责,既是二战胜利果实和奖励,又是战后国际政治和安全秩序的核心。朝鲜非法拥核对此严重挑衅,必然引起链式反应,例如冲击美日韩政治军事同盟,又如日本跟随朝鲜以自卫为由强行拥核的概率大增,美中决不容忍。

再次,中国有足够的报复手段。中国不会同意朝鲜“弱核”,如果美国允许,且朝鲜接受,导致中国利益严重受损,基本上可视为美朝勾结反华。中国有权报复,而且手段很多,例如在安理会一票否决或运用程序性障碍拖延,朝鲜解除所有制裁遥遥无期。

形态四:隐核

特朗普擅长“极限施压”,金正恩擅长“核导边缘”、“核导隐藏”,两个“人精”都很高明,又都未失去理智。所以这出剧跌宕起伏,围观很是过瘾。

朝鲜强行拥核决非为了反美,而是为了讹美、和美,为了保命、保政权,抬高自己的谈判筹码,指望美国早日与其建交、签署和平协定,彻底解决金正恩与政权的重大安全隐患。

所以朝鲜必定“隐核”,即不会按美国和安理会要求严格以CVID方式“弃核”、弃洲际导弹。金正恩如此精明,必定天天开足马力,加班加点秘密制造核武器和洲际导弹,然后分散隐匿在地下或山中(例如中朝边境的长白山)。

叶胜舟:朝鲜与伊朗的五种“核形态”
朝鲜“隐核”大致有六个步骤,如上图所示。但这一招并不灵验,如果国际核查严格和监管严厉,朝鲜“隐核”的最大效用,基本上是为金正恩或其后代提供一次保命机会。

朝鲜无论是“冻核”、“弱核”、“隐核”,实质都是非法拥核,对安理会“五常”而言后患无穷,世界也是后患无穷。由于朝鲜“隐核”,美国如允许其“弱核”,本土依然受到朝鲜核威胁,无异于为自己“掘墓”。

形态五:弃核

(1)CVID弃核

核武器依然是威慑或战争的终极“大杀器”,无人机群、高超声速导弹、军事机器人等目前不足以替代。核扩散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安理会“五常”对核不扩散有共同的利益和责任,决不会轻易为合法的“核俱乐部”扩容。

2003年8月27日,美国在第一轮朝核六方会谈上,首次提出要求朝鲜实现“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CVID)。2020年1月8日,特朗普发表全国讲话的开场白就说:“只要我还是美国总统,就永远不允许伊朗拥有核武器。”

安理会全票通过十个制裁朝鲜决议,十次声明朝鲜须以CVID方式无核化,八次声明朝鲜须以CVID方式放弃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可见朝鲜CVID放弃核武器、生化武器、洲际导弹,既符合安理会“五常”共同利益,也符合国际社会共同期待。

(2)非CVID弃核

这是朝鲜所期待的,变相保留核导武器,且不完全配合国际核查。金正恩权谋、手腕高超,可惜实力远远不够,不足以玩转安理会“五常”。

金正恩既不信任中国,也不信任美国,最信任的是自己。今后30年既是美中战略竞合期,也是守成霸主折腾新兴霸主的考验期,还是金正恩执政的黄金期。他在中美之间两边骑墙、两边押宝、两边索利,最符合他和朝鲜的利益。安全方面是双重保险,经济援助是双重受惠。

只要美中相互尊重在朝鲜半岛的“双主导权”,健全战略沟通机制,维护核不扩散的共同利益,维持安理会对朝鲜的严厉制裁,那么朝鲜总有一天不得不妥协和让步。在朝核问题上,美中的合作和信任越紧密,朝鲜的腾挪和离间就越艰难。(来源:FT中文网 2020-01-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