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三生三世枕上书

(2014-08-09 13:12:07)
标签:

东华

小白

天命

姑姑

阿爹

分类: 风月-书评
三生三世枕上书
 
【转】三生三世枕上书
再掀“三生三世”畅销狂潮,引发千万读者疯狂追捧的言情经典

  完美再现唐七公子笔下最令人叹服的前世今生

  如果执著终归于徒然,谁会将此生用尽,只为守候一段触摸不得的缘恋?

  如果两千多年的执念,就此放下、隔断,是否会有眼泪倾洒,以为祭奠?

  纵然贵为神尊,东华也会羽化而湮灭。

  虽是青丘女君,凤九亦会消逝在时光悠然间。

  只是不知,当风云淡去,当他仍在无羁岁月间穿行,与她偶有擦肩,这曾开天辟地的神尊,是否还能记得,昔日卧于他广袖之间,额头一簇雪白凤羽花的小小红狐?

  那统率上古神族的青丘女帝,是否还能记得,昔日他为她摘下,指尖一串佛铃之花?
【转】三生三世枕上书
枕上书书了几段几行,摘下千年前的一段月光,等佛铃盛放,将眉眼深藏,再开出回忆里你知的模样。————《三生三世枕上书》董贞献唱
  我曾不解,为什么要叫枕上书?
上卷十几万字,只为了证明小白与东华,确实无缘。这一番心思,只能付与枕上,与梦说。

“小白很懂事”帝君说,"她一直都很懂事。”
想了想,对于虽然长到三万岁但仍未成年的白凤九来说,这个词真是妥贴。对于白浅,可以说她坚强,对于小白,我却不忍心用这个词来形容她,唐七是不是也如此?所以她要借帝君的口来说“小白一直很懂事”。
坚强意味着惨烈的经历。
最初的起因只是为报恩,青丘的女子,一向重情重义,白浅如是,白凤九如是。
喜欢上帝君,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因为时间的漫长无涯,任何事都可以慢慢的做,精细的做,所以做任何事都精致完美,无论是佛理、茶艺、陶艺、钓鱼甚至制香等等。曾经的天地共主,四海八荒里最有神仙味的神仙。四海八荒最有情调的尊神
太晨宫里避世万年的尊神,能引得他注意一二的,唯有四时之错行,日月之代明,造化之劫功。 得到帝君,是再难不过的事。
下卷里,小白曾想过,如果她遇到东华时已是现在这个年纪,她还会不会有勇气想着把他拿下。小白觉得不会。
可见,爱人这做事情,需得年轻力壮,且精力充沛信心满满者为之。

年轻时,我们都曾为爱一往无前,我们都曾被爱碰得头破血流。小白却栽得太惨,二千多年的执念,东华他并不知晓。她的爱恋情深,他不知晓;她的生死相随,他不知晓;她的隐忍陪伴,他不知晓;她受尽委屈与折磨,他还是不知晓。东华的印象里,他与这个青丘的小帝姬第一次见面,是在九重天太子与青丘白浅上神的婚宴之上。
对于东华,她一直是我爱你,所以我需要你,而不是我需要你,所以我爱你。小白一直很坚强,隐忍,用帝君的话说,懂事。是的,她从未怪过东华,她很清楚这是自己的一腔爱恋,东华他不知道,并不是他的错,只是两人无缘。太晨宫四百年为婢的辛劳她没有说,舍去真身顶着一张红狐皮换来救助东华,她也没有说,被当作宠物豢养直至受到姬衡宠物的欺凌,她还是没有说。两千多年的执念,再见后,她做得像是第一次面见帝君的小帝姬一样,聪明活泼。
我一直觉得凤九是深谙爱之真谛与精髓的(虽然是迷糊得二百五的性子),感情这东西,可以隐忍可以牺牲可以成全可以放手,唯独不能强求,故而从来没有责怪东华,更不曾提出任何要求。这么努力,这么尽力,如果帝君知道了,如果帝君有所回应,那很好,如果没有,那也只不过是二人无缘罢了。
不怨怼,不尤人。
从来没有将自己所受的委屈、磨难怪责给对方,总是坚定自己的信念,坚持自己的本心,喜欢东华,是她自己的事。在阿兰若之梦里,受到重重伤害,濒死之际也不曾怪过东华,没想过在危难时要东华来救,只是

