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天飞大话西游
李天飞大话西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9,627
  • 关注人气:9,0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林大师死了,江湖永远存在

(2017-02-26 18:52:00)
标签:

杂谈

​最近,王林大师去世,网上的讨论很热烈。

这位大师,其实就是一位江湖人士。然而江湖也有很多流派,晚清民国的时候,政府涣散,江湖盛行,江湖上各行各业,南方和北方的分法也有不同。比如《江湖丛谈》,介绍了风、马、雁、雀四大门,金皮彩挂平团调柳八小门。另外,按照一本《江湖八大门》的分法,大致可以分成八类:册门、火门、惊门、飘门、风门、疲门、爵门、要门。

应该说,江湖之大,无奇不有。《江湖丛谈》描写的江湖,侧重京津冀、山东、辽宁,《江湖八大门》写的江湖,侧重四川、重庆。其他地方形形色色的江湖生态,更未必能归纳到这些“门”中。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江湖永远存在。

一、今天的江湖

江湖并不是金庸先生笔下的俊男靓女快意恩仇,而是一种生存的方式。姑且聊聊《江湖八大门》的分法。

册门是卖假书画、假古董、秘方、秘法、春宫的人。卖假书画的,从宋朝米芾开始,就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我认识一个朋友,住在某小县城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到他们村一看,简直惊呆。几乎人人都能写一笔好字,画一笔好画。一个很普通的农家院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照着挂在墙上的画临摹,仔细一看是一张王翚的高仿。他爸爸跟我说:“孩子在练习。”原来这个村子是一个假书画生产基地,造出假画来再做旧,卖到北京天津等书画古玩市场。王壮弘《帖学举要》后面列的许多传世墨迹,一大半都是假的。

然而这册门里面的人物,尤其是卖春宫秘法的人物,并不是对社会没有贡献,所谓宅女费电,宅男费纸,起码拉动了一些GDP。比如在中关村抱着孩子问“要盘吗”的大姐,这就是今天的“册门”中人。当然册门中修炼到第九重功力的女神,当属东洋岛国的苍老师。

火门是烧炼、金丹、长生不老秘法的人,也包括房中术。王林所谓的气功,朝阳区散养的几十万仁波切,大概都是火门人物。

火门人物的一大特征,就是假报年龄。比如《太平广记·神仙》部分,打眼一看全是这些东西。大体上的套路就是看上去只有五十几岁六十几岁,旁边的人就说我爷爷的爷爷看到他时,就是这副模样。

近代有个李青云,据说是活了256岁,死因大概是到了255数据溢出。前几年有个吴云清(或吴云青),据说活了160岁。然而都禁不起推敲。李青云是有个相识的人透露了他的底细,也就八九十岁左右。吴云青据说是生于1896年6月5日,死于1998年9月24日。然而经调查发现,他死的时候也就100岁左右。今天的一些辟谷班修炼班,假如不是主办者真有心得和实证,那十有八九就是火门的江湖手段。

被称为“金刚不坏”的吴云青遗体

惊门主要是算卦看相的,这个今天不要太多。今天app软件里还有一个“高人汇”,99元、168元不等。贫道工作过的北京大六里桥,五台山大师、道家易学大师、以及专事接引女性的老太太全都有。有一次我发现五台山大师正在超度一只肯德基的香辣翅,于是觉得他前面那块“佛学预测”的方形破布更加鲜艳了。

应该说惊门的高级人物,其实是历史上的精英。例如商朝主管甲骨的巫师,掌握着国家决策的权力。陈厉公生敬仲后,周太史给他算卦,竟然算出一个齐国来。所以孔子未尝不学《易》。《四库全书》以经部为首,经部又以易为首。精通《周易》的,往往是出入庙堂的大政治家;流落到江湖的算卦先生,是其中支流中的支流了。

飘门是清客、说书、魔术、马戏、花鼓、耍猴等。风门主要指风水师,给人看阴阳宅的。疲门指江湖游医,也包括卖假药的。爵门指卖官鬻爵的政治掮客。要门分善要和恶要,乞讨、化缘是善要,打劫、绑票是恶要。评书相声魔术等建国后当然已经脱离江湖,甚至进入“庙堂”;但郭德纲等自剧场而起,仍然是江湖做派。疲门(《江湖丛谈》叫皮门)里的游医,现在是各种疑难杂症的大师,风门的风水大师也是一抓一把。要门的乞讨和抢劫绑票更是千年不变了职业了。

二、王林的路数

王林大师拿手的,什么空手抓蛇,空杯变酒,其实都是魔术,网上有揭秘。这在四川属于飘门,在北京属于彩门。彩门就是变戏法。《江湖丛谈》里讲:不拘对什么事,凡是真的,调侃儿叫“尖的”;凡是假的,调侃儿叫“腥的”,所谓“人头讲话”、“三条腿的大姑娘”、“人头蜘蛛”等,都是“腥棚”。有一年安东县有个腥棚,散场的时候,三条腿的姑娘站了起来,就是两条腿。地上还有一条腿。忽然板一掀,地坑里窜出来一个人。原来那条腿是这个人伸出来的。

