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显隐复体文本的构建

(2012-03-05 19:23:34)
标签:

红学

杂谈

分类: 显隐双文红楼梦

作者:李 明鸟

文摘

《红楼梦》是部显、隐文本复合为一的名著。隐文本不显,显文本的内美难彰。显文本全赖表在的光艳所交织出的五色文彩在那里虚真幻假、超越时空地让人迷恋着、变幻着、难以捉摸着。隐文本虽隐而晦,然也有线索可寻,它以甄姓人物为线索,隐秘地述载南明历史并为作者作传。两隐一显三文本有机地被作者编织在共享时空心理维度里,聚构出隐显同一的复体小说。以甄家人物为线索,以改造过的关系映射反演综合数学法(即正反双观《风月宝鉴》方法)为工具,就可彰现出隐显文本各自的文理脉络,将复体文像中的显、隐文本分别投射显现出来。

关键词:《红楼梦》、显文本、隐文本、双向动态关连映射反演合成数学法、显隐复体文本

《红楼梦》是一部奇异的表里显隐双文本共体的名著。鉴于隐秘者难彰,其作者一而再、再而三地试图将读者从表浅“荒唐”的梦境引导向内里隐秘之“真史”深处。为进一步强调显隐文本间距离的跨越难度,作者“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三百多年过去了,人们所读和所研究的对象均是“假语村言”之表显文本,作者的担心和对读者的挑战被吊诡地凝固在“现在正在进行时态”,至今对内隐文本的认识基本阙如,更遑论品味于内美了。

对《红楼梦》这部神奇的显隐文本共体结构,古之读者似有朦胧体认,清戚蓼生有序云:“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 奇文奇感,相得益彰。可叹的是,今天的读者大多都已迷失了对《红楼梦》的深层复调感知。有感于此,本文先利用“双向动态关联映射反演合成方法”,将隐显文本间的共格文字标示出来。经此解析,我们对表面文本符号系统中所共格蕴涵的深层文本系统及其真事本貌,也就可有一个返梦归真之“红楼大观”了。

一、“假作真时真亦假” 与“真作假时假亦真”之关系映射反演

《红楼梦》的显文本,因其所叙之事的虚构性,作者将其定义为“假文本”,这里所说的假,即是他在第一回前文中所说的“假语村言”之假。与此对应,“真文本”也就是所叙“真事隐”之真,即隐于表层之下的隐文本。显文本与隐文本是二非一,它们只是在文本结构和功能上具有相似、重叠、互补、且能相互映射和相互说明等特征而已。这就如一黄色宝玉,其黄色可分而析之为红绿双色两宝玉。因此,显隐二文本间必然有其共格文字及其相关的共格文字系统。用数学的语言来表述,即是说隐文本Z映入或映满显文本Z*,两文本间能找到一个可定映映射φ。这样一来,我们就可将显隐双文本共格界面间的关系问题用关系映射反演即RMI方法来解决,此关系(Relationship)映射(Mapping)反演(Inversion)方法可表述如下:

 

 

给定一个含有目标原象X(共格文本之隐文本文字系统)的关系给构Z(隐文本),如果能找到一个可定映映射φ,将Z映入或映满Z*(显文本),则可从Z*通过一定的逻辑方法把目标映象X*(共格文本之显文本文字系统)= φX)确定出来,进而,通过反演φ-1又可以将X = φ-1X*)确定出来,这样,原来的目标问题就得到了解决。利用RMI方法解决显隐双文本共格文字系统问题的过程可用框图表示如下:

 

《红楼梦》显隐复体文本的构建



图1显示,一旦在外显文本中将显隐双文本间的共格文字确定,其文本间的共格文字系统也就随之确定;再通过反演逆映射,隐文本的共格文字系统亦就相应地被认证,从而使隐文本的轮廓随之露出表面。

然而,《红楼梦》一书的复杂文本构成并非简单的RMI法所能图解。为提供解读《红楼梦》的方法,作者在书中特别节外生枝地写了第十二回的“风月宝鉴”故事:

(贾瑞)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士混账,如何吓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么。想著,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到了床上,嗳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著一个骷髅。贾瑞自觉汗津津的,底下已遗了一滩精。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凤姐还招手叫他,他又进去。如此三四次。到了这次,刚要出镜子来,只见两个人走来,拿铁锁把他套住,拉了就走。

