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帝国装甲
帝国装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6,534
  • 关注人气:1,4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2012-11-20 12:58:52)
标签:

战锤

游戏

分类: 帝国社会

来源:涅克洛蒙达资料集

 

原帖:http://tieba.baidu.com/p/1969417122

 

翻译者:镶花战锤、失落文明的低语、寂静之剑、lichzeta

参与校对:Benzin、魔术の牛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赫玛尔家族(Helmawr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赫玛尔家族徽记  

 

赫玛尔家族是涅克洛蒙达的统治家族,同时也叫至尊家族、涅克洛蒙达忠誓家族、涅克洛蒙达众生戍卫或巢塔之主。他们世袭传承的家族领袖(通常被称为赫玛尔领主指挥官、人类帝国政魁、承不灭帝皇圣命之涅克洛蒙达守护者)也是这个星球的总督,对涅克洛蒙达的人民来说他就是帝国的象征。事实上这个处在涅克洛蒙达封建等级    顶点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治理这个星球,只要他仍然履行对帝国的封建义务并维持好行星的生产能力,中央政务院就不会干涉他对这个世界的管理。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被小天使伴随的赫玛尔领主

 

1.历史  

 

帝国内政部对涅克洛蒙达于帝国早期的历史引人注目地三缄其口,但是至少在7千年前,赫玛尔领主的祖先就已经开始统治这里,然而在那之前很长时间,所有涅克洛蒙达前任政权的记录就已经全部消失了。

 

2.帝国义务

 

作为一名行星总督的赫玛尔领主是从地球延伸到整个银河的封建网链的一环。正如所有的帝国指挥官那样,只要他履行对帝国的无上权责,那么他就可以对这个世界为所欲为。他的基本义务是按时缴纳什一税,鉴于涅克洛蒙达为帝国生产着如此之多的产品,赋税取自行星年产值的部分折扣比率。涅克洛蒙达还必须向帝国卫队甚至星际战士提供新兵,而赫玛尔领主的私人卫队团则由选自他的军队的义务兵员组成。最后作为一个主要的威胁,灵能者的数量必须加以控制,这在像涅克洛蒙达这样的巢都世界上绝对是个苦差事。

 

3.宫邸

 

普里默斯巢都在涅克洛蒙达因作为赫玛尔家族位于巢塔顶点的王朝中枢和要塞化的宫殿合成体而闻名遐迩,赫玛尔家族的版图是涅克洛蒙达最称心如意的领域,拥有一些在这个星球上最令巢都所骄傲的壮丽雄伟的建筑物,并被一道缩小版的(一道将巢塔和巢城隔绝开的壁垒)从巢塔的其他部分隔离出来。

 

4.军队

 

赫玛尔也以派遣他的军队加入远征军而闻名,例如为了在太空废船克隆纳斯从亚空间浮现时对它宣示主权,他派出了14支装备了激光枪、头盔和防弹衣的突击队,伴随着一个重武器专家并由一名带着动力剑和激光手枪的上尉率领,紧随审判官海莲娜·杰里科女士的星舰登上太空飞船,并抢在她的随员之前进入到废船的深处,但他们在路上的陷阱中遭到了严重的伤亡,审判官女士赶上了他们并发现他们正和一个飘荡着的非实体的巨型内裤龙首领交战,她命令她的团队以联合火力摧毁了它。然而那个上尉非但没有感谢她的帮助,反而警告说她们已经侵入了赫玛尔家族的资产,甚至在她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后仍毫不退让。当双方争持不下时,一支内裤龙部队的出现迫使还在打口水仗的两伙人马不得不联合起来反击,战斗中杰利科女士失去了她的技术主教而赫玛尔的突击队只有三人幸存,这些人也随后在赛特赫*的苏醒及这艘废船最终被旋风鱼雷击毁时失踪了。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赛特赫(这是老版排骨的历史): 一个在天堂之战时期制造的巨型内裤龙,作为惧亡者一族最伟大的杰作,它迅速成为了星神最得力的仆人。它存在的目的就是将死亡伴随着纪念其主的黑色金字塔带至银河系的每一个角落,这一行径将毁灭与荒芜布施到一千个世界头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它的沉眠石棺失落在太空废船克隆纳斯上足足六千万年。

