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叫王经中
我叫王经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11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湖奇侠录——赤掌何炎

(2018-07-17 09:01:42)
标签:

杂谈

分类: 武侠
江湖奇侠录——赤掌何炎

  天下尤物多出风尘所,奇女子都是勾栏中来。
  妓女,一个听来为世俗所鄙夷的职业,在之前,风光无限。并非有女人的身子就能成为一名妓女。
  琴棋书画皆精,诗词歌赋不输谢李,出水芙蓉清丽姿,一颦一笑锁人魂。十指葱白,纤腰楚楚,一曲既罢,荡人心魄,乐不思蜀!
  江湖最富盛名的三大妓院之一,不思蜀仅亚于揽月楼。
  人都有倒霉的时候,摘星掌梁宗赌酒居然输给了一名瘸腿乞丐!
  “把你的那块儿蓝玉给我吧!”瘸腿乞得意地说,
  “愿赌服输!给就给!”梁宗摘下日暖给他。
  蓝玉,本不多见,通体蔚蓝若海,灯下如高天天者,唯有日暖!
  “叫花子,”梁宗装作不经心地问,“你一个乞丐要玉有何用,不如我给你点银子,你把玉还给我?”
  “那不行!”乞丐马上把日暖揣入怀中,使劲儿摇头,“这玉,值钱!”
  “值多少钱?你开个价儿!”
  乞丐竟然一溜烟跑了。
  梁宗有些后悔,不该拿日暖跟一个乞丐赌酒的!他想着,迟早有一天,自己要死在酒下!
  倒霉的人,需要放纵,最好能大醉一场,好忘却痛失日暖的悲伤。
  “拿酒来!”梁宗在不思蜀大喊起来,
  “什么酒?”小二垂首道,“我们这统共有…”
  “最好的酒!”
  “最好的酒…”小二上下打量了一下梁宗,有些犹豫,
  “拿去拿去!”梁宗知道什么对这些人好使,
  “得嘞!”小二接过银子就走了。
  好一会儿,小二才回来。
  “客官,您的酒!”
  “你的脸怎么了?”梁宗问,
  “没什么?”言罢,小二退了出去,
  “慢着!”梁宗吐出一口酒,“银子你拿了?”
  “是的客官,您付过账了!”
  “我要的是什么?”
  “最好的酒…”小二脑门儿沁出汗来,
  “这是你们最好的酒?”
  “这…这…”
  “给我重新去打!”
  “这…这…”
  小二跪下了,痛哭流涕,他说最好的酒只剩下最后一壶,半道上被胡管家给抢去了,自己想夺,就被打了一耳光。
  砰!
  二楼雅间的大门被踹开。
  “胡管家!”梁宗喊一句,
  “你是谁?”胡管家竖眉冷视,
  “小二,你上去抽他一巴掌,”梁宗指着胡管家说,
  “客官,我…”
  “放肆!”一位公子拍案而起,“打狗也要看主人!”说着,有意无意地露出了腰间一块黑色令牌。
  黑色,代表冥,黑冥王,无人敢招惹。他手下有数不清的小鬼作祟,小鬼都是卑鄙下流无所不用其极的角色,鬼鬼祟祟的,杀不尽,防不胜防。谁也不想惹这样的麻烦。
  而黑色令牌,只有三大长老,以及黑冥王的独公子才有。三大长老都是花甲之年,这必是黑冥王的公子了。
  在以前,梁宗或许说一句晦气就算了,但今天不成,他刚丢了日暖,又无端被人抢了佳酿!
  梁宗有两好:日暖和美醇。现在,一日而失两好,他忍不了。
  “小二,还不快去!”梁宗催促着,
  “找打!”胡管家一掌劈来。
  “哈哈哈哈哈!”梁宗看都不看那一掌,忽而仰面大笑起来,“凭你,也配跟我交掌!”
  只见梁宗左腿斜刺,电光火石间,避开胡管家那一掌,右转,右掌顺势击出,胡管家就这么跪在了小二的面前,一动不动。非为不愿意动,而是动不了。
  “打!”梁宗冲着小二喊了句,
  胡管家双眼一瞪,小二觉得裤子一暖,竟然被这一瞪吓尿了。
  “没出息!”梁宗一挥手,赶走了小二。
  小二头都忘记磕,转首就跑。
  “能一掌让胡管家跪下去的,”那公子站起来,冷静地看着梁宗说,“世上不超过三位,何炎已死,梁宗日暖不离身,论样貌,阁下又非包圣手。江湖何曾出现这等英雄,小爷倒是孤陋寡闻了!”
  “谁说我日暖不离身?”梁宗说,“我偏离身!而且从今往后将一直离身!”
  “哈哈哈哈”公子也大笑了起来,“好!”说完,自斟自酌了一杯说,“不知谁有这样的手段,能从你天下第一掌梁宗手里,抢走日暖!”
  “一名瘸腿乞丐!”
  “一名乞丐,还瘸腿?”公子笑得直不起腰,“小的们!以后,凡遇见乞丐都要给些赏钱,如果是瘸腿的,带回来,必有重赏!”
  “遵命!哈哈哈哈!”
  “重赏?”梁宗上前一步,“你——没机会了!”
  死人,是绝不可能重赏活人的。
  “杀!”黑冥王下了死命令。
  梁宗几次欲杀掉黑冥王,每次功败垂成,险些自己丢了性命。
  智闻大师告诉梁宗,想杀黑冥王不难,你只需要自己活着,有一天,他就会死!梁宗不解,智闻说,黑冥王今年七十有二,而你,今年三十有六。
  梁宗明白了,他把自己躲起来,等着,等着有一天黑冥王老去。他忽然觉得智闻很恶毒,因为,他出了一个主意,可以让你的仇人恼羞成怒又无计可施。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梁宗偏小隐于野,黑冥王果真于小隐处最松懈。
  梁宗选在了落炎崖。
  赤掌何炎,赤掌无人能敌,行侠仗义,固一世之雄哉。传闻为弟子所欺,愤恨落于此崖。武林因此名之曰:落炎崖。
  梁宗选择此处,第一,敬佩何炎为人;第二,同是掌上大家,奈何竟皆天涯沦落人。
  落炎崖是个荒凉之所,平日里人迹罕至,只三五村落,加上禽、畜不足两百。
  此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没有商店,需要什么,你可以拿自己田地里的庄稼去换。也许不必换,今日你用了他两根葱,来年还他一个大西瓜即可。没有人跟你计较太多。
  每一个女子都精于女红,夏天到了,家家户户养蚕,然后,乘着榆钱树的阴凉,大家围坐一起来织稠,然后做出柔顺的衣裳。
  落炎崖下有清泉,清泉旁边有禾苗。禾苗成熟后,每一家每一户都拿出一勺,给村西头的杜先生,他能酿出很醇的酒来。