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舟次郎
渔舟次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1,657
  • 关注人气:7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国创新如何教育先行:高等教育的新实践

(2019-12-30 17:15:56)
标签:

杂谈

大国创新如何教育先行:高等教育的新实践
在创业浪潮席卷中国的几年里,有一个说法普遍流传,即中国的创业企业更擅长模式创新,在科技创新方面则稍逊一筹。同样是在风起云涌的那几年时间里,一所新的研究型民办高校西湖大学于2015年3月发起创办。时间的重合并非偶然。同为创新,模式创新与科技创新有何差异,会如何影响一个国家在世界的地位?而人才培养模式的创新又与这一切有何关联?在2019年英国《金融时报》中国高峰论坛上,FT中文网对西湖大学副校长许田进行了专访。

许田认为,中国的许多所谓“科技”企业,实际还是模式创新,用的是“拿来”的别人的技术。模式创新的企业就算规模大到世界第一,没有核心技术创新,也还是会受制于人,这在下一波科技革命的浪潮来临时会凸显出来,如同当日本执着于在汽车、电器上精益求精时,美国却在研究计算机与网络,而日本最终没有把握住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先机。如果说之前“拿来主义”者们还可以先模仿后学习,在下一波科技革命时迎头赶上,那么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更少了。在科技革命的节奏变得更加急促的21世纪,不进行科技创新的后起者将更加缺少追赶的机会。

与科技进步的步伐一致的是教育的创新。许田指出,科技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的发展越来越依靠个人的创新,而不是组织的力量。因此怎样培养能够创新的人,就有了非常重要的意义。这其中最重要的改变之一,就是人才培养方式的多样化。

在许田看来,西湖大学对这种多样化的解读,集中体现为对多学科交叉的重视。这是近年来风头正盛的概念。在介绍时,许田最常用的形容是,“全世界都少见”。西湖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可以同时选择两个不同领域的导师。另外,他还着重介绍了“News and Ideas”讨论会机制,每隔一周,来自不同领域的教授在会上讨论世界上发生的重大科学技术突破,借不同领域的大脑来探讨同一个课题。“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做不到,因为传统学校每个学科都在一栋独立的楼里,交流机会很少,多学科的交叉就不容易产生。”

许田强调,这些新的尝试,根本上是要营造一种敢于跨到不同领域去的勇敢探索的文化。“一旦这样勇敢的文化产生之后,培养出来的一代又一代新的学生都会与众不同,新加入的教授也会更加勇敢,更加愿意探索。这样的与众不同才是现代社会创新教育的真谛。”

以下是部分采访实录:

大国创新如何教育先行:高等教育的新实践
FT中文网:普遍认为中国的创业企业更擅长模式创新,而在科技创新方面相对落后。症结在哪里呢?

许田:现在国内的高科技企业,基本上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再用上一些高科技,但这些技术往往不是自己创新出来,而是拿来的或者是复制的。包括已经做得很大的一些企业,是用中国的市场结合高科技,创出了自己的模式。属于我们自己的首创的核心技术,非常少。当然,现在华为要推出自己的5G,这是核心技术创新。很多人对高科技企业理解不正确,以为企业用了高科技就是高科技企业。其实,我们大多数的所谓高科技企业,只是复制了人家的技术。而美国的初创公司基本上都是自己初创的核心技术。这样一来,关键时刻没有自己核心技术的企业可能会受制于人。

在科技创新方面,有两个重要流程,先是“从钱到纸”,拿科研经费做项目,做出成果写成科研报告,文章从钱变成了纸。第二步,再“从纸变钱”,把科研成果转化研究变成自己的创新技术和产品,推向市场,这时候又从纸变成了钱。有了这两步科技创新,才有后面跟商业模式创新的结合。如果没有前面这两步,没有从基础研究到把科学成果变成自己核心技术的创新,那么后面的商业模式创新是无以为继的。

FT中文网:其实中国的一些科技企业在许多层面做到了世界第一。

许田:但一旦人家新技术出来,你就不行了。人家的基础研究从钱变纸,从纸变钱,这才是创新的源头。复制抄袭也可以比人家做得好。但这是一时的,不能持久。一个真正的强国,从来不是靠复制成的。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才能真正持久。

美国媒体经常喜欢报道说别的国家要超过美国了,以此来激励自己迎头赶上。当年苏联发射卫星,美国就说自己全面落后,然后开始投资教育,投资高科技;后来美国的报纸又拼命讲日本要超过美国了,说日本的微波炉、电视机、汽车都打败美国的企业了,居然把美国资本主义的标志洛克菲勒中心都买去了。实际情况呢?等到了80年代,日本人到美国后大吃一惊,美国的高校、高科技企业都在做计算机和网络。当计算机网络这新一波科技革命浪潮过来的时候,日本连影子都没有了。

FT中文网:那么这种变化会发生在下一次科技革命的时候,对吗?比如说现在可能正处于两次科技革命中间,还尚且感受不到颠覆性的变化。

许田:以前是这样,有第一第二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现在不一样,不再是“人家研发出来,我复制一下,下一波我赶上”这么简单的道理。因为科技革命浪潮越来越快,一浪跟着一浪。我们前面所有的科技革命都没赶上,而这一次我们有机会。生物科技这一波革命浪潮刚刚起来,我们储备了大量的能力,我们也有钱了,可以来支持科研。人工智能又是一波。当你赶不上科技革命浪潮的时候,也许短时间内靠勤劳也可以有比较快的发展。但是,要能有持续的发展,一定是靠科技,这是没有选择的。

FT中文网:谈到当下的科技革命浪潮,那么为什么西湖大学选择在此时创办呢?中国这么多年来其实都没有很好的民办大学,主要的挑战在哪里?

