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2014-02-24 23:07:16)
分类: 欧华作家和其他专访

作者 高关中(德国汉堡)2014-2-2

欧华作协起步难

赵淑侠刚到欧洲时,华人极少,写作者更少。在她所住的工业城温特图尔(Winterthur,距苏黎世20多公里)只有一家华人,要看中文书报,全仗台湾家人寄来。但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两岸都有大批留学生涌向欧洲。在这些新侨社里,知识分子占了很大的比例。还有从越南等国来的移民,很多受过华文教育。因此欧洲的华文文学,便自然而然地诞生了。由于欧洲幅员广大,国家众多,华文写作者住得分散,加之在异乡生存不易,都要为生活奋斗、忙碌,很难有机缘相识。每人在自己的居住圈,繁忙工作之余,偷闲默默笔耕,写出汹涌在胸怀中的感情、感想、感觉,和对人生的期许与兴叹。这个写作的族群,是孤寂而寂寞的。

赵淑侠觉得,偌大一个欧洲,怎可没有一个华文文学组织!很早就有心组织一个文学会社,让这些各自孤独耕耘的人,有以文会友,相互切磋的机会。

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那两岸对立、左右分明的年代,欧华作协是全球第一个不分台湾大陆,容纳双方会友的文学组织。她给欧洲到处打长途打电话,给两岸驻外单位写信问“贵地有无华文作家”。但那时作家并不容易找到。像北欧诸国的回答都是“本地并无华文作家”,而且已使很多人怀疑“动机”,有人问有何“实质”好处?也有人立刻就要用“欧华作协”之名做商业广告。还有人说是“政治陷阱”,甚至是在搞“第三势力”。事情没做成,打击迎头而来。这时她丈夫,一位国际知名的科学家,也不喜欢自己的太太为组一个会,到处写信,或给不相识的人打电话……

当然也有令人感动的鼓励。譬如亚洲华文作协秘书长符兆祥率先表示:他正在筹办“世华作协”,若是“欧华作协”成立,便拟将之纳入在“世华”之内,定为洲际分会之一。未来“欧华”每次开会,总会将酌情给予补助。当代知名散文家、巴黎的吕大明也说“愿追随成事”,第一个报名做会员。另一个朱文辉,文学修养极好,也积极帮忙,建会后赵淑侠被选为会长,他任秘书长。还有祖慰,曾任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在筹备巴黎大会时出力不小,并于1993年被选为欧华第二届副会长。欧华作协的第一本书《欧罗巴的编钟》,就是他主编的。

筹会期间问题重重,最恼人的是借不到会场。后来幸亏巴黎侨教中心主任王能章同情,当时担任教育部驻比利时代表的傅维新也从中斡旋,终于借到巴黎侨教中心的礼堂做为开幕会场。傅维新还找来王镇国、郭凤西、蒋晓明等好几位作家与会。

“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在经过一年的努力摸索之下,终于在1991年3月16日在巴黎成立。建会的筹备工作,主要是当时的巴黎会员执行,赵淑侠则每天以电话联系。成立之前,为了察看成立大会和聚餐庆祝场所,赵淑侠又再次去了趟巴黎。

欧华作协的诞生,受到国内外文化界的重视。大会成立当晚举行餐会庆祝,把一个中餐馆的一层楼包了下来,连来宾共100多人。还请来国乐家演奏,伦敦的华侨京剧票房来表演清唱。为了费用系赵淑侠写了一堆申请信,从各相关文化机构申募。第二天《欧洲日报》和台北《联合报·副刊》以全版给出专辑,文教新闻版也给发了消息,都认为欧华作协的成立,是欧洲文化界的大事。

属于欧洲的、具有欧洲特色的海外华文文学,终于具体而有形的诞生了。这是欧洲有华侨史以来,第一个全欧性的华文文学组织。赵淑侠和这些创会元老,除余心乐(朱文辉)和吕大明、王家凤外,与其他人如郭凤西、麦胜梅、王双秀,杨玲等,几乎都是大会成立前夕,在住宿的“伯爵旅社”晤面,有的是在成立大会会场上初次相见。

