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姚
阿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552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什么书:国粹还是西典?

(2019-03-22 17:29:14)
分类: 自启启人

读什么书:国粹还是西典?

 

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读什么书,国粹还是西典?所谓国粹,当然地是指四书五经或扩展到诸子百家宋明理学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而西典,我以为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则基本可以囊括。如果是读通了上述两大类书籍的人则被誉之为“学贯中西”。贯,就是穿越打通的意思,我们假设世界上真有这样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人,但我觉得还是会有这样一个问题存在:即是从西边向东边打通,还是由东边往西边拓展?因为无论从那个方向开凿,都必定从各自的方位坐标出发,都带着各自的罗盘和开山工具。结果,从西方打通过来的学者看到了古老的中国有条龙,而从东方拓展过去的思想家们则发现了古希腊城邦(如上海一哥)。然而,这龙与城邦究竟会有什么东西能把它们贯穿在一起呢?我因此怀疑中西之学是否真的能够贯通?

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区别是,从西方到东方,人们叫作“西学东渐”或“欧风东渐”,也就是西学从一开始就带着西方的傲慢与偏见并试图以上帝般的光芒普照东方大地,哪怕其中还伴随着战争和掠夺;而从东到西者,则被称之为“负笈东渡”,此东实西也,不过省一点路费而已。照古老的中国说法则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东方人谦虚谨慎的学风从中可见一斑。不过结果似乎是谦虚并没有使人有多大进步,而骄傲者也不见得有什么落后。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就开始困扰中国的仁人志士,尽管那时候人们对西方的了解还局限于《海国图志》,数十年后才有严复逐渐推出相当于现在的“汉译西方学术名著”。这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中国人率先提出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也就是以冯桂芬、张之洞为代表的洋务派似乎已意识到这中西之学根本就不能贯通,学习西方世界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而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西方之长便是“船坚炮利”。仅就这一点言,那个更东边的大和民族似乎与我们截然不同,几乎与张之洞同时代的福泽谕吉则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脱亚入欧”的主张,并因此彻底地改变了日本。这也许是因为大和民族根本就没有弃之不舍的属于自己的“国粹”可言。

稍后的严复因为在贯通西学之路上比他的前辈走得更远、更深入,故提出了“体用一致”的观点,其中居然还倡导“以自由为体,以民主为用”的主张,这差不多已经有点“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的味道了,或因此影响着后来以胡适为代表的“全盘西化”的一派。当然,这期间还有象辜鸿铭那样坚定的复古派,人们都说辜鸿铭学贯中西,但综观辜鸿铭的生平,他其实是那种由西方向东方贯通的人,只是作为龙的传人最后使得他对中国的“国粹”难分难舍,如此而已。

无论是“中学为体”还是“体用一致”,是“全盘西化”还是顽固不化,结果都如孙中山先生所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由此是否说明,所谓学贯中西很可能只是读书人的一个人文理想。退一步说,中西之学或许能够贯通,但中西之道则绝无串联之可能。

我作此文并不是为了谈理想,而只谈读书。即便如此,我还是经常地为学国粹还是习西典所困扰。近五年来,我经常穿梭于国粹与西典之间,一会儿沉浸在诗书礼经中,仿佛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会儿又陶醉于《论法的精神》或《列维坦》间,读后不是如梦初醒,便是醍醐灌顶。然而,真所谓“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无论是孔孟的圣明还是老庄的幽深,是诸子百家的别出心裁还是宋明理学的煞有介事,都不过是“六经注我,我注六经”的同义反复,且语焉不详。无论哪个朝代,无论哪位大家,刚开始时或许都想另起炉灶、独辟溪径,但最后没有一个能跳出孔孟老庄的窠臼,即使象李贽这样狷狂的异端分子或如黄宗羲般真诚的民主先驱也未尝不是吊死在“仁义道德”这一棵树上。中国历代的思想家在某一点上不乏飞翔到与西方思想家一样的高度,但总体上都归之于扑腾在“皇土”之上的鸡们。这让我想起电影《北极大冒险》中的一句著名台词:“雄鹰并不是为取悦母亲才飞翔的”。而鸡们,无疑是根据主人的旨意才觅食的。

因此,我的想法是,如果读书是“爱智慧”或求真理,那么,读“国粹”基本上属于南辕北辙。但如果将读书作为个人的一种精神享受,那这些国粹到真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乐趣。无论诸子散文还是楚辞汉赋,无论左传史记还是唐诗宋词,无一不是为我们中华民族所独有的一道道精神大餐。用一个比方的说法,读国粹犹如水中捞月。水中并没有月亮,但水中捞月的过程却总是让人惊奇、让人想象、让人愉悦、让人陶醉。

那么读西典又如何呢?也用一个比喻吧,尽管一切比喻都是蹩脚的。我以为我们中国人读西典好比亚当夏娃偷食禁果。没错,西典就是那伊甸园里的智慧树,这智慧树上的果实能够开启人的智慧,能够让人“认识你自己”,让人知道只有上帝才知道的真相。然而,如同上帝认为亚当夏娃不应该在伊甸园偷食禁果一样,这华夏大地上的子民对“西典”似乎也只能欣赏而不能“偷食”,偷食了就会消化不良,就会与原来的饮食结构发生冲突,就会出现排异性,就会腹泻呕吐,严重的还会精神恍惚,狂燥不安。

“国粹”使人有趣,西典使人智慧。然有趣叫人开心,智慧则让人痛苦。如此,这读国粹还是读西典?还不是一个问题么?

 

                    写于20193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