许田:还是回到前面所说的,农业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主要靠组织力量的强大,工业革命、后工业革命开始后,人类社会的发展主要是靠科技创新,而且是个人创新,不是靠组织的力量。这个深刻的变化,就决定了教育要相应发生深刻的改变。当个人创新对社会的推动力越来越大时,怎么培养具有创新能力的人,就成为一个重要命题。

于教育本身而言,它有两个重要目的:一是要培养大批能够高效率生产的、掌握高技能的工作人员。但是除了这些有工匠精神的人之外,还需要培养一批顶尖的能够创新的人。培养这两种人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所以高等教育要有多种形式。改革开放40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倡导创办像西湖大学这样的学校,就是希望在高等教育方面能够摸索改革开放,能够用不同形式来培养不同的创新人才。

FT中文网:那么可不可以理解为西湖大学与中国之前的民办大学的区别点,就在于国家的支持?

许田:西湖大学和西方的民办大学也不完全一样。西湖大学可以说是集民间力量、社会力量和国家力量一起,争取在短时间内走到世界前列。这就是中国特色。把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如果我们只简单复制欧美私立大学的模式的话,那么可能要300年,才能创建出像耶鲁、哈佛一样的名校。欧美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好经验,我们当然采纳。但是,要短时间内走到世界前列,一定不能是简单的复制,我们的教育模式也要创新。

FT中文网:西湖大学目前只招收博士生,2022年计划开始招收本科生。培养本科生与博士生不太相同,西湖大学目前有些什么样的想法?

许田:本科生培养跟博士生培养有不同,但是也没有本质的不同。关于本科生的培养计划我们正在制定中。从西湖大学对博士研究生的培养大致可以看出,我们未来的本科生会怎么不一样。比如多学科交叉是西湖大学的一个重要特点。在我们学校,研究大楼是连在一起的,研究数学的在午饭时间可以碰到搞计算机的、搞化学的,就是为了增加交叉机会,让不同领域的学生和教师每天相遇、沟通、交流。这样的事情,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做不到,因为传统学校每个学科都在一栋独立的楼里,交流机会很少,多学科的交叉就不容易产生。

再如,我们的博士研究生可以同时选择两个不同领域的导师。这样跨学科的研究生,将来会更加容易适应快速改变的世界。这样的学生也可能比教授更勇敢,他们可以成为催化剂,催化不同的教授一起来做跨领域的项目。今年10月,我们刚刚启动了跨学科研究的专项资助,专门资助来自不同领域的教授联合提出的研究项目,这在全世界都很少见。

还有,每隔一周,我们会进行一场叫“News and Ideas”的讨论会,来自不同领域的教授,一起来探讨世界上发生了什么重大的科学和技术突破,话题所涉及领域的专家会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向其他不同领域的人解释清楚,这则科学新闻到底怎么回事,意味着怎样的变革。比如埃隆•马斯克前不久发射了一个搭载60颗卫星的火箭,引发了关于6G通讯的讨论,那么我们就有工学院的教授来解释,什么是1G、2G、3G一直到6G,让生物教授也能听懂。生物教授不但能懂,而且大家会讨论,这对未来意味着什么,有什么可能性。我们的教授还会上台来讲他自己新的科研点子,其他所有教授来做评判或提建议,借助不同领域、不同专业的大脑,来帮助他的课题。这样的创新,很可能会使西湖大学在10年后产生与众不同的结果,而不需要走300年时间才可以跻身世界一流行列。

上面所有这些尝试和努力,根本上是要营造一种文化,一种对其他领域敢于接触、敢于跨到不同领域去勇敢探索的文化。一旦这样勇敢的文化产生,我们培养出来的一代又一代新的学生都会与众不同,新加入的教授也会更加勇敢,更加愿意探索不同的未知领域。这样的与众不同,才是现代社会创新教育的真谛。当然,培养创新的人没有统一模式。每个地方有自己的特点,有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思想,不同的创新,才能百花齐放。

FT中文网:西湖大学目前专注的几个领域是理学、生命与健康、前沿技术,未来有没有考虑设置其他学科?

许田:我们2022年开始招收本科生的时候,一定会有文理方面的教育。本科生的教育需要更加广泛的学科交流,如果没有文科,没有文学、历史、哲学、经济,这样的教育是不完整的。

FT中文网:中外合作办学是近年讨论热烈的一个话题,西湖大学相较于它们的优势在哪里?

许田:每一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中外合作办学的优势在于外方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办学经验。但是,经验只是告诉你怎么做,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核心还是要靠一流的师资。长远来看,不管是中外合作办学,还是国内传统高校,还是西湖大学这样新型的研究型大学,最后办到什么样的高度,一定取决于她拥有什么样的师资。换句话说,即使是非常有名的外国高校,如果在分校没有知名的顶尖教授,那么原来的名气未必管用;但是,如果你能聚集一批顶尖人才,那么原来没有名的学校,也会变得炙手可热。(来源:FT中文网 2019-12-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