 风月鉴有正反两面,“两面皆可照人”。对此特征,《庚辰本》批道:“此书表里皆有喻也。”此鉴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由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是为“警”读者之“幻”特别打造的。至于如何看《风月宝鉴》,《蒙府本》在第十二回有回前诗提示:“反正从来总一心,镜光至意两相寻。有朝敲破蒙头瓮,绿水青山任好春。”《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有正反双文。正面是显(文本),为表属阳;反面是隐(文本),为里属阴。正面象阳界,反面象阴界。因为“此书表里皆有喻”,且“反正从来总一心”,故显隐双文本需“镜光至意两相寻”之,互相映射呼应(阴女招而阳男应),再三再四,反复求索,阴阳交和而合一,才可最终锁定阴半阳半双文合一的完整的“隐文本”,进入“阴隐世界”。

因此,《风月宝鉴》故事,实际上就是《红楼梦》作者将抽象的“符瑞信息演化过程”具象故事化后的小说文摘,是一部简写的荒淫亡国史(表1)。

表1、《风月宝鉴》之荒淫亡国历程

风月宝鉴

正面

反面

第一次 (开始)

风月(遗精)

骷髅(死亡警示)

恶习重复(过程)

反复风月(精耗)

骷髅反复警示(死亡进行时)

终结

精竭

死亡(尘埃落定)

信息合成(反正从来总一心)

风月/荒淫 灭亡/历史

 

如此一来,我们就需对单向的RMI方法进行改造,将其拓展为动态双向关联映射反演合成法(Dynamic bidirectional connection, mapping, inversion and synthesis, DBCMIS法,其结构如图2所示。


《红楼梦》显隐复体文本的构建




图2影象,颇似诗歌传统的比兴、香草美人之兴寄,深具“比显而兴隐”,“兴之托喻,婉而成章,称名也小,取类也大”,“诗人比兴,触物圆览。物虽胡越,合则肝胆”(刘勰《文心雕龙•比兴第三十六》)等特征。图2比象在男女之事,兴寓于风月史鉴。显隐文本间的信息相互类比关照、触发说明、阐发互补。比兴的象比义兴手法,被《红楼梦》特别地加以发扬光大。例如显文本的“王熙凤+贾瑞”,其人名的原义即可映射诠释为隐文本之“王嬉王瑞+假国瑞”。贾瑞之贾,通假。如贾雨村,其原本隐义是“假语村言”。作者所举“贾雨村”名字及其隐义例,本意指此法乃是书中隐文方法之一。依此方法,我们可将贾瑞和王熙凤名字的原本隐义,依其相关关系罗列和组合出来。

《康熙字典》释瑞:

【周礼春官】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

【注】玉,公侯伯子男所执圭璧。又【典瑞】掌玉瑞玉器之藏。

【注】人执以见曰瑞。瑞,符信也。又【韵会】祥瑞也。天以人君有德符,将锡之以历年,锡之以五福,先出此,以与之为信也。

【春秋左传杜序】麟凤五灵,王者之嘉瑞也。

释王:

【正韵】主也,天下归往谓之王。

【易坤卦】或从王事。又【随卦】王用享于西山。

【诗小雅】宜君宜王。

【注】君,诸侯也。王,天子也。按秦汉以下,凡诸侯皆称王,天子伯叔兄弟分封于外者亦曰王。又诸侯世见曰王。

释熙:

【尔雅释诂】缉熙,光也。

【前汉礼乐志】熙事备成。

【注】师古曰:福熙之事也。又与嬉通。

【宋玉登徒子好色赋】出咸阳熙邯郸。

【注】熙,戏也。

释凤:

【说文】神鸟也。

【尔雅释鸟】凤,其雌凰。

【郭注】瑞应鸟,高六尺许。

上列关于“瑞”字的释义中,《春秋左传杜序》之麟凤五灵,王者之嘉瑞也句,可将王熙凤与贾瑞二者意义相关地有序联系起来。凤为王者之嘉瑞,玉为国家之嘉瑞。书中特别说明,王熙凤这只凤并非神鸟而是凡鸟。第五回王熙凤之谶诗云:“凡鸟偏从末世来,并说她最终是“哭向金陵事更哀。”故她这只凤,亦非真是“王者之嘉瑞”,非真即假,故她也是个“假瑞”。显文本讲述的风月宝鉴故事,其文字系统的共格特征可兴发类比为隐文本的荒淫亡国历史(表1)。如果我们将显隐二文本共格文字系统综合为一,就可阐发互补而合成为完善的《风月史鉴》文本。

文字的比兴用于讽喻和批判,其特点在于其表述的“模糊性”。例如《风月史鉴》之具体历史时代,在这里就无法确定。书中“凡鸟偏从末世来”的王熙凤的熙字有“光明”之义,其命运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字谜可解为明末皇帝朱由检,而“哭向金陵事更哀”则恰合南明王朝史事,这些的确让人可作明末清初时代的联想,但如果要确指时代背景和所讽刺的历史人物,就得借助于书中它处的提示来明之。

