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每只老虎手里,都有一张吃人的名单

(2017-02-05 19:14:15)
标签:

杂谈

​过年去丈母娘家待了一周,东跑西跑的走亲戚,回到北京才知道,又有老虎吃人了。

然而根据唐代人的经验,这不奇怪,因为2017农历是丁酉年,有闰六月,闰年老虎喜欢吃人,这是《太平广记》说的。大年初二宁波老虎已经开了张了,各位胖纸宜小心。

一、老虎是人变的

最近贫道一直在讲《封神演义》,最后有一张封神的名单,这里面有善神也有恶神。比如丧门星张桂芳、吊客星风林,这几天贫道在喜马拉雅fm“李天飞说封神”专讲他俩。这就是降灾祸的恶神。

老虎也是一种带神性的动物,在老百姓心目中,老虎会吃人,和这些恶神差不多。民间传说中,山林里之所以有老虎,是由某些人变的。

  • 晋朝有个叫郑袭的,忽然有一天,他的车夫大喊大叫地跑了出去,等找到的时候,一个红红的人躺在野地里,皮肤都没了。你要是看过《盗墓笔记》,里面有一种血尸,就像整个人从一张皮里挤出来一样。这车夫就是这个样子。

来来,看贫道第一张彩铅画:血尸!

  • ​车夫说,土地爷(原文是“社公”)把他抓去,叫他做老虎,拿一张虎皮绷在他身上。车夫死活不干,说:“我干司机的,习惯坐着工作,不喜欢蹦着工作。”土地爷大怒,说:“不识抬举!”哧啦哧啦几下,把虎皮硬撕下来,结果就成了这么一副样子。(《太平广记·郑袭》)

此外还有很多类似的土地爷抓人做老虎的故事,这些故事告诉我们,主持封神工作的是姜太公,主持“封虎”工作的是土地爷。毕竟虎虽然有神性,终是野兽而已,任命谁当老虎,属于最基层的干部任免工作。我们觉得土地爷大概是神仙体系里面的最低等级了,不想还有比他更低的,那就是老虎!

土地爷的任务就是在人间找合适的人选拉壮丁,话说这个活和乡里的里正正好差不多。所以古代的神仙职能,都是按人间的官职配的。

然而土地爷拉壮丁,也是有选择的。翻翻《太平广记》就知道,被土地爷抓去当老虎的,一般都是佐史、太守的车夫、郡吏、令史这样的人,对应今天的办公室主任、市领导的司机。目前发现最大的官是安徽宣城市市长封邵(宣城郡守)。所以老百姓有句话“勿作封使君,生不治民,死食民”。民间故事里让谁当老虎,其实很现实,很悲凉。老百姓看它们的心态,等于看天天欺压霸凌自己的小官小吏。

新入行的老虎怎么获得第一顿饭?答案很简单:杀熟。

  • 唐武则天时,有个县的办公室主任(原文是“佐史”)忽然变成了一只老虎,扑他的嫂子。幸亏村民合力把他抓住,一看,上半身还是人,下半身变成了老虎。就把他捆在树上,十多天后才恢复人形。说每片山头的老虎们都有个头(估计就是社公、土地爷之类),每天捕食的名额是这头儿决定的,还得给头儿上供。新入行的老虎没有资格随便抓人,只能抓自己的亲戚。这主任一想,自己的嫂子白白嫩嫩的,一定很好吃,就回家去抓,不料失手了。

此外还有刚入职的老虎吃自己儿子的,吃邻居的,可见古往今来,掘得第一桶金的发家资本,往往都是从身边人下手。老虎也是一样。

二、老虎吃人要按年度计划

如果您觉得前面这两个故事还只是奇闻异事的层面,那下面这个故事会刷新你对老虎的认识。

根据《太平广记》等书记载,老虎并不是随便吃人的,而是有日程表的,这个日程表一年编一次,会标注哪天该吃人,这个人姓甚名谁。就像我们在公司里定年度计划一样。这几个月年底到年头,大家都忙着总结、做计划,老虎界也是一样。

下面这个故事很耐嚼,这就是《太平广记·费忠》:

  • 费州(今天的贵州德江县)有个叫费忠的,在山里碰上了老虎。费忠会爬树,上树躲起来偷看。发现老虎找不到人,就脱了皮,从里面钻出一个老头,在树下休息。费忠突然从树上跳下来,一下子掐住了老头的喉咙。
  • 两人一照面才发现,这老头也姓费,是他二大爷的三叔。老头被制住,没了皮不能变虎,忙说:“我是被抓去做老虎的,每天该吃谁,都是上天的相关部门事先定好的,记在一个笔记本上,挂在我腰里,不信你看。”
  • 费忠从他腰里一摸,果然摸出一个笔记本,翻到今天这一页,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费忠问:“南村也有个叫费忠的,你去吃他行不行?”老头说:“行是行,就是不能被别的老虎揭发。不过揭发了也没关系,只是罚十天不许吃人。你现在上树,千万抱紧。我待会变成虎后,会不认得你。不管下面发生什么,都千万不要下来。”
  • 老头说完,就让费忠爬上了树,自己钻进虎皮,朝着树上大吼了几声,狂风大作,山林震动。费忠紧抱着树,吓得差点掉下来。过了几天,南村那个费忠下地干活,被老虎吃了。

