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砾漠先生
砾漠先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47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2019-11-10 11:05:44)
标签:

乡土情感

分类: 原创散文

朝花夕拾

(散文)

 

回乡日记(2019827日—30)

 

洪砾漠

 

2019827日。农历己亥年七月二十七日

星期二

早晨836分许,我正在江苏省太仓市南郊良辅路北侧的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新建宿舍楼工地四楼顶部吊模,装在裤袋里的天翼手机振动起来,我立即用手机接听电话。对方是余品周(与我共祖父母的哥),说,“哥老了,你要回来一下……”我感到非常意外,赶忙问:“品武哥什么时候老的?”品周说:“刚刚落气的……”我说:“我中午10点钟左右下班,请一个私家车赶回来……”品周说:“那样要一千多块钱,划不来。你坐高铁动车组回来,只要几百块钱,今天夜晚回到屋里就可以了……”我和品周手机挂断后,大约过了五分钟,我用天翼手机拨打余全树(余龟年叔和汪再珍婶的大儿子)手机。全树接听,说:“我今天在家休息。”我问:“品武哥今天早晨8点钟左右老了,你回不回去?”全树答:“我不回去。那你赶快回去,还在工地上做么事!”我说:“我们正在吊模,人手少了,不能马上走。我10点钟左右下班,再回去……”大约20分钟后,余双贵(龟年叔的小儿子)用手机打我的天翼手机;我接听,和他约定我们搭伴回麻城乡下。 

上午接近9时,胞姐余品忠用手机主动拨打我天翼手机,与我谈回乡奔丧的事情。

上午,太仓南郊多云,天气热。阳光有时明,有时朦胧;太阳有时被云遮住。竹林垸的夏爱民(诨名罐儿,水发哥的大儿子)正跟随十个左右的钢筋工师傅在我们同一层楼顶上扎钢筋,我向他借钱。他说:“我手中没有现钱,我转账给我,用微信转账。”我说:“可以。”他问:“你要借几多?”我答:“六百块钱。”他立即用微信转账600元人民币给我。我于938分许,比木工同事们提前下班、下楼,步出工地院子,到生活区,骑自己的电动车出行;转移至太仓市区中南部的锦州路89-5号后院,入姚抒含(建芳)等人的办公室,向姚抒含借人民币600元,又用手机微信转账600元给她(请她再给600元人民币给我)。我说:“我的共祖父的大哥老了,我要回家乡麻城乡下去。我们91号左右公司发生活费给我们,我到时候还给你。”姚抒含言听计从,马上拿1200元人民币(12张面值100元的纸币)给我。我立即转移到上海西路1号白云票务中心为我和余双贵各购一张动车组车票。票价256元,手续费5元。我立即转移到南园东路南侧人行道,存好车,入老地方快餐店,用现钱11元(人民币)选一荤三素(鸡蛋炒西红柿、芹菜炒豆腐干子、参菜加米饭8元人民币,加一瓶雪花啤酒)。

午餐后,我立即冒着骄阳骑车回到住处。天空此时段有明亮阳光,高温天气。我立即将从快餐店打包的鸡肉骨头、米饭等喂给小狗(将小狗牵到屋后阴影地带)。立即收拾几件干净的单薄的衣服、日记本、笔、纸入手提袋……用毛巾和热水洗澡,用井水洗衣;将小狗(宝二爷)牵回住宅前面的雨棚下面的地面。用干性笔给住在103室鲍金学和占双梅写一封简短的信(委托他俩为我照料小狗),用透明粘胶带贴在103室门口旁边的墙上……

中午1206分许,我开始离开住处,头戴一顶塑料线编织的礼帽(上海四川北路1666号高宝大厦4楼上海润恒文化中心的郑丹平大约2个月以前赠送给我的礼帽),步行去太仓市陆渡中市路与陆嘉南路(原飞沪南路)交叉路口附近的107路、116路公交车候车点。此时段:天空阳光明亮、晒人;空气热乎乎的,像火炉一样。我头、脸、身上出了不少热汗。汗水湿了脊背等部位的衣服……