《红楼梦》一书,其整体结构设计,十分精美完善。表面看起来是随意自然而为,实际上却是“一字不可移,一字不可改”地精致和暗线密布。例如书中与贾相对的甄姓人物,看起来可有可无,可实际上却组成了隐文本的共格线人,勾画出了显隐二文本各自的界限轮廓。

 

二、《红楼梦》真事隐线索梳理

《红楼梦》一书共有四个甄家线索人物:甄士隐、甄家丫鬟娇杏、甄英莲和甄宝玉。这四人及其关联人物,共同勾勒出显隐文本间的共格文字界面(表2)。

表2、甄家线索标识出的显隐三文本间共格文字界面

 

甄家线索

 

显文本

 

隐文本

 

反正从来总一心

镜光至意两相寻

 

甄士隐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甄士隐故事

石头故事

天崩补天(余石故事)接地陷之时(甄士隐生活时空背景)

 

甄家丫鬟娇杏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雨村述说正邪二气赋

雨村助薛蟠夺得甄英莲

宝玉与正邪二气禀赋人之间关系

薛蟠夺甄(真)成真

甄英莲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贾宝玉和贾府故事

薛蟠和薛府故事

(甄英莲入薛家,使薛家成为隐文本真家)

薛家兄妹与宝玉间的关系映射可揭示出宝玉映射的历史人物原型

 

甄宝玉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甄贾二宝玉镜像关系

甄贾二宝玉合一关系

甄宝玉无通灵宝玉

甄家二宝玉间的海市蜃楼式投射关系遂将通灵宝玉作者剥离出来

 

表2中的显隐文本的区分是相对的,它们间的关系实际上是文本互补的,全书就如“拆字法”的极度扩展应用,其隐文本的全貌真意只有将显隐二文本整合起来才得以显示。这正如王熙凤判词中的“一从二令三人木”字谜(《甲戌本》夹批:“拆字法”),先反观“木人”,合为朱字。再正观“一从”,从有顺从、自从、从来等义。字谜中只用“一从”,一为始,即用自从之从义。自从之从可训“由”(见《康熙字典》引《广韵》),故可从“一从”得“由”字。再综观全字谜,“三人”除去“一从”之二人,还余一人,此第三人与其余部分(檢字的“二口”解为“二令”)合起来得“檢”字。最后将正、反观文及其整体观文综合起来,即得朱由检之名。值得一提的是,冯精志先生在1992年猜出此谜的答案是朱由检, 由于盛行的胡适主流红学无法对此解作出合理解释,故此解至今仍然被人们所忽视。

书中第一回特别标明“甄士隐梦幻识通灵”,将“真事隐”线索索端,立马递在刚刚入书的读者手中。甄士隐识通灵的行动表面云天雾地,可作者却说其内里真实万分。然而,甄士隐之“真”处在显文本之假语村言中,却又不得不吊诡地带上假的痕迹。与之相对,出于神话、居于隐文本中的通灵石头,却由于梦中得识于甄士隐之真,又被作者打上了真的烙印。可如果我们将显隐二文本的假中之真合在一起,书中故事的时空背景就立刻显现出来:通灵石头生于“天崩”后补天之时,其投胎转入红尘时结识的甄士隐则居于“地陷东南的一隅姑苏(《甲戌本》侧批:是金陵)之地,即可得该书的时代背景---天崩后造成地陷东南(金陵)时的红楼一梦故事(详见下文)。

第一回同时还建立了“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之“甄家”真线索,假语村言之化身贾雨村所怀的闺秀,正是甄家丫鬟娇杏。贾甄之合,遂将贾雨村的“内人”变为真在假中的线人。此真线索人物,原是甄家的丫鬟,故象属辅助副线。此线的辅助索端主要有二,一个在第二回,贾雨村述说宝玉隶属正邪二气禀赋之人,并列举了宝玉所对应的历史人物,为帮助建构宝玉原型作准备。另外一个在第四回,贾雨村助薛蟠顺利地夺得甄英莲,使投靠贾府、居于梨香院的薛家摇身变为含甄家主人的隐文本真家主线。

甄英莲这个书中“真事隐”系的主要线索人物,被抢入薛家后,宝钗更其名为香菱。此名将英莲比喻成菱(蔆)花,颇含深意。古代铜镜,映日时发光影如菱花,故名“菱花镜”。《埤雅·释草》释蔆:

其花紫色,昼合夜炕,随月转移,犹葵之随日也。旧说镜谓之蔆华,以其面平,光影所成如此。庾信《镜赋》云“照壁而蔆华自生”是也。

故香菱之菱花,可释之为菱花镜。至于香菱之香,可能源自明末史学家、诗人、弘光朝礼部尚书钱谦益的闻香识书之说。他认为诗歌乃“天地间之香气”,“以鼻臭映香,触鼻即了,而声色香味四者,鼻根中可以兼举。”以此观之,香菱即香鉴,有闻香而识《风月宝鉴》之蕴。

从“一声也两歌”之隐歌看,以香菱之花色紫红隐朱字,再以在黑夜里向月开放的菱花隐向往复明的明遗民,可说是绝妙的全方位比喻。香菱在书中的唯一诗作《咏明月》,就很好地表述了人们在黑夜中望明月、盼天明、想团圆之菱魂恋情: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在日昼,香菱这菱花,则指映日时放菱华(隐明字)的菱花镜,即所谓《风月宝鉴》之鉴。《红楼梦》崇尚《离骚》,曾经“远师楚人之《大言》、《招魂》、《离骚》、《九辩》、《枯树》、《问难》、《秋水》、《大人先生传》等法”,为晴雯作《芙蓉女儿诔》。汉·王逸《离骚序》云:“《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谕,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灵修、美人,以譬于君。”联系“江山与美人”之史典,书中被拐卖、抢夺的菱花美女,象征的可能是明末被人“拐卖”、抢夺的朱明江山,南明之乾坤半壁。

甄英莲入薛家承担真线索的主线后,全书就以贾宝玉贾府为明线,薛蟠薛家为暗线来组建文本。这明暗两线平行发展、相互发明、互相补充、彼此映射、比兴交合,完美地演绎了明末清初发生在金陵的《朱楼梦》。例如,书中隐喻薛家薛宝钗为杨贵妃,并预定她与贾宝玉间有金玉良缘关系,这就将第二回提及的、与贾宝玉相对应的、具正邪二气禀赋的唐明皇从诸多候选人中选择性地映射出来,因为在这些候选人中,只有唐明皇与杨贵妃间有男女良缘关系。贾宝玉被隐喻为唐明皇,其隐在“唐”,隐指“唐人”,在“明”,则指明朝,故他实际上是唐人的明朝皇帝。再如,书中隐写贾宝玉的生日是五月初三,与薛蟠同日生日。又写宝玉与薛蟠一起过生日、嫖妓、看戏、喝酒,更奇者是一起为林黛玉的病张罗治病的药方子,其实是在隐写“蟠玉一体”。第二回描述宝玉属正邪二气禀赋之人,亦正亦邪,“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其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只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厚和平,聪敏文雅,竟又变了一个。”书中以宝玉表现其正人,而以薛蟠扮演其邪人,可说是相得益彰(参见隐文本之一《贾宝玉原型的构建》)。

书中除甄士隐家外,还有江南金陵甄家和与贾宝玉相映射的甄宝玉。两宝玉间这种镜像关系的建立,不但将在海市蜃楼中生活的贾宝玉,寻踪定位于江南金陵,而且还将通灵宝玉这个作者的化身从贾宝玉身上剥离出来,还作《石头记》之石头原身(参见隐文本之二《<石头记>作者自传隐文本的揭示和构建》)。

鉴于文章篇幅有限,下面先简要地解决《红楼梦》一书的时代背景、所用的隐文艺术手法等问题,以期对该书全貌有个总体的把握。

 

三、甄士隐与石头故事的显隐双文DBCMIS解析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第一回回目开门见山,就将该回显隐二文本中各自的主人翁表明。甄士隐此时尚未隐于幕后,他与贾雨村间的交往是该回显文本的主干。该回的隐文本所叙述的,是关于通灵宝玉的神话梦幻故事。故作者在第一回第一段特别说明:“更于篇中间用梦幻等字,却是此书本旨,兼寓提醒阅者之意。”《蒙府本》第一回回后批也说:“出口神奇,幻中不幻。”为简便清晰起见,可将此回中显隐双文本中的共格文字列表对照(表3),并作一DBCMIS法解析,以期界定两文本间的共格文本。

表3、甄士隐与石头故事的显隐双文DBCMIS解析

 

显文本

隐文本

显隐双文映射互补共格文本(DBCMIS

时间

当日地陷东南

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

天破、补天、地陷东南之时

地点

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甲戌本》侧批:“是金陵。”

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甲戌本》侧批:“伏长安大都。”花柳繁华地,《甲戌本》侧批:“伏大观园。”温柔富贵乡,《甲戌本》侧批:“伏紫芸轩。”