欧华成立大会之时,符兆祥和那时的联合报副刊主编痖弦先生,中央日报副刊主编梅新先生,远从台北光临来做嘉宾,使成立大会生色不少。

欧华作协成立初期,未付的帐目多笔,需要开支,料理的事也不少,募来的一点钱,“亚华”符兆祥支持的数目,加在一起也不够。但协会刚成立,何来“经费”?成立大会庆祝餐宴100多人,请的一半是贵宾,会员及远道客人的两三天吃住,也没让交任何费用。“会库”非但一文不名,且亏空一堆。赵淑侠1990年获中山文艺小说创作奖,得20万台币奖金。同时文建会还给她一万美金,以补贴把小说《我们的歌》翻成外文。赵淑侠把这些钱捐了出来。吕大明也把她的翻译补助费2500美金捐给了会里,开办问题才解决。再后来,便一切上轨道,平稳前行了。赵淑侠说:“这些事我未公开过,只有吕大明、朱文辉、祖慰等几个人知道,我也曾劝他们不要写出来。此刻自己倒说出来了。我想后来者知道初创的艰辛,也许对这个‘欧华作协’会更加珍惜,应不是坏事。”

欧华作协诞生以来成长迅速,培植了一些新作家,不断地与当地的主流文化团体,或大学的汉学研究部门,合作举办活动。还出版会员文集。会员来自19个国家,共掌握13种语言。如今的欧洲华文文学,已进入成熟、稳定阶段,会员里有名家亦有新秀,前途一片光明。

赵淑侠担任首届和第二届会长,从上任起就培植接班人才,以期这个协会能够永远继续下去。现任会长为郭凤西(比利时),目前有会员80余人。

 

赵淑侠作品国际研讨会

赵淑侠作品频频问世,在海外华文文坛刮起一股“赵淑侠旋风”,其作品赢得海峡两岸及海外炎黄子孙的普遍赞赏与欢迎,也引起华文文学评论界的关注。为促进海内外华文文学的交流与发展,由华中师范大学、中国社科院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中心主办,中国新文学学会、湖北省文艺研究中心联办,1994年10月18日至21日在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举行了赵淑侠作品国际研讨会。为一位海外作家举行专题学术研讨会在大陆尚属于首次。这对一位海外华文作家来说,是莫大的荣誉,也是对她多年来写作成果的肯定。

来自瑞士、丹麦、德国、美国、大陆和台湾的专家学者近70人聚集一堂。中国老一辈著名作家冰心、萧乾、光未然、冯牧等为大会题词祝贺,一批海外知名华文作家、教授也发来贺信贺电。大会收到学术论文50多篇,汇编为《赵淑侠作品国际研讨会论文集》。

10月18日,华中师范大学校长、研讨会组委会王庆生教授致开幕词,赵淑侠和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张炯发表了讲话。接着华中师大文学院黄曼君教授和台湾东吴大学赵淑敏教授做了学术讲演,受到与会代表和华中师大师生的热烈欢迎。

在文学的基础上,对赵淑侠的作品展开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一致肯定了赵淑侠文学创作多方面的成就,对于她作品的思想意蕴、文化内涵、艺术个性、风格特征,对于她的创作道路以及与中国传统文化、五四新文化及与西方文化的关系,她的创作在海内外华文文学中的定位等,均作了富有建树的研讨与交流。

这次研讨会上,欧华文友池元莲发表了《从西洋文化的角度看赵淑侠》,将赵淑侠的长篇小说《赛金花》与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米切尔的名著《飘》(Gone with the wind)和澳洲女作家哥琳·麦古罗(Colleen Mccullough)的长篇《荆棘鸟》(The thorn birds)作了比较,给与《赛金花》高度的评价。谭绿屏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天女散花开我云天》。余心乐(朱文辉)虽未能到会,但其论文《华文文学在海外的传薪与发扬》对赵淑侠领导欧华作协开展活动的事迹作了介绍。

《赵淑侠作品国际研讨会论文集》共444页,31.5万字。分为第一辑,赵淑侠与海内外华文文学;第二辑,赵淑侠小说创作论;第三辑,赵淑侠散文创作论;附录有赵淑侠作品研究综述(1977-1993),赵淑侠生平、创作及文学活动年表,赵淑侠作品目录。这是对赵淑侠前半生20年创作的讨论总结,很有资料和学术价值。

 

居纽约再创佳作

赵淑侠承认自己对海外华文文学有使命感。从70年代后期参与侨学界的活动,1980年初应新加坡《南洋商报》之邀,前去公开演讲,并回台湾认识文化界之后,连续20余年,常常出席两岸三地的华文文学事务,或应邀到不同国家演讲。20多年里,做了不少事,出了一堆书,创立了欧华作协,帮助符兆祥创办了“世华作协”。儿女们也扶养大了,先后离开了家。这时她开始为自己想,是不是应该改变这几十年不变的,永远匆匆忙忙的生活方式。

