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个嘲笑「蓝翔技校」的人,正亲手扼杀中国制造的未来|真实故事

(2017-02-25 14:03:54)
标签:

杂谈


 杜少按 


「职专生」是一群什么人?中考、高考落榜的差生。

提到职专,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像「蓝翔」一样的技术学校。职专生从事的工作,无非是修机床、烧电焊、开挖掘机…没人会尊重他们。大型企业招聘明确表示不招收职专毕业生,公务员考试几乎没有职专学历能报考的岗位,哪怕相亲,很多姑娘也会对职专生直接回绝。甚至职专生也看不起自己,催生了「买本科学历」产业链。

但正是这群不入流的职专生,撑起了中国工业的最底层。

这是杜少的第17篇真实故事,你将看到让国人骄傲却又让外国人作践的中国制造业,被社会轻视却又被国家倚重的职专生,他们在同一条生命线上,苦苦挣扎。





曦愤怒了。

他挥舞着拳头,跟同事一起冲进总经理办公室,想问清楚工厂的「停产通知」到底怎么回事,却发现工厂所有韩国高管都已消失不见,工厂欠他的3000块钱,不知道该找谁要。

此时,距离王曦从大专毕业,成为三星代工厂流水线工人,刚刚过去半年。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与他有同样遭遇的,还有上百万人。

三星的撤离从2014年开始。手机、电视、笔记本电脑的代工厂被三星从中国转移到越南。除此之外,松下、希捷硬盘、adidas、ZARA…外国大牌纷纷取消中国代工厂的订单,转而送到东南亚。

同样造一副飞机上的塑料耳机,在中国1.8元一个,给越南只要1.3元,直接节省28%成本,有什么理由不换?

对国外大牌来说,裁撤中国工人根本不需要犹豫。在他们眼中,只能做低级加工的中国工人与东南亚工人并无区别,哪里工人更廉价,就在哪里开设代工厂。

苹果公司中国代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

更可悲的是,羸弱的中国品牌无法为他们提供相同的工作机会。上百万失业的中国工人,瞬间变成工业流水线淘汰的上百万件工具。

这些失业工人中,除去少数没文化的打工仔,大多都是毕业于职业技术学校的「职专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专生、大专生。全中国每年有1000万年轻人毕业于职专,全国7000万工人中,仅大专及以上学历的年轻人,就占到47.3%。

王曦,正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觉得读大专也挺好。」4年前,在同学考上一本的庆祝酒席上,王曦说道。

同学立刻笑嘻嘻的接了一句:「哟,曦哥要去蓝翔学挖掘机了?」

如果不是高考发挥失常,本来能读一本的王曦铁定不会考虑读大专。在没考上二本线的学生面前,一般有三条路:花8000块复读一年、每年花3万块钱学费读三本、或者读大专。

但对全家年收入不到3万块的王曦来说,如果想继续读书,他只能念大专。

和很多人一样,王曦对大专的认知,也来自电视里可笑的蓝翔学校广告。但他没有选择,硬着头皮给几个大专学校打了电话。接电话的老师们都很热情,信誓旦旦向他保证:专科教的是专业技术,毕业之后绝对能找到好工作。

以「挖掘机技术」闻名的蓝翔

是职专的代名词,也是很多人眼中的笑料

电话打多了,王曦逐渐开始相信那些招生老师的话。他告诉家里人,大专毕业和本科毕业一样被国家认可,甚至比本科生还好找工作。他告诉同学,毕业后他想去新加坡做「高级蓝领」,每年轻松挣到十万人民币,比本科生挣得还多。

抱着「学技术赚大钱」的想法,王曦去江苏的苏州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报道,选了号称就业率最高的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看见学校到处挂着「培养技术应用型、高端技能型人才」的横幅,王曦更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可当王曦发现开学第一节课是数学时,他懵了。

真正的大专课程和他的想象完全不同,他根本不是学开挖掘机、操作机器,上半年所有课都是理论课。

王曦的同学对上课根本没兴趣,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看见王曦记笔记,旁边同学凑过来一笑:「学习这么刻苦还来这破地方?」

眼看上课的同学越来越少,还要遭受同学的冷嘲热讽,老师讲课进度又跟不上...王曦终于放弃记笔记,和大家一起开始了翘课生涯。很快他就过上了「标准」职专生活。平时去网吧打游戏,周末出去喝酒吃烧烤,再也不关心什么狗屁课程。

