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不是药神》:一名医生的观后感

(2018-07-07 00:20:24)
标签:

杂谈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男科-主治医师 方祺

  屏幕快照 2018-07-06 下午9.32.54.png

       《我不是药神》是继《万箭穿心》后又一部让我有尿也憋着从头坐到尾的电影。这部电影几乎可以让所有的成年人引起不同角度的共鸣:

*没有罹患肿瘤家境普通的人会未雨绸缪祈祷人生平安;

*没有罹患肿瘤家境殷实的人会悲天悯人感慨剧中病友的生活多坚;

*罹患肿瘤家境普通的人会感同身受悲从中来;

*罹患肿瘤家境殷实的人也会心有戚戚夜不能寐。


       一部引起共鸣的电影难免需要冲突的剧情设定,有冲突就有委屈,委屈是引起共鸣极好的催化剂。《我不是药神》里谁是委屈赚泪的一方?

【患者的“委屈”】

        大部分人首先想到剧中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患者。诚然,在任何时候于情于理患者都是值得同情的。电影里老奶奶那句“4万块1瓶,我病了3年,吃了3年,为了买药,房子没了,家人也拖垮了,谁家还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想活着。”道出了多少肿瘤患者的心酸..

【医生的“委屈”】

        格列卫是一种伟大的药物,它成功地把致命的慢粒白血病,变成了一种像糖尿病或是高血压一样,仅需规范服药即可控制病情的慢性病。在想象的理想国里,我们医生只需要按照指南或共识的推荐给患者开格列卫就行。可现实的残酷让任何一个有血有肉的医生在看到药价后都为慢粒患者捏了把汗:一盒2.3万的价格对大部分家庭来说都是足以因病致穷的,电影中的原型陆勇,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在他去印度前的两年里,光吃这种药,就花了56.4 万。

       一名湖南慢粒病人去省委请求将格列卫加入医保的时候这样说道:“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作为医生,我想加一句:“有药能开但患者买不起是虐心”

【政府的“委屈”】

       有人质疑中国为什么不能效仿印度大规模生产仿制药?

       印度之所以敢公然生产仿制药并且价格如此低廉有两个原因。印度政府祭出专利法中的狠招:强制许可。所谓强制许可是由于医药行业的特殊性,在一般的国家,一些紧急救命的新药可以获得专利侵权豁免,通常用于传染性疾病暴发如艾滋病、埃博拉等。但对类似治疗慢粒等的抗癌药使用“强制许可”,其实存有较大争议。而印度政府的“强制许可”却包含了几个欧美药厂最重要的抗癌药物,授权给印度本土制药厂仿制,包括“格列卫”。即使是强制许可,理论上也是要给专利拥有者专利费的。印度的格列卫仿制药之所以价格只有国内的十分之一,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免去了专利费。为什么能免去?因为印度的专利法不允许现有化合物通过新的制剂处方获得专利保护,2006年印度拒绝向诺华公司授予Glivec(格列卫)的专利,称其是对现有物质伊马替尼(imatinib)的不可申请专利的修正--诺华公司只是将其做成盐的形式甲磺酸伊马替尼(imatinib mesylate)以发挥药效:使人体吸收药物容易30%。而诺华公司坚持认为这是胡说八道。在于印度政府多次诉讼谈判均以药厂失败告终。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要遵守更多的世贸规则,不能像印度政府那样任性,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大国之间的贸易是互相制约的。

         其实我们的政府一直在努力。51日进口抗癌药“零关税”政策实施不久,620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又确定了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格列卫已经于20172月成功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目录,支付范围为“限有慢性髓性白血病诊断并有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检验证据”和“胃肠道间质瘤”的患者。纳入乙类目录后,格列卫报销比例达80%左右(各地市不同),大大减轻了患者的治疗负担。

      这些政府的努力,我们不该视而不见。

【药厂的“委屈”】

       看这边电影,如果情绪控制稍不理性,就会对研发出格列卫的瑞士诺华公司恨之入骨,观影期间隔壁的一个中年女性咬牙切齿的说“这些药厂就是靠吃人血馒头活的”

药厂真的是吃人血馒头吗?

       关于靶向药物为什么如此昂贵,知乎上有一句理想与智慧并存的完美回答:“靶向药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那是因为你能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了,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

       每开发一种新药,成本是巨大的,这其中不仅涉及到至少十几亿美金的投资,更重要的是时间成本。一种新药,从理论阶段构效关系的研究,到合成路线的规划,到制药工艺的开发,再到药代动力学和毒理学的验证,再到动物实验和临床一、二、三期试验,直到最后到患者手上,不亚于万里长征。对新药的专利保护一般是20年,这20年是从药物进入临床实验之前就开始算了。 由于药物的开发需要10年以上,因此很多专利药上市的时候,20年专利保护期已经过了一大半了,新药在市场上真正垄断的时间其实只有几年,而只要专利过期,仿制药就会大量进入,极大地压低药价。 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促使药企要在短暂的垄断时期把药价定得尽可能地高。

        和正规靶向药物动辄数亿甚至几十亿的研发成本及近乎十余年的研发时机相比,仿制药几乎没有这些成本,自然价格也就低廉。

       仿制药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但长远来看它并不会对制药的创新和进步做出贡献。人类抗击病魔的立足之本还是要依托于那些勇于创新的企业,而支撑这些企业创新的是有物欲的人。


       

【写在最后】

       医保体系的完善是我们不再委屈的希望,患者的理解、医生的尽责、药企的担当、政府的努力是实现希望的原材料。

想起了影片的结局:

“别再卖你那药了,现在没人吃了。”

“为什么?”

“正版药进医保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