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贾宝玉原型的构建

(2012-03-06 11:16:59)
标签:

文化

分类: 显隐双文红楼梦

作者:李 明鸟

文摘

《红楼梦》的主人翁贾宝玉是个表里不一的性格复杂的人物,其表“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其里“温厚和平,聪敏文雅”。以甄英莲及其关系人物薛蟠和薛宝钗为线索,以改造过的关系映射反演综合数学法(即正反双观《风月宝鉴》方法)为工具,此文揭示了书中所隐之秘:以薛蟠表演其表在、以贾宝玉主演其内里,蟠玉二人一体地共同影射戏串南明皇帝朱由崧。

关键词:《红楼梦》、显文本、隐文本、贾宝玉原型、南明史

 

 

要懂《红楼梦》的主人翁贾宝玉,需先明白贾宝玉三字的含义。贾,姓氏;通“假”;如贾雨村通“假语村言”是例。宝玉,因出生时所含的天材通灵宝玉而得名。故宝玉之宝乃是天宝,在古,即指天子信玺,唐代改其称为宝。书中的天材宝玺,实指传国玉玺。因此,贾宝玉三字的含义当为“假宝玺”,而佩戴此玺之人贾宝玉,即世人所说的“假真命天子”或曰“白板皇帝”。前文《<红楼梦>显隐复体文本的构建》简单提及,贾宝玉的原型是南明皇帝朱由崧,这里即对这个主人翁原型建构问题,作一详细阐释。

 

一、假中真语的显隐双文解析

 

自贾雨村将甄家丫鬟娇杏娶回家并“扶册作正室夫人”后,他遂因纳真(甄)主内而成为外假内真的含真假语,对他的言语此时就应作“真作假时假亦真”来看了。贾雨村所表述的显隐共格言语,首推他在第二回中所阐述的人之正邪二气赋:

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张,朱,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挠乱天下。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催,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偶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 云 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再如李龟年、黄幡绰、敬新磨、卓文君、红拂、薛涛、崔莺、朝云之流。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

深究所列诸位秉赋正邪二气之人物就会发现,与宝玉有同样出身且具同样禀赋的人(生于公侯富贵之家的情痴情种)只有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三位。陈后主、唐明皇和宋徽宗三位帝王的共同特点,除了均是好色之“情痴情种”外,还都对北方民族的入侵而致国家衰亡,负有不可推诿的责任。宝玉与这三位 “皆易地则同之人”具有对应关系,提示他亦属同类帝王人物。至于他究竟是哪位帝王,作者专门设计了“复合映射”之法指而明之。

在文本中,贾宝玉与诸钗间有两对特殊关系:

木石前盟:林黛玉配宝玉。

金玉良缘:宝钗金锁配宝玉。

在这两对关系中,甄英莲属于薛家,宝钗还将英莲的名字改为香菱并且将她带入大观园中,提示薛宝钗与宝玉的对应关系是“真(甄)关系”。对金与玉间的关系,除第五回“都道是金玉良姻”提示外,还有第六十二回借叙述射覆游戏来说明金与玉的对应关系:

底下宝玉可巧和宝钗对了点子。宝钗覆了一个‘宝’字,宝玉想了一想,便知是宝钗作戏指自己所佩通灵玉而言,便笑道:“姐姐拿我作雅谑,我却射着了。说出来姐姐别恼,就是姐姐的讳‘钗'字就是了。众人道:怎么解?宝玉道:他说‘宝',底下自然是‘玉'了。我射‘钗'字,旧诗曾有‘敲断玉钗红烛冷',岂不射着了。”湘云说道:“这用时事却使不得,两个人都该罚。”香菱忙道:“不止时事,这也有出处。”湘云道:“宝玉二字并无出处,不过是春联上或有之,诗书纪载并无,算不得。”香菱道:“前日我读岑嘉州五言律,现有一句说‘此乡多宝玉',怎么你倒忘了?后来又读李义山七言绝句,又有一句‘宝钗无日不生尘',我还笑说他两个名字都原来在唐诗上呢。”

由香菱说“两个名字都原来在唐诗上”,是“真”之提示句,可圈可点,对应着在第一回介绍描写时代之缘起处:“石头笑答道:我师何太痴耶!若云无朝代可考,今我师竟假借汉唐等年纪添缀,又有何难?”遵此提示,就会注意到书中多次将薛宝钗比如或写成唐人杨贵妃,例如第二十七回回目说:“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第三十回借宝玉之口说:“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竭力建立起薛宝钗与唐人杨贵妃间的映射关系。作者建立这个映射关系,其主要目的则是为解决究竟哪个帝王是贾宝玉“易地相同之人”的映射关系问题。这实际上是个数学中的集合映射问题,可通过解析复合映射逻辑关系来解决。 