 

到了帝国的时代,审判官简娜·奥瑞希尔女士在克隆纳斯再次出现在实体宇宙之后带领着她的扈从们(包括她的儿子卡尔·杰利科)前去阻止赛特赫,在这个远古造物苏醒后,它已经不记得自己的伟大目标,但还是分辨出了这些打扰它沉眠的入侵者,于是开始向敌人们倾泻它的怒火。尽管在苏醒之后它只来得及从石棺中汲取自己昔日能量的一小部分,但还是通过双眼中发出的能量射线和麾下庞大的卫队毫不费力地屠杀着死亡守望和异型审判庭的随员们,随后克隆纳斯遭到了旋风鱼雷的打击,据信赛特赫已因被炸入亚空间而毁灭,即使它还活着,也会因遭到严 重破坏而失去对它的星神主人的利用价值。

 

 

5.手腕

 

赫玛尔控制着整个星球的财政资源,而普里默斯本身的财力和生产力就已强于大多数帝国世界。它还拥有涅克洛蒙达唯一的太空港,这座带有船坞和足以容纳轨道运输船的登陆场的太空港正体现了赫玛尔对行星贸易的垄断地位。

 

赫玛尔领主本人对那些较小的权力掮客们的活动毫无兴趣,他只和那些最强大的集团有直接来往。显贵家族的长老和商人们亦为了博取他的关注不断进行着博弈合纵的游戏,以谋求行商执照、税务优惠、运输以及安全着陆的权利,这致使涅克洛蒙达的封建体制内永无休止地上演着更迭与兴衰,人们边竭尽所能地对赫玛尔阿谀奉承边在背地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梦想着自己的家族有朝一日能在赫玛尔败落后承袭统治家族的权柄。不过一旦这些权利游戏的大玩家们被证实是无能或不可靠的,赫玛尔就只需简单地收回对他们的支持,即使仅仅是这类事情的谣言,也会鼓舞这些人的对手向他们宣战并尝试消灭他们。

 

在德莱弗斯事件之前,德拉奎家族同赫玛尔和其他许多贵族家族长久的合作关系路人皆知。在古老的乌兰缔契约引发德拉奎家族和奥洛克家族的争端后,奥洛克家族派遣成打的帮派前去争夺德拉奎家族位于德莱弗斯地区的化工能源,这一行为导致了许许多多的杀戮,赫玛尔领主介入后在表面上平息了两个家族之间的公开火并,但他同时将其视为一个转变同德拉奎家族关系的契机,一直以来他都唯恐对德拉奎间谍和告密者的使用太过张扬。于是赫玛尔领主宣称明显有罪一方的当事人——德拉奎家族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并废除了同他们的所有协议。但私下里他又向德拉奎透露,如果愿意继续充当自己在巢都的耳目,德拉奎仍将得到他慷慨的资助,条件是德拉奎家族永远不得公开这层关系。通过这种方式,赫玛尔避免了同德拉奎家族结怨并令他们对自己感恩戴德。时至今日,德拉奎家族仍然履行着向赫玛尔家族提供原料和其它家族的情报的秘密协议。

 

数个世纪前,赫玛尔在一场横扫阿兰苏斯家族的瘟疫极大削减了他们的人口之际取缔了阿兰苏斯的领地和资产,导致这个家族最终被滚雪球般的债务逼向了灭亡。

 

6.已知的赫玛尔家族成员

 