中国职专的实训课

很多学生并不知道实训课与未来工作的关系


有一天为了在网吧抢座,王曦和同学跟一群本科生打起群架。打完收手后,本科生还不忘甩下一句:「你们专科生,真垃圾!」

事实上,不只本科生把职专生当垃圾,整个社会都把他们当垃圾。

在学校,老师讲课从来不关心学生有没有听课,能不能听懂,甚至正眼都很少看学生一眼。实训课也懒得向学生们解释课程和以后工作的关系。要是有人问老师学这个有什么用,老师统一回复:打基础。

去外面找工作,有些大企业连实习机会都不愿给大专生。肯收王曦简历的无一例外都是招工人,月薪2000。王曦问工资还能涨吗,对方告诉他,专科生就值这么多钱,你不来,还有别人来。

还没做好准备,王曦就毕业了。



虽然混了三年,王曦仍然作为「优秀人才」被学校推荐到一家三星代工厂当工人。进了外企、又能摆脱「职专生」的称呼,倒让王曦心里卸下块大石头。

更让他欣喜的是三星代工厂的待遇:工厂提供宿舍,能省去租房压力。月薪3000块、五险一金,还有加班费。

从安徽老家坐火车到苏州只需5个小时,王曦一下车便直奔工作地点。然而当他走进工厂大门,第一次看到机床上密密麻麻的按钮,他的心劲直接泄了一半。当年职专向他保证过:毕业后直接进工厂做技术,所学技术可以「无缝衔接」的满足国内工厂要求。王曦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连一个按钮都不敢碰。他忽然觉得自己连工人都当不成了。

事实证明这份担心太多余了,工厂根本没指望他们具备什么基础知识:所有新入职工人都要被组织起来进行集中培训,从头学起。

培训后王曦被分配了工作:装配液晶显示器。带他的是个福建大叔,大叔普通话很不标准,已经40多岁才混成一条流水线的头头,工人们都爱叫他老师傅。全靠老师傅手把手教,王曦才能够用设备完成基础工作。

但老师傅只会教给他设备的操作步骤,比如什么时候该按哪个按钮。王曦有时会问老师傅为什么这么做,老师傅说他也不懂。

事实上,整个车间真正懂机器的人只有一个30岁出头的韩国主管。一旦机器出了任何问题,只能靠他一人解决。

工人在三星显示器代工厂工作


在工厂,韩国主管从不会给中国工人一个正眼,只有像老师傅那样的流水线负责人有资格直接向他汇报。老师傅被韩国人指着鼻子骂的场景,王曦每周都能看到至少一次。他犹记得一次韩国人发火扔掉了记录册,老师傅还得弯腰捡起来递给韩国人,头都不敢抬。

韩国人爱骂中国人,只因为大部分中国工人装配的器件都达不到韩国人的标准,导致代工厂流水线返工概率很高、成本飞涨。一旦因为不达标而被打回重做,花费的时间不被算作加班,也不允许申请加班费。因此在国内代工厂,80%工人都需要「主动加班」。严重时,王曦每天要工作16小时。

但对王曦和他的工友来说,工作8小时和16小时的区别,只是把同一套操作步骤重复1000次和2000次的区别。

即使面对韩国最高端的机械设备,「重复」和熟练」仍然是衡量中国工人的唯一标准。一个普通工人重复3年能将一台设备操作熟练,他就能成为带流水线的老师傅。在这里脑子没那么重要,手脚麻利勤快才重要。

幸运的是王曦手脚足够麻利,为此他还有点骄傲,感觉自己已经有了吃饭的手艺,再过几年自己也能混成「老师傅」。他也没想过,如果只比手脚麻利,比他强的人多得是。

王曦偶尔会打电话给老家的朋友,吹牛说大商场卖的那些三星显示器都是他造的。但事实上他只是重复组装一套零件,工作半年,他连一块完整的显示器电路板都没见过。

他不知道,组装好一台液晶显示器,韩国人只需向中国工厂支付几十块。转头给显示器贴上三星标签,就可以卖到3000元。

真正值钱的核心器件,90%都由韩国人自己生产。最后,再将纯物理加工、组装的低级工作交给中国工厂。

类似的事情,正在中国各个制造业同步上演。



没有一个有钱人想要一件印有「Made in China」的商品。

即使全世界70%以上的羊绒羊毛制品都是内蒙古工厂代工,也一定要运回意大利做最后几个步骤的工艺处理,然后在衣服印上「Made in Italy」的标签。中国工人能完成90%的加工,唯独做不好最后一道工序。

