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 彦 虎 籍 贯 泾 阳 考 证

(2012-03-21 16:50:45)
标签:

杂谈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wbr>彦 <wbr>虎 <wbr>籍 <wbr>贯 <wbr>泾 <wbr>阳 <wbr>考 <wbr>证

 

白 彦 虎 籍 贯 泾 阳 考 证
                                                                              
                                         王  新 

                                          内容提要
         
    本文扼要简述了白彦虎籍贯的研究和现状,对白彦虎嫡孙说自己是泾阳人提供了史料佐证。根据笔者先祖的下传叙说和历史资料,对白彦虎的原籍进行考证,对白彦虎家祠堂求实揭秘。得出了白彦虎出身于富绅地主家庭。通过论证剖析,确定了白彦虎原籍是清代陕西省西安府泾阳县瑞安乡包方里焦村,即今陕西省泾阳县崇文镇焦村。从而结束了长达半个多世纪史学界关于白彦虎的出生地和籍贯的争论。

           关键词:白彦虎    籍贯    泾阳    焦村     祠堂      考证

白彦虎(1830年02月08日,道光十年,庚寅年正月十五—1882年7月26日(1)),回族,小名,虎娃、白虎,经名穆罕默德·阿尤布。清代陕西省西安府泾阳县瑞安乡包方里焦村人,即今陕西省泾阳县崇文镇焦村人。富绅地主家庭出身。是清代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统帅之一。是十八大营统帅中唯一将反清斗争坚持到最后的回民民族英雄。是最后迁入俄国七河地区东干移民的组织者及领头人。至今,生活在中亚十几万东干人仍尊称白彦虎为“东干人之父”,中亚哈萨克斯坦原首都阿拉“白彦虎大街”。 
   最近十几年,随着中亚“陕西村”和内地的密切往来,有关白彦虎的籍贯和出生地的争论此起彼伏,争论的焦点集中表现在白彦虎到底是长安王曲村人?还是泾阳崇文焦村人?史学界至今尚无定论。
    2009年 5月28日上午,陕西省袁纯清省长与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州长热克森宾一起驱车近200公里来到江布尔州库尔达伊县,在哈萨克斯坦东干协会会长安胡塞的陪同下对“陕西村”进行访问。江布尔州“陕西村”目前居着3万多名群众,大多是132年前翻雪山艰难跋涉到此地的陕西回族群众后裔,他们至今操着一口陕西话,守着陕西人的传统习俗,当地称他们为东干人。(2)特别是袁纯清省长“热忱邀请陕西村群众到陕西寻的亲戚欢迎和接待”(2)时。这种围绕着“白彦虎原籍”的争论悄然地各不相让。
    所以,研究、考证白彦虎的籍贯和出生地就显得特别重要。本文根据笔者先祖的下传叙说和历史资料,对白彦虎的原籍进行考证,对白彦虎家祠堂求实揭秘。

