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cz001
mcz00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5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院方对袁雪云在滨海人民医院分娩死亡的过程答辩”的说明

(2017-12-03 10:42:41)
标签:

杂谈

关于“院方对袁雪云在滨海人民医院分娩死亡的过程答辩”

的说明

产妇袁雪云于201771019时在滨海人民医院妇产科二胎足月待产(待产前一天还在单位上班),时值班张医生检查后说:我让你上半夜生下来,上半夜就能生下来,上半夜生不下来,下半夜没戏!(不明白什么含义?)

被告:患者自述第一胎难产,患者现年龄39岁,贫血、体质差,告知患者上半夜患者精神体力明显好于下半夜。

原告:1、这个回答充分佐证值班医生说过上述话语!

2、产妇生育前一直在幼儿园上班,且你们做的产前检查也一切正常,体质差在哪里?

3、十五年前,第一胎是顺产,并非剖腹产。

2030分,产妇进入产房,期间,妇产科郭绪英主任到来,值班张医生见到产妇家属常春莲、马从荣,很不满的问:是谁把郭主任叫来的?家属回答:在院门口碰到了,郭主任上来看看。

被告:与实际情况不符

下级医生非常喜欢、也经常需要上级医生指导、帮助,更何况是我科德艺双馨的正主任医师、妇产科主任郭绪英,我见到郭主任的到来非常高兴,也很感谢郭主任的帮助和指导。

其后,试产过程中,我们在20米外的病房都能听到产床的哐当声和产妇痛苦的呻吟声,家属于2230分左右提议剖宫产,

被告:与事实不符

1)         病例产程记录中记录23时马从生签字同意行胎头

吸引术。

2)         大家洼派出所《询问笔录》中记载:马从孝“23

10分许,当时由于顺产不下来,我就和我的家属们商量了一下不行就剖腹产,我的家属以及我的弟弟马丛生(袁雪云的丈夫)都同意了,然后我就告诉郭主任我们家属要去剖腹产;马丛生“大约23时许,大夫告诉我们比较难生,然后我们家属就建议做剖腹产。”

值班医生说,再做一轮努力,不行再说。因试产不顺,于23时左右改为剖宫产。11018分,家属听到婴儿的啼哭声。

被告:与事实不符

患者宫缩乏力、已行会阴侧切术,胎头阴道+3“再做一轮努力”,是指行胎头吸引术,病例产程记录中记录23时马从生签字同意行胎头吸引术。

原告:这充分说明值班医生确实说过这句话!

11日凌晨108分产妇剖宫产后返回病房,当时心脏监护仪显示心率在95-104/分之间波动,约半小时后开始心率升高至120/分以上,我们(产妇家属)开始按铃叫医护人员,值班张医生说:正常!凌晨2时前,心率升至140/分以上,心脏监护仪不间断报警,我们坐不住了,从154分至225分,仅出现在护士站视频中,我们前后7次跑到护士站提醒催促医生,期间,护士测量产妇血压过低,值班张医生认为血压计不准,连换三台血压计依然如故!护士用不同的血压计3次为产妇测量血压,血压为57-60/27-30mmHg左右。值班张医生一直说没事,凭她的经验,产妇应该是对麻醉剂敏感,值班张医生的理论依据是:产妇问之有应答!

护士站视频记录:

     154分马从生

     20954秒常春莲

     21351秒马从忠

     21550秒马从孝

     21830秒马从孝马从生

     22413秒马从孝

     22509秒马从生等

     我们见产妇身体状态持续恶化,催促值班张医生马上进行会诊。在家属催促下,值班张医生才开始打电话咨询别人情况!并对家属的催促不满,说家属情绪焦躁!

被告:与事实不符

1)患者在本文“家属前后9提醒催促医生”,与《袁雪云在滨海人民医院分娩死亡的过程》的“我们前后7跑的护士站提醒催促医生”次数不一致。

原告:本文中护士站视频中出现的第89次催促在后文中单独说明,希望院方不要罔顾事实,胡搅蛮缠,这种对待法庭、对待事实的态度令人遗憾!