1256分许,我乘坐的116路公共汽车到达了太仓汽车站后面的停车场。我立即下车,进入男卫生间解小便;跑步到汽车站售票厅,看到余双贵正背着一只小手提包站在厅内等候我……我将动车组车票给他(我上午为他购车票时,请他将他的身份证正面照片发给我的手机微信里;我向白云票务中心的中年女售票员出示他的上述证件照片,才为他购买到的车票)。我又到汽车站售票厅3号窗口购买两张从太仓汽车站到昆山高铁站的车票(票价每人次10元,外加2.50元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费)。下午125分发车。我和余双贵到昆山高铁站附近的路段下车,进入高铁站,经过安全检查口,入4号检票口前面的大厅。旅客将铝铁合金椅子都占据了。我和余双贵只好站在厅内地面上休息。大约10分钟后,我俩意外地会晤到罗田贺家冲村的朱志红和朱和平(再芹姑母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他俩预购的动车组车票与我俩的车票都是D3032次(上海开往汉口的)列车的,并且座位都在13车厢。我们候车至下午325分许,再次检票进站,乘电梯上至第二层楼,在8站台候车大约3分钟,动车组就来了。我们从5号车厢入口上车,步行到车尾部的13号车厢,分散在不同的座位上坐着。我们4个人还没有进入13号车厢时,列车(高速铁路列车)已经开始启动运行(票面上发车时间为下午337分)。

下午621分许,列车(动车组)行驶在全椒站与合肥南站之间的路上,天空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车速每小时193KM。铁路客服中心电话027-12306

下午630分,和谐号动车组列车到达合肥南站,在站台上停稳;旅客下车、又有旅客上车……641分,列车又启动运行。前方下一站为六安站。

夜(下午)707分,动车组到达六安站的站台停稳,下车的旅客不少。上车的旅客大约有10多个人。车厢里有一个小孩哭闹着。710分,动车组又启动运行。下一站:金寨站。

729分,动车组在金寨站的站台停稳。我们13号车厢里大约有10个旅客下车。731分,列车又启动运行。下一站:麻城北站。

804分,动车组(列车)到达麻城北站在站台上停稳。我、朱志红、朱和平、余双贵下车,出站(从二楼下到地面)……在站前广场,有不少为旅馆兜生意和为出租车兜生意的男男女女向我们刚出站的人围拢来了……我们4人和他们讨价还价,最后和一个中年男人(出租车司机)敲定(他驾驶小汽车送我们到大屋垸收费260元人民币)。他于818分发车上路,经沪蓉大道出麻城市区,驶上高速公路,于849分到木子店出入口而驶出高速公路。司机想走张家畈镇街道和二里河、木樨河街道,我们担心这一条路线的路面不好,建议他驾车走搁船山、向明河、石佛寺、店基坪、钟家岗、徐家坳、余家冲一线;他接受了我们的建议,驾车于925分到达大屋垸前面(东面)的路面。我们下车。余双贵用手机微信转账260元人民币给司机;我、朱志红、朱和平分别拿65元纸币(人民币)给余双贵。

我们步行进入大屋垸。凤(余正清夫人)正在水塘东侧的住宅楼前的场地晾(挂)衣服。我初始误认为她是胜高哥媳妇夏爱环,就问:“爱环姐,你和胜高哥好不好?”对方说:“我是正清的媳妇。怡平,你回来了,搞得快喽。”我又问:“正清这些时候好不好?”凤答:“好!”

我们到品武哥原来的住宅,见宅门内的套房(客厅)里停放一阵(方言,即一只)黑漆表面的棺材。棺材前方摆放着一只火桌(小木桌),桌上摆放着正在燃烧的一对大蜡烛,一把檀香、苹果、糕点……桌面上还摆放着一只高大的灵屋;灵屋后面挂着一幅白幛(轴子,即写在白布上的挽联),是我的胞姐余品忠、姐夫夏长辉率子夏文进、女夏敏送的;倚靠着北墙而斜立着一幅轴子是以品武的孝嗣子余载鹏的名义而立的。朱志红、朱和平、余双贵先后向棺材作揖、下跪;余载鹏头披白孝布,在客人对面作辑、跪拜给客人还礼……