 一   白彦虎籍贯研究现状

    长期以来,关于白彦虎的出生地和籍贯争论最多,说法不一。最早研究的是50年代从事西北回民起义研究的马霄石先生。“马霄石在《西北回族革命简史》(东方书社1951年版)上说:“白彦虎原籍是邠州人”(见该书33—34页)。(3)
    其次是西北大学的马长寿教授。马长寿1956年至1957年,曾带领助手,对陕甘两省10余县市回族各界人士进行调查。在他们的调查资料中,有关白彦虎籍贯及出身的说法很多:1956年2月24日,西安回民、59岁的惠登鳌说,白彦虎是长安首帕掌的农民;3月25日,西安洒金桥回民马实轩讲,白彦虎是长安叶护壕家的农民;1957年7月6日,平凉回民马长有对调查人讲,白彦虎是咸阳人;平凉回民苏梅轩讲,白彦虎是彬州白吉原人,农民出身;平凉拜长清认为白彦虎是西安人,屠户出身;甘肃泾源县吴德正老人(时年96岁)提出白彦虎是西安自家湾人;泾源另一回族吴姓老人又提出白彦虎是长安碌靖堰人,18岁就挂了帅”。(4)  
    1994年徐志桢在《回民领袖白彦虎反清起义》(5)一文,中提出“白彦虎是泾阳县蒋刘乡舒唐王村人”,但这种说法与王国杰教授在中亚与白彦虎几个孙子交谈时,“他们只记得老人讲,他们老庄子在一条小河旁,河上有座小桥,他们故乡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塔”(4)相悖。笔者曾采访过,1984年负责泾阳县地名志编辑工作的泾阳县民政局何吉良同志,他的家就在蒋刘乡小堡子村。距离舒唐王村不远。他告诉笔者,舒唐王村就在北邙塬北麓的塬畔附近,没有塔,也没有小桥,要说塔,就是八、九公里外泾河北岸的崇文塔。
    2002年,李健彪同志发表了《白彦虎籍贯考辩》一文。(3)他写到冯增烈先生的一次调查。1985年冯增烈先生在伊宁市寻访到白彦虎的嫡孙、80岁的白万喜老人,访问时老人正在卧床吐血。据白万喜说,它的祖父是陕西泾阳人。(6)
    李健彪同志接着指出:1988年第2期的《甘肃民族研究》又发表了马彦虎的一篇《关于白彦虎在新疆活动情况的调查》的文章,马彦虎在文章中提到自己按照冯增烈先生提供的线索,于1986年7、8月间又前往拜访了居住在伊宁市的这位白彦虎的孙子白万喜老人,由此“得知,白彦虎是陕西泾阳人。(3)
    尽管当时有的回民群众口碑相传白彦虎为“陕西长安人”,但均得不到史学界的认可。
    那么,为什么李健彪同志的结论却大相径庭?2010年1月12日,笔者,拜访了李健彪同志。啊!笔者原以为他是一位60岁开外的学者,原来他刚迈过不惑之年又两岁。真是后生可畏,人才难得。他在写《白彦虎籍贯考辩》一文时只有35岁。遗憾的是“得不到史学界的认可”的“陕西长安人”束缚了他的思维。
    白彦虎是“陕西长安人”的论点,是在王国杰教授发表了《重新评价白彦虎》(《西北民族研究》、1998年第一期)一文后,又重新活跃史界。王国杰的根据是“查阅了一些俄文资料,即波雅尔科夫写的《东干起义后记》。该书1901年在阿拉木图出版,已无法找到原著作。该书手稿现珍藏于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国立历史档案库中。白彦虎第6个孙子几经周折,才获得了这部宝贵手稿的复印件。1993年7月,王国杰从家住在“陕西村”营盘的白彦虎的第六个孙子白彦虎·六娃(7)那里复印了这部手稿。“波雅尔科夫是当年回族移民定居地七河省省长,他对东干人的历史及习俗十分感兴趣。当年东干人不识俄文,汉字也不会写,故波雅尔科夫的著作就是最早纪录干人历史的最珍贵的文献史料了”。(4)王国杰把俄文“Ван  Чи”翻译为“王曲” 。得出白彦虎的原籍是长安王曲村。可是,王国杰的这种说法没有被白彦虎·六娃所认可。“白彦虎·六娃到西安来过两次”,不信他们家的原籍是在长安王曲村,仍然到泾阳去寻根了(4)。王国杰还写道:关于白彦虎出生地点,他(波雅尔科夫)这样写道:“还没有充分的资料来确定白彦虎的出生地。一部分东干人说他出生在北京,一些东干人说他出生在西安府王集村。第三部分东干人说他出生在陕西的城固县,因为他的父亲曾在城固当过官”。(4)王国杰是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东干学专家 。他的文章引用率特高。影响也大,人们崇敬的心情可想而知。再加上他收集到的“口碑传说”,俄文“Ван  Чи”拼写为“王曲”就“铁”定了。因为他不知道清西安府泾阳县崇文塔下有个王集。更不知道王集在白彦虎逃入俄境后,被清廷改为太平集了。尽管没有历史资料佐证,王国杰教授就否定了波雅尔科夫所说的“一些东干人说他出生在西安府王集村”。
    王国杰还进一步说,他“对白彦虎几个后人的调查,白彦虎出生地就是西安府的王曲村”。(4)这就怪了,明明是白彦虎的侄孙白万喜、白彦虎的孙子白彦虎·六娃都认为自己家的原籍在泾阳,难道白彦虎的后人对自家的原籍出现了分歧?难道王曲村真的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塔?而且家老庄子在一条小河旁,河上有座小桥?人们出于对王国杰教授研究东干族历史的功绩和权威的敬仰崇敬,对这种不能自圆其说的结论,保持了沉默和否定,网上和民间,除了王国杰教授外,没有人再撰文说白彦虎的原籍或籍贯是在长安王曲村。但人们也无法为白彦虎原籍泾阳提出举证。
    在笔者把《泾楚二河泪东西——白彦虎原籍泾阳揭秘与起义前后》一文通过电子邮箱发给王国杰教授以后,王国杰2009年12月在《中亚东干族之父白彦虎生平资料新考》(1)一文中说:“至于白彦虎的籍贯我将另文专论”。2010年2月23日笔者再次拜访了王国杰教授,从谈话中得知,王教授仍认为白彦虎是长安王曲人。在谈到2009年8月白彦虎曾孙白来哲访问白彦虎“老家”长安区王曲街办麻河滩一带(8)时,王教授告诉笔者,麻河滩就是白彦虎的原籍,又说,原来的村庄都被火烧光了。笔者企望王教授的《白彦虎籍贯专论》早日问世,并提出相应的历史资料佐证。
  