    2张琰茹医生150分左右到病房查看患者,监护仪显示心率100—110/,患者一般情况好,自述无不适,子宫收缩好,阴道流血不多。马从孝大家洼派出所《询问笔录》中的记载可以佐证

原告:1、当日138分至206分,值班医生张琰茹没有离开护士站,且20650秒去了与产妇所在位置相反的方向,210分才返回,怎们能在150分给产妇查体?

2、马从孝派出所记录中记录的是120次。

病历一般护理记录单第一页记录,2点患者心率114/分,血压84/58mmHg,呼吸19/分,血氧饱和度100%2:06张琰茹处理门诊病人,值班护士2:08告知张琰茹患者心率快,心率120次左右,2:10张琰茹医生床边查看患者,并进行查体,患者意识清,无胸闷、憋气,腹软,无压痛及反跳痛,无移动性浊音,宫底脐下两指,(黑笔标注宫底线),阴道流血不多。向患者及家属交代病情,考虑患者体质弱、贫血,系腰硬联合麻醉,会阴侧切及剖腹产手术出血共约600ml,产程疲乏,嘱护士加快输液速度,尽快输血,观察病情。

原告:视频显示:值班医生张琰茹21040秒离开护士站,21148秒返回,用时108秒,病房距离护士站30余米,去掉来回时间,你有多长时间为产妇查体?

2:13医生在护士站电话通知内科会诊。

2:16张琰茹医生看夜间急诊临产产妇

原告:视频显示:来回用时32秒。

2:20分再次床边查看患者进行查体,心率136/分,血压47/28mmHg,呼吸19/分,血氧饱和度100%,患者意识清,无胸闷、憋气,腹软,无压痛及反跳痛,无移动性浊音,宫底脐下两指,阴道流血不多,并再次护士站电话请心内科会诊,同时咨询麻醉科腰硬联合麻醉对剖宫产患者术后血压、心率影响。

原告:佐证家属描述,值班医生张琰茹一直强调的麻醉剂敏感之说。

2:20-2:40心内科医生王珊珊会诊患者,并请上级医生王滨和会诊。

2:30张琰茹医生电话请示郭绪英主任病情,并遵医嘱三条静脉通路,快速静滴复方氯化钠、氟美松5mg静推,多巴胺60mg静滴,西地兰0.3mg静推。

原告:氟美松5mg静推,医嘱没有。

2:30-2:40护士长王秀云、郭绪英主任、张琰茹医生查看患者,心电监护仪血压90/47mmHg,血氧饱和度100%,三次水银柱血压计量血压,血压91/50mmHg,患者意识清,无胸闷、憋气,腹软,无压痛及反跳痛,无移动性浊音,宫底脐下三指,阴道流血不多。郭绪英主任嘱密切观察病情变化。

原告:三次测量血压发生在230分以前,这在执行者袁会护士的派出所询问笔录中有明确记录!当时血压非常低!

240分,换过衣服的郭绪英到护士站,和张琰茹聊过就走了,如果此时引起重视,或许会挽救一条生命!

被告:与事实不符

12:35郭绪英主任到病房查看患者,2:40郭绪英主任同张琰茹医生护士站分析交流病情,交代注意事项。

原告:240分,郭绪英和张琰茹做出了什么样的分析,才导致了医生对产妇的危重病情视而不见,玩忽职守,甚至脱岗?致使产妇在此后一小时内死亡?况且张琰茹在当天的派出所笔录中说:郭绪英未做进一步病情分析!

2)大家洼派出所《询问笔录》中记载:郭绪英“我去了以后看到张琰茹医生、护士长王秀云、还有一个心内科的医生在场,病人家属也在,当时袁雪云的情况是,血压恢复到90/50,阴道流血不多,子宫收缩情况良好,询问袁雪云哪里不舒服,袁雪云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情况没有异常,我就嘱咐张琰茹和值班护士袁会给袁雪云输上血并密切观察病人的情况,之后我就又回家了”,

3)大家洼派出所《询问笔录》中记载:马从生“郭主任去了之后看了一下”

4)马从孝712日到客户服务部投诉,《患者投诉登记表》中记载“2时郭主任从家来病房看过病人,当时血压升至90/40mmHg,心率140/分,看了病情平稳就回去了;”

其后,医生陆续去休息了!其后产妇的心率持续上升,至凌晨3时以后心率升至170/分以上,血压下降到40/20mmHg315分以后产妇浑身大汗,口中呼热,324分,护士叫来的张医生在病房站了瞬间(250分出护士站去休息,324分返回,期间换了衣服,视频为证!),不耐烦的说:嫌热开空调!

