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酶化学医学孙老师
酶化学医学孙老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780
  • 关注人气:2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癌症的治疗应这样去选择——由徐婷之死想到的

(2016-09-14 15:13:23)
标签:

徐婷

淋巴癌

西医治疗癌症

中医治疗癌症

癌症治疗选择

分类: 理论阐述

前言:


徐婷之死,非死于真正的中医,而是死于以“圈钱”为目的的伪中医。

【补益气血、凉血清毒+癌症控制系列组方,即以体健(免疫及中医之运化能力)为先,基础在,一切手段可为。】

首先,医者的目的,是治病救人。自古医者无大富大贵者,盖医德不允其有商业之心也;【当然现代大医院及私人资本医院不在讨论之列】,故无论中西药与方法,只要有益于祛病康复,都是好手段。只有医学理论革命性进步,而后认识癌症的本质,围绕癌细胞形成机制与癌症(肿瘤集合体之影响结果)表征的破坏与消除,才能真正的治癌。

因此,任何大肆宣扬单一疗法或土单方治疗大病的行为,都是不负责任、不纯洁的。

第二、徐婷之死,死于非中医----中医之外治方法,有很多禁忌的。人体是太阳能的聚集体,体内的一切生化活动都需大量的能量作保证的;即癌症发作期,相当于大月份孕妇的能量消耗,但由于器官不同强度的衰退,营养补充又不能正常进行;而外治方法又需耗费大量的能势与能量,即“耗气血”,故经典中医是禁忌对气血虚弱病人针灸、拔罐,更遑论刮痧这种虎狼手段的。西医,体弱不手术的!

我也碰到过本地一老年胰腺癌病人,儿女孝顺,听宣传大连一家养生机构理疗可以治愈,在那一个月时咨询于我,让其化验血,极差。病人也从健步可行走,到用药调理方才支撑坐上飞机,担架抬回家,勉强用药支撑过了今年春节,我当时就给其家人说:癌症病人,理疗是禁忌!

第三,不赞成西医化疗至死,也不赞成中医排斥西医手段,以为服药,以毒攻毒。

由于西医的对抗性思维,所以癌症治疗的方法只在肿瘤个体上发力(不是前述定义的癌症),忽略了癌症的整体表征,如体虚恢复难,所以也没有为此而研发的药剂。一味地手术,放、化疗,肿瘤不停长,手段不停其结果!所幸西医之在中国,临床医生还是用参芪注射液等扶正固本等极少的药剂,可怜西方癌症病人呐,无一丝调补身体的手段。要知道,氨基酸、白蛋白、胸腺肽等,是原料,要病人器官健康才能利用,而癌症病人恰恰是无力“克化”上述原料------这就是中医之“气血”作用:能力与沟通。所以西医治癌,就是对机体影响大,鲜有成功。

西医若有75%的成功案例,徐婷不会选择这一不靠谱疗法。

同样,中医、中药,也不能包打天下,是药三分毒,因此,人体对任何药物都有容限值。当肿瘤集合(癌症)对机体的影响力大于集体正常生化能力时,即晚期,受限于病人对剂量的耐受能力,则“药石难为”。此时,手术或放化疗,可以卸载肿瘤的规模,减少肿瘤内分泌体,减小对机体的控制能力和减轻对脏器组织的伤害(如很多癌症病人手术、放化疗副作用期过后,体质、体重有所恢复,虽然大多不久肿瘤复发,那是“小苗”又长大,机理另述),此时用药,从癌细胞形成机制的源头上控制,效果是极佳。我身边都有多个案例,以肺癌、胃癌、乳腺癌和淋巴癌常见此现象。

但我更不赞成中医治癌的以毒攻毒之法,何如化疗?当然,中药的靶向性小,伤害更强,但病人常也持久服药败坏脾胃,最后也是不治。

所以,我们应该从顶层理论论证癌症的治疗,统合疗法,使之符合癌症控制的系统规律,才有希望。

至于文中说刘婷的癌症西医可治愈,大概其概率小于50%,否则她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江湖治疗手段了————西医不是提倡盲对比较吗?

