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慧果
福慧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5,879
  • 关注人气:8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汉人政权第一次真正征服西藏

(2020-08-12 13:13:58)
分类: 吉祥思语
汉人政权第一次真正征服西藏
=================
海外流亡藏人,经常呼吁藏地藏人的所谓人权。但是,真正藏人的人权,是毛泽东和他的政权及其政权的继任者们赋予的。在毛以前,藏人没有任何人权,只有随意被杀被剐的奴权。无论东西方如何非议西藏问题,佛教徒必须不妄语并且实事求是地讲,藏人人权史无前例的极大获得,来自于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解放西藏农奴,并赋予农奴拥有生产资料的权利、不被杀戮的权利,和其他各项人之所以为人应有的权利。虽然依据《历史问题若干决议》以及相关史实,毛公的部分功过是有争议的,但是对解放西藏这一具体事件而言,毛公的确是藏人的红太阳,毛公对藏人的恩德,的确比藏地那些转世的活佛活菩萨赋予藏人的“恩德”还要光耀千万倍。所以,今天的喇嘛上层在国内国外对西方媒体讲什么藏人的人权,那简直就是恬不知耻,他们何曾如同毛公一样给过藏人什么人权?经常接受西媒观点者,请务必思考这一事实。西媒的有些内容,罔顾历史事实而瞎编乱造的也不少。

众所周知,如同日本人只臣服于强者一样,藏族上层也是这个德行。由于历史上,真正用武力征服吐蕃的主要民族不是汉族,比如蒙元以武力背景加河西会盟的谈判而臣服西藏,比如满清以武力征服西藏,而其他汉民族创立的王朝几乎没有直接深入的征服过西藏。即便是唐王朝,一开始也是对西藏节节败退,一直到唐末宣宗时期,才收复被吐蕃占领的河湟,但唐军也并未进入吐蕃腹地。包括明王朝对吐蕃的有限控制,也不过是对蒙元在吐蕃权力的继承,但明王朝并未直接以武力征服过西藏。由于这样的历史背景,就造就了藏族的上层从来不真正对汉人的政权臣服乃至认可。就好像日本人认为,二战时期在远东战场,日本实际是败给苏联和美国,而并非败给中国,因此日本至今心理上不把中国放在眼里。藏族的喇嘛上层对待汉族,也是这种傲慢意识作祟,认为他们只是败给蒙古族和满族,并未败给汉族,他们因此一直对汉人和汉人建立的政权心怀轻慢。甚至某些堪布的法布施著作中,至今依然带有这种轻慢汉族和汉传佛教的浓厚色彩。但是,本朝的开国者依靠强大的威德力,打破了藏族上层喇嘛们根深蒂固的对汉人的轻视和傲慢。毛泽东和他的军队,实现了华夏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由汉人政权对吐蕃的彻底征服,这次征服不仅打破了藏族上层对汉族的轻慢,而且彻底击碎了吐蕃数千年惨无人道的奴隶制度,真正赋予了藏民应有的人权。所以,整天吹嘘藏地的活佛活菩萨,还不如看看现实中毛公真正对藏地藏民建立的实际利益。那些活佛活菩萨没有给藏民的权利和利益,毛公和他的战友们帮助藏民实现了。在评价毛公历史功过的时候,这是其功劳账单中不可磨灭的一笔。

只是有些喇嘛和他们的追随者,至今还活在吐蕃王朝曾经数次攻入唐京师长安的春秋大梦中,比如,某位堪布动不动就喜欢在法布施的过程中,含沙射影的反复提及这段足以让这位藏族堪布傲慢一万年的光辉历史,那感觉就似乎当年攻入长安的就是他自己一样。至少我在他的多处法布施著作中,看到过同类大意的文字:比如《入行论释》和上文《前行教材》中都有。西藏已经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但是这些堪布到现在还在做着某种不可明说的春秋大梦,我们从他们公开的法布施文字中,可以清晰而确切地发现这些堪布存在某些春秋大梦,他们现在还不想醒来。

无伪的真实历史,从来不因为谁吹捧谁是佛菩萨化身,谁就真是佛菩萨化身。而现实的世间,毛公为藏地藏人建立了真实持久的现实利益,而且这些利益是几千年来藏地藏民从来就没有过的,而且是被藏民崇敬的活佛活菩萨们也不愿意给藏民的权利和利益,这对某些虚伪的佛菩萨化身,非常具有现实的讽刺意义。我更愿意相信这个世间由毛公和其继任者们带给藏民的事实利益,而非相信活佛们编造的虚幻神话。这就是我的态度。

(本文讲“汉人政权”,并非我个人认为这只是汉人的政权,这当然是五十六个民族共有的政权,之所以这么讲,只是站在某些藏族喇嘛内心的角度,挑破他们内心的心鬼而言。)

====
对话:
====
来自微信:我认为堪布确实有那样的习气,但是对比法布施的功德而言,可以忽略不计。
====
吉祥果:你能承认他的习气,代表你还存有一份诚实,并不一味虚伪的粉饰。我也只是基于其公开文字的内容事实而发表评论,并不诽谤他和虚构事实来批判他。其次,我不认为那些问题可以忽略不计。久而久之,国家会乱在这些人手里,尽管他在你们心目中是高高在上的神佛。他也曾经在我心中如此,但现在我能够冷静看待他的言论。他的各种文字中,所隐藏的某些挑拨汉藏矛盾的、不承认一个中国的、贬低汉人的、贬低汉僧的、贬低汉传佛教、篡改历史的言论,他的法布施著作中,几乎到处都可以找到。篡改《法华经》并不是他过失之唯一,而是之一。因此,对他的功德和过失,我只能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