被告:与事实不符

13:13张琰茹医生到病房详细查体患者,嘱加快输血、输液速度,3:25多巴胺20mg静推,于3:26:59立即启动院内绿色急救通道,通知麻醉科、心内科、彩超室参加急救,郭绪英主任到场抢救。

原告:1313分张琰茹没有到过病房。袁会护士在派出所笔录中说:310分我将袁雪云的输血速度加快,320分许值班医生张琰茹到病房检查。这和家属说的324分相符。张琰茹笔录中说:袁会护士电话通知我孕妇血压不稳定(值班医生需要电话寻找,进一步说明其不在岗)。此时已是324分。

另外,如果如院方所说,张琰茹3:13去过病房,她会不知道病人心率过高、血压不稳?还需要袁会护士在10分钟后电话通知?

2、看看视频张琰茹在干什么?是什么反应?当时家属马从忠就在护士站(3:25:10追着张琰茹去的,3:28:37无奈离开),张琰茹一直认为是对麻醉剂敏感,不予采取措施。视频中马从忠在护士站急的团团转,仰天长叹,可是无用啊。

33102秒马从忠又和护士长王秀云到护士站催促张琰茹,王秀云对张琰茹说:这样不行,血压已到40/20mmHg,谈了1分多钟,张琰茹才跟着去了病房。此时才有过检查。

3、如果3:26:59启动了院内绿色急救通道,那么3:41:1033秒在手术室西门口又怎么会23秒打不开手术室的门?这就是医院的绿色急救通道吗?

4、如果在324分给产妇做过检查,那么就不会有其后在护士站的反应。更不会不知道产妇腹腔已经大大的膨隆。

所以,事实是张琰茹到332分跟着家属和护士长到病房才对产妇进行检查,才知道产妇腹腔已经大大的膨隆,也就有了之后3:33:53视频中出现的,张琰茹在等待郭绪英时做了个腹部大大膨隆的手势。然而此时为时已晚,336分至338分心脏监护仪显示直线,心脏已停止跳动,呼吸也没有了。这在院方五日后提供封存的诊疗记录、病程记录和抢救记录中记录的剖腹探查时(尽管是否进行过剖腹探查存疑,另有论证),患者手术过程中心电监测心率、血压未检测到,持续进行人工心脏按压,相佐证。麻醉记录单中记录340分至410分心率、血压未检测到同样可以佐证。

5、郭绪英主任到场抢救是324分产妇家属马从孝打电话叫来的。郭绪英在派出所笔录中说的很明确。亦有通话记录佐证。

2)张琰茹医师工作中污染了工作服,根据院感管理条例,进产房时立即更换清洁工作服后进行记录病程,整理、消毒待产室及产房等工作。

原告:1、值班医生置病危的病人于不顾,用34分钟时间去整理消毒待产室,直到袁会护士打电话叫她才返回工作岗位(张琰茹的派出所笔录自己说的),这正常吗?

2、如果当时记录了病程,为什么当日上午11时以后(1112分,马从忠在护士站发现张琰茹在编造诊疗记录后,拨打5337110报警),派出所拍照留存的病例和病程记录中没有?

3、医院有圆形花点工作服吗?(护士站视频32517秒至20秒;33024秒、44秒;33414秒;手术室西门口34140秒,衣服上的圆形花点都很清楚)。

32510秒马从忠追着张医生到护士站,张医生强势,不让说话依然说没问题,并强调她们做的手术很成功,产妇就是对麻醉剂敏感,理由还是产妇问之有应答!

33102秒马从忠又和护士到护士站催促医生,护士对张医生说:这样不行,血压已到40/20mmHg,张医生依然无多大反应!