长辉哥(夏长辉)此时段到侉儿哥(余黄平)家里去串门(叙旧话新、聊家常)。涂宴学(我的姑母余再芹的二女婿、梅头姐的丈夫),涂忠义足桃的丈夫、姑母的小女婿)、李细婶(邦叔的遗孀)、品周兄、桂头(周桂花、品周兄的夫人)、足桃、汝桃(桃姐)等等都在场……

10时多,我、朱志红、朱和平、余双贵用晚餐。余双贵喝白酒。我、朱志红、朱和平吃白粥、白米饭……

11时多,涂宴学、朱志红(志头哥)、朱和平等告辞走了。我用毛巾和热水洗擦身体,用水洗换下来的衣服……

今晚上半夜,我、余载鹏、余双贵、余品周为品武哥守灵。下半夜,我和余载鹏在灵堂守灵。

 

2019828日,农历己亥年七月二十八日

星期三

5时多,天已经亮了,桃姐、李细婶等等分别起床了……桃姐多次伤心地哭诉;我多次劝慰桃姐……606分许,天空开始下小雨;天空阴沉沉的。

7时多,堪舆(地理)先生冯怀明(张家畈镇冯家坳人)及其夫人李××来,用白纸包(动词)包袱,号(写)包袱,写地契……到品武哥生前住过的宅屋后面的山麓选择品武哥坟墓的地址(插钻、牵线)。插钻是方言,意即插桩……早餐后,冯先生和夫人李氏告辞走了(去新洲县某地办葬坟方面的事情)。天空下小到中阵雨,我将通往品武哥坟地的山坡上的杂草、灌木割掉……由于天空下雨将我身上衣服打湿透了,我11时多,换洗衣服,用毛巾和热水洗擦身体……

上午,小阵雨转阴天。11时多,占家塆(垸)的占发明(占启涛的儿子)来了,向品武哥棺材上香、作揖……午餐时以及午餐后,我、品周、双贵、品忠姐等与占发明哥谈了不少话(叙旧话新)。                

占发明属相虎,1950年出生。  【补记】11时许,我正在屋后山麓砍灌木,听到屋内有哭诉声,辩声音,我知道是品忠姐来了……品忠姐停止哭泣后,向主人家收账人余金波叔(余汉明爹的长子)交礼金:余远珍2000元人民币,夏文进1000元人民币加一只灵屋和托灵轴子【共300元人民币】,夏敏(长辉的女儿)500元人民币。

下午,天空有时多云,有时阴天,将做拜台和坟面的水泥砖(一种用水泥、砂子、水制作的空心砖)扛上山麓;由于有50块,我扛累了,双贵也扛累了。朱和平老表和英头(朱金桃的丈夫)、余载鹏等也扛了一些砖上山麓。我又将袋装的石灰、雷山牌水泥一袋从侉儿哥(余黄平)家的老住宅旁边的地方转移至桃姐家的猪屋内……非常劳累。我去水塘旁边舀塘里的水洗手时,不慎将眼镜从衬衫口袋里掉入水中,我下水去打捞,没有捞到。回桃姐家,和众人一起共进晚餐;用毛巾和热水洗澡……

夜里,仍然是我和余载鹏为品武哥守灵。

 

2019829日,农历己亥年七月二十九日

星期四

凌晨2时许——310分,我在灵堂里起草散文《品武哥!我对你说说心里话》,成草稿3页。

340分许,我从木躺椅上起身,步行去品周兄住房前的过道,喊叫品周兄起床,又联合他去胜高哥家宅西侧的场地,喊叫胜高哥起床……我、品周兄、胜高哥联袂上到屋后山麓为即将下葬的品武哥的棺材的墓穴破土……天空下小阵雨约5分钟。

上午,多云,天气热,阳光晒人。938分许,开始出棺。

昨夜初始没有酝酿为品武兄开追掉会。今晨8时多,冯怀明(地理堪舆先生)得知我为品武哥写了纪念文章(认定为悼词),与涂宴学等人合计为品武哥开追掉会。冯怀明主持追掉会,我致悼词(将散文《品武哥!我对你说说心里话》大致念一遍)……人们为品武哥送葬的场面虽然不宏大,但气氛非常热烈……燃放鞭炮,冲天火花炮……余胜高哥等领重(抬棺材)……12时许,棺材下葬等事完毕。