塞拉卡·赫玛尔:于奥德曼·格雷姆同时代的赫玛尔领主,将奥德曼囚禁在了自己一手建造的普里摩斯巢塔中。

阿瑞斯·赫玛尔:德莱弗斯事件时期的赫玛尔领主,重新缔造了同德拉奎家族的关系。

马里乌斯·赫玛尔:在吉戎提乌斯·赫玛尔出生之前执掌赫玛尔家族长达350年之久。

提比略·赫玛尔:马里乌斯·赫玛尔的弟弟,在哥哥遭刺杀后继承了领主之位。

凯特拉斯·赫玛尔:马里乌斯·赫玛尔的第三个儿子,下巢不法帮派的首领和平民英雄,在提比略·赫玛尔死后接任领主。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吉戎提乌斯·赫玛尔:

 

吉戎提乌斯·赫玛尔是当今涅克洛蒙达的行星总督和赫玛尔家族的现任族长,位居涅克洛蒙达封建体制的顶点,他治下的涅克洛蒙达社会被分化为在不断变化的利益网中无休止演绎着斗争与合纵的众多派系。他本人直接控制着其中最强大的派系,以自己的支持来换取他们的忠诚,如果出现了不忠或无能的权利玩家,他只需撤回自己的支持,就足以令仇家对这些人刀锋相向。

 

他和神秘的海莲娜·杰利科女士生有一子,就是著名的赏金猎人卡尔·杰利科。

 

另外身为行星总督,地球元老院要求赫玛尔履行好三个职责,包括:

 

1、于涅克洛蒙达的工业产品中向帝国提供什一税;

2、为帝国卫队提供新兵;

3、控制好涅克洛蒙达的灵能者的数量

 

只要做好这三项职责,原则上这个世界他爱怎么管理就怎么管理。

 

----------------------------------------------------------------------------------------------------------------------

 

卡塔鲁斯家族(Catallus

 

卡塔鲁斯家族是普里默斯巢都中七个贵族家族之一,在被内战分裂前曾是仅次于赫玛尔的强大家族,那些内战中的败者被放逐到尘埃废土沦为流寇,时至今日还在被家族的猎爵们追杀。

 

1.历史

 

作为一个繁荣而自豪的大家族的遗老遗少,他们曾经在涅克洛蒙达仅次于赫玛尔,并在这个行星上遍布庞大的资产。后来,大概在两千年前,涅克洛蒙达贵族史籍中最臭名昭著的卡塔鲁斯内战爆发了。战争的起因甚至导致双方对立的原因早已不为人知,但在超过一百年的岁月里,各派系和血脉之间为家族的财富内讧不断,整个家族随之被暗杀和动荡撕碎,现在的卡特鲁斯家族只是过去诸派系中获胜一方的子嗣。他们对落败的亲族们则唯恐不能达到与死刑同等的效果,将其驱入尘埃废土,从此远离巢都的庇护。一些流亡者幸存下来,但胜者并不在意他们是否回来。尽管废土的空气已经被严重污染,但仍然是可以呼吸的,他们就这样在沙漠中兴盛起来,命中注定地成为了游荡在有毒废料之间的流浪帮派,生活在祖先被从巢都的安逸中驱逐的羞耻中。

 

2.猎爵(Spyre Hunters

当卡塔鲁斯像其他家族那样将它的年轻子女送入猎爵队伍证明自己的阶级地位时,他们不会被送入下巢,取而代之他们会来到尘埃废土猎杀那些过往家仇的流浪者后代,经过了这么多个世纪,这一行为与其说是单纯的复仇,倒不如说已经演变成了一种传统。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3.双刃匕首(Double-Bladed Knife

双刃匕首是卡塔鲁斯家族那些留恋家族往日荣光的成员随身佩带的传统仪式武器。自卡塔鲁斯家族的大流放以来它成为了流亡者和其他外域居民的常规武器,也是流亡者  奋力挣扎不息的象征,就匕首而言它可以供使用者像剑那样挥舞格挡。

 

4.著名成员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约兰妲·卡塔鲁斯:卡塔鲁斯领主的女儿,绰号外域安妮,离家出走成为混迹于下层巢都的不法之徒,后来又成了赏金猎人,卡尔·杰里科暧昧的死敌之一。

 

----------------------------------------------------------------------------------------------------------------------

 

格雷姆家族(Greim(编者:这个家族除了一首诗没什么其它资料)