腥棚也有真假参半的,例如气功武术,唯有净假的没有一点真的,叫“腥到底”。王林先生就是一个腥到底。

这种“腥棚”,贫道也见过。小时候农村庙会上,有拉着“世界奇闻异事”布幔的大棚,说是可以看美女蛇、六条腿的人、五爪金龙等。买票进去看时,所谓六条腿的人不过是福尔马林溶液里泡着的畸形婴儿,五爪金龙是玻璃罩里一条死蜥蜴,不知那个爪是怎么粘上的。美女蛇是一个八十年代电视柜似的木盒子。上头的小龛里露出一个人头,下面拖下一条蛇尾。人头还能讲话。捎带着表演些胸碎大石、脚踩鸡蛋等,算是“半腥半尖”。

然而王林坏了江湖规矩的是:明明是一些“彩门”的魔术,偏偏说是什么气功。这在旧江湖也是要得罪人的,因为是跨了行,抢了别人的生意。江湖并不可鄙,甚至有些人可敬。俗话说“十年操得出一个状元,十年操不出一个老海(老江湖)”。然而今天的江湖失去了旧日的规矩,活跃的就是王林们了。

王林会点的魔术,如果认为这是他的大本事,那可就错了。这不过是一种“进身法”,这种进身法,能够吸引住一些达官贵人,从而得到和高层人士接触的机会。然而一个传一个,形成一个小圈子。

而“进身法”是火门所特有的,用一些“长生不老”“气功”“金丹”吸引住达官贵人。所以说王林跨了行,也在这里。本来是飘门人物,去玩火门的把戏。

下面看一个民国时期的例子,就会发现下面这位“左老师”很像王林。

  • 秦德君曾是茅盾的情人,后来入川做了刘湘的参议官。据她回忆:民国时期,成都有一邪教名曰“左教”,创教祖师人称“左老师”,据传乃是得道剑仙。左老师手眼通天,与刘湘部下的高干们是穿堂过屋,与高干夫人们是妻子不避,就这么熟络。
  • 左老师教这些人练“仙剑”,号称“修炼仙剑,爱国抗战”。仙剑共铸100把,纯金打造,每把400块银元。刘湘的顾问林润荪和夫人各请了一把,给儿子也请了一把。还给秦德君也请了一把。每把剑都起个名字,秦德君的叫“遗隐道人追风剑”。左老师在林润荪的书房里教四人练剑,每人口诀还不一样,需要秘传。秘传给秦德君的是“风烈烈,冷浸浸,遗隐道人不留停”。御剑方法是盘腿坐在蒲团上,左手把仙剑抱在胸前,把口诀反复念三遍,右手第二指、第三指向仙剑一推,喝一声“去!”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仙剑就可以飞出去,万里之遥取日军首级如探囊取物反掌观文一般。(参考《西游降魔篇》中空虚公子的御剑动作)
  • 左老师收了一百个剑仙弟子,还封秦德君“消灭倭寇保卫中华仙姑元帅”。秦德君限于同僚和上峰都奉若神明,也只得安然领受。1932年5月15日,要在南山的南天门会师(原文如此,查了下当是重庆南宝山)。结果当天众弟子等到天黑,左老师也没来。后来有人传来消息:“左老师犯了天条,玉皇大帝罚他跪在天宫的南天门,希望众弟子向玉皇大帝下跪求情。”
  • 这时众人才发现上了当。这时左老师已经卷款潜逃,坐飞机跑了。这100把剑,是在浙江凤祥银楼定做的,每把成本价80个银元。卖400元,光卖剑就赚了3.2万。

分析这个骗局,可以发现左老师很高明。第一他真的是手眼通天,第二他也真下得起本。就算这100把仙剑的成本价,也得8000块银元,合今天人民币总得一百万元以上。一般跑江湖的,谁有这副手笔!第三左老师是有点墨水的,江湖上人,大都不通文墨,所以民间流传的法术咒语,鄙俚不堪,比如“定身法”:

  • 定根师法有灵,他今坐在远处行,今若是请到你,叫你站住活不成。(定身咒)
  • 紧箍身,紧箍身,咒带随身,紧箍搭在邪法师人脑壳上,即时箍得头破眼睛昏。(紧箍咒)

而左老师的“风烈烈,冷浸浸,遗隐道人不留停”,虽然高明不到哪里去,总归算文从字顺,还给秦德君起个“遗隐道人”的名号,让人家不觉得跳戏。

第四,就是左老师目的在于攒小局。今天做生意有目标人群,一是做爆款,二是做高端市场。左老师显然是做高端市场的。跑江湖的有两种,“飘蓬云外迹”固然是江湖;“潭潭府中居”也未尝不是江湖。算命的既有摆地摊的“五台山大师”,也有挂牌住高级宾馆的“大哲学家”,出入往来无白丁的高级会所。