13时许,开席,共13桌客人吃菜喝酒……14时许,客人逐渐散席离去……1430分,我们未坐席的跑堂打杂人员开始吃午餐(品忠姐也没有坐席)。

下午340分许,我同品忠姐、桃姐等告辞,步行出大屋垸,到公路西侧的侉儿哥(余黄平)宅楼一层,与涂宴学、侉儿哥、胖姐(侉儿哥的夫人)座谈约20分钟,然后步行去新祠堂(东)侧的山坡察看祖母熊三奶的坟墓。墓地杂草、杂木丛生;墓前两棵柏树倒是长得好。

下午,步行去叶家垸,余品松(姨爷)、涂新娥夫妇去山里地里摘花生去了。我本来想去坳上看看养父余淑炎、四爷余淑怀、佩华五哥等人的墓地;但是,由于杂草杂树丛生,道路难行,我决定此次还乡不去坳上。我从镵头尖步行去竹林垸,看望水发哥的遗孀×××,必成表舅遗孀郭建峰,与夏辉林、郭建峰表舅娘(依茅屋方面的亲戚关系而称呼;如果依大屋垸方面亲戚关系而称呼是表姐)交谈了两个多小时。辉林用油炸干小鱼,用鸡蛋打汤,炒盐豇豆做下酒下饭的菜。我先饮一瓶金银花露,再饮一小杯加半杯女儿红(黄酒),再吃米饭。辉林饮一瓶啤酒,两杯女儿红(黄酒),再吃米饭。下午,晴到多云。

入夜(晚餐后),辉林骑踏板车(电动车)送我到木樨河街。我和他与黑皮谈话。我预约黑皮【夏望福的儿子】明天早晨6时许驾车送我去张家畈街道乘公路客运车……夜宿余品松姨爷、新娥舅宅楼一层,我和他俩先在宅前场地,坐在椅上纳凉,交谈了好多话(话题主要是品武哥生前身后事,茅屋涂胜高生前身后事……),然后入宅楼休息。新娥舅睡一层一个房间里,我和品松姨爷卧在一层大客厅不同的竹凉床上。比较凉爽,适宜于睡觉。

 

2019830日。农历己亥年八月初一

星期五

5时差10分许,梦醒。我临时决定今天早晨去麻城市区看望住在麻城佳福骨科医院里的老人(朋友)夏质清,于510分许,与品松姨爷、新娥舅告辞;步行到木樨河街,向住在街西的商住楼二楼的黑皮(望福的儿子)说明我改变行程计划(不必请他驾车送我去张家畈街道)。娘家在严家边的足丹和丈夫在街东的商住楼办饮食店,正在炸油条。我候车时,入他俩的店里吃两小碗白米粥(每碗1元),三条油条(每根1元)。6时多,占家垸的浩头驾驶中型客运汽车来木樨河街道。我乘他驾的车,在徐家坳路段,细张家畈的七姐(建兵哥的夫人)上车,乘车去四季桥;七姐与我谈了一些话(中心话题是建兵哥的姐姐及其女儿徐琴)……浩头驾车从XXX上高速公路;740分许过麻城东郊举水河三桥后,我下车,步行上北环路,转行到将军路与沪蓉大道交接处的麻城佳福骨科医院,乘电梯上七楼,与住在大病房里的夏质清交谈约10分钟。806分许,他送我到医院门口,握手话别……我乘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驾驶的电动三轮车(有车厢、车资15元),到麻城北站。入售票厅,排队购票人很少。我在3号窗口,花人民币231.5,购一张车票(从麻城北站到昆山南站;1411A座,907分发车)。麻城市区有明亮的阳光,天气热。

中午1149分,G1738次(汉口至上海虹桥)列车到昆山南站的站台停稳,我们旅客下车。出站转移至站南侧乘车场,乘坐中巴(下午118分发车)回太仓汽车客运站。此时段:昆山南站天空有阳光(明亮而晒人)。中巴经太仓直塘,204国道、郑和西路长春北路……于下午240分许到太仓汽车站停车场。出站,转移到公交车停车场,候车;乘116路公汽到太仓陆渡(镇)中市路,步行回住处。时间已是下午4点多钟。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回乡日记(2019年8月27日—30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