 

一深渊,一峡谷

陡峭如此处,幽深如此窟,

目不能及,直入暗夜

向下

向下

到那磷光闪耀的寿衣丝绒湖

酷热缠绕,云层燃炙

那是蜘蛛遍布当马骑的地方

向下直到我那梦想的栖身处

                                                                           

——塞勒茹斯·格雷姆作品集《地狱阴霾及其它幻象》节选

 

1.著名成员:

奥德曼·格雷姆:重建了普里摩斯巢都的大部分,并被塞拉卡·赫玛尔监禁在巢塔中。

赛勒茹斯·格雷姆:猎爵艺术家、诗人、无政府主义者。

拉尔斯·普利玛:家族首脑的小表妹,疯子唐妮·乌兰缔的朋友。

 

2.枢纽:普里摩斯下层巢都的一个贸易枢纽名叫格雷姆广场。

 

----------------------------------------------------------------------------------------------------------------------

 

科伊戎家族(Ko’iron

 

科伊戎家族是普里摩斯巢都的七个贵族家族之一,这个家族拥有一个强势的女性谱系,相对于其它由族长们统治的贵族,科伊戎由承袭自母系族谱的女族长领导,这个家族远非一支强势的贵族,它通过几条摇摇欲坠的巢都工厂生产线和行星际活动特许状带来的微小机遇维持着自己在巢塔中的地位。结果就是,许多名声在外的家族成员仅仅是由于他们和其它家族的政治联姻而著名。另外,还有一种赌博游戏的名字叫科伊戎六张牌

 

1.科伊戎契约

 

大约十年前德拉奎家族失去了利润丰厚的科伊戎契约,古老交易的中止切断了德拉奎和这个贵族家族的联系,也使特工卡莱林·德拉奎陷入两难,后者曾誓言只要科伊戎德拉奎契约持续生效,就将永远服侍科伊戎家族。

 

2.已知的科伊戎成员

 

赫莉德莱雅:一个已经去世很久的女族长,她的雕像矗立在家族的女族长神殿外。

格雯特莉雅公主:赫莉德莱雅的孙女,家族现在的女族长。

慈悲者居卢德王子:格雯特莉雅公主的哥哥。

巴莱希丝·黛伊妮·科伊戎小姐:哈甘·奥洛克领主的女儿,如今嫁入了科伊戎家族。

玛纽斯·科伊戎伯爵:科伊戎领主的长子,原计划的家族继承人,同疯子唐妮·乌兰缔订婚后被她杀害。

居鲁士·科伊戎伯爵:玛纽斯的弟弟,现在的科伊戎家族继承人。

 

3.小说节选:

 

这个早上她将第一次见到她未来的丈夫,唐妮像一张拉满弦的弓一样紧张,她已经花了很多个晚上去学习科伊戎的族谱,他们的家族看上去并非涅克洛蒙达的夜空中最耀眼的那颗星星。

 

----------------------------------------------------------------------------------------------------------------------

 

·洛家族(Ran Lo

 

·洛是涅克洛蒙达的七个贵族家族之一。

 

1.猎爵

 

和其他贵族家族的儿女一样,兰·洛家族的子嗣也会被送往下巢的猎爵队伍以证明自身的坚韧与机智足以让他们担当起家族的重任。按照家族女战士的风俗,兰·洛出身的女性猎爵全都留着涂有黑色油漆的发辫。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兰洛家族的标志,设置在白色圆环中的奇怪“R”  “L”字体

 

 

2.已知的兰·洛家族成员

 

泰拉克··洛领主

塔拉克··洛:一个年轻而强悍的奥茹斯猎爵。                        

奥拉娜··洛:一个女性猎爵。                            

艾多恩: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和穿梭机飞行员。              

··洛:一个女性流浪猎爵                           

··洛:凯的堂兄,一个男性猎爵,死于狩猎中。

 

----------------------------------------------------------------------------------------------------------------------

 

泰家族(Ty

 

泰家族是七个贵族家族之一。

 

1.猎爵:

 

和其他贵族家族的儿女一样,泰家族的子嗣也会组成猎爵队伍(按照泰的传统以七个年轻贵族为一队)进入下巢以证明自己的能力足以让他们成为一名合格的贵族。为了适应猎杀行动,泰的年轻贵族经常用狩猎装具同家族卫队的士兵或互相进行训练。

 

2.已知泰家族成员:

泰领主:曾被吉戎提乌斯·赫玛尔领主赠送了一张床作为生日礼物。

卡奥:泰家族中一个家庭的首脑。

巴鲁:卡奥的儿子,作为猎爵下放前曾是家庭的继承人。

·赫利俄斯·坎耶:卡奥的私生子和现在的继承人。

 

3.小说节选:

 

那张床一被毁掉他对侍从说,或者还没有的话,就把它清理干净,然后送给泰领主当生日礼物。侍从急切而潦草地记下他的话,无论泰领主过不过生日,都绝不会有任何一个赫玛尔领主的侍从反驳他。

                                                                                        ——晚年的吉戎提乌斯·赫玛尔在神智恍惚之际

 

----------------------------------------------------------------------------------------------------------------------

 

乌兰缔家族(Ulanti

 

(此段由寂静之剑翻译)

 

乌兰缔家族是涅克洛蒙达的七个贵族家族之一,其领地包括一座穹顶上筑有针塔的皇宫,以前家族成员,族长希尔万努斯?乌兰缔的女儿疯狂唐娜而著名。

 

1.猎爵

 

像大多数贵族家族的子女一样,年轻的乌兰缔要加入猎爵小队(特别优秀之人将独自行动)前往下巢,证明自己的坚强和智谋足够在家族的统治中获得自己的位子。乌兰缔家族有一个专门的猎杀俱乐部,孤狼奥茹斯希望在完成他许诺的十杀后(通常要求完成十次猎杀)能被允许加入,重新返回巨墙的后面。

 

2.乌兰缔契约

 

乌兰缔契约是贵族和巢城家族之间复杂贸易链的一部分,乌兰缔契约凭借巢都家族之间争相为乌兰缔家族供应专门的核心必需品来获利(指一个家族和其他贵族家族为购买其他家族生产的商品而相互竞争)。

 

许多世纪以来,德拉奎家族掌握着供给契约,但是在一次投标中奥洛克家族通过唆使数十个下巢帮派去破坏德拉奎家族的矿场和补给车间来篡夺他们的契约,他们毁坏了一座德拉奎工厂的燃料管道和并让其在乌兰缔家族面前丢尽了颜面,乌兰缔家族立刻将契约奖赏给奥洛克家族。

 

然而乌兰缔家族拥有众多契约资源,仅仅是租下它们进行各种贸易契约就可以获得丰厚的利润,德拉奎家族拒绝拱手相让给奥洛克家族,他们将资源据为己有并封锁了契约区的补给线,道路和矿场入口作为报复,从此逐渐同奥洛克家族发展成世仇。

 

奥洛克家族仅仅用现有的矿坑,锻炉和工厂就能够生产铁以及其他矿石和金属,但是现在由于德拉奎的封锁,他们为了获取必要的燃料而不得不直接生产激光电池。领主阿缪斯?奥洛克二世派出了十几个奥洛克帮派,由他最年轻的儿子凯苟(Kagill)亲自带领前往德莱弗斯瀑布宝贵的燃料设施那里去抓捕德拉奎暴徒。奥洛克在数量上完全压倒了敌人并驱散了这次公然的暴行,德拉奎最终意识到再无获胜的可能于是打算鱼死网破,他们将有毒的化学洪流倾入德莱弗斯,杀死了数十个奥洛克成员和许多没来得及逃跑的德拉奎成员。

 