“映射”一词在数学,指一个集合到另一个集合的一种确定的对应关系。1】 即,若f是集合A到集合B的一个映射,那么对A中的任何一个元素a,集合B中都存在一个元素b与a相对应。写作f: -> B,元素关系就是b f(a)。 复合映射,指三个以上的集合间的复合映射关系。如对B集合中这个元素b,通过g的作用,在第三个集合C中有一个象c,即c=g(b), 因此可得到:

c=g(b)=g(f(a))

即是说,对A集中的任何元素a,经过B集元素b,总可以得到C中的一个元素与这个a对应,这样就获得了一个从A到C的新的f和g的复合映射Z。

如果设薛宝钗为A集中的元素a,唐人杨贵妃为集合B中与a相对应的元素b,通过夫妻关系映射g的作用,在第三个集合C中(三帝王集合)有一个唐明皇象c,即c=g(b), 因此可得到:

c=g(b)=g(f(a))

即是说,对薛宝钗a,经过杨贵妃b,就可以得到C中的唐明皇c与这个a对应,这样就获得了一个从A到C的新的f和g的复合映射Z,即薛宝钗与贾宝玉易地相同之唐明皇间的复合映射关系。

这个与贾宝玉易地相同的唐明皇,接合上文所介绍的天崩地裂时代、建都于金陵、因北方异族入侵而亡国、时代在“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之后等背景,再结合文中特别暗示将时代配以“汉唐”等,“唐”,应当指唐人,即中国人的通称。古代最繁荣强盛的唐代,是中国人的骄傲和象征。海外遂称中国人为“唐人”。唐亡后,此称呼却一直未变,从宋元直至明清都是如此。《明史·真腊传》中说:“唐人者,诸蕃呼华人之称也,凡海外诸国尽然。”为明确“唐”指唐人即指汉人,作者还利用木石前盟关系作了进一步说明,将林黛玉比喻作汉成帝皇后赵飞燕,以映射贾宝玉为汉人皇帝。“明皇”,明朝皇帝的简称。“唐明皇”,其隐意当是南明“唐人之明朝皇帝”,具体说来,就是指南明安宗皇帝、福王朱由崧。第二十三回在贾宝玉写的四季即事诗处有《庚辰本》眉批道:“四诗作尽安福尊荣之贵介公子也。”“安”,指安宗;“福,即指福王; 尊荣之贵介公子,尊荣高贵的天子之谓。《夏夜即事》诗中的室霭檀云品御香、“帘卷朱楼罢晚妆”句,点明朱家后宫之景。 《春夜即事》中的“霞绡云幄任铺陈,隔巷蟆更听未真”句, 更是让我们穿过历史时空的壁障,听到了皇宫中特有的虾蟆更声,看到了有“虾蟆天子”之称、只见“眼前春色梦中人”、醉生梦死着的朱有崧。

这个以预设薛宝钗的映射人物杨贵妃,并以此来确定宝玉的特定映射人物唐明皇的复合映射方法,如果用前述的DBCMIS方法(“动态双向关联映射反演合成,Dynamic bidirectional connection, mapping, inversion and synthesis, 缩写为DBCMIS法,参见《<红楼梦>显隐复体文本的构建》)来表述(图2-1),则更为简明清晰。

贾宝玉原型的构建

 