“昌明隆盛之邦”的金陵是当时的政治中心,隐弘光明皇都。《甲戌本凡例》说明:“书中凡写长安,在文人笔墨之间则从古之称,凡愚夫妇儿女子家常口角则曰"中京",是不欲着迹于方向也。盖天子之邦,亦当以中为尊,特避其东南西北四字样也。”

天破原因

时代背景

偏值近年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无非抢田夺地,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捕,难以安身。只有逃隐。

无材可去补苍天,《甲戌本》侧批:“书之本旨。”枉入红尘若许年,《甲戌本》侧批:“惭愧之言,呜咽如闻。”

天灾缺粮、民不安生而造反,官兵剿捕失败,国家无材补天而亡国。

人物交往事件

甄士隐应贾雨村之求,资助他实现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的捧月之志。

一僧一道将石头夹带在神瑛侍者身上,投胎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

为“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神瑛侍者和通灵宝玉出现。贾雨村得甄士隐之助,也已经为实现他捧“月明之志”作好了准备。

甄家女儿

甄英莲

甄英莲被拐子拐走,遍寻不着。

有命无运,累及爹

娘。《甲戌本》眉批:“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 

菱花空对雪澌澌。《甲戌本》侧批:“生不遇时。遇又非偶。”

甄英莲的象征是明末时代被人拐卖的“美丽江山”,为救她之故,将有许许多多的人为她而死。

英莲将遇见薛蟠,被强抢而沦为妾,其命运结局悲惨,可谓是“生不遇时。遇又非偶,有命无运。”

《红楼梦》第一件奇处,让人入书如入梦中,发现书中“无朝代年纪可考”。可当你应用DBCMIS法读懂书中所载真故事后(详参表3),就会发现自己置身于明末清初那天崩地裂、水深火热的南明动荡年代。这时你读到神瑛侍者下凡转世之地是“昌明隆盛之邦”的江南金陵,就会心领神会地知道那句话说的是南明金陵王朝。读到“忽见一大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描述《石头记》的文本形体时,你会联想到“明历”、南明历史等字句。在第一回中,作者对时间、地点、人物、时代背景等都作了交代,为显隐文本的展开均作了必要的铺垫。

 

四、《红楼梦》隐文艺术

当第一回石头(作者)论述到《红楼梦》一书写作主旨,说该书“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甲戌本》对此有眉批阐述该书“秘法”说:

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傅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余亦于逐回中搜剔刮剖,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

由此可见,要真正读懂《红楼梦》,必须对该书的隐文艺术手法有所了解。

(一)有间架、有隐有见、有正有闰

“间架”,指的是文章的组织结构,故事情节间的有机网络联系。“隐见、正闰”,正是前文所阐述的显文本、隐文本、显隐文本互补之义。批语中一“有”字,遂将《红楼梦》打上了显、隐文本同存互补的特征。

(二)草蛇灰线

蛇性隐行,行动于草丛中的蛇,十分难以觉察。蛇虽然不会留下脚印,但蛇的体重会留下一些恍惚存在的痕迹。这里的“草蛇灰线”,指书中隐文本的线索。书中明写甄士隐名字的字义是“真事隐”,实际上隐文本所用的线索也是甄家人物线索。书中甄家人物形成一条若有若无的线索,贯穿于情节之中,将隐文本组织网络起来。当然,此线索需要有辨认“草蛇灰线”的功夫才可识得。前文对此已详述,不赘。

(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这个成语的引申义,指用明显的行动迷惑对方,使人不备的策略,也比喻暗中进行活动。《红楼梦》开章就说此书无朝代和纪年,明从天破时女娲补天炼石说起,接续“当日地陷东南”金陵之地的甄士隐故事,暗写此书的时代背景是“天崩地裂、地陷东南”的南明时代背景(详见前文)。

