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世纪初耶稣会士的侧影:评《中国迷信研究》

(2011-03-16 18:30:00)
标签:

杂谈

Henri Doré. Recherches sur les superstitions en Chine. Chang-hai, 1911-1938 (中文版,[法] 禄是遒:《中国民间崇拜》,李天纲 主审,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特别感谢沈婕女士为本文使用的法文材料提供的翻译)

耶稣会士禄是遒(Henri Doré, 1859-1931)神父主笔的《中国迷信研究》(Recherches sur les superstitions en Chine)[1]自1911年至1938年陆续出版,共计出版法文版十八卷,其中前16卷由作者与另两位耶稣会士甘沛澍(Kennelly Martin, 1859-?)、芬戴礼(Daniel. J. Finn, 1886-1936)合作翻译为十卷英文本,于同期出版。此书面世不久,即受法国汉学界高度关注,被授予法兰西学院特别奖。并被后来成立的北平法国汉学研究所视做重要研究材料与参考文献。时光流逝,今日欧洲学者对此书又有不同评价,甚至认为此书完全陈袭前人旧作,了无新意。[2]

不管评价如何,在出版之后的近百年里,此书始终不失为一本研究中国民间风俗与信仰的西方学者无法绕开的重要著作。一方面,禄是遒等努力在书中体现法国学院派汉学研究“理性与科学”的风格,又有耶稣会士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入”认知的传统;另一方面,他有三十余年在中国安徽、江苏等地农村传教之余进行“田野考察”积累的丰富第一手材料,并用十余年时间整理打磨。同时,作者主要目的之一乃是“帮助在乡间的同事们,那些新近从西方到达,还不了解中国人宗教状况的传教士们”去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上述因素互相交织,形成一幅奇异而丰富的关于中国民间信仰与风俗的百科全书式画卷。

因此此书可以作为一本单纯的比较宗教学草创期的著作、一份关于中国民间风俗与信仰的人类学报告或是保留有大量19、20世纪之交江南地区民间风俗与信仰活动珍贵一手文献的档案材料来看待[3]。更重要的是,今天我们从中还可以读出作者禄是遒几种不同身份的印迹,显示出那个年代在华天主教传教士的多重侧影。

英译版第一卷出版时,甘沛澍曾估计全书将有八卷,结果大大超出这一预估,全书扩展为十八卷[4],这恐怕也超过了禄是遒本人的预计。除自己收集的一手资料外,禄是遒还使用了从《礼记》到《山海经》、《太上三官经》、《愣伽经》等各类中文文献,并参考了黄伯禄(1830-1909)、卢公明(Justus Doolittle, 1824-1880)、葛兰言(Marcel Granet, 1884-1940)等中西人士的著作,从普通日常生活的婚丧嫁娶、岁时节庆一直到当日流行的各类符咒占卜、各色仙怪以及儒释道三教的神祗做了详略不一的讲解。他没有在书中单纯的摆“杂货摊”,将自己收集的材料简单罗列[5]。绝大多数时间,他始终围绕着清晰的主题:写一本帮助新来的传教士认识中国和中国人,以利于传教的中国民间风俗与信仰手册[6]。因此无论是在讲解中国人的生活习俗,还是解释中国民间的宇宙观、时间观时,禄是遒都是带着“批判”在讲解,类似“这样的过程/习俗不可避免的带有迷信的色彩”的断语不时可见。本书的题名“中国迷信”(superstitions en Chine/Chinese superstitions),已经体现出作者的基本立场,即书中所描绘的中国日常生活图卷中的种种内容皆是“背离了真正的崇尚和荣耀”的“迷信”。为此,在讲解各类民俗的起源时,禄是遒常把中国古代的文人学者对于这一习俗的评价分为支持方与反对方,给出言论的出处与背景,犹如为辩论选手准备材料。在谈及焚烧供品祭祀祖先的问题时,还介绍了“一些在外国传教士与(中国)文人间的争论。其中一些是我听到的,一些是我猜想的”,展示了一名熟知中国文化与传统的传教士,如何有效地说服中国人放弃这些“迷信”的习俗。这时我们看到的是身为传教士的禄是遒,看到一个20世纪初年的耶稣会士是如何与深深扎根中国民间的种种风俗以及日常生活中的诸多“中国”因素展开互动。