仅仅如此,服装工业的「Made in China」便成为廉价、低端的代表,「Made in Italy」成为令全世界仰视的标杆。

中国的服装代工厂

即使全世界都在惊呼「中国造船业已经占领世界最大份额」,我们也不得不认清一个现实:中国的份额是依靠大量廉价劳动力堆积而来。一名中国船厂的普通焊工日薪大概200元,而一名欧洲焊工的日薪却要超出8-9倍。

造船本就是一个需要大量低技术工作的行业,为节省成本,将低技术加工订单交给廉价劳动力无疑是最好的答案。韩国会将造船前期最粗糙的焊接工作交给中国船厂,加工后再运回韩国进行精加工。最终,同等吨位的韩国船可以比中国船贵出足足一倍。

即使中国东北的农民要买工具犁地,也宁肯多花10倍价钱购买一台德国犁,都不愿用国产犁,白送都不用。

「稍好点的国产犁,翻扣效果、深度、效率、使用寿命,样样都差那么一点。」

「一般的国产犁,翻了跟没翻一样,地还被轮胎轧瓷实了。」

与真正顶尖的制造业大国相比,「中国制造」似乎永远都差那么一点。

而这些差距背后最无法忽略的一群人,正是像王曦那样本应被培养成为优秀工人、却最终变成「工具」的职专生。

一棵树想要结满果实必备两个条件:第一是足够扎实的根,第二是足够丰饶的土壤。毫无疑问,工人就是制造业的根,工人接受的职业教育就是土壤。

工人职业基础的薄弱,必定会导致整个制造业的薄弱。中国至今没有100%独立制造的发动机,不是没有好的设计师,而是没有工人能做出足够精密的零部件。

在世界制造业第一强国德国,高级技工数量同样是世界之最。这仰赖于他们的「双元制」教育:高中生毕业后可以选择进入技术型大学,或者综合型大学,两者成绩要求不分高低。进入技术型大学的学生,60% - 70% 课程都是在工厂真枪实干的完成。

同样,德国一名高级技工的收入和地位,丝毫不逊于综合大学毕业的白领人群,这是「学习差,读职专」的中国无法想象的。与此同时,德国的制造业水平也是中国制造无法想象的。

在日本,从初中开始便可以选择接受职业技术教育。职业课教师能拿到比普通教师高10%的收入,更意味着优秀的师资力量。

真正决定制造业高度的,正是最基础的职业教育水平。



2016年,工信部部长、主管中国制造业的苗圩曾说过一段大实话:

「中国制造不像我们想象那么强大,西方工业也没有衰退到依赖中国。我们的制造业还没有升级,制造业者已开始撤离。」

按苗圩的说法,世界制造业实际分为四个梯队,中国仅属于第三梯队「中低端制造领域」,与印度、越南、泰国并列,仅高于非洲代表的第四梯队。在中国前面,是日本、欧盟为代表的第二梯队「高端制造领域」,以及美国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当我们努力向第二梯队迈进时,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早已摆在面前,那就是庞大的用工荒——

3年前,一家四川公司开出「年薪30万」招聘高级技工、却未能如愿的消息一度火遍全国。随后,又有公司开出年薪70万引进日本高级技工,以及上海一家工厂引进两名优秀中国技工,并为他们全家在上海落了户口。

为培养优秀工人,教育部已经在2014年启动高校转型改革,1200所本科高校中,有600多所转向职业教育。今年还会开始实行「技能型人才」和「学术型人才」分开高考的模式,让考生自主选择。这样看来,技术工人年薪30万的日子似乎不再遥远。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与王曦再无关联。

离开工厂当天,王曦掏出自己的三星手机发了条短信,编码后的短信信号沿着欧洲标准的GSM网络,经过美国设计的信号基站和天线,传到安徽。

2秒钟后,王曦妈妈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妈,我想回家种田了。」


图片均转自网络

微信公众号「杜绍斐」,ID:shaofeidu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