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anlen病毒先生
Tanlen病毒先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2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能策划太子告爹这出大戏,能不能敢做敢当当?

(2020-08-11 20:11:43)
标签:

当当

李国庆

庆渝年这出大戏终于步入了第二个阶段。


8月9日晚上,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其个人微博发文称,自己与俞渝被儿子告上法庭,目的是要求法院确认其与俞渝为儿子所代持的当当股份代持协议有效。儿子的加入让这场游离在婚姻法和公司法之间的公司控制权之争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儿子告父母这种事情,在中国这个文化礼仪之邦,听起来多多少少有点离经叛道。不过李国庆倒是挺开明,一方面表示坚决支持儿子捍卫自己的权利,同时也表示自己从不惧怕来自任何人的挑战,既然儿子下了战书,也自然会在法律规则框架下过招。



01

儿子告父母

究竟谁在争锋?



首先给大家拆解一下当当现在的股权架构,大家就能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儿子起诉父母确认代持协议这么一出了。


根据企查查所示,当当网目前的核心主体是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俞渝持股64.1968%,李国庆持有27.5129%,当当的两个合伙公司分别持有3.58%和2.93%的股份,这是比较官方的数据。


李国庆重新夺回当当的底气在于,李国庆目前已获得大部分小股东的支持,如果一旦跟俞渝的离婚生效,李国庆在拿到平分的91.7%的当当股份后,李国庆就拥有了超过一半的表决权,就可以直接罢免俞渝,重回当当挑大梁。


目前儿子代持这个说法还无法验证,如果情况属实,李国庆儿子起诉成功法院确认了代持协议的有效性,则李国庆在离婚诉讼中要求平分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就应当先刨除所代持的儿子的股权。这就导致李国庆最后平分的股权远达不到二分之一,即使加上支持他的其他小股东的股权也不到二分之一,再加上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儿子的立场是站在俞渝这边的,李国庆重回当当就变得更加困难。


总结来说,李国庆儿子对父母的起诉,其实是在界定李国庆和俞渝对于当当股权的夫妻共同财产的份额,这个情况对于李国庆来说,一点都不利。


李国庆在微博中推测,儿子受俞渝指使被当枪使。从动机来说,这个推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那么作为当当的创始人,李国庆是如何一步一步被俞渝算计交出自己的股权的呢?


当当在美股私有化退市前,李国庆持股比例为38.9%,俞渝的持股比例为只有4.9%,而根据SEC文件显示,私有化结束后,李国庆和俞渝合计持股93.17%。


私有化回国后,俞渝开始自己的股权布局,首先是向“傻白甜”李国庆提出夫妻共同持有的股份应该对半分的想法,李国庆同意了,这样一来双方每人持股93.17%的一半。


随后俞渝又提出双方一人拿出一半股权给儿子,这步操作就比较骚气了,因为无论从哪个维度讲都没有在这个阶段就把股权分给儿子的必要性,毕竟在中国是没有遗产税这个说法的,估计李国庆当时在忙其他的业务没有设防所以竟然的同意了。


但是接下来的操作就更骚了,在李国庆交出自己一半股权给儿子后,俞渝并没有拿出自己股权的那一半,并且还代持了李国庆转给儿子的那一份,让俞渝一跃成为当当的绝对大股东,这也给后来将李国庆扫地出门垫下了基础。


重回到儿子代持起诉,如果俞渝的这个迂回策略受到法律的认可,那李国庆想重新掌门当当就希望渺茫了,但是按照李国庆曾经的公开描述,境内当当已经收购了境外当当,没有儿子股份一说,虽然李国庆在处理公司股权过程中透露出了些许的“傻白甜”,但是作为曾经北大校园曾经的风云人物,李国庆还是有准备的,如果当时的代持协议只是限定在境外当当,那这个代持协议是否能够生效还具备很大的不确定性,而从李国庆在微博上所表明的态度来看,李国庆对打赢这场拉锯战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所以问题就在于,这份代持协议里提到的公司是境内还是境外,按照李国庆去年的公开表述可以看出,这份代持应该指的是境外当当的代持,“俞渝要按境外的股权分,其中他妈持有4.9%-5%的股权转为信托,我儿子有20%,我大概20%多,她认为扣除我儿子和她妈的剩下的叫婚内财产,我认为显然不是,关键在于去年9月境内已经把境外买了,付了12.5亿元。”