同时,我们也能从书中看到了一个作为汉学家,作为学者的禄是遒。他在书中表现了对19世纪欧洲汉学界,特别是法国汉学界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研究成果的熟捻,能将这些成果与江南地区民间祭祀活动信仰中出现的神话与神话人物的研究结合起来进行讨论。甘沛澍与芬戴礼则多次在各卷英译版序言中提及此书对其他西方学者、在华传教士著作的借鉴,也不忘提及此书与“比较宗教学”的关联。并在英译版中添加了相当数量的“学术”注释[7]。或许也正由于此书对法国汉学传承靠拢的表现,使其进入了欧洲汉学界的视野,获得法兰西学院另眼垂青。而禄是遒本人的其他著作也显示了他在学术上的努力,除本书外,他尚留有多种关于中国佛道信仰的更为学术化的手稿[8]。

    在传教士与学者这双重身份之外,书中还能解读出禄是遒(和他的合作者们)的另一种身份,一个立足于西方中心,描述作为“他者”的中国文化与传统的西方人。对“禄是遒们”而言,19世纪末有两个中国,一个是“通商口岸”中国,“文明在这里起着作用,将中国人提升到一个比他的乡村同胞更高的层面”,一个是“真实的中国”,“必须去遥远地区观察”才能看到[9]。明清之际来到中国的耶稣会前辈眼中那些带有神秘色彩的中国知识,已经退缩成“边远省份的隐蔽村庄、离奇老镇”中的愚昧乡民们的日常认知。那个曾经被当作由文雅学者与哲人统治的理性国度在这里只是充斥着无法尽数的“迷信”的土地。以至于唯有在作者使用最新的科学方法研究之后,方能提供这样一本“关于中国民众的宗教生活与真实侧面”的作品给“西方的”大众做智性的阅读。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作者越是力求“客观”,恐怕越是难以客观,只能让笔下的中国愈加“陌生”。

    综上所述,这套出版于近百年前的书籍,对于今天的研究者来说,依旧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且这种吸引力并不局限于其所讨论的中国民间风俗与信仰一隅。

 



[1] 09年出版的据英译版所译中文版定名为《中国民间崇拜》,本文正文中仍取《中国迷信研究》这一较通行的名称。

[2] 见李天纲:《中国民间崇拜》中文版序,《中国民间崇拜》,卷首第9、10页。

[3] 本书的插图既有作者收集的原物复制也有当日土山湾印书馆根据作者收集的材料新绘的设色插画。

[4] 在1938年出版的法文版第十八卷中,有一则通告,称禄是遒尚有多种手稿待出版,内有一种《〈中国迷信研究〉字母顺索引表》(Table
générale alphabétique des Recherches),可视做此书的附录。

[5] 徐家汇藏书楼馆藏文献中,有一册禄是遒的手稿,题为“纸马图集”(Collection de ” Tche-ma” avec expeications),其中收录了一百多种纸马的名目与说明,附有八十余幅雕版印刷的纸马。在成书中,荐亡用的纸马与祭祀用的纸马各占了一小节,共有三幅插图,其中两幅出自“纸马图集”。

[6] 同期甘沛澍等人还根据本书的内容出版了更为实用的《中国迷信手册》(Manuel
des superstitions en Chine)一书。

[7] 见英译版第九卷,芬戴礼所做的序言。

[8] 在法文版第十八卷中罗列了禄是遒所留手稿,除前述的《〈中国迷信研究〉字母顺索引表》外,另有如下几种:《异教徒(中国人)节庆习俗日历》(Calendrier quotidien de toutes les fêtes et coutumes paennes),《中国佛、道教名山宝刹辞典》(Dictionnaire des montagnes célèbres et
temples remarquables du Bouddhisme et du Taosme),《中国历代高僧名录》(Dictionnaire biographique des bonzes “célèbres”),《中国历代道士名录》(Dictionnaire
biographique des tao-cge “célèbres”),《道教史:自起源至今》(Histoire du Taosme,
du principe jusqu'à nos jours),《中国道教经典详解:经文和作者,据1923-1926年商务印书馆版〈正统道藏〉》(Analyse détaillée du canon
taoque, texte et auteurs, d’àpres l’édition de la
Presse Commerciale 1923-1926, avec tables)。

[9] 见英译版第一卷,甘沛澍所做的序言。

(如果有时间,再专门写一篇讨论本书的翻译,特别是书中文献的翻译和一些体例的问题,恩。)




曾经的这一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杂草欢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杂草欢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