2-1表明,所谓宝玉与宝钗间的金玉姻缘关系,实际上是皇帝与皇妃的关系。

南明弘光朝腐朽无能、寿命很短,存世仅仅一年而已。第二十二回宝钗所作《更香》诗谜对此作了特别的隐文: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此诗谜的用典全来自杜甫、王维、岑参等人对贾至《早朝大明宫》朝省诗所作的唱和诗系列。2】 诗中朝罢谁携两袖烟和 五夜无烦侍女添,是对杜甫和诗中朝罢香烟携满袖和 五夜漏声催晓箭两句的换胎翻新反转,隐有早朝过后,香消云散;无需再朝故“五夜无烦侍女添”之意。晓筹不用鸡人报,是对王维和诗中的 “绛帻鸡人报晓筹”句的翻新反转,也是说无需再去“早朝大明宫”,故不用报时。“琴边衾里总无缘”,是对岑参和诗中“阳春一曲和皆难”的反转,是说对这短暂存在的“大明宫”和朱由崧皇上,根本谈不上作什么阳春白雪之类的琴曲和唱和,也与这类的欢庆歌颂无缘;有的只是让人焦心忧虑、睡不安寝、与衾无缘。《早朝大明宫》朝省诗的时代背景,是唐肃宗平定安禄山父子之乱、转危为安,朝廷制度礼仪正在恢复之时,中书舍人贾至在上朝之后,写诗描写了皇帝平定胡乱后宫廷中早朝的气象。与此中兴情形相反,南明在金陵建国后,马士英主持朝政,朱由崧撒手不管,过上了“富贵闲人”的荒淫生活。诗人对此,表达了忧心如焚的情感,时时刻刻感到焦首煎心。可光阴荏苒,当政者却不加珍惜,“风雨阴晴任变迁”,面对危局而举国君臣毫无作为,任其局势恶化,无可挽回地集体走向“哭向金陵更可哀”的明孝陵。

 

二、蟠玉一体论的显隐双文DBCMIS解析

 

作为书中“真事隐”线索主脉的甄家香菱,后被薛蟠纳为妾,暗示薛蟠亦书中隐文本之主人翁之一,而他与宝玉间的关系,尤其值得观注。

书中第二十六回所叙薛蟠与宝玉间的直面言语交往,发生在薛蟠过生日五月初三那天:

薛蟠道:“要不是我也不敢惊动,只因明儿五月初三日是我的生日,谁知古董行的程日兴,他不知那里寻了来的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你说,他这四样礼可难得不难得?那鱼,猪不过贵而难得,这藕和瓜亏他怎么种出来的。我连忙孝敬了母亲,赶着给你们老太太、姨父、姨母送了些去。如今留了些,我要自己吃,恐怕折福,左思右想,除我之外,惟有你还配吃,(注:暗示是二人均是有福之人)所以特请你来。可巧唱曲儿的小么儿又才来了,我同你乐一天何如?”

薛蟠的这些东西,是作者特设的“有福之人”的专用品。对此,该回还有照应文字:

宝钗走进来笑道:“偏了我们新鲜东西了。”宝玉笑道:“姐姐家的东西,自然先偏了我们了。”宝钗摇头笑道:“昨儿哥哥倒特特的请我吃,我不吃他,叫他留着请人送人罢。我知道我命小福薄,不配吃那个。”

  “福人”之说,暗示宝玉实际上是福王。薛蟠之“除我之外,惟有你还配吃”句,提示二人均是有福之人。这使人联想起南明时期嘲讽福王朱由崧及其王朝的两幅对联,一曰:“福人沉醉未醒,全凭马上胡诌;幕府凯歌已休,犹听阮中曲变。”又云:“福运告终,只看卢前马后;崇基尽毁,何劳东捷西沾。”3】

   薛蟠生日是五月初三,这实际上是以朱由崧为开端的南明王朝的“生日”。在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为宝玉这个福王“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跪香拜佛”,以祈求国泰民安。显然,作者在这里将薛蟠与宝玉这两个福深还祷福的享福人合并成了一体。作者眼中的朱由崧,是个有双重性格的人。他在第二回述道:“(宝玉)其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只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厚和平,聪敏文雅,(《甲戌本》侧批:与前八个字嫡对。)竟又变了一个。”以薛蟠写“其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的“外在”的贾宝玉,而以“内里”的贾宝玉述“其温厚和平,聪敏文雅”,可说是恰到好处、妥帖之极。书中的宝玉与薛蟠间,存在着深刻的映射关联,其关合处可总结于表2-1。

 

2-1、贾宝玉与薛蟠间的关系映射反演及其合真(DBCMIS法)

 

贾宝玉之显文本

薛蟠之隐文本

隐显共格之真文本(DBCMIS法)

生日

四月底---五月初

五月初三庚寅日

五月初三庚寅日

性气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第三回)

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是天下第一个弄性尚气的人。(第四回)

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历练及能力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第三回)

丧父,是个独根孤种,未免溺爱纵容,遂至老大无成,且家中有百万之富,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第四回)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

住所

大观园怡红院

梨香院

玩乐场所

嗜癖

喝酒看戏(黛玉语,29回)

喝酒看戏

喝酒看戏

事业

纨绔之玩(雅玩)、富贵闲人

纨绔之玩(俗玩)、富贵败子

纨绔之玩

男女关系

天下第一淫人(意淫为主)