癌症,从上文里的分析可以得出,不宜“攻伐“,这是一种雪上加霜的治疗手段,这会使病人病体愈弱,缩短预后。应以疏、利、散为不二法门。辅以机体的整体功能调养,无论中西医,都该这样。可以达到减少血供,切断癌细胞合成链的目的。


媒体:拔罐放血 治疗徐婷的“中医”是何方神圣

要了徐婷命的不是中医,有可能是打着“中医”幌子的骗子,正如魏则西找的不是西医,是挂着“西方先进疗法招牌”莆田系骗子。

  文/廖保平

  9月7日,26岁的女演员徐婷因患癌症在北京去世,据悉,徐婷生前曾拒绝接受化疗,选择采用刮痧、针灸、拔罐等中医疗法,并且中医让她吃素。

  后来她的妹妹发文称最终姐姐还是接受了西医化疗,并直言:“曾经被那么多骗子给骗到现在才做的化疗。”徐婷去世后,大家为这美丽的生命过早凋零惋惜,同时其生前治疗方式引起众多质疑,引发了新一轮“中西医大战”。我更愿意将这种浅表的“中西医大战”视为“中西医互黑”,因为这并不是医学上的学术讨论,而是互指对方的不是和缺点,夹杂着想当然的情绪。

  最为重要的是,这种“互黑”表面上像是一种专业讨论,很多时候误导苍生,徐婷则是受害者之一。

  坚信中医的人,或者是背后有着商业利益驱动的人,专黑西医,尤其剑指化疗:人没有治好,还特别痛苦,放疗杀死了癌细胞,同时也杀死健康的细胞,而中医治疗手段温和,没有那么痛苦。当然,在黑西医的人那里,很重要一条,就是宣传化疗费用高昂,中医治疗廉价。西医花费巨额医疗费却挽回不了生命,鸡飞蛋又打;中医疗法简单易行,还不用给家庭背上沉重负担。

  猛一看,这些说的都是事实,化疗类似于“以毒攻毒”,花费不菲最后无可奈何的多了去,中医疗法减轻痛苦,延长生命的案例好像也有。但癌症到什么程度,是早期,中期还是晚期?是肺癌、淋巴瘤、消化道肿瘤、乳腺癌?不同病情,不同病种,化疗效果肯定不一样。西医治疗乳腺癌基本上可以说没有什么问题了。

  “无论中医西医最大的职业伦理就是尽可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止于当止,负责任地为病人提供最佳治疗方案。”

  据专家分析,徐婷患的是T淋巴母细胞性恶性淋巴瘤,而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统播散到全身各处的恶性肿瘤,在当代是可以治愈的恶性肿瘤之一。

  为什么徐婷一开始就放弃化疗?她自己的微博中讲过:我亲眼看过自己帮助过的@秦思瀚生不如死的化疗后依然死去……我不想被化疗折磨得面目全非再人财两空。因为她说:爸妈生了七个小孩,我是老三,从上大学以来就自己挣钱交学费、大学没读完就带着300块开始北漂住地下室、五年来拼了命拍戏挣钱给弟弟交学费、交房租、替父母还债、买房……

  “无数次熬夜拍戏、累的腰间盘突出仍然大冬天泡在冰水里拍戏、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五年拍了几十部戏挣的钱全给家里了,自己从来不舍得花…在我得知得了癌症后居然有一丝的轻松,我感觉我要解脱了。”一方面,她亲眼见到化疗无效的事情,另一方面,她舍不得花钱,不想增加家庭的负担。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但是,她没有告诉我们,@秦思瀚得什么癌,病到什么程度,为什么化疗治不了,她只是全盘地接受西医化疗人财两空的结果,没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当然,淋巴癌是当代可以治愈的恶性肿瘤之一,并不等于徐婷治就可以得治,可是她放弃了尝试,选择所谓的不知真假的中医。我不相信真正的三甲中医院会这样治疗,吃素可能导致营养不良,拔火罐、放血,可能引发更大组织损伤,造成感染,导致免疫力下降,这种情况下再去化疗,肯定不行。