李国庆和俞渝同时被儿子起诉这件事,属于俞渝在维护自己当当掌门人地位的一次主动出击,但是从目前状况来说,谁能最终胜出还是个未知数。



02

俞渝的权宜计

一拖二割三转移



其实纵观这场拉锯战,李国庆这边的进度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其核心诉求无外乎离婚实现股权平分、联合小股东表决权占优势后重新掌管当当,俞渝这边的策略倒是经常出人意料。


但是仔细拆解来看,其应对方式无外乎三个,一拖二割三转移,拖延离婚、切割共同财产+转移资产,核心诉求是取得比平分共同财产更多更大的利益。


拖延离婚这个不需要多解释了,在感情如此破裂的情况下,俞渝在法庭上还能拿出诸如送玫瑰花庆生、两人一同出游、同分朋友送来的土特产这样的理由来佐证双方并没有感情破裂,拖延离婚的目的,一方面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来斡旋应对,另一方面也是在等和挖掘李国庆犯错。


转移资产这块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因为现在俞渝跟李国庆矛盾的核心,就在于资产的平分是平分境内资产还是平分境外资产,李国庆曾在此前的公开言论多次提到俞渝有转移当当资产的操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翻翻。


拿儿子出头来切割夫妻共同股份这件事估计也是出乎李国庆的意料,这个策略如果一旦成功,那么李国庆就再也没机会在当当拥有绝对的控制权了,现在的核心点,就是李国庆儿子的这份代持协议,是代持当当的境内主体还是境外主体,如果只是境外,那么这份代持协议的有效性就存疑了,如果是境内,那么李国庆就非常变动,一旦生效就相当于彻底出局了。


但是按照李国庆的表述来看,代持协议代持的境外当当的可能性比较大,那么这份代持协议的有效性就很难就界定为有效,俞渝的这个策略就可能又要打水飘了。


当然对于俞渝来说,只要拖到不离婚,有的是办法来寻找新机会,李国庆只能见招拆招了。



03

百亿当当归何处?

保守派俞渝不是好CEO



在俞渝的管辖下,当当似乎在与互联网中心越去越远。当当这几年在业务上鲜有精进,始终游走在电商的边缘线,从曾经辉煌时期的电商一极,到沦为当下电商格局中的其他,令人唏嘘。不少人评论俞渝太过保守,在业务版图的扩张上野心不足。可能有人会反驳,当当虽然电商份额不大,整体利润增长却在转好,但是对于高速成长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不进则退,京东从当当的小弟到成为当当高攀不起也就那么几年光景。


所以,俞渝算不上一个好老板,掌管当当的这几年乏善可陈,错失扩张的时机、断送当当的前途,这几年电商江湖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当时的阿里独大京东追随,到现在以阿里中心,京东、拼多多、苏宁、抖音电商、快手电商齐争艳,每家公司都在疯狂的攻城略地抢夺市场,似乎唯一不变的,就是当当。


同时,俞渝也称不上一个好母亲,在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利欲的同时,不惜让自己的孩子站在父亲的对立面,让孩子背上了起诉父母的沉重舆论包袱,虽然这样的操作可能让俞渝能够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和谈判砝码,但是却牺牲了孩子的立场,没有站在自己的孩子角度考虑。


当然,俞渝更谈不上是一个好妻子,在跟李国庆相亲相伴的这些年,谋划了一出股权套路的大戏,让自己的丈夫从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里惨淡出局,甚至让自己的丈夫身陷囹圄。


一位是闯荡过华尔街的精英女,一位是北大校园曾经的风云人物,两个大佬从婚姻法和公司法的双重较量,到引入自己的孩子参战来继续加戏,谁能最终如愿执掌当当现在来看依然为时过早,只是希望,当当和孩子,不要成为双方枪火争锋过程中的牺牲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