好色贪淫(皮肤滥淫)

第一淫人

 

值得一提的是,宝玉与薛蟠同日生日,也是五月初三。对此,书中亦有隐文说明。宝玉生日的第二天,贾敬殡天,接着是做七丧仪期。在六月初三“才五七”这日,贾琏偷娶尤二姐。据此,可推算宝玉生日的日期。做七之“才五七”一词可有三解:1)指人死后过了四七,“才刚五七”,即第29~35天之中的“五七正一日”,第29日;2)指人死“才满五七”,即第35天;3)指五七期间,即第29~35天之中的任意一天。故此,欲理清孰是孰非、确定具体所指时日,就需费些笔墨了。 “才五七”的“才”在这里作副词,训“刚刚,刚才”。《大汉语词典•1•才》以《红楼梦》第三十一回之“才鸳鸯送了好些果子来”,为“才”作时间副词“刚才”的例子。“才”,“才刚”,“方才”等时间副词在《红楼梦》文本中遍布,举不胜举。兹举一例明之。第三回第17段描述王熙凤显摆自己能干而勤劳,一事忙完紧接一事,有“才刚”例:

熙凤道:“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

认为“才五七”是“才刚五七”而非五七中的其它时日,其理由还在于“五七正五之日”在《红楼梦》一书中是个大的“五七”开祭之日,处于“才满五七”之前,是个隆重的祭日,作为帮忙主事人之一的贾琏,越接近五七正五日就应越是繁忙。一般说来,五七之正二至正四这三天间,他是没有多少空闲时间干偷娶之事的。按常理推之,他多半会抢在繁忙前的五七正一日去办婚嫁之事。五七正五日大祭的繁忙和所需要准备的情形,见于第14回为秦可卿(死者贾敬的晚辈孙媳妇)“做五七” 时。由此回可见,贾家对做五七十分看重。死者贾敬是贾家族长贾珍的父亲,在做五七时必定不会马虎,当是十分隆重和繁忙。第六十四回叙述贾琏勾搭偷娶尤二姐正处于贾敬出殡后的守灵期,书中叙道:

白日无事,亦不进里面去。所以贾琏便欲趁此下手。遂托相伴贾珍为名,亦在寺中住宿,又时常借着替贾珍料理家务,不时至宁府中来勾搭二姐。 

显然此时还没有到为五七大祭作准备之时,故有“白日无事”之闲。这说明,“才五七”是“才刚五七”,还没有到繁忙的五七准备时间。

文中既然明确贾琏偷娶之日是六月初三, 那么贾敬宾天的日期当为五月初四,即第29天为偷娶之日,以合满四七“才入五七”之数。五月初四的前一天初三,就是宝玉的生日日期。值得一提的是,这年的五月,必然月小而只有29日。鉴于宝玉的原型是朱由崧,其五月初三“生日”实际上是他在甲申年(1644年)登基作监国的那一日,以象征南明王朝的诞生。依甲申年查万年历可得,当年的五月初一日是芒种,五月月小只有29日,与上述推论相符。

在书中,宝玉与薛蟠间有个共同的真事隐线索---甄英莲(香菱)。香菱是薛蟠的妾,在书中第六十二回“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中,作者却暗示她与宝玉有夫妻之实,二人在草丛中一起玩夫妻蕙和并蒂菱的斗草游戏:

宝玉笑道:“你有夫妻蕙,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口内说,手内却真个拈着一枝并蒂菱花,又拈了那枝夫妻蕙在手内……香菱见宝玉蹲在地下,将方才的夫妻蕙与并蒂菱用树枝儿抠了一个坑,先抓些落花来铺垫了,将这菱蕙安放好,又将些落花来掩了,方撮土掩埋平服。

宝玉将他与香菱的关系象征夫妻蕙与并蒂菱葬埋在一起,这既预示他们将死在一起,也提示宝玉与薛蟠二人是二而一体,实为“玉蟠合一”。在书中,甄英莲可能象征江山社稷。第一回,在一僧说甄英莲“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字之处,《甲戌本》有眉批说:

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见得裙钗尚遭逢此数,况天下之男子乎?看他所写开卷之第一个女子便用此二语以定终身,则知托言寓意之旨,谁谓独寄兴于一情字耶!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及今不尽,况今之草芥乎?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这里的“英雄”、“忠臣孝子”、“仁人志士”、“词客骚人”、“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等词句,论的都是国事、史事、民族兴亡大事。“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句,说的是《红楼梦》一书的笔法是以小寓大,而其内在义理即批语所说的“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此外,脂批这里所说的“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确切的描述了明末清初的三个不同历史时期:⑴类似如诸葛武侯之三分天下时期,即南明政权、李自成大顺国和满清政权;⑵类似如岳飞武穆之南北两分天下时期,即南明政权和满清政权;⑶类似如伯夷、叔齐二贤之恨时期,即南明灭亡后之明遗民不忘朱明时期。

 

三、甄贾二宝玉间的关系映射反演复真

 

甄贾宝玉间的映射关系,是书中十分显眼的一对真假对应关系。根据“假作真时真亦假”,以贾写甄之写一知二之法,看似是为避文字重复、故书中对甄宝玉的叙述基本上是略而飘过。其实,作者目的是要读者明白两件事情:一是甄贾二宝玉间的映射是有限定的对应关系;二是所限定的贾宝玉的故事,就是甄宝玉故事的海市蜃楼式的真实映射,该故事发生的地点在江南金陵。对此,作者在第五十六回设计了二宝玉对镜梦中会之“齐谐莫能载”的场景,以特别将二人间所对应映射部分加以限定: 

(宝玉)不觉就忽忽的睡去,不觉竟到了一座花园之内。宝玉诧异道:“除了我们大观园,竟又有这一个园子?”正疑惑间,从那边来了几个女儿,都是丫鬟。宝玉又诧异道:“除了鸳鸯、袭人、平儿之外,也竟还有这一干人?”……忽上了台矶,进入屋内,只见榻上有一个人卧着,那边有几个女孩儿做针线,也有嘻笑顽耍的。只见榻上那个少年叹了一声。一个丫鬟笑问道:“宝玉,你不睡又叹什么?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乱恨呢。”宝玉听说,心下也便吃惊。只见榻上少年说道:“我听见老太太说,长安都中也有个宝玉,和我一样的性情,我只不信。我才作了一个梦,竟梦中到了都中一个花园子里头,遇见几个姐姐,都叫我臭小厮,不理我。好容易找到他房里头,偏他睡觉,空有皮囊,真性不知那去了。”宝玉听说,忙说道:“我因找宝玉来到这里。原来你就是宝玉?”榻上的忙下来拉住:“原来你就是宝玉?这可不是梦里了。”宝玉道:“这如何是梦?真而又真了。”

  这段文字,所限制的真假二宝玉间的真实映射对应关系的内容包括宝玉自身、宝玉所爱的妹妹、丫鬟、老太太、太太、园子等,说这些地点和人物均是“真而又真”的写照。值得指出的是,贾府贾母本姓史,称为史老太君,象隐历史人物神宗宠爱的郑贵妃对福王一系人生的影响。这个限定,同时也将贾宝玉身上所附加的通灵宝玉(作者真身)区别出来,因为“补天余石”只有一块,而在甄宝玉身上是不可能有的。也就是说,甄宝玉身上是没有贾宝玉所表现出来的通灵灵性的(如文雅多才等与灵性相关的人文特征)。如果设甄贾二宝玉之对应人为A,通灵宝玉为B,书中有通灵玉这个命根子的贾宝玉为C,则:C B,故A(隐写历史人物)= B和B(作者)= A。这个简单的加减等式关系,清晰有用,对我们区分历史人物和作者时大有帮助(参见《<红楼梦>作者原型构建》)。

四、大观园原型构建

甄贾二宝玉人物关系间的对应基本说明,下面说说地点对应问题。《红楼梦》演出的主场所,即是大观园。大观园一名,源自“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建筑景观。此“大观”并非文人泛泛之说,而是实有其景,描述的就是皇宫紫禁城。

紫禁城一名,源自神话中“天帝的居所“禁宫”一说。《史记》、《汉书》、《晋书》等天官、天文志说得明白:“紫宫垣十五星,其西蕃七、东蕃八,在北斗北,一曰紫薇,大帝之座也,天子之常居。” 薇星垣(即北斗星)位于中天,明亮耀目,周围众星环绕,是天帝常居之所,故称紫宫。也就是说,在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玉皇大帝的居所就叫做紫宫。古人敬天而畏君相信天人相副学说,缘引“紫宫”之意,将人间“真龙天子”的宫城也称为紫禁城。在明清两代,这个“天人相副的园林”建筑就是著名的南京明故宫和北京紫禁城。实际上,北京紫禁城是南京明故宫的副本,也是明朝的故宫,只不过后来被清朝用来作了皇宫而已。 