她的儿女都在美国,东西岸有三个妹妹,其中两个在纽约……于是1998年赵淑侠在纽约弄了个住处,每年到纽约待段时间,做了几年“空中飞人”后来才决定长住。纽约的华文文学界,对她的到来很表欢迎。报纸发表大篇专访,华文电视台给做专题节目。她同时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加入了好几个文学组织。譬如纽约大学姚学吾教授,在报上看到她的名字,就邀加入他主持的“北京大学笔会”,还聘为顾问。旧相识历史学家唐德刚教授,带她去国际笔会的纽约分会。国际笔会是世界性组织,赵淑侠原本就是瑞士分会会员,顺理成章也做了纽约分会的会员。纽约是北美华文作协总部所在地(故会长马克任所言),与欧华作协同属世华作协,她自然也是个中人。好几个京剧票房也送票,请她去观赏。她虽是新移民,日子却不寂寞。

纽约的文化生活甚多,经常有“研讨会”,“新书发布会”之类的集会举行。赵淑侠是大家喜欢邀请的人,因此有多次与夏志清,王鼎钧等大老同台演讲的机会。她曾与夏志清同时主讲新锐青年女作家章缘的小说《大水之夜》,后来又同时为汤晏的新作《民国第一才子钱钟书》举办的小说《围城》研讨会做主讲人。与王鼎钧同台演讲的经验更多……

起初住在曼哈顿,离世贸中心不远。九一一恐怖事件,她目睹了世贸双子星大厦倒塌,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悲哀情绪,后接受家人建议,搬到皇后区(Queens,音译昆斯区)的法拉盛(Flushing)居住。新居地处社区中心,闹中取静,离邮局、银行、医生、超市都近,生活很快上了轨道。这里华裔比例最大。在中心区的缅街(Mainst),举目皆是黑发黄肤的老华,美国白人在此倒是少数民族。台湾来的移民,在这个社里扮演着重要角色。因此法拉盛常被称为“纽约第二个华埠”或“纽约小台北”。缅街上的图书馆是她的最爱。纽约华文作家协会亦设在法拉盛。会长赵俊迈精明干练,把会务推展得红红火火。每年必召开年会,新春团拜,多次邀请文坛名家举办演讲会。出纯文学刊物,双月刊《文荟》,赵淑侠与赵淑敏、夏志清、王鼎钧等资深作家经常执笔,也努力培养新人。办有“文荟教室”,每期三个月,聘请文坛名家如施叔青等人授课。设在法拉盛的“纽约华侨文教中心”,对法拉盛的文化生活贡献卓著。其阅览室,教室,礼堂,为文化活动提供了太多的便利。赵淑侠住在法拉盛特别惬意,过着与世无争的淡素生活。唯一能让她动动脑筋和心力的,就是文学圈内的事。这时她采用读书,研究,写作并重的方法。

进入新世纪以来,赵淑侠写出一本伟人传记《人类爱的典范——史怀哲》,2006年由三民书局出版。这本书介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史怀哲(Albert Schweitzer,1875-1965)。史怀哲出身于德法交界处阿尔萨斯一个牧师家庭,是个罕见的通才,获得音乐、神学、哲学和医学4个博士学位,然而他并不以此为自满,反而对非洲大陆上贫困而多病的人民,流露出丰沛的同情心。38岁时,他毅然抛下已有的成就,前往当时落后至极的黑暗大陆,为当地人治疗疾病,而且一待就是50年。1953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本书是约稿,为世纪百人传之一。赵淑侠欣然领命,找来相关书籍阅读,写出这部作品。在台湾深受读者的欢迎。

2008年她又出版了一本《凄情纳兰》, 30多万字。赵淑侠有一半满族血统,其母在棋琴书画方面有着很高的造诣。为此赵淑侠把注意力转到清代满族词人纳兰性德(1655-1685)身上,写一本关于这位词人的书《凄情纳兰》,定调为历史人物的传记性小说。大事,年代、人物之间的关系等尽求有依据。为此她从图书馆借到大量有关清朝初期社会生活,政治,皇室,和一些纳兰性德的作品以及记载他身世的资料。还跟朋友借了一堆书。觉得仍是不够,特别又托人在大陆买纳兰性德研究类作品。她把这一大堆材料足足看了8个月。直到胸有成竹,才一气呵成。