她抬起手来,放在眼睛上:“帝君,为什么我尤其需要他的时候,他都恰好不在呢?有一瞬我那么想。从前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没有出现,我告诉自己,因为我们没有缘分。其实那些时候,我并不是真的相信,我觉得我这么努力,老天爷也会被我感动的。这一次没我才真的信了,如果沉晔不来救我,我就真的死掉了。以前我不相信我们没有缘分,可能是因为失望得还不够彻底吧。” 苏陌叶静了良久:“那么,你恨他吗?” 凤九移开手掌,遥望着月光下盛开的杏花,努力眨了眨眼睛:“大概不恨吧。我只是觉得很累。帝君他很好,我和他没有缘分罢了。” 苏陌叶柔声道:“你还小,将来你会遇到更好的人。” 凤九无意识地点头:“你说得对,将来我会遇到更好的人。” 苏陌叶唇角含笑:“将来你想要遇到一个怎么样的人?” 凤九想了片刻:“虽然我也不是那么娇气,遇到危险时没有人救我我就活不下来,但我希望遇到一个我有危险就会来救我的人,久了我不会把我随手抛下的人,我痛的时候会安慰我的人。” 苏陌叶低声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遇到一个再不会让你受苦,再不会让你遇到危险的人?”
她没有说话。

【转】三生三世枕上书伤如斯,亦没想过怨怪东华。会醉酒,会哭,会倾诉,但不会展现在人前,更不用说做给帝君看,跟姑姑或者小燕壮士说一说,再要么找找司命聊天,更多的是
自己想一通,想通了,也就好了。 帝君说得对,她一直很懂事。
懂事得令人心酸

唐七很强,最终没把小白写成个小白,她虽爱恋东华,却不痴缠,放手时亦真潇洒,两千多年虽一直忙着报恩忙着搞定东华,却没成为玛丽苏,“白凤九你这个二百五”快成为她的口头禅了,打架,做饭,上学。爱东华,虽已成为她的本能,但放手时她亦过得逍遥,豁达。在九重天上,翻翻姑姑的话本子、和司命斗斗嘴;梵音谷内,当小燕壮士的爱情参谋,陪萌少喝酒看美人;青丘里逗逗迷谷、追杀追杀灰狼弟弟。生活和谐而安定。
爱情也许是生活的重心,但不能是生活的全部。断了那场执念,她很积极的经营自己的生活。乐观、活泼而又开朗,虽被东华伤情了两千多年,却不在他面前伏低做小,忍气吞声,小白说那是青丘的脸面,我说那是小白的尊严。不管多爱你,先做我自己。
若再问小白,你愿不愿意继续缠着帝君?
“再问爷这种蠢问题,这个松枝什么下场爷揍得你什么下场!”


帝君不动声色地改口 : “那只是其一。”他补充道:“主要还是因为我跪下来求你原谅了”

帝君,您老人家要不要再无耻点啊
……
青丘的女君,还未长大的帝姬,您老人家下嘴是一点都不含糊都不客气啊~~

东华这个人幸好只活在唐七笔下,这样的二次元生物出现在三次元的空间里是很可怕的,会祸害一帮子大老爷们儿,横扫老中青三代女性不在话下
打架也打得好,做什么事都很好,家里的东西大半都是亲手制作,这要是真结了婚能省多少钱哪……长得又俊美,智商又高,曾经的天地共主,性子极为冷漠。
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腹黑,毒舌,不要脸。
偏又霸道,执着。
【转】三生三世枕上书
帝君深深看了他一眼:“再咒一句小白身染重症小心我把你打得身染重症。”

帝君很爱小白,于四海八荒中,她是他唯一喜欢的,想要做帝后的那一个。天地造化皆在他手中,唯独她是在他掌控之外的,上半部小白伤情,所以下半部里帝君伤脑。
这一场情事里,总有一个快一个慢,一个先一个后,不是东华,就是小白。
天命石说他二人缘薄,
东华淡声道:“天命说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本君不曾惧怕过天命,也无须天命施舍。”
是了,在爱情里,一个人努力叫单相思,两个人一起拼命才算相思。
这位生性淡漠的神君,怕错过小白,怕来不及,尽了最大努力,对他来说,面子嘛,实在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虽不算出尽百宝,可他能剖心相待,两千多年前的事,他虽不知情,可这不知情本身就是错误。他努力的更正,亦不怨天命,

帝君虽慢了一步,错过了很多很多,很多事情都已来不及,幸好,他亦坚持,敢与天争,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本君不曾惧怕过天命,也无须天命施舍
很多时候我们以无缘为一段爱情划下句号,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与天争,很多时候,我们争不过的是自己。所以,有时候我们输给缘份输给天命;所以,帝君胜了天命赢了缘份。