除了“大观”之名,细究文本,书中还有多处暗示此园即皇宫紫禁城。大观园有个正殿,是园中的核心之处,其命名和名称,颇为说明问题。此殿计有如下名称: 

1、天仙宝镜(见于第十八回) 

2、贾妃命换成“省亲别墅”(见于第十八回) 

3、刘姥姥命名为“玉皇宝殿”(见于第四十一回) 

“天仙宝镜”,形象地说明此园是天上紫宫垣的镜象,是天帝居所的镜影,是人间的紫禁城,这与刘姥姥对正殿的命名“玉皇宝殿”恰合。至于“省亲别墅”,则大含玄机。书中南北真假虚实镜影对应,南京明故宫和北京紫禁城恰成镜影。所谓“省亲”,按脂批所说,实际上是天子“南巡”。而所谓“南巡”这一皇家爱面子的说法,实指皇庭的“回金陵娘家”的南迁,隐明末清初时北京皇宫沦陷、政权复回南京陪都的史实。关于大观园是天仙的镜象这个问题,书中一再反复提及,如“金门玉户神仙府”、“神仙何幸下瑶台”、“世外仙园”、“名园筑何处,仙境别红尘”等。这里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大观园中还有一座玉皇庙,补足实证刘姥姥对大观园的称呼。第二十三回记:

且说那个玉皇庙并达摩庵两处,一班的十二个小沙弥并十二个小道士,如今挪出大观园来,贾政正想发到各庙去分住。

玉皇庙,是道教庙宇。供的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俗称玉皇大帝)。由于他的位置最为尊贵,故称作玉皇庙。一般正殿内塑有玉皇大帝、普天星君。左右偏殿分别为三垣、四圣塑像。东西廊房为九曜星、六太尉和十二辰、二十八宿塑像。这实际就是一个“仙境紫禁城”。 文本中描述大观园中有一座玉皇庙,这不但是对皇宫建筑设计的一个说明,也强烈提示这个大观园不是一般公侯将相的园林,它应该是皇宫。不是皇帝,谁也不敢在自己私家园林中建一座玉皇庙,因为那是要犯杀头大罪的。这在明清两代文字狱猖獗的时代,尤其如此。

此外,大观园敲皇宫特有虾蟆更,点御香,众女独侍一宠男等,都提示大观园就是皇宫紫禁城。《红楼梦》对此,在第二十三回宝玉所作的四季诗《春夜即事》中有其隐射:

霞绡云幄任铺陈,隔巷蟆更听未真。

枕上轻寒窗外雨,眼前春色梦中人。

盈盈烛泪因谁泣,点点花愁为我嗔。

自是小鬟娇懒惯,拥衾不耐笑言频。

《庚辰本》眉批:“四诗作尽安福尊荣之贵介公子也。”

蟆更即“虾蟆更”,为皇宫中惯例。“安福尊荣之贵介公子”,隐指“安宗”、“福王”、南明天子。“霞绡云幄任铺陈”,隐喻皇帝于后宫中的性生活是遂意而行。“盈盈烛泪因谁泣,点点花愁为我嗔”,是说众多嫔妃们所情思所侍奉的只有皇帝一人。

 

五、结语

 

中国古代文学传统将小说看作“正史之余”,或称其为“野史”。《金瓶梅》和《红楼梦》虽然书中充满虚构情节,但作者/读者均申明/认为书中隐有历史真事。读懂《红楼梦》的关键,在于认证主人翁贾宝玉的历史原型。当我们明白贾宝玉与薛蟠二人一体地影射南明皇帝朱由崧后,弥漫于《红楼梦》字里行间的幻云梦雾,也随之迎明飘散。该书作者(们)亲身经历了南明弘光朝的建立和灭亡,亲闻了南明诸小王朝的兴衰经过,组织和参与了反清复明的斗争,在清初严密酷烈文字狱的背景下,力求留下一部真实的南明史书,故书中“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因此,在《红楼梦》文本与南明历史间,存在着一个超文本的关系映射反演和综合还原关系(参见《<红楼梦>与史籍间的超文本关系映射反演》)。显而易见,对《红楼梦》进行深刻的解读和显隐文本还原,即可为我们再现一部真实鲜活的南明历史。

 

 

参考文献:

 

1 欧阳光中:《集合和映射》,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78年,第38-48页。

2 萧涤非:《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第167-168页。

3 计六奇:《明季南略》卷4,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第210—211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