  
                        二 白彦虎原籍泾阳举证

    2008年夏季,笔者不经意看到了王国杰教授《重新评价白彦虎》一文。 绵绵思绪揭开了60年前尘封的记忆。那是在 1949年5月17日焦村解放后的一个收麦季节。笔者从八爷和父亲的谈话中知道了我家与白彦虎家的关系。那时候我才七岁。
    原来,我老家是在高陵县陈家滩。咸丰四年(1854年),陕西开始征收厘金,在泾阳、长武、三原、兴平4县设立厘金局卡(9)。高祖受清廷西安府派遣,到泾阳县筹办厘金卡局。泾阳县衙门派往瑞安乡包方里征收厘金,坐厘和行厘。包方里里所就在焦村。白彦虎的爷爷白家掌柜就是包方里里正。由此结识了白家掌柜。在征收白家泾河渡口、车马店和王集商贸税赋的几年里,与白家渐渐成为莫逆之交。由此知道了白家的祖籍原先在平凉,后来其一脉搬迁到邠州北极塬。由放牧牛羊马匹转兼事经商和农耕。明朝嘉靖三十四年(1556年1月23日)腊月十二日陕西华州发生大地震。震后,生意更不好做,萧条冷落。在泾阳焦姓亲戚的指点下,于1593年在修建泾阳崇文宝塔第二层时来到泾阳。在修建崇文宝塔的十几年里,白家的生意相当兴旺发达。在此期间,白家探索发明了卵石饼(干馍,石子馍)和嚷嚯的食品制作工艺。白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购买了几百亩土地,出巨资购买了泾河渡口的经营权,开办了车马店,其富裕程度超过了焦家。特别是 ,"道光四年(1824),泾阳县由于交通便利,百货充裕,商贾云集。每年二三月至八九月,皮工聚集其间不下万人,将西北地区运来的大量皮货,加工制作,运往各地。又加工南方的茶叶,转运西北各地,析茶之人万余(9)"。焦村白家和安吴堡吴家合伙在平凉做起了皮货生意。白家祖籍就在平凉,又是回民;吴家是汉民,和沿路官府关系密切。白家和吴家得天时地利,人熟道通,往返车辆马队都不空载。他们互为利用且生意共赢。生熟皮货,茶叶兰(州)烟(水烟),为吴白两家积聚了丰厚财富,这就是白吴两家能够托张芾把官捐到北京朝庭的经济实力。
    咸丰年间(1851——1861),泾阳县有:“北有安吴堡,南有焦村白”的说法。
    安吴堡吴萼轩为自己捐得清廷诰授武德骑卫守尉;为其子吴尉文捐官为湖北候补道台,山西宁武知府等职。吴家还是全国有名的大盐商,在清廷户部注册,取得了承办江苏、江西、安徽等盐业专卖权。掌握数百盐引(即朝庭发给的盐业专卖执照)。
    焦村白家在吴汝英的影响下,为白彦虎的父亲捐到了陕南城固县知县的官。白彦虎是1830年正月十五日在焦村出生的(这里还有一个动人的传说,笔者另文撰写),约3、4岁,也随父母去了城固,没有几年,又把白彦虎父亲的官捐到了西安府。据我八爷说,就住在西门内沙家桥(即今洒金桥),在西大街桥梓口还有白家的商号和住宅。
    1851年,咸丰帝即位,张芾( 泾阳人)应召陈述政见,提出“明黜陟(黜陟chù zhì,指人才的进退,官吏的升降),宽出纳,禁糜费,重海防”。得咸丰帝赞赏、采纳,调任刑部侍郎。
    张芾、吴汝英和白家掌柜私交甚好。吴家、白家又肯托张芾花钱。又把白彦虎父亲的官捐到了北京。所以就有王国杰教授考证所说的,白彦虎曾被“选为北京一个大区的宗教主管”(4)。
    王国杰引文说,“一些东干人说他出生在西安府王集村”(4)。据笔者考证,这是对的。王国杰没有用俄文字母拼写“王集”或者“王渠”太遗憾了。在焦村西边,就有个王渠,不过现在叫“王啊渠”,“王集”在一些当地老年人叫它“胡同集”。
    原来在明清时期,永乐店及其周围各大商贸集市,合起来被称作是陕西的第一大集,是秦商的鼎盛时期。上溯到唐朝后期,为纪念《柳毅传》的作者李朝威而修建崇文宝塔。李朝威(766年~820年),字崇文(由李朝威德,崇尚文治而来),陇西(今甘肃省定西市)人。晚年居住于泾阳县二河滩(即今崇文镇)。其著作《柳毅传》被鲁迅与元稹的《莺莺传》相提并论。他本人也被后来的一些学者誉之为传奇小说的开山鼻祖。唐崇文塔1556年为华州大地震所毁,明神宗万历十九年(1591)重新修建时,仍以崇文宝塔为名。寺院也沿袭唐“崇文塔寺”原名。万历三十三年(1605)竣工。崇文塔下商贸集市仍用原名王集。因崇文塔是佛塔,佛祖释迦牟尼是印度王子,加上《 诗经.小雅》有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中外合璧,故崇文塔下之商贸集市称为王集。在咸丰年间,王集和永乐店的月落集都是西安府的著名商贸大集。王集南缘就是白家的牛羊屠宰场。崇文塔寺东边一直绵延到焦村,就是白家的各种货物贸易店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综合商贸物流中心。王集可谓是气势宏大,闻名遐迩。以至于慕名来做生意的客商只知王集而不闻焦村。只是王国杰把王集或王渠音译成了王曲。这不能说是王国杰教授的错,因为俄文Ван  Чи翻译为王集 ,王曲, 王渠,音译谐音太多,以至于把白彦虎的原籍王集(含焦村)当成了王曲。
    泾河渡口以桥渡为主,船渡为辅。水涨时便连木撑舟作浮桥,水落时搭板作便桥(小桥)。 泾河一年的涨水期(汛期)很少,加上河面不宽,便桥较小且短,故也称为小桥。王国杰在中亚考察期间,白家后人告诉他,他们老庄子在一条小河旁,河上有座小桥,他们故乡有座砖木结构的塔。看啊!多么的相似啊!至于“故乡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塔”,这又可能是因崇文塔的结构——“层间叠涩出檐,施仿木构椽头”的缘故,人们若是不认真仔细看,还真以为崇文塔是砖木结构的塔呢!崇文塔,其实是一座全国最高的砖塔(塔高87.2米(12))。至于河北定州市的瞭敌塔,那才是全国砖木结构最高的塔(塔高84.2米(13))。而非砖塔。
    这么看来,百万喜老人虽然“记不住老家在什么地方了,只是说老家有一个塔,有一条河,还有桥等等”,(3)是对的了。可惜却不被研究白彦虎原籍的学者所重视。太遗憾了!诗曰:泾楚二水泪未干,新怨又添麻河滩。导游不知白家恨?谁解东干祭祖难?呜呼!怪哉!
    这么看来,白彦虎家是富甲一方的回绅。白彦虎的原籍是清代西安府泾阳县瑞安乡包方里焦村,即今泾阳县崇文镇焦村。白彦虎的籍贯应是陕西泾阳。
   