吕大明评价说:“小说反映它的时代背景,赵淑侠的《凄情纳兰》虽不露斧凿痕,却屡见她钻研古学资料的苦学精神,譬如她描写纳兰性德与涵瑛旧时贵族的婚礼,甚至对纳兰性德服饰的描写也精雕细琢:‘他穿着一件大红袍,上着墨黑底子暗红团花罩挂,胸前系着红绸彩球,黑缎皂靴,头戴黑缎八角帽,帽檐正中镶着一块比鸽蛋还大一圈儿的透水绿翡翠……’对白的运用也十分考究,如何以古典的对白转化成现代词汇,赵淑侠写来十分生动,自然而又合度。”“……逐渐的,在成长成熟中,一种使命感与对生命严肃的认知,使纳兰性德的词写得至情至圣,借赵淑侠悲情感人的文字描述,让我们更深一层地认识这位三百多年前的伟大词人。”

 

文学成就盘点

几十年来,赵淑侠一直在文学园地辛勤耕耘,问世小说、散文约500万字。据统计,出版著作已达40种,包括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传记等。其中有长篇历史人物传记小说《赛金花》,《凄情纳兰》,长篇小说《我们的歌》、《落地》、《春江》、《塞纳河畔》和《漂泊的爱》。还有《西窗一夜雨》、《当我们年轻时》、《人的故事》、《湖畔梦痕》、《游子吟》等短篇小说集,以及《紫枫园随笔》、《异乡情怀》、《海内存知己》、《故土与家园》、《翡翠色的梦》等十几本散文集。她还出过几本选集,仅精选的《赵淑侠文集》就有6卷220万字。

赵淑侠不仅是欧华作协的创始人,而且是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并担任过会长,也是几个西方文学社团的成员,譬如是瑞士作家协会、笔会、和德国作家协会的会员。她长期在欧洲生活,精通德语,小说已有三本译为德文出版:即《梦痕》、《翡翠戒指》和《我们的歌》。欧华作家王双秀、麦胜梅在《传承与开展,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欧华会员创作概况》一文中,高度评价“赵淑侠是半部欧洲华文文学史”。

赵淑侠回顾自己的文学生涯说“我不是文学院系的科班出身,不属于文学界的任何派系、圈子。这么多年,就靠拿着一支笔,独自朝着无垠的文学天地前行。因为没有所属院派的显赫人物维护推崇,这路就显得艰难,累人又不易走,很多门槛进不去。有评论家说我是‘单打独斗,却打出了一片天地’。我承认是打出了一片小小的天,因为我有些很忠实的读者,所以《我们的歌》,《赛金花》(《赛金花》曾一年出十三版,《我们的歌》卖得更多)曾多日站上畅销书榜首。也有多位我素不相识的学者,给写评论肯定,是他们勇于说出,对一个门墙外写作者作品的看法。”

赵淑侠的文学成就在海峡两岸都获高度的肯定。台湾方面,她得过1980年台湾中国文艺协会小说创作奖(小说《我们的歌》),1990年因《赛金花》获中山文艺小说创作奖,完成《凄情纳兰》后,与余光中,司马中原同获2008年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终身成就奖。大陆方面,她也获得首届“中山杯”优秀小说奖(小说《凄情纳兰》)等。并受聘为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南昌大学、黑龙江大学、郑州大学等院校的客座教授。

中国大陆早在80年代就有学者专门研究赵淑侠的著作,专著的评传有两本:一本是吉林大学教授卢湘,在他的女作家传记丛书中的《海外文星——赵淑侠的路》;另一本是以前汕头大学,海外华文研究所刘俊峰博士所写的《赵淑侠的文学世界》。两本书都是20万字。此外各别的评论文章中也有很多提到“赵淑侠”,各方为赵淑侠所写的评论,采访,专题等等,加起来至少也有八九十万字。一般认为,“赵淑侠的文风自成一格”,“从头到尾就没有小女人心态”,还说“她的小说让人看头猜不到结尾”。陈贤茂教授在《海外华文文学史》上说:“《我们的歌》的出现,标志着旧的留学生文学的终结,也标志着新的留学生文学的形成。”

