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伊杏子
阿伊杏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49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马特焕新#之#MAD#day 6 DFC进军中国!Wow Wow~

(2013-02-02 16:17:21)
标签:

杂谈

分类: #马特焕新#之#MAD#


     昨晚睡觉前,刷微博,看到了一条比较吸引我的关于DFC进军中国的想法,第二天一早,一想到@Carrie提出的那个想法,感觉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一天都很有passion,除了我牙痛这件事儿外。


关于#马特焕新#之#MAD#day <wbr>6 <wbr>DFC进军中国!Wow <wbr>Wow~

      关于DFC(design for change),全世界最大的孩童創意行動挑戰讓孩子有機會來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並且付諸行動,讓世界變得更好!它是由印度河濱學校Riverside School創辦人瑟吉校長 (Kiran Bir Sethi)發起,在她的TED talk里面,向我们展示了她在印度的河沿小学开展的一项教学活动的深刻意义。比如说给孩子们上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课Can”你会看到学生们发挥他们的创意和想像力亲身解决一些身边的问题,领导同龄人,甚至教育他们的父母透过实际行动令世界变得更美好。当然孩子从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eg:处理事情,做决策的能力,建立「我做得到」的自信心,团队协作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动手思考操作能力等等,这些都是对孩子的成长起了正面作用的。


      Contagious(传染)是很重要的一个key word,让孩子学会承担,主动挖掘生活,生活调遣的问题,提出解决的方式。同时,鼓励让孩子走进社会,成为社会的一份子,从小培养孩子对公民社会的责任心。Riverside School持着「化知道为做到」的教学理念创办,为年龄在2-17岁的孩子提供的教育项目以「多元智能理论」作为规划、教学和评估的基础,培养孩子公民意识又能成绩好、爱学习的想法,吸引了世界各地教育工作者的参与与观摩。

 

      在我看来,河滨小学的案例,其中成功的原因除了理念提倡的好,还在于所在的社会对学校的支持,孩子们处在于一个比较开明的教育环境下,有政府和社会的支持,一同推崇这种教育理念。记得视频中那位印度记者所说的一句话让我为之感动:“现在城市在服务着这些孩子,他们将来也会回报这座城市。”他们为孩子所想,其实也是为他们的城市,他们的国家能得到孩子更好的回报。

 

      这让我想到了,不同环境不同季节少年儿童学习,生活娱乐都会跟城市改建规划而有所影响或者限制的,城市的用地的潜力规划,为儿童提供足够数量的游戏场所,可以给予孩子更多的游戏空间,社区参与,感知社会,从而形成一种友好和善的行为。

 

     关于DFC,更多的你可以从Kiran Bir Sethi TED talk看到很多他们所提倡并实施的教学方式。http://www.ted.com/talks/kiran_bir_sethi_teaches_kids_to_take_charge.html


 

————————————————分割线———————————————————

     后来@甘草NPO 有给我推荐 @璐西亚 @姚振刚1983@杨磊TCM 正在做类似的人士,能向他们请教很多关于教育方面的问题。跟舟山创意青年聚会上海站负责人@罗璐Rachel也通过了email交流,关于她在英国参加young enterprise组织(这个组织是英国最大的青少年商业教育的公益机构,已经成立50年了他们坚信learning by doing,开一些像Ourselves,OurFamilies,Our Community,Our City,Our Nation,Our World,Your School,Your Business这样的课程,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为校园里的孩子们上课,从学前班到大学。对于这种模式,JA的也类似。对于她自己的经历,email里面她share了她在给孩子上课的体验:


关于#马特焕新#之#MAD#day <wbr>6 <wbr>DFC进军中国!Wow <wbr>Wow~


       Young Enterprise和JA(JuniorAchievement),http://community.jachina.org/

二者模式差不多,JA更多的是企业志愿者以及大学生志愿者,他们也在上一些关于德育,经济、商业课程,从小学到大学都有开设的课程,当然我跟JA的接触也并不深,参加过他们专职人员的一次share以及跟四川西财的校园大使有过交流。

 

      引导式的教学,是我们比较推崇的一种教学方式,在你教学的时候,你也会发现孩子的潜力,有时候你也会感到很不可思议而发出感慨。记得我11年去湖南支教的时候,有关于话剧的表演这样的course,半节课我们给乡村里的孩子讲了什么是话剧,要表演一幕话剧需要哪些角色,有哪些角色等等,剩下的半节课,我们让一个志愿者带领一个小组(大概8个人左右)进行话剧排练。其中每一个小组需要做:包括选择话剧故事,分工,角色扮演,道具的布置设计,排练等等。对于乡村的孩子,我们都最开始都一致认为实施过于开放性和主动性的课程是很难执行,他们的动手能力,表达能力相对于城市的孩子来说要弱的多,跟他们接触,有发现他们不爱表达自己,就像孩子说的:“我知道这道题的答案,我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愿意说出来,自己知道就行。”


