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姚
阿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293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母亲说马丁事件(旧文新发)

(2013-07-20 11:26:40)
分类: 人权专页

与母亲说马丁事件(旧文新发)

 

    那天晚上在母亲家吃饭。她突然对我说,这二天美国有好多人在游行示威。我想,可能是母亲刚看了电视,在说美国黑人少年马丁被协警枪杀的事。紧接着,母亲又问我这“不退让法”是乍回事。我听后不禁来了兴致,因为在昨天晚上,我也刚好看了有关马丁事件的新闻报道。仅管我对“不退让法”也只能大致判断是正当防守的意思,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向母亲普及法律知识的好机会,虽然我只是一个法律爱好者。

    我说:“是啊,我昨晚也看了新闻,那个枪杀黑人少年的协警被无罪释放了”。

    我紧接着说:“不过,那个叫齐默尔曼的协警被无罪释放,不是哪位领导说了算,也不是法官判的。而是由六名陪审团成员一致表决的”。

    母亲有点疑惑,不知陪审团是什么概念。

    我指着在一起吃饭的保姆阿姨说:“诺,就是象阿姨、象侬这样的的人组成的审判团。这也说明,在美国,人民是真正当家作主的。”

    母亲越发不解:“阿姨字也勿认得,晓得啥东西,介大事体,乍好阿拉话之算?格美国的法律跟阿拉各样介”?

    我说:“是各样的。美国的法律叫英美法系,我们中国的叫大陆法系。美国人判案不是根据具体的条文,而是由一只只案子作为样板的,所以也叫判例法”。

    “我不晓得啥个陪审团、啥个判例法,我问侬一句,那个警察到底有没有把那个黑人杀掉”?母亲说。

    “人是杀掉的,但是……”我当时也真不知如何跟母亲说这“但是”是什么?因为在母亲的概念中“杀人偿命”就是法律。但我还是想跟母亲解释为什么象保姆阿姨那样的人可以决定一个人是否有罪无罪。

    我说,首先,象阿姨这样的人只是陪审团中的成员之一,陪审团里多数当然是识字的人,也有很高的学历,但绝对不是法律专家。其次,陪审团的人是随机挑选的,但必须跟本案没有任何关系,同时需征得原被告双方的认同。

    “格这些人乍晓得有罪无罪呢”?母亲还是表示不解。

    “他们主要是靠听双方讲事情的过程,讲事情的真实情况,看双方出示的证据。当然也包括感受案件中的非事实因素,比如情感因素、直觉因素。然而作出最常识、最自然、最发自内心的判断”。我说。

    我还跟母亲讲了当年跟保姆阿姨一起探讨“邓玉娇”案的事情。邓玉娇是一位乡村少女,曾在当地的一家洗浴中心工作,后因遭到当地政府官员的不法侵害,愤而将对方杀死了。阿姨听了我的讲述后,便作出了如下判决:坏坏得那位领导,事情也是他引起的,死刑是判不来的,但她毕竟把人家杀掉了,杀人总勿对的,所以我想牢监还是要坐二年的(阿姨说的二年是指二、三年的意思)。

    我对母亲说,事后法院对邓玉娇的判决几乎跟阿姨的一致,不过由于邓玉娇杀人属于防卫过当却有自首情节,再加上此案当时受舆论的影响,所以最后判以无罪释放。我向母亲诉说这些的目的是为了让他理解,由象阿姨那样随机抽来的陪审团成员是能够对案件作出正确的判断,因为这是人的最自然的、源自人的良知的判断(也叫自然法则)。

    母亲似乎听懂了我所要表达的道理,事实上她也隐约理解“不退让法”的基本意思。因此,她接着说:“侬来话也有道理,正当防卫也要紧的,问题是只讲不退让,不是在鼓励一些人动不动就把人杀了啊,做人应该节制的”。我听了不禁笑了出来:“是啊,您说的这个观点,就说明您是懂法律的,也是一名合格的陪审员。因为您凭直觉与良知感到这个《不退让法》的不好的一面”。

    回家后,我对刚才与母亲的聊天还意犹未尽,于是便上网查阅了有关马丁案的相关资料。还想对母亲补充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由马丁案引起的美国民众的游行示威,主要不是因为齐默尔曼被无罪释放的公正与否,而是因此让人联想到美国曾经的或者依然无法消除的种族歧视。不仅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连马丁的父母也表示,此案的审判过程并无问题,并应尊重陪审团的判决。

    二是,同时引起美国民众抗议的是所谓的《不退让法》,并因此涉及美国的老大难问题——禁枪问题。这个《不退让法》,在我母亲看来是鼓励人们毫无节制地枪杀他人。而在美国的部分民众眼里,这是一部恶法。因为根据这个法律,使用致命武力的人只需强调他的行为是担心自身的安全受到威胁,就可以给自己的行为以合法的定义。当然也有人肯定这是一部“公民自卫法”,它意味着如果公民遭到别人侵害或遇到非正义行为,而公共权力又不能给予应有的保护,那么公民就有权反抗,保卫自己的权利,尤其是人身安全的权利。

    三是陪审团制度也不是完美无缺,这次六名陪审团成员均为女性,其中五人为白人,一人为西班牙裔女性,如果换成五名黑人女性,其判决结果可能会有所不同,这就让人们怀疑陪审团一锤定音的合理性。

    四是,面对这起可能引起美国社会“撕裂”的重大事件,美国社会的反应是,既有强烈的情绪性表达,又有温和的理性诉求,如奥巴马呼吁美国民众保持冷静。更有实实在在的补救措施,美国司法部宣布介入、调查这一案件,以决定是否对齐默尔曼提起民权诉讼。正如当下走红的斯诺丁所言,“我们应该共同承担社会责任”,共同解决社会问题,不管是谁,不管用什么方式。

    最后我想,我只能跟我的母亲非常认真地聊马丁事件,而不可能是其它任何人,更不可能是由人组成的机构。为什么呢?因为只有我与母亲之间具有一种完全的信任关系和平等关系,她绝对相信我在跟她论说“马丁事件”时不存在任何虚意和恶意。我们会相互倾听,当然也会相互责疑。而文明的社会正是这样一个能够相互倾听与相互责疑的社会。

 

                                                       写于2013-7-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