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姚
阿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552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窝人脾气是什么脾气?——《余姚词典》之六十八

(2019-05-18 10:51:29)
分类: 余姚老话

窝人脾气是什么脾气?

——《余姚词典》之六十八

 

近读易中天先生《大话方言》一书,觉得非常不错,虽然他谦称自己不是学方言的,但这并无妨碍,因为方言包罗万象,或深或浅。学语言的当然不用说了,学历史的可以从历史的角度加以研究,学社会学的可以成为社会语言学,民俗学家更少不了对方言的研究,也有文学家对方言情有独钟的,如韩少功之《马桥词典》。而作为普通的读书人,对方言的爱好主要是觉得有趣,方言为什么有趣呢,因为方言比较有个性,表意丰富而生动,还常常十分地贴切。有时俗不可耐,甚至粗蛮下作,有时俗里透雅,高风亮节。有时现抄现卖,有时千年古董。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事实上是一方水土养一方言,然后才是一方方言养一方人。因此,我以为对方言的爱好差不多就是对家乡的热爱。但在当下,中国的七大方言区几乎都成了富裕地区(北方方言早已收归国有,也算不得方言了),一样的高楼大厦,一样的水泥地下,一样的河水污染,一样的苹果手机,这方言便日渐地式微,水土不存,方言焉附?

方言之生动贴切,乃是普通话或官话望尘莫及的。比如,我们余姚人讲“窝人脾气”,普通话里就没有这种脾气,普通话里只有坏脾气好脾气,还有什么臭脾气,人的脾气居然能用鼻子闻出好坏。或者还有躁脾气,慢性子等等,但余姚人却发现人还有一种脾气叫“窝人脾气”。

余姚话里的这个“窝人脾气”的“窝”相当于词典里“窝囊废”的“窝”,不同于动物或坏人住的或聚居的那个“窝”,这个窝我们余姚人读作“窠”,如“一个地方老鼠做窠朗哉”。且在余姚话中,“窝”字的运用还相当广泛。最著名的莫过于“窝鸡勿着蚀把米”,你看,这个“窝”不知要比普通话里的“偷”好上多少倍。在乡下,鸡虽然也是很值钱的东西,但毕竟不是贵重物品,而且白天都是放养在外,即使到了晚上被关在鸡笼里,也绝没有人家上锁的。因此,你说人家“偷鸡”就有点言重了。而余姚人说的窝鸡,事实上是介于“偷鸡”与顺手牵羊之间,其罪孽比偷鸡轻一点,比顺手牵羊重一点。虽然余姚人也把窝鸡者称为贼,谓之“窝鸡贼”,但此贼不是那贼,不是偷东西的那个贼,而只是想捞点外快而已,且所窝之物一般价值较低,因此,在余姚人的表述中,“窝鸡贼”甚至根本就没有偷的意思。不过由于窝鸡者的样子颇似贼骨头,所以余姚人还有一个词叫“贼相”。但窝鸡跟顺手牵羊还是有所区别,顺手牵羊是正好候好箪箪进,而窝鸡却是故意为之。所以古代君子讲“李下不整冠,瓜田不纳履”,否则就有窝鸡之嫌了。还有一点非常形象的是,即使你真想偷鸡,也只能用“窝”的办法,因为鸡是要叫要飞的,而把它窝在外套里面或装在麻袋皮里,不就成了。

余姚话里还有一个说法叫“赖窝”或“窝赖”。这个词在普通话里叫“耍赖”,但事实上它的意思与粤方言里的“赖皮”相同,其本义出于赌场,皮或相当于一种筹码,所以我们余姚话里也有“汰皮”一说,“汰”具有清洗、清除之意,意为两不相欠。而“赖窝”一词也多指双方博弈时,一方指责另一方“戏花腔”。再一个是“窝乱”,这跟书面语里的“窝囊废”当是同一个意思,余姚人讲“宁可则好佬擎旗,勿可则窝乱把帅”,此话施长海老师在其《余姚方言词语汇释》中写作“宁可则好佬擎灯笼,勿可则恶朊打先锋”(朊,读作ruan,指人的阴部)。

那么,余姚话里的窝人脾气究竟是一种什么脾气呢? 一方面,上述“窝”字的种种特征在窝人脾气中均有所体现,比如,窝囊中没用的、不爽气的一面,窝鸡中不光明正大、贪小便宜的意思,赖窝中不讲信用的一面。另外,余姚话里的“窝”还有猥琐、狎昵的意思,如“窝肩搭背”、“窝得牢”(通常指男女之间过分轻昵的关系),有时干脆说一个人着介“窝”够,一个人窝不清头。这个窝不清头,余姚话的另一个说法便是“泞雕百撼”(此文字写法纯属臆造,泞,取泥泞之意,如余姚话糖泞,撼,余姚话指人的经脉,余姚人讲筋撼,或脉撼搭错,而筋撼具有坚韧、不易折断、不肯息的特点)。

这窝人脾气的特征应该也描绘得差不多了,反正余姚人看见“窝人脾气”的人都会敬而远之,避得远念!

 

                               写于2019512


补记:拙文公开后,曾得到施长海老师及两位兄长的指点和纠错。现补记如下:

一、华兄认为,做窝的窝应写作“窠”。因为窠作“动物的巢穴并引申为人的居所”解。但我以为,余姚话“做窝”的窝还是“窝”字为宜,因为同样的巢穴或居所,窝带贬义,如贼窝,而窠则相对中性。

二、雨天兄认为“汰皮”的汰应作汏,我查了一下百度,汰与汏古为同义,但汏有二个读音,一读tai ,同汰,另读da,相当于余姚话汏衣裳的汏。

    三、施长海老师认为,我文中的“窝”应写作两个字,一为恶(污),即恶(污)人脾气,另如出烂恶(污)。这无疑是正确的,因为恶在普通话中的另一个读音wu跟余姚话窝的读音非常相近,且也有令人厌恶之意。不过,如见诸文字,写作恶人脾气,可能会让人联想到“恶人、坏人”的脾气。另一个是窝鸡的窝或窝肩搭背的窝写作“搲”,此字在古词典中多有收集,读作wa,意为用手捉物,用来搲鸡甚是确切,但用作搲肩搭背似有牵强。另在方言中有“舀”义,读作Yao,如余姚人谓舀斗,饭镬水舀好朗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