                             三    白彦虎家祠堂在焦村发现

    笔者在写《泾楚二河泪东西——白彦虎原籍泾阳揭秘与起义前后》一文时,意外地发现了白家祠堂在焦村的佐证。据先祖说,我家老屋(现为许大奎后人居住)西边就是白彦虎家。白家老屋西边紧靠城墙就是白家祠堂。白家老屋及祠堂在白彦虎苏家沟兵败(1863年10月22日)西退到甘肃后,为多隆阿掘地所毁。可见清廷对白彦虎的憎恨。按理说,那里应该有个大坑,可现在没有。平坦的地面上居住着王平仁和他儿子王根成两家。
    泾阳县崇文中学退休教师王铁旦老人向笔者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他们家和王平仁家都是一个祖先,在清廷移民时,从山西大同迁移到了焦村的。王平仁家的住址原来就是一个祠堂。笔者先后两次回焦村拜访了王平仁老人。
    王平仁老人2009年77岁,是原焦村大队的大队长。老人说话锵锵有力,精神矍铄。笔者说明来意,老人深情地说,“我这个庄子,原来就是个大坑,焦村一些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个坑,都说是祠堂,谁家的祠堂,老人没有往下传,反正不是我们王家的。1955年,盖房子,没有地方,政府叫破除迷信,填了这个坑,没有人敢填。我是村干部,带头填,最深的地方有一人多深。那时候没有架子车,全凭肩挑,土车推,把人挣咋了(泾阳话,就是很累的意思),填好了,一丈量,九分六厘,盖了厦房。后来又改盖了平房,要不咋庄子这么大呢”?
    2009年12月17日晚上,焦村75岁的村民许永济老人在电话中也向笔者证实了,王平仁的庄子在民国时期就是一个大坑。传说是一个官家祠堂,可就不知道是谁家的祠堂?许永济老人此前曾告诉笔者,他们许家是在清同治九年(1870年)后,由蒲城甜水井移民到焦村的。
    和王平仁老人的谈话,再加上许永济老人的叙说,使我顿开茅塞。毫无疑义,白家的老屋和祠堂就在焦村。这确凿地证明了白彦虎的原籍就在泾阳崇文镇焦村。
    特赋诗一首:《白彦虎原籍》,以飨读者。
                                    白虎原籍怎么写? 众说纷纭各有贴。
                                    长寿寿终留遗恨, 韩敏敏时却永歇。
                                    求实存真集址在, 牵强附会曲何解?
                                    白家三代记泾阳, 崇文焦村定终页。