(四) 空谷传声、一击两鸣

“空谷传声”,此处指一种音韵学的游戏。用击鼓、击几、拍掌等法,发出次数不等的声响,指射原先预定的文字序列中的文字,此即所谓“射字”,或叫“空谷传声”。“一击两鸣”,即“一箭双雕”、“一石数鸟”,比喻一举几得,一笔多用多果。如果将“空谷传声、一击两鸣”结合应用,即可达显中有隐的效果。例如,贾宝玉原型问题,下文论述的“寅字避讳”问题。鉴于篇幅之限,这里只简要对宝玉原型问题作一说明,详释见于《贾宝玉原型的构建》。对于贾宝玉原型,书中第二回在人之正邪二气赋中,先将贾宝玉归属于亦正亦邪、正邪兼有之人,并且将历代同类之人,列举成一个从“奇优名倡”至“帝王将相”之“正邪二气兼有之人大集合”。至于谁是贾宝玉“易地则同之人”、所映射的原型人物,则属书中所隐之文。书中所隐,着落在薛宝钗身上。书中显文本为形容薛宝钗的丰满美,将她比喻为杨贵妃,并且预定她与贾宝玉间有“金玉良缘”。第六十二回,作者又特别借“射覆”游戏,让“宝玉可巧和宝钗对了点子”,且以二人的名字为对射,让(甄)香菱提示“他两个名字都原来在唐诗上。”综合以上信息,如果以“金玉良缘”为集合映射条件,就可将与杨贵妃相对应的“唐明皇”从“正邪二气兼有之人大集合”中选择出来,从而确定“唐明皇”是贾宝玉原型所映射的历史人物,而“唐明皇”三字,实是“唐人之明朝皇帝”的简称。

(五)背面傅粉

“背面傅粉”,写作的一种手法。对事物相关的甲与乙,如果要表现的是甲,却不写甲而写乙,即以乙显甲法。《红楼梦》书中,特别提到此种笔法。在第三十八回菊花诗会,史湘云写了一首《供菊》: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林黛玉评论此诗说:

据我看来,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已经妙绝,将供菊说完,没处再说,故翻回来想到未折未供之先,意思深透。

这里所谓的“背面傅粉”,用了倒插笔手法以补足归隐的原因,扩大深化了诗的意境,丰富了吟咏的内容。“三径”典出陶渊明《归去来辞》,其赋云:“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其实,这篇诗歌是对《归去来辞》的“夺胎”摹写。前四句写归隐之乐,后四句写的是归隐之因。诗中后四句除去写其“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之政治避难原因外,还表述了明遗民在《明夷》之时、“圃冷斜阳忆旧游”的恋昔日旧明情愫。明遗民对陶渊明,是十分推崇的。张兵在《明清易代与清初遗民诗》一文道:

到了清初,明遗民更从陶渊明身上发现了许多人格的闪光点,对陶渊明虽隐居而不忘故国、不臣服新朝的人格特征大加弘扬。因此,明遗民肯定陶渊明,不仅仅因其人品高洁,而且由于陶氏所处的晋宋之际与明遗民所处的明清之际有相似之处。5

《红楼梦》中的脂批,全用甲子纪年,不用清朝年号,对隐者则称之为“羲皇上人”一类人物(第一回评论甄士隐的批语),其源亦可追索到陶渊明:

陶潜于晋亡之后写诗作文均用甲子纪年,不用刘宋年号。这种做法在清初遗民诗人那里得到了继承并发扬光大。不仅顾炎武诗中不用清朝年号,傅山、归庄、王夫之、屈大均、陈恭尹等人诗中同样见不到清帝年号。河朔诗人刘逢源道:“只将甲子纪文章,休羡桃源忘晋魏,先生枕畔亦羲皇。”5

李剑锋的《明遗民对陶渊明的接受》摘要云:

在明清易代之际,陶渊明首先是被作为晋宋易代之际的"遗民"接受的。陶渊明不与新朝合作的行为等,得到遗民几乎不约而同的赞赏和效仿,他们效仿陶渊明甲子纪年,桃源避秦,隐逸力田,在诗歌创作上和陶学陶。陶渊明成为支撑特殊时期民族感情、道德情操和超越情怀的历史基石之一。6

显然,《供菊》一诗的“背面傅粉”,阐明了明遗民归隐、恋明而不仕清朝的志向。

(六)《红楼梦》之比兴手法

比兴的比,就是比喻。对于兴,历来见解不一。《文心雕龙•比兴》7论“兴”:

比显而兴隐。兴者,起也。起情者依微以拟议。起情故兴体以立。兴则环譬以托讽。观夫兴之托谕,婉而成章,称名也小,取类也大。诗人比兴,触物圆览。物虽胡越,合则肝胆。拟容取心,断辞必敢。攒杂咏歌,如川之澹。楚襄信谗,而三闾忠烈,依《诗》制《骚》,讽兼比兴。炎汉虽盛,而辞人夸毗,诗刺道丧,故兴义销亡。