     当时把话剧表演当做我们的最后汇报表演,大家觉得用两天课间课间休息来排练,是很难搞定的。但是,结果出乎我们的意料。我带领的那个小组,第一天,让他们选择了他们喜爱的故事《快乐王子》,选出一名队长,我给他们提供了一把剪刀,一卷胶带,还有一张卡纸。由道具师统筹需要哪些道具,小组的每个人去外面找素材,比如快乐王子需要一把剑,他们就在外面捡了的木棍,用报纸包装成剑的样子,在上面再贴上他们用卡纸剪好的不同颜色的宝石,他们自己做了很多,比如花篮,燕子的翅膀,王子身上金鳞闪闪的披甲等。Amazing!我为我的孩子们感到骄傲,这就是自主,你要相信你的孩子们,他们可以的。

 

     其中也有让我比较感动的,孩子们在排练话剧对话的时候,因为一个小组只有一本书,每个孩子要讲的台词都是他们自己抄下来的。我没有要求孩子们要去把台词背了,但是,第二天一早,还没到上学的点儿,一大早,他们就跑到我们住的地方,跟我们说:杏子姐姐,我把台词背着了。每当看到那个“黑皮小王子(话剧里演王子角色的孩子,因为皮肤的比较黑,故称之为黑皮王子)”的照片,心里都会有那么一番感动,孩子,会让你思维有所转变


               Every Child Can! I Believe In It !


     所以,在以后的支教或者每周给孩子们上课,对我们的志愿者培训中,我比较提倡老师给孩子们以引导式的教学,在课堂上,以孩子为主,鼓励他们将自己的观点想法提出来,没有绝对的正确与错误。不要把自己的观点或者你自己所认为的价值观,辩证观,硬道理强加给孩子。这点我很看重,接触公益的我,参加了不少公益机构的教学培训和交流,自己在实践的时候也从中思考了很多。像我接触的王胜老师,阿福童教育学院,他们的教育理念我还是比较认同的,他们的课程设计理念,引入了阿拉伯语中的“Aflatoun”探索者,他们的旨意在于帮助儿童自我鼓励,成长为通过个人努力和团队合作,负责地、积极的改变世界的经济公民。大部分的课程我真的很喜欢,但有些课程,比如他们比较成型的“理财课程”,我们在实施的时候,不同地区不同教育水平,课程的执行力度也是不同的。大部分我们去的山区,孩子们都没有零花钱,跟孩子们去讲这样一个主题是很难的。我们也会比较浅显的通过一些手工制作来引入理财知识。

 

     我们在探讨的时候,很多人也会觉得,个案可以做的有声有色有希望的,但是没有实际的规模化可持续化的进展,像山西永济也有这样类似的综合实践项目,比如:让孩子在农田上种植花与草,带领孩子做环保的公益活动等等。但目前学校基本停止这种模式了,在中国这样的教育环境下,由于应试教育或者说学校老师承担的责任压力来说,就算老师愿意推崇那样的实践课程,也是很难长久的执行的。


     在中国,像河滨学校那样的教学模式,其中的理论基础倒是被很多机构有在使用,比如像Kiran Bir Sethi的TED演讲视频里,那个孩子教自己父母认字的活动,是陶行知生前做过的小先生制,不同的是,孩子主要教祖父母识字,快乐小陶子有给我说过,关于孩子改变社会的力量,在中国有个理论叫1:6,一个孩子,吸引6个人的关注: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还有像美国的service—learning,有一些公益机构在国内的乡村学校也尝试在做。美国从93年出台《国家与社区服务信托法》,到99年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对national student service—learning and community service Survey调查报告中也有对服务学习课程的界定。


     服务学习的课程包括3大特点:1)以活动为取向的课程,活动来自于社区的真正需求具体服务,它强调社区服务与学科课程的整合,激发孩子的学习主动性 2)重视孩子的直接经验,在社区真实而非人造的问题情景中,让学生运用他们所学的知识解决问题,享受服务实践带给他们的真实体验,发展探究意识,创新精神和问题解决能力. 3)关注学生对服务学习的反思,若只有服务经验而没有反思,学生就不可能更高层的面对服务经验进行提炼和加工,进而让自己的学术能力和个人素质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服务学习设计的旨意。


    推动DFC到中国,有难度是肯定的,教育本身就是个难题,更不用说在中国的教育体制,政治背景下,大家都清楚现在存在的问题,其不仅出现在我们国家,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问题。这里给大家推荐几部电影:《地球上的星星》、《3 idiots》、《音乐之声》、《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当幸福来敲门》这些电影都可以反复看,从中领悟更多关乎教育的学习。

 

    但是就像@Carrie说的,start it small ,but start it right!从零到一的出发!Now,我们同样需要contagious! 通过我们每个人的尝试推广,敢于尝试去做,总比不迈出来的要强得多,期待Cathy从香港返回,跟我们share关于如何分享教小朋友做DFC和河滨学校的理念!


PS:关于DFC China,更多可以关注他们的官网ww.dfcworld.com关注@DFC中国 @Carrie_茄@CAPEChina 

 

关于#马特焕新#之#MAD#day <wbr>6 <wbr>DFC进军中国!Wow <wbr>Wow~


                                                         阿伊杏子

                                                          2013.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