                                              结束语:历史的沉思

    历史记载,清同治“九年春夏之间,甘肃及本省灾民5000多人流入泾阳、三原等县,西安知府曹熙藩在泾阳永乐店设赈局,救济灾民。曹熙藩先发口粮赈救,后将灾民分为8处,划地以授,所需耕牛、种子、农具,概由该局购买发给”。(10)“左宗棠到泾阳拜谒恩师徐法绩,因徐已故,便购地扩大墓地,亲手撰文立碑,表彰其博学高风”(10)        
    灾民5000多人流入泾阳、三原等县”,灾民到这个土地荒芜的地方讨要饭食吗?显然不是,是清廷在向泾阳、三原、高陵移民。移民的数量远远多于5000人的数十倍。左宗棠到泾阳看望老师的另一层含义,就是你们到白彦虎的原籍泾阳、永乐店和崇文塔底,是朝廷的移民安排。从先祖的叙说和笔者的调查,也确实是如此。赈局的负责人就是我高祖,我曾祖协助高祖办理具体事务。不仅如此,清廷由于惧怕白彦虎后人再回来寻根祭祖,把崇文塔周围的好多回民村庄名字都改变了。让以后历史学家无法考证。在移民定村名时,崇文塔底泾阳县衙门就定为太平村。以塔为界,塔西叫西太平,塔东叫东太平。王集也改成了太平集,王渠改成太平渠。但人们却并不认同,以移民姓氏定村名,塔北是贾啊,塔南是谈啊,塔西是魏啊。塔东因南北、东西衢道低于地面,故称胡同。人们又把太平集叫胡同集。后来,移民到焦村王延寿、王平英一脉的王姓人家移居谈啊南边,王渠渠口西边,故这里又叫王啊,王渠也就叫“王啊渠”了。焦村因高祖、曾祖在泾阳县衙门做官,据理相争,村名未改。
    更有甚者,清廷还在史书资料中,销毁本来就不多的有关白彦虎家族的资料信息,还捏造了许多不实传言。所以给历史学家研究白彦虎家族的情况也带来了困难。
    例如,把白彦虎和杨文治、毕大才一起的起义分开,说成是白彦虎是咸丰“十一年二月,泾阳回民首领白彦虎率先起事,焚烧县衙。陕西巡抚瑛綮命令西安知府吕俊孙查勘办理,捕杀20余人,囚禁苏兆元等7人”(10)显然,清廷的谣言是弥天大谎。如果是这样,白彦虎就没有时间参加清军(笔者注:白彦虎是1860年秋随父母从北京回到焦村的。1861年初参加清军),曾国藩、多隆阿就脱离了和白彦虎的干系。虽然时间是欲盖弥彰,但“泾阳回民首领白彦虎”一语却说明了白彦虎是泾阳人的历史事实。这也说明了白彦虎嫡孙白万喜说自己是泾阳人是可信的。
    为了更了解历史真相,笔者建议王国杰教授和持有“白彦虎是长安王曲人”观点的同志认真地阅读韩敏教授《清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史》(11)一书的第50页这段文字:“泾阳县地主团练头目聂沄,《重修泾阳县志》记载:”聂沄,字雨帆,道光乙酉(道光五年)拔贡,以七品小京官充军机章京,咸丰三年告归……督办本籍团练,赏加三品卿衔”。泾阳各地团练多由武举指挥,并”取资商贾”。泾阳县五月十七日前城防无战事,《关陇思危录》记载:”五月十七日,有回目杨文治者率众直抵城下,索讨狱囚苏万元等,愿保县城无事,县令莫元赓付之” 。五月十九日,县令莫元赓惧城内回民将作塔底回民内应,指使”武生靳殿魁率城乡团练即将城内回民搜杀无遗,而塔底下回民接应来迟,官民登陴固守,该逆恨恨而去,从此积忿在心”二十日,”县北各团约众万余人,聚于北门外之宝峰寺侧,将直捣塔底贼巢,贼以数骑冲溃,因追杀,伏尸数里”。回民在杨文治等领导下,围攻泾阳县城”。
    这一段史料记载是真实的,和我先祖下传的基本吻合。