  要了徐婷命的不是中医,有可能是打着“中医”幌子的骗子,正如魏则西找的不是西医,是挂着“西方先进疗法招牌”的莆田系骗子。

  徐婷对西方的偏见,证明“黑西医”是多么可怕。那么,借此“黑中医”,妖魔化中医就对了呢?当然不是。中医之所以比西医更容易被黑,是因为西医有规范的系统,有标准可量化,容易证伪,中医的痛处就在于缺乏证伪的能力。正是由于这个缺点,更容易被骗子利用。骗子敢放言将死马医成活马,而真正的中医,面对晚期癌症,只敢说配合西医治疗,断不敢说独单用中医就可以治愈。

  在我看来,中医的所有哲学和实践,都是要平均人体要素,达到保障和增加人的免疫能力的目的。人体自身的免疫能力是神赐的“药品”,所有其他的药品,都是人造的药品。如果人的免疫能力好,百病难侵,如果人的免疫能力好,一般的病都可以自我治愈,大自然的神奇就在于此。所以,有医药之父之称的希波克拉底曾认为,人体天赋的自然免疫力是疾病真正的终结者。

  可是癌症晚期时,人体的免疫系统已经无能为力,这个时候靠单纯中医显然是不可能的,这叫远水解不了近渴,必须靠猛药攻打,而猛药攻打必然会让人异常痛苦,产生极大的副作用,还不能保证能攻得下来,攻不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假如我们在日常的生活中,小病小痛用中医,这是很好的疗法,它一般是通过温和疗养来恢复细胞功能,进而使人体恢复健康。相较于西医,中医讲固本培元,讲“调理”,副作用小。

  事实上,人们对西医的副作用已经有所担忧,并有反思。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全球死亡人数中有近1/7死于药物损害,而非疾病本身。单以美国为例,有数据显示,每年因药物损害导致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近1万亿美元。中国药物损害情况也很严重,截止到2015年,中国共有2057万听力残疾者,其中大约70%的患者是过量使用抗生素所致。所以,现在我们呼吁医院不要乱给病人打吊瓶。 如果视为同一回事进行对比,那么西医依其科学性可以黑得中医一无是处,可是中医不只是一门医学,它作为一种哲学体系已经深入到中国人的饮食、生活、文化中。

  正是这种“重养”的哲学理念,让中国人从饮食、生活、工作开始就进行疾病的预防和疗养,这是中国人虽然没有很好的医疗保障,却仍然能保持较高的人均寿命的重要原因。美国的发达程度比中国高,但美国的人均寿命也就高中国一点点,中医哲学功不可灭。

  我已经很厌倦持续百年的“中西医互黑”了,如果说鲁迅时代的人,认为要将传统的挡路石彻底搬开,才能开出现代中国,以至于对传统毫不留情地打倒,直至文革时达到顶点。可是,这种用力过猛的办法很容易倒掉洗澡水时将婴儿也倒出去了,对于传统精华,我们仍然保留,对前人的智慧,我们仍然有一份敬重。 徐婷当然有她的问题,但是在治疗癌症这件事情上需要专业决定,无论中医西医最大的职业伦理就是尽可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止于当止,负责任地为病人提供最佳治疗方案。

  徐婷之死在网络发酵,有不少文章分析说她是遇到了伪中医,用拔火罐、放血、吃素来治疗淋巴癌,十分不靠谱。当下正在进行的,可能是一场打错靶子的讨论,我们应超越“中医西医孰优孰劣”的伪命题,去追问更准确的真相。

  实质的问题可能在于,有人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了徐婷,延误甚至可能恶化了徐婷的病情,进而也借着中医之名迷惑了公众。那么,给徐婷治疗的所谓的“中医”,到底是谁?这才是需要追问的。

责任编辑:瞿崑 SN1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