被告:与事实不符

3:13张琰茹到病房详细查体患者,嘱加快输血、输液速度,3:25多巴胺20mg静推,于3:26:59立即启动院内绿色急救通道,通知麻醉科、心内科、彩超室参加急救,郭绪英主任到场抢救。

原告:一次一次的重复谎言就能成为事实吗?

33850秒,值班张医生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急急忙忙跑到病房大喊,谁也别说话,都听我的,然后拖曳产妇要到手术室,现场一片大乱,正给产妇输血的血浆撒的满地都是,有56人身上溅血,产妇四肢上的输液通道纠缠成团,此时病人已无意识,腹部明显隆起,随着担架车晃动有波浪纹出现!

被告:与事实不符

院方按绿色通道分工合作、有条不紊,多学科协作,及时抢救病人,王滨和院长、郭绪英主任、彩超室、麻醉科、心内科等参加急救就是证据。

原告:看看视频,去手术室时,产妇所输的血浆和液体哪里去了?你们建的几条输液通道在哪里?也太有条不紊了吧。

34110秒产妇到手术室门外,33秒产妇出现在视频中,满身是血,家属跟随,此时产妇无任何反应,心脏监护仪显示为直线,至4时家属未见到任何抢救措施,值班张医生慢吞吞穿戴手术服,院方多次驱赶家属至缓冲区。

被告:3:41:10产妇到手术室门外,3:41:33产妇出现视频中,3:41:47离开监控区,由手术室工作人员按有关规程接入手术室。

原告:手术室西门23秒无人开门,最后来开门的身穿绿色花衣且披头散发,这就是院方的绿色急救通道吗?这就是院方的有条不紊吗?这就是院方的由手术室工作人员按有关规程接入手术室吗?

但是,《手术室西门口视频》描述“满身是血,此时产妇无任何反应,心脏监护仪显示为直线,至4时家属未见到任何抢救措施,值班张医生在慢吞吞穿戴手术服”明显与事实不符。

原告:1、产妇手臂前胸和被单上的,超过1.5米的几字形血迹是怎么来的?

2、在送往手术室的过程中,家属眼含热泪,撕心裂肺的大喊产妇的名字,盼望产妇能够活过来,并在4时以前多次进入手术室。家属的眼睛不瞎,更有视频佐证。

按手术室有关规定,手术室禁止任何人员不按有关规程进入清洁区,患者家属多人违章进入手术室清洁区,严重威胁医疗安全,手术室工作人员多次劝离家属。

4时产妇父母到达医院。

401分家属走出手术室。

402分值班张医生锁死手术室西门口。然后由手术室东门跑到护士站。

40603秒值班张医生身穿手术服从十楼手术室跑到五楼护士站,改动电脑资料,并坐着和护士聊天,时间长达13分钟以上,直到419分以后才手提手术蓝,走出五楼护士站。(如果还有一线希望,这是最宝贵的抢救时间啊,就这么在值班医生的冷漠中逝去!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院方根本未做抢救,而是争取充足时间篡改记录!)

被告:与事实不符

1)患者病情需要,4:06张琰茹医生回5楼护士站电脑打印备血单、取血单,并不是患方所说的“改动电脑资料”。

2)孙迎春11415分在输血科取O型去白细胞悬浮红细胞2U41713秒将装有O型去白细胞悬浮红细胞2U的取血专用箱(也就是患方所说的手术蓝)交予张琰茹,张琰茹420分经十楼手术室东门进手术室将血送入手术室输血。

原告:这个解释与张琰茹在事发当天派出所的询问笔录中记录的大相径庭。张琰茹在派出所笔录中说:‘进入手术室,我和郭绪英医生进行开腹,夏萍医生到达手术室协同郭绪英医生进行手术,我返回病房准备抢救孕妇的工作,之后她们是怎么对孕妇进行抢救的我没有参加;就进行了一次抢救,我没有参与具体的抢救工作,我只是在最初进行负责抢救的协调工作。’试问:到底哪些是实话,哪些是谎话?