    《关陇思危录》王生吉所说的“泾阳县五月十七日前城防无战事”,确凿地说明“白彦虎率先起事,焚烧县衙”是在捏造。
    同治元年(1862年)五月十七日的围城,白彦虎是参加了。不过,他不是作为领导人的身份,而是作为白家人第一次和清廷衙门站在了对立面上参加的。白家的条件是,只要放了苏万元,“确保县城无事”。这一请愿的愿望没有达到,极大地刺痛了白彦虎的自尊心。
    如果说,五月十七日的围城,是动摇了他的忠君卫道思想;那么五月二十日的莫元庚、聂沄组织一万多团练血洗、杀戮崇文塔底、焦村的回民,也杀死了他爷爷,并碎尸八段,扔进泾河。彻底地改变他的人生,逼迫他走上了反清复仇的道路。
      一万多名团练啊!相当于现在一个师的兵力啊!白彦虎能不恨吗?俗话说,爱的越深,恨得越深,就是这个道理。
    总之一句话,白彦虎的反清起义是逼上梁山的,是在他的亲人,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和叔伯等被杀害后(11),不能不走的一条反清道路。
    阴历五月十七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中亚“陕西村”第六任村长安胡塞是这样说的:“老人们经常给咱传下来,咱到哈萨克斯坦已经128年了。现在咱这儿的人还有个习惯,过农历的五月十七,是起义纪念日”。(青年参考/陈研:《聚焦中亚陕西村:东干人有中国的根》www.XINHUANET.com 2005年09月01日 17:40:59来源:青年参考 )。安胡塞说的:“农历的五月十七,是起义纪念日”,就是指的是韩敏教授书中写的五月十七日泾阳县回民围县城的日子。
    在《中亚东干族之父白彦虎生平资料新考》一文中,王国杰说:白彦虎“在回故乡探亲时,他加入了反清回民起义队伍,这大约在1862年”,人们不能不问,白彦虎是在清军哪个部队?当时,清廷正在围剿太平军和捻军,兵力逾显不足,还会给32岁年富力强的白彦虎放探亲假?谁信呢?笔者曾赠送王国杰教授一首诗: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俄文拼王曲。
                     近读韩敏起义史,远听胡塞五一七。
                     白吴两家南北富,泾楚二河泪东西。
                     倘若团练不杀回,国杰东干有谁知?
    人们在分析,历史在沉思,白彦虎的原籍和籍贯只有一个,要么是长安王曲麻河滩,要么是泾阳崇文镇焦村,二者必居其一。
    王国杰教授说得好:“历史的生命在于真实。恢复历史的真实面目,客观、全面、科学地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历来就是史学工作者的基本任务。尤其是对那些被历代统治阶级所竭力丑化的农民领袖人物更是如此”(1)。真实地考证白彦虎的原籍和籍贯,给白彦虎后人和东干族乡党一个圆满交代,是笔者的初衷。本文面世的目的,确切地说,只是为白彦虎的后人,白万喜老人和白彦虎·六娃的原籍泾阳提供佐证。
    在本文结束的时候,笔者再一次感谢为本文的撰写而提供资料的泾阳县民政局退休干部、原民政局优抚安置科科长何吉良同志,崇文中学王铁旦老师,表哥许永济和焦村大队原大队长王平仁老人,渭城区教育局郑发才老师,泾阳县永乐中学陈铁良老师。扶风人牛建强同志。同时也感谢崇文镇政府纪检委书记武岗同志的关心和支持。也感谢崇文镇政府办公室主任余栢义同志为笔者的调研提供方便。
             