《文心雕龙》认为,兴是系统的复杂的“隐比”或托谕,其特点是婉而成章,称名也小,取类也大,环譬以托讽。《文心雕龙•隐秀》释“隐”:“隐也者,文外之重旨者也……隐以复意为工……夫隐之为体,义生文外,秘响旁通,伏采潜发,譬爻象之变互体,川渎之韫珠玉也。故互体变爻,而化成四象;珠玉潜水,而澜表方圆。始正而末奇,内明而外润,使玩之者无穷,味之者不厌矣。”兴的这些特征,颇似《易经》卦象属性,故以描述卦象特征的“称名也小,取类也大”之言辞表述。《系辞下传》引孔子之言:“子曰:‘夫易,彰往而察来,而微显阐幽,开而当名,辨物正言,断辞则备矣。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其旨远,其辞文,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隐,因贰以济民行,以明失得之报。’”以此观之,兴实际上是从卦象演化、扩展、文学化而来。《易》以道阴阳,“阴阳之义配日月。”易字,有从日月相衔的释义。明末清初以魏嬉为首的“易堂九子”,8即以“易”字象日月合明来表明自己明遗民的立场。南明时代著名思想家黄宗羲,其名著《明夷待访录》应用《明夷》卦象比喻明朝“明入地中”,用“待访”表明明日太阳仍会升起, 9而其著作也会被明君采用,表现了他“复明”有待的乐观精神。与此相类,在《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史湘云亦借阐述阴阳道理以隐示日月合明、卦成《既济》之“初吉终乱”的史鉴主旨:

  湘云笑道:“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什么‘都是些阴阳',难道还有个阴阳不成!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字,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不是阴尽了又有个阳生出来,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翠缕道:“这糊涂死了我!什么是个阴阳,没影没形的。我只问姑娘,这阴阳是怎么个样儿?”湘云道:“阴阳可有什么样儿,不过是个气,器物赋了成形。比如天是阳,地就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翠缕听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湘云笑道:“阿弥陀佛!刚刚的明白了。” 

 “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此段对话讲完日月,再说太阳太阴,故而“明白”。“日月之道,贞明者也。” “悬象著名,莫大乎日月。”“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10此象,可用正反阴阳一体的《风月宝鉴》来比兴。此镜象比《既济》,负阴而抱阳,“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其称名也,杂而不越。于稽其类,其衰世之意邪?”10

 将明朝比兴为日月象,见于《推背图》一书。11 《红楼梦》应用“推背”之法,“为众女子数运之机”。对此,第五回《甲戌本》有眉批特别说明:“世之好事者争传《推背图》之说,想前人断不肯煽惑愚迷,即有此说,亦非常人供谈之物。此回悉借其法,为众女子数运之机。无可以供茶酒之物,亦无干涉政事,真奇想奇笔。” 关于明朝之谶,见于《推 背 第二十七象 庚寅 》:  

谶曰  惟日与月, 下民之极。应运而兴, 其色日赤。 

颂曰 :枝枝叶叶现金光 ,晃晃朗朗照四方 。江东岸上光明起 ,谈空说偈有真主 。 

金圣叹批曰: 此象主明太 祖登极。太祖曾为皇觉寺僧,洪武一代,海内熙洽,治臻太平。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此象“庚寅” 这个计时干支,它是《红楼梦》特别隐藏的真线索结点。朱元璋起自贫寒,终登九五之尊,因此深信天命。朱家皇室成员,亦因此信天命而不疑。南明甲申年监国日选在五月初三庚寅,当是特别挑选的应天谶吉日。明朝初建国于金陵,南明又复建国于此地,加之南明皇帝朱由崧名字的“崧”字为五行木,也与“庚寅”象《颂》中的“枝枝叶叶现金光”相合,故选庚寅日于金陵登基鉴国,有应天谶而祈吉祥之意。

朱由崧在《红楼梦》的角色扮演者是薛蟠,其生日是五月初三。在生日这天,薛蟠闹了一出意味深长的笑话:

薛蟠笑道:“你提画儿,我才想起来。昨儿我看人家一张春宫,画的着实好。上面还有许多的字,也没细看,只看落的款,是‘庚黄’(《甲戌本》侧批:奇文,奇文!)画的。真真的好的了不得!”宝玉听说,心下猜疑道:“古今字画也都见过些,那里有个‘庚黄’?”想了半天,不觉笑将起来,命人取过笔来,在手心里写了两个字,又问薛蟠道:“你看真了是‘庚黄’?”薛蟠道:“怎么看不真!”宝玉将手一撒,与他看道:“别是这两字罢?其实与‘庚黄’相去不远。”众人都看时,原来是“唐寅”两个字,都笑道:“想必是这两字,大爷一时眼花了也未可知。”薛蟠只觉没意思,笑道:“谁知他‘糖银’‘果银’的。”