3)院方绿色抢救通道分工合作、有条不紊,多科协作,及时抢救病人,很多不值班的医护人员(包括在潍坊居住的潍坊市人民医院的专家)纷纷、不约而同地来院参加抢救工作就是证据。

原告:家属凌晨150分前发现产妇心率升高血压降低的问题,前后9次提醒催促医生,而潍坊人民医院的医生是早上623分到达的,潍坊人民医院距滨海55km(直线距离48km),院方究竟是什么时候联系的潍坊人民医院的医生?

512分至16分,麻醉师吴同乐来到手术室西门口说:产妇又有了自主心跳,但无呼吸、无意识、瞳孔散。且打开腹腔没有见到多少出血!要求把病人送至病房,上呼吸机。

被告:“没有见到多少出血”与《对滨海人民医院提供病例和病程记录错误内容的纠正》的“并一再说明开腹探查后未见有出血现象”自相矛盾。

原告:应该让吴同乐出庭说明,到底是出了多少血?靠猜,还是靠蒙?

520分至25分王滨和把马从孝、马从生叫到手术室缓冲区,谈话意思和吴麻醉师相同。

542分产妇经手术室西门口返回病房,此时发现产妇已无任何生命体征:无心跳、身体凉、有僵硬感、手足无血色且有透明感、浮肿、无呼吸、无意识!(视频中的呼吸器从54236秒至46秒未见按压)

被告:与事实不符

1)、临产死亡时间:7:15

原告:1711日凌晨336分至338分病房心电监护仪直线,显示心跳已停止,此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2、院方诊疗记录、术后病程记录、抢救记录都写着:患者手术过程中心电监测心率、血压未检测到,持续进行人工心脏按压(院方记录手术时间为3504:05,但是否进行过存疑,请详见:《是抢救还是抢尸?剖腹探查手术是否进行过?》)。

3、院方危重患者护理记录:患者行剖腹探查术,于545分返回病房,术中患者心率、血压检测不到,给予心脏胸外按压,输注红细胞,应用升压药,经气管插管,简易呼吸器辅助呼吸回病房,术后患者自主呼吸、心跳未恢复!

4、院方危重患者护理记录:623分,潍坊人民医院苏主任会诊,患者双瞳孔散大5公分,自主心跳未恢复。

5545分产妇返回病房,家属发现产妇已无任何生命体征:无心跳、身体凉、有僵硬感(产妇丈夫手抚爱妻泪如雨下)、手足无血色且有透明感、浮肿、无呼吸、无意识!

6、院方麻醉记录单记录:340分至410分,血压、心率未检测到,行胸外心脏按压。这和家属叙述吻合。

7、王秀云派出所笔录:545分回病房没有心跳。

2)、5:42:23手术室工作人员开门、准备电梯,5:42:32

患者出现在监控区内,由三名手术室工作人员护送,其中吴同乐主任亲自护送,一手拿氧气袋,且边走边一手按时捏压简易呼吸器,将患者护送至五楼妇产科病房。

原告:视频显示:54235秒至43秒,8秒钟没有见到捏压简易呼吸器。

3)、五楼妇产科同时准备好接收病人。

返回病房后,医护人员装模作样的在做心脏体外按压,更可笑的是:现场指挥的居然是麻醉师!

被告:没有什么可笑的!

麻醉师不仅仅是手术麻醉的重要工作人员,而且是生命支持科学的专家,非常擅长危重抢救工作,麻醉师现场指挥恰恰是医院高度重视患者抢救工作的具体表现。

其后,院方提出停止抢救,因三弟无法接受爱妻逝去的事实,拒不签字认可,这种无用功一直持续到8时左右,最后由三弟岳父签字停止!

上午10时许,马从忠发现医生又在护士站编造病程记录,于是报警,派出所民警出动,将当时现有的部分资料拍照留存!

被告:按照《山东省病历书写基本规范(2010年版)》如实记录病情。

原告:如实记录病情,怎么会出现医嘱和护理记录与你们的诊疗记录、术后病程记录及抢救记录前后矛盾的情况?详见《对滨海人民医院提供病例和病程记录错误内容的纠正》

注:1、五日后封存的病例和病程记录在本博图片区。

    2、医院监控视频在http://v.qq.com/u/videos/#video/0/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