                 
                  
                                 
                                           主要参考资料
          
           (1)、 王国杰:《中亚东干族之父白彦虎生平资料新考》,《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年第六期。(笔者注:白彦虎属虎,先祖下传,生在道光十年,庚寅年正月十五。有民谣说,正月十五挂红灯,虎娃生在麻麻明,焦村城里吃元宵,王集店铺拿红封)

           (2)、《陕西日报》:《袁纯清率陕西省政府代表团成功访问哈萨克斯坦》,  2009年05月30日 ,编辑:高峰。
           (3)、李建彪:《白彦虎籍贯考辩》,《回族研究》 2002年第四期。
          
           (4)、王国杰:《重新评价白彦虎》,《西北民族研究》、1998年第一期。
           (5)、徐志桢:《回民领袖白彦虎反清起义》,《泾阳史话》,《泾阳史话》编辑委员会编,陕咸新出批(1994年)字第17号,兴平市印刷厂 印刷。第71页。
 
           (6)、马维良:主编的《回族史论集》,云南民族出版社1989年版,第447页。
           (7)、王国杰:《东干族形成发展史----中亚陕甘回族移民研究》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1997年12月第一版,第16页。
           (8)、《西安日报》:《 陕西面皇上请来的外国乡党,白彦虎的曾孙回来了》日期:[ 2009年8月13日 ]  -- 文化视点 长安旧事 -- 版次:[ 12 ]  记者:金石 文/图
           (9)、咸阳概览首页 >> 历史档案 >>  清  2005-10-10 09:04:15 咸丰四年一月,陕西开始征收厘金,在泾阳、长武、三原、兴平4县设立厘金局卡。
           (10)、欣欣社:咸阳历史 城市的档案¤清2007年02月 道光四年,泾阳县由于交通便利,百货充裕,商贾云集。每年二三月至八九月,皮工聚集其间不下万人,将西北地区运来的大量皮货,加工制作,运往各地。又加工南方的茶叶,转运西北各地,析茶之人万余。
          
           (11)、韩敏:《清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史》陕西人民出版社 , 2006年6月 第一版。第50页。原文载:二十日,“县北各团约众万余人,聚于北门外之宝峰寺侧,将直捣塔底贼巢,贼以数骑冲溃,因追杀,,伏尸数里”。此段文字引自《重修泾阳县志·兵事志》。
           (12)、 魏永贤 :《泾阳崇文塔》,《中国测绘报》 , 2008年 第10期 第四版。
           (13)、《人民日报海外版》:《古塔之冠定州料敌塔》, 2000年09月22日第八版。

 

    2010年03月09日于咸阳           

                                      
                作者单位: 陕西能源职业技术学院
                作    者: 退休教师  王新盛
                最后定稿: 2010年03月09日于咸阳文林路
                      (本文由《泾楚二河泪东西——白彦虎原籍揭秘与起义前后》缩写修改而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