细分析这个故事,可以知道这个故事很人性,很人间。

第一,老虎吃人有定额,和上级一起制定计划,而且随身带备忘录。

第二,老虎穿上虎皮就是害人兽,脱下虎皮就是普通人。这和某些穿着制服祸害老百姓的人士没啥两样。

第三,老虎需要舞弊的时候也会装模作样,比如朝树上大吼,那当然是做给别的老虎看的。而且特别叮嘱“我钻进虎皮后就不认得你了”,典型的公事公办,私事私办。你看现在的官员哪个敢在办公室公开收烟酒收钱的?

第四,被套牌这种事自古就有。古代没有身份证制度,所以同名同姓的人特容易被套牌。看到这里,我下意识地百度了一下叫“李天飞”的,还好重名的不多,有公务员考试的辅导老师,还有企业家。我们碰上老虎,不互相攀比哈。

第五,这个故事使我感到倒抽凉气的是:人性不比兽性强多少!这个费忠脑子转得极快,一下子就想起他认识的另一个费忠当替死鬼。他俩也许是邻居,是朋友,平时还许在一起吃喝吹牛。不但老虎杀熟,人也杀熟……

三、上有政策,虎有对策。

老虎吃人,虽然是上天安排的,但上天也好糊弄。

  • 三峡的峡口闹老虎,往来的船形成一个惯例,但凡出峡的船,都要预备一个人喂老虎,这个人选由全船旅客民主选举决定。
  • 有一天,一艘船公选出一个人,这人自知必死,上岸乱撞,忽然见到一间石屋,里面有个道士在睡觉,屋外衣架上晾着一张大虎皮。这个人就偷了虎皮,道士忽然惊醒,忙说:“我有罪,被罚做老虎,应该吃1000个人,现在已经吃了999个,只差你一个。如果吃不到你,前面吃过的都不算数了,还得从0吃起。你如果不还我虎皮,我虽然吃不了你,但也要和你没完。”这人说:“那有没有两全的办法呢?”道士说:“你回船里,取两件旧衣服,割破头、脸、手、脚、身上五个地方,把血洒在衣服上。并剪一些头发、指甲,包在衣服里,扔给我。我把这些东西吃了,就相当于吃你了。”这人回去如法操作,果然岸上来了一只老虎。这人把这包衣服扔到岸上,老虎咬了几口,就走了。后来这一带再也没闹过老虎。(《太平广记·峡口道士》)

应该说这段故事很符合古代巫术传统的,因为原始人认为头发、胡须、指甲、血液等,都是带有自己灵魂的。这个看弗雷泽的《金枝》和江绍原的《发须爪》都有。用衣服包了这些东西,就代表了自己。

然而贫道说的不是这个,要说的是:老虎急于完成任务,旅客急于脱险,双方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按规则从零吃起,或者甘心送死,或者誓死反抗,而是心照不宣地合起来糊弄上天统计部门。而且,上天也是可以糊弄的!

上天衡量老虎的业绩,也就看个表面,并不是派工作组下来跟着老虎一个个的数的。这就和今天下级糊弄领导一样。比如上边要求种黄豆,耕地达不到面积,就把马路铺上土伪装豆子地。浙江还有为了达到造林绿化标准,用绿油漆把山刷绿的。大领导下乡,一走一看,差不多也就过去了。上天看老虎吃没吃人,就是看是不是有个灵魂从虎口里过了一下。这种考核方式太容易舞弊了!

这种作假的方法,后来发展到成本极低,甚至扎一个草人,浇上三斗猪血就可以充数(《太平广记·稽胡》)。老虎把这草人吃了,工作业绩上也算吃了一个人。

剥开神话的、巫术的、人类学的外衣,可以看到,这些和规则有关的故事,天天在我们身边发生着,实在是极其中国而又中国的!


贫道新书在此,欢迎支持


每只老虎手里,都有一张吃人的名单

​欢迎关注贫道的微信公号, 名字就叫“李天飞”(litianfei99)。

貌似微博不给扫二维码,那就麻烦各位在微信公众号搜索栏搜“李天飞”或“litianfei99”关注即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