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柏相
柏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074
  • 关注人气:5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学上之习惯,杀许多天才

(2014-10-10 11:42:44)
标签:

文化

无我

诗旨

雪原

意象

 

文学上之习惯,杀许多天才

 

文学上之习惯,杀许多天才
——“砍”天木《雪原上一束冰冻的火焰》

 


  天木的这首《雪原上一束冰冻的火焰》,有三个可取之处:架构很好,很重视意象的选取和意境的营造;赤子之心浓烈;诗语干净,通篇纯澈而风骨毕现。
  同时也有两个缺点:有篇而无句;以主观强为客观,亦造境亦写境,以有我之境入却以无我之境出,致使主旨荡于虚空,难以达到诗旨预期。
  所谓“有篇”,指通篇结构完整,感情贯通,意境浑融;所谓“有句”,指有警句,有点睛之笔,有脍炙人口之句。
  王国维在其《人间词话》中有言:“唐五代之词,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为李后主降宋后之作,及永叔、子瞻、少游、美成、稼轩数人而已。”
  一首好诗,在我个人看来,最起码应该具备两个优点:一是雅俗共赏,一是有篇有句。就“有篇有句”而言,最重要的可能是“有句”。一个诗人,只要一生能有一首诗雅俗共赏、有篇有句就行了。而一首诗,只要其中有一两句能直抵人心或荡人魂魄就可以了。
  天木的这首诗其实是一个强大的隐喻系统:
  背景意象是“雪原”,这个“雪原”,可能暗指的是某种令人痛心的自然环境或人文环境。
  主体意象是怀孕的“母亲”,这个“母亲”,可能隐喻的是养育人的某一群体、事物,甚至是民族或国家。
  诗中的“我”,其实是一个关键意象,可能特指的是某种不被认可或者难以在某种自然环境或人文环境中适存的特殊个体或纯粹理念。
  全诗四节八句。由远而近,由整体到局部,有粗犷的雄浑,也有细腻的镂刻,的确做到了结构完整、感情贯通、意境浑融、冷悲之气直抵人心,甚至令人不寒而栗;特别是一些诗语表述上创新,如:“冰冻的火焰”、“星辰陪伴”、“风雪镂刻着的雕塑”、“苍白叠放”等,很是令人耳目一新。但是,从头到尾四节八句却没有一句令人值得称道的警句,或者说脍炙人口的佳句。很像中国足球。
  王国维《人间词话》云:诗“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此即主观诗与客观诗之所由分也。”同时《人间词话》中亦有云:诗“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
  所谓“有我之境”,《人间词话》有云:“‘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有我之境也。”所谓“无我之境”,《人间词话》亦有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诗写“有我之境”的诗,即是“主观诗”;诗写“无我之境”的诗,即是“客观诗”。“主观诗”应以造境为主,“客观诗”应以“写境”为界。“造境”应该超越写实而偏向浪漫超现实;“写境”重描摹而贵在栩栩如生。“写境”越细腻越铺陈越佳,“造境”越玄幻越飘渺越好。“造境之诗”偏向于理想派,即偏向于浪漫主义;而“写境之诗”偏向于现实派,即偏向于现实主义。
  天木的这首《雪原上一束冰冻的火焰》,在我读来,第一节偏向主观,是造境,而后三节偏向客观,是写境。这就造成了整体诗写上的不伦不类。从整体或全局来看,这首诗忽而虚幻,忽而抵真;忽而造境,忽而写境;忽而理想,忽而现实;也造成了读者阅读审美上的不必要的障碍。
  总之,天木在这首诗中,以“有我之境”入,却以“无我之境”出,游离在现实与浪漫之间,虽意境浑融、冷悲之气直抵人心,但却致使诗旨荡于虚空,难以达到诗旨预期。甚至还造成许多读者读者悉心读后却不知其所云的尴尬。
  或者说,天木的这首诗,也许正因为没有处理好“主观”与“客观”之界、“造境”与“写境”之分、“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之别,始终在阅读的过程中让读者有“隔”之感。
  若“问‘隔’与‘不隔’之别,曰:陶、谢之诗不隔,延年则稍隔矣。东坡之诗不隔,山谷则稍隔矣。‘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等二句,妙处唯在不隔。”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还有这么一句话我非常推崇:“社会上之习惯,杀许多善人。文学上之习惯,杀许多天才。”
  我们许多人在生活之中都有自己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抽烟,比如跑步,比如爱吃米饭见不得面条。习诗之人在习诗之时也一样。正如有些生活习惯我们必须改一样,有些习诗习惯我们也同样必须改。因为那不是个性或风格,而是缺点或毛病。

                  (2014年10月8日寒露时分,柏相于听石斋草就)

 


附:


◆雪原上一束冰冻的火焰

 

         天木

 


我在母体里行走
母亲在茫茫的雪原上飘游

 

没有星辰陪伴
没有婴孩啼哭

 

一束冰冻的火焰
一座风雪镂刻着的雕塑

 

苍白叠放一滩殷红
枯枝伸展抓空的双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