一般认为,《我们的歌》、《赛金花》和《凄情纳兰》是赵淑侠的代表作。其实本来在赵淑侠心中还酝酿着一部大长篇。故事中的第一号主人翁,就是她的祖父。赵淑侠说:“到祖父掌管家业时,他不过虚岁二十,却懂得审时度势,大兴改革。他到哈尔滨去经商,和近邻俄国人做贸易,开洋行,酒厂,另方面把家里的地户做新安置:首先减地租,造住屋,照顾他们的生老病死,过年、节,获儿女婚嫁大事,家中必派人去道喜等等。还为当地建造图书馆,给学校造校舍。他练得一口流利俄语,会骑在马上双手放枪。那时东北常闹土匪,他祖父组织‘义勇队’,聘专人训练。叫年轻人出去读书,精学法律、经济、医学,为小老百姓争取好生活……总之,我‘大长篇’内容,人物,情节差不多都成形了。由几个家族间的互动和遭遇,拱托出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的遭遇,内忧外患,颠沛流离,喜怒哀乐,一直写到今天。准备工作已做了不少,预备把它写成一部史诗式的小说。那应该是我的代表作。但遗憾的是,我今天的体力情况,连写短篇都不成,那么大的‘工程’,恐怕是做不到了。”

赵淑侠感慨地说:“对各方的溢美之词,我欣慰又感激。对自己这一点独力奋斗的成果,我很感谢,也很自豪。我的一生过得不平坦,虽然算有点成就,但仿佛永远跟自己的人生战斗,感到很疲累。计划了那么久的代表作也没写出,确是很大的遗憾。错过的时机已成过去,无须后悔,人生总是有遗憾的,人也不能总站在舞台上,当罢休时且罢休吧!”

2007年,赵淑侠和她的妹妹赵淑敏(也是著名作家)将个人作品及文物照片捐赠给台湾文学馆(为台湾文学最重要的之典藏与资料中心,2003年开馆营运),其中包括手稿12份、中文著作30本,德文译本3本,个人及文化活动照片125张,各类剪报两袋,相关刊物9本,录影带一卷、录音带(小说选播《赛金花》全部录音20多卷,及9卷访问录音),奖状奖牌,美术设计、中外文有关赵淑侠的书评及论文,名人书信9封,小说《赛金花》资料,《赛金花》电影剧本等。

这是赵淑侠的第六次手稿文物捐献。此前曾捐给大陆现代文学馆《塞纳河畔》的手稿,瑞士苏黎世大学东亚研究所《春江》手稿,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赛金花》手稿,还给柏克莱大学,上海市图书馆,世新大学文学资料库捐过文物。她的文学成就不仅保存到相关的研究机构,也永远留在千千万万读者的心中。

附记:赵淑侠大姐非常支持会友小传系列的写作,特意发来了丰富的资料和具有历史价值的照片,在此深切感谢赵大姐的支持和鼓励。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欧华的创会元老们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1991年3月16日早上,在伯爵旅社,符兆祥主持会章定调,并选会长。欧华在下午两点举行成立大会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成立大会上创会会长致词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1991316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在巴黎成立,前排坐者,右二王镇国右五梅新右六亚弦右八成之凡右九赵淑侠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20多年前,报上刊登的欧华作协筹备经过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中山文艺奖金正好派上用场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巴黎,欧华成立大会的女创会元老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1993年在新加坡,左起杨玲、郭凤西、麦胜梅、赵淑侠、柯国淳、朱文辉、王双秀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1996汉堡三届欧华年会站立者右一池元莲,潘缦怡,胜雅律,履疆,名不详,世华总会会长黄石城,当时会长赵淑侠,前蹲者右起谢盛友,余心乐,周匀之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1994出席中国社会科学院举办的研讨会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作品研讨会,前排穿黑色套装者为赵淑侠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世华成立的欢迎酒会上,部份欧华会员与台湾的副总统合影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1998三届世华作协在台北,外交部长胡志强设宴,赵淑侠代表全体会员致词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纽约作协讲中西文化之异同,赵淑侠主持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在纽约大学石溪分校讲“欧洲华文文学”,旁边为英文译员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在纽约与王鼎钧一同应邀为台湾大专学校联谊会演讲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与夏志清一起被邀,推荐小说新人,左起:章缘,赵淑侠,夏志清,江汉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在纽约,应北大笔会之邀讲古典文学中的诗词之美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2008世华大会,终身成就奖得主赵淑侠,文建会主任黄碧瑞发奖牌,亚华基金会董事长林忠民(左一)发奖金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岁月如梭,赵淑侠摄于2013年11月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