如此公开的冲突让贵族家族开始关注这场与日俱增的世仇,这使得领主阿瑞斯?赫玛尔不得不介入此事。他公开指出无法接受德拉奎的行为,要作废在德拉奎的全部契约,但是私下里以此作为契机淡化人人皆知的德拉奎-赫玛尔的关联,在严格保守秘密的情况下德拉奎作为其耳目并给予他们丰厚的报酬。作为表示对德拉奎的姿态,赫玛尔指控奥洛克疏于对他们帮派的监控并且轻视他的声明,强迫阿缪斯放逐自己的儿子凯苟,在德莱弗斯事件中少数幸存者之一,如果他不遵守就将失去乌兰缔契约。

 

从此以后,两个家族便不共戴天而且恨意从未消散,相互寻找任何机会去破坏,诽谤和让对方蒙羞。尽管公开的火拼已经停止但暴力冲突仍在继续。

 

3.已知家族成员:

 

希尔万努斯·乌兰缔族长:当今的家族首脑。

唐妮·乌兰缔:希尔万努斯·乌兰缔的第十二个女儿,下层巢都的不法分子疯狂唐娜

执旗中尉希多·乌兰缔:太阳领主玛卡利乌斯的副官。

梅瑞迪亚·乌兰缔:单干的女性玛尔卡顿猎爵。

 

4.疯狂唐娜的故事(40k版的LADY GAGA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乌兰缔家族的唐妮·厄斯特莱德··希尔万努斯,简称为唐妮·乌兰缔,或者最好称之为疯狂唐娜,是乌兰缔家族元老希尔万努斯的第十二个女儿。

 

曾经唐妮的命运也许和普里摩斯的所有贵族小姐一样,等到合适的时机,在一场政治婚姻中出嫁。但这位乌兰缔小姐的生活注定将天翻地覆。为了让她在按计划结婚前保住贞洁,她的父亲希尔万努斯将她锁在了巢塔外一个狭窄的塔楼里,没人真正知道她在那段与世隔绝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有人说她的父亲曾走进塔楼折磨她,也有人说是因为她无法忍受头顶那片毫无遮拦的广阔天空。不管因何所致,没人猜得出她原本正常的心智在那段时期受到何种程度的影响。一天,在她未来的丈夫被选中后,唐娜被带出塔楼与他共赴晚宴,那是一顿奢侈的宴席,镶金餐盘中盛装着来自外星球的食物,水晶高脚杯中斟满上等的葡萄佳酿。晚餐进行的很顺利,似乎她和科伊戎伯爵的姻缘已是板上钉钉,直到开始上第四道菜。

 

唐妮平静而极为淑女地走过长桌,然后拿起银质的鱼肉叉,将伯爵的眼珠挖了出来。卫兵冲进餐厅,发现她正在伯爵的尖叫声中将他的另一只眼睛挖出来,但他们没有搞清楚状况,也不知道到底该向谁开火,正在犹豫之中,唐妮从倒地不起的伯爵身上取出手枪,将他们射成了马蜂窝。在一片混乱之中,唐妮以某种方式逃离了乌兰缔的行宫,她穿越了隔绝巢城的巨墙,并不断向下行进直到巢底。在寻欢洞的事件后她被一个埃舍尔帮派收留,从此在下巢帮派中开始了一段丰富多彩的生涯。她的名气迅速传开,而她的行径则给她的名字加上了疯狂的绰号。那些拦路鬼会被她二话不说地杀掉,而最倒霉的哥利亚斯家族成员会被她活活地扒皮。

 

 

 涅克洛蒙达的显贵家族

 

在一次有点喝高了之后,她决定挖掉自己的一只眼睛,只因为酒保说她长得很可爱。

 

一段时间后她离开了埃舍尔家族开始四处漂泊,并和苍白废土的不法之徒们打成一片。她领导了一支奥洛克帮派前往死尸之洞(Dead Man's Hole)搜寻远古科技(Archeotech),成为整个探险队唯一的生还者使她多了一种名声,那就是疯狂唐娜不是极端幸运,就是受到了什么诅咒。赏金猎人们开始寻找她但她立刻就销声匿迹了,她最后一次被目击是在双重隧道( Two Tunnels)中正被赏金猎人尾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下巢生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下巢生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