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留声机
留声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476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概股陨落的背后:审计师的逻辑死结?

(2012-10-15 11:18:41)
标签:

中国概念股

募资

it

    作者:马津 翰华勤业财务咨询合伙人


    编者按:涂鸿川的《从中国溢价到中国折扣:中概股已面临末日?》已言明中概股信用破产现状。本文中,笔者从审计师的角度,剖析了中概股信用破产背后的原因,为何造假难以查出?审计师的逻辑死结在哪里?

 

    前些时间我参加了一个美国会计师事务所举办的论坛,论坛的主旨是和与会的宾客分享目前中国概念股面对的危机,作为企业应对的策略及作为中介机构应如何提供更有效的服务。由于论坛邀请的很多宾客都是该事务所的审计客户,所以也有一点加强沟通,关门交心的意思。

 

    席间的一位嘉宾谈到,最近在美国市场上市的中国股票(“即中概股”)纷纷中箭落马,“东南融通”更是压垮美国投资人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这真是妙人说妙语,可以想见美国人民濒临崩溃到终于崩溃的心理变化过程。

 

    之所以说它是“最后一根稻草”,乃是因为此根稻草之前金光护体,光芒万丈。

 

    东南融通的主承销商是高盛和德意志银行,PE是大名鼎鼎的老虎基金,审计师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诸神护法,助我上青天。没料到企业本身不争气,上去的时候是大鹏展翅的姿态,结果被邻居小孩用绷弓子击落。瞬时间,神殿崩塌,法身不再。美国人一定暗想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力,在这方面完全配得上“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褒扬。如果高盛德意志老虎和德勤都不再值得信任,只怕今后只有美国政府承销,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联合签字才能把中国股票卖出去。

 

    我虽然认识很多投行和PE的朋友,但毕竟不是做这一行的。没有立场替他们解说。我所做的工作和审计师的接触更加密切一些,所以我愿意尝试着站在审计师的角度回答一下很多人心中的疑问,“为什么有些公司财务造假,甚至连年造假,审计师却没有第一时间查出?”

 

    审计师工作方法的核心是通过审计抽样和分析性复核,获得审计证据,支持审计意见的得出,从而“合理保证”企业的历史财务数据“免于重大的错报。”这么看来,审计抽样和分析性复核是路径,审计证据是目标和保障,审计意见是结论。

 

    先说审计抽样,在实际的审计过程中,审计抽样这一程序一般是由初级员工完成的(我们称之为小朋友)。原因比较好理解,通过抽凭发现财务舞弊的几率远远低于分析性复核,重要性不高。

 

    此外,由于审计准则,监管机构和各个事务所内部政策对最低样本量有所要求,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因此不可能由经理或者合伙人完成。当然,我个人这么看,如果合伙人有时间坐下来翻翻凭证,他能看出的东西自然远远多于小朋友。

 

    我曾经有个很好的朋友,绝顶聪明,本来是学电子工程的,但由于家学的影响,在工作第二年毅然改行,进了一家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但是干了一年后就辞职到企业去了,我当时不是太理解这样的职业转换还专门请教过他。他沉吟了片刻,回答说,主要是抽凭太痛苦,有些结论看几张凭证就可以得出了,但是还要不断地抽下去,别说抽的是凭证,就算抽的是仇家,也该疲倦了。

 

    审计师总说“实质重于形式”,但就抽凭而言,可以称得上“形式重于实质”。综上所述,通过抽凭发现重大舞弊不是太现实。至少按照目前的工作传统不现实。不过在实际工作中,通过抽凭发现问题其实是可行有效的,我们留在以后专文探讨。

 

    再说分析性复核,这一审计方法在业内很受推崇。

 

    很多重大的舞弊和财务造假的确是通过分析性复核发现的。但是这一方法执行是否有效,很大程度上要看执行人的实务经验和技术功力。这有点像太极拳里的推手。

 

    如果是内功深厚的太极拳大师演示,那么外行也能看出推手其实是太极拳的精华所在,由此还能力证太极拳并非只有体操功能。如果换做你我来演示,简单粗暴的推推搡搡难看不说,就效用上而言,可能还不如第八套广播体操。

 

    在目前的实务中,分析性复核基本上是经理级别的员工执行的。至于合伙人能够执行多少,实在要case by case的来说了。综上,分析性复核的确不错,但是要看执行人的水平和能力,既然加了一个附加条件,执行的效果就不能一概而论了。

 

    最后说说本文的重点,“审计证据的获取”。就审计理论而言,审计证据有内外之分,书面口头之别。

 

    内外是针对企业而言的,来自于企业内部的证据是内部证据,比如企业的账簿,仓库的入库单据,销售部门的销售订单,采购部门的采购订单。外部证据是指来自于企业外部的审计证据,比如销售客户的收货确认,供应商的发货单据,银行的对账单等等。书面口头可以望文生义,指的是证据的载体。就证据的证明力而言,外部的,书面的证据证明力最强,内部的,口头的证据证明力最弱。

 

    此时,一个逻辑死结产生了。上述关于审计证据证明力的逻辑有个严重前提,就是企业所提供的来自外部的证据是真实的,而并非与外部客户或供应商的联合串谋。

 

    举个例子,如果审计师需要确定一笔销售业务是真实的。那么最完美的审计证据是,从物流上来讲,企业可以提供销售客户发来的收货确认单;从资金流上讲,企业很快收到了来自于客户的回款(当然,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至少在目前的中国,应收账款还是一个很令人遗憾的话题)。

 

    好的,审计师很快获得了销售客户的收货确认单,可以与仓库的出库记录相核对。虽然暂时还无法付款,客户已经给出了一张承兑汇票。一切证据都表明,这笔销售收入是真的。

 

    在这个时候,我们在前面所提到的“严重前提”被忽略了。

 

    但是如果企业和客户串谋了呢?如果审计师获得的这一切的外部书面证据都是做出来的呢?在这么纠结的时刻,只有依靠传说中的“职业判断”了。

 

    如果分析性复核还可以比拟推手中的内劲,那么高明的职业判断在难度系数上大概可以比的上”降龙十八掌”,一来会的人少,二来,会的人可能也没学全,使将出来的只有十五掌或者十六掌。威力上自然大打折扣。

 

    如果职业判断失败,审计师根据获得的虚假审计证据出具了无保留的审计意见,这就形成了开篇问题的答案。审计师在蓄意的财务舞弊,欺诈,双方或者多方的串谋游戏中,无法解开审计证据真实性这个逻辑上的死结。

 

    前不久还有一个绝妙的例子作为佐料,请参见博士蛙涉嫌财务造假的相关报道,博士蛙的审计师德勤最后请辞审计师,原因是无法对高达3.92亿元的预付账款的存在性和商业实质性做出判断。

 

    3.92亿是个关键的数字,可以想见的是,这个数字已经大到了,即使审计师获得了充分的审计证据,但是出于职业判断也无法说服自己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地步。那么如果这个金额是3.92万呢?39.2万呢?或者392万呢?审计师该做怎样的选择呢?

 

    再问一个问题,我们谈了半天的,是审计师的死结吗?

 

    转自:福布斯中文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