左老师到底有多神,秦德君的回忆录没有提。但是民国时四川闹了另外一回“剑仙”事件,据此可以窥见大概。清宣统末年,赵尔丰督蜀,成都来了三个人,一僧一道一俗(画风参考《红楼梦》最后一回),号称峨眉山剑仙,某月某日夜,将吞吐剑光。当日夜晚,无数人登高遥望,果然见有白茫茫毫光,穿房破屋而出,于是剑仙之名大噪。觐见一次,需送4两白银;拜师则收12两。谁知玩大了惹怒成都的地头蛇,出面把他们收拾了。“剑仙”招供说白光乃是硫磺、火药所配,类似小孩们放的烟花。左老师显示的“剑术”,大抵是类似此等的戏法。

俗话说“燕赵多侠客,峨眉出剑仙”,而四川一地,却是剑仙的大本营。《蜀山剑侠传》以及贫道童年回忆的《仙剑奇侠传》,是不是这么吹出来的。

(说到剑仙的剑光,贫道想起2008年的一天,还在北京海淀区某棚户区租房住,没有卫生间,需要去大院里的公共厕所。某天起夜毕,神清体爽,不觉闲步于庭中,顺便仰观乎天象,忽然睹见东方云端一道白光,直冲霄汉,接着一生二,二生三,幻出五色光华,超腾天际,照灼星辰,恍若东华帝君临凡,又似封神榜中孔宣降世。连忙把媳妇拖起来同看,俱惊愕不已。后来一打听,原来是鸟巢奥运会彩排,也算是一场大“法事”。)

三、江湖存在的原因

有些江湖是骗人的,但并不是所有的江湖都是骗人的。其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一点错都没有。或者说,只要有人情社会,就会有江湖。

因为王林的这种戏法只要变不漏,抓住一两个高层人士,接下来就可以源源不断圈人。因为这种纽带已经不是对法术的兴趣,而是利益、情感或人身关系。譬如毕业后攒局打三国杀,一凑七八个人,真正使这帮人凑起来的,是同学感情;真正对三国杀本身感兴趣的,其实就那么一两个。剩下的都是借三国杀来凑热闹。

又好比,到底有多少人喜欢打牌?但只要一个单位的领导喜欢打牌,下面保证出来一大批“酷爱”的牌友。有一次我们单位一大帮人出外培训,忽然一个领导提议打牌,就我一个辞以不会没去(确实不会),立即就显得“表现突出”。有些人不喜欢这种“表现突出”,自然也会学起来。同理可推的还有酒桌、高尔夫……由此看来,牌局、酒局,甚至传销,也未尝不是一种江湖。

所以,要说跟着左老师练仙剑的或者和王林大师玩的全都是无脑,也未必尽然。比如这位做到“仙姑元帅”的秦德君,明显是被动的给拉进去的。一个旅日的知识女性对练“仙剑”有多大兴趣,恐怕很难说。而她身为刘湘的参议官,和林润荪一家关系又很好(刘庸彝、刘湘的顾问林润荪、秦仲文等,相约喝血酒结拜兄弟。当时有人提出“八仙过海,应当有个何仙姑”,就把秦德君拉了进来,并对她当小妹般格外照顾),大概只能逢场作戏的练一练。目的还是搞圈子。

高层人士如此,草根阶层同样。就如前几年的某某功也是这样,他们在县级村级的传播,往往是借助亲戚邻里关系,一个传一个。尽管有些人对功法并不感冒,但他生活在这个人情社会中,他所重视的,还是人情的纽带和关系。如果那教义或功法不是特别出格,他也不妨去练一练,就相当于打牌了。到最后,功法教义被淹没,剩下的维系着“教团”不散的,其实是人际关系。所以历代民间宗教造反,都有地域性或行业性。比如方腊在当地搞魔教,高层领导全是他的亲戚;青帮虽然不靠亲戚关系,但依托的是漕运行业。假如让方腊到今天来网上开班,就算是搞直播,也造不起反来!因为网络社会是开放的,没几天就被弹幕留言砸跑了。

有时候这种逢场作戏是善意的。比如苏轼喜欢炼丹服气,他儿子苏过就也跟着练,还专门写了好多丹道诗哄老太爷开心。苏轼还专门写诗“小儿少年有奇志,中宵起坐存黄庭”,可见被哄得屁颠屁颠的。其实苏轼一死,苏过就再也没有练过,也再也没有写过类似的诗(见蒋宗许先生《苏过诗文编年笺注·前言》)。所以网上有人追问为啥马云赵薇都相信王林那一套,这个问题实在不必问。真正的铁粉大概就一两个,剩下的兴许都是逢场作戏,顶多饶一场看耍猴罢了!

小儿少年有奇志,中宵起坐存黄庭。这个小胖孩也许真是很孝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