作者让薛蟠与宝玉演出这个双簧,将庚寅二字分开来说,颇为煞费苦心,其目的是点明五月初三这日乃是“果寅”(庚寅)日。唐寅(1470—1523),字伯虎,于明宪宗成化六年(1470年)庚寅生,故名唐寅。庚寅的寅字这样的写法,是为“避讳”。《庚辰本》第五十二回第5段有双行夹批对此寅字避讳有一远程映射式的说明:“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写法,避讳也。” 值得一提的是,脂批是一个系统,是特为读者读懂隐文本而制作的。我们可称这脂批系统为“隐义主题文字的弥散分布集合诠释系统”,如文本中寅字的隐义在这里即是待诠释的主题字,弥散于文本它处对寅字及其诠释批语就需要综合起来读。第五十二回此批语提示寅字的避讳,避的是“寅”在“连敲四下”计时的这个特定情形下。第二十六回用于诠释的“寅”义,也当是避寅在“庚寅”连用计时之时,寅字单用时是用不着避讳的。实际上,寅字在书中单用时(共五处),都是用不着避讳的。因此,这个“讳”,实际上是文字狱之“庚寅”文字讳。五月初三庚寅日这个日子,在清初明遗民那里,相当于今日之开国之庆,它是南明福王朱有崧登基监国的开国庆日:

五月戊子朔,福王谒孝陵。入谒奉先殿,出驻行宫。群臣进见劝进,辞。己丑,群臣上笺劝进,凡三上,不允,只允监国。庚寅,福王监国于南京。以监国谕天下,大赦。12

处于国家民族存亡的时期,南明王朝的建立,给唐人带来了希望,无疑是受欢迎的。例如诗人钱谦益赋诗《甲申端阳感怀十四首•其十四》表达了他对南明建国的欣喜之情:

喜见陪都宫阙开,双悬日月照蓬莱。

汉家光武天潢近,江左夷吾命世才。

地自龙兴留胜概,人乘虎变勒云舌。

天师指日枭凶逆,露布高标慰九垓。13

《红楼梦》一书,所用手法颇多,其它隐文艺术方法,不在此处一一阐述,随遇随解之为妥。

五、结语

《红楼梦》文深如海(显文本中还隐有两个隐文本:《风月史鉴》之南明历史和《石头记》之石头作者自传),理密如《易》(故事中深植《易》理《易》法),写法精绝(绛树美声,一声三歌)。前主席毛泽东以伟大战略家把握全局的深刻洞察力,感知到此书的价值,认为中国文化在国际的地位上,《红楼梦》是值得我们自豪的成就。1956年他在《论十大关系》中说:“(中国)过去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不是帝国主义,历来受人欺负。工农业不发达,科学技术水平低,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深刻研究《红楼梦》,对于今天盛行西方文化的中国,尤其具有归向文化血统、促进中国文化基因兴旺表达的现实意义。中国人之所以被称为是中国人,不是取决于外貌长相,不是依赖其生存地域,而是决定于他们所拥有中国文化基因。《红楼梦》一书的传统哲学思想、正统文化精华、东方文学艺术手法、深厚的爱国爱人情操、男女平等观念等诸多方面,都有许多值得我们今天学习和吸取的精髓及借鉴处。因此,阐释该书、驱去弥漫在显隐文本间的迷雾,遂成我们首要任务。这里献给大家的,是解读《红楼梦》系列文章,包括《<红楼梦>显隐复体文本的构建》、《贾宝玉原型的构建》、《<红楼梦>与史籍间的超文本关系映射反演》、《<石头记>作者自传隐文本的揭示和构建》、《<红楼梦>批者原型的构建》等五篇文章,试图将《红楼梦》的多维文本世界完整地为读者揭示出来。

 

参考文献:

 曹雪芹:《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5年,第1页。

 徐利治:《关系映射反演原则及应用》,大连: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1989年,第5—45页。

③ 冯精志:《百年宫庭秘史———红楼梦谜底》, 北京: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2年,第359—367 页。

 陆佃:《埤雅》,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152页。

 张兵:《明清易代与清初遗民诗》,《江海学刊》2000年第2期。

6李剑锋:《明遗民对陶渊明的接受》,《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0年第1期 。  

7 周振甫:《文心雕龙》,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394-403页。

8 百度百科:《易堂九子》,2010611日,

http://baike.baidu.com/view/322318.htm, 2011年6月18日。

9 胡光华:《八大山人》,长春:吉林美术出版社,1996年,第25-26页。

10 李鼎祚:《周易集解》,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第206-235页。

11 东方居士:《东方大预言》,河北枣强:朝华出版社,1993年,第73页。

12 李清:《南渡录》,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2 3页。

13 裴世俊:《钱谦益诗选》, 北京:中华书局, 2005年,第107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