桫椤树旁花静晚,下弦月照烛影长,谁垂钓冷荷塘,回忆过往杯酒凉,佛度也度不了隔世的离殇。
菩提花开满宫墙,花下是谁对影成双,梦里看不见思念的方向 研新墨一方,将前缘写在枕上。
枕上书书了几段几行,摘下千年前的一段月光,等佛铃盛放,将眉眼深藏,再开出回忆里你知的模样。
枕上书书了几段几行,摘下千年前的一段月光,等佛铃盛放,将眉眼深藏,再开出回忆里你知的模样。认出我的模样……
————《三生三世枕上书》董贞献唱
【转】三生三世枕上书
经典语句】
  “送我入学的那一日,阿爹说,在你这个年纪上,你的姑姑白浅比你更加不济,也没什么好灰心的,只要你保持着不要比她更加不济,就算是为我们白家争了光。我牢牢地记着阿爹的这句话,同时,打心底里地感谢我的这个姑姑。”——凤九语录
  我打算写本回忆录,忘记一个人,阿爹第一个反对,他觉得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写什么回忆录,全家只有姑姑一个人支持我,我觉得她最懂我,因为她说:“你首先要 彻彻底底地回忆一个人,才能彻彻底底地忘记一个人。”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但她又添了句:“写完记得给我看看,最近文荒。”……《凤九日记》
  我觉得这人真是好人,虽然总冷着脸,但我每次在地渊迷路痛哭流涕时他都会出现把我领回去。像这次扭伤了脚,他还将我抱起来。借着地渊里悠悠月色,我真诚地看 着他:“我觉得你好像一个人。”“谁?”“我爹。唉你说我叫你义父怎么样?”结果被他一松手扔了出去。——《凤九回忆录》之不堪回首的童年趣事
  天火焚心好像挺痛,但半天之内我看他被焚了两次也没死,轻声细语地问他:“下次天火什么时候来啊?”他抬眼:“一个时辰后。”一个时辰后,我轻手轻脚从怀里 掏出两个地瓜,轻手轻脚放到他怀里:“不要动啊。”刚说完闪到一边,天火就来了。不一会儿,我闻到了一阵想念已久的地瓜香。——《凤九回忆录》
  地渊很冷,他端坐在火光里,应该正被天火焚心,我怯生生地伸出一只手,他没有理我,我再勇敢地伸出一只手,半天,他道:“你在干什么?”我眼巴巴地看着 他:“烤火啊。”他一字一顿:“你知不知道我正在受劫?”我严肃地看着他,认真地劝道:“不要说话,小心走火入魔。”话刚落地,他吐出一大口血…——《凤九回忆录》
  地瓜吃完了,我是个小神女,不像成年神仙那样经饿。看着他被天火焚了半个时辰,睡着时额头上尽是细汗,觉得他一定很热。费力将他拖到湖冰上,哆嗦着解开他 的衣裳。他诧异地睁开眼睛:“你在干什么?”我嗫嚅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你介意不介意卧冰求一下鲤啊,我肚子饿。”——《凤九回忆录》
  司命问我:“殿下想让帝君幸福,可知幸福是什么?”我不知道幸福是什么,只是看到姑父追姑姑时说过一次。他提点我:“你觉得最让你感到快乐的事,那就是幸福。”我想我明白了,原来吃饭不用给钱就是幸福。我在刚成年不久的这个生日里立下一个誓愿,为了让东华幸福,我愿成为一名厨师。——《凤九回忆录》
  那时,小神仙们都流行被父母使唤打酱油,我却没有机会。住在
集安市上的一只小狼崽嘲笑我:“大家都打过酱油,只有你没打过,你的童年真是太不幸了。”我从容地自河底摸起一块圆润可爱的鹅卵石,从容地爬上河岸,追着他跑了四条街,用实际行动让他深刻地体会到了到底什么叫做不幸的童年。——《凤九回忆录》
  阿爹说做学生要尊师重道,第一眼见到书塾的这个年轻先生,我立刻有礼地尊称她:“婆婆!” 她很谦虚:“……叫我先生就好。”我继续有礼地尊称:“婆婆先生!”她咬着牙地谦虚:“叫我先生。”我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谦虚,看她半天,却觉得很喜欢她的谦虚,有点不好意思,揉了揉衣角:“好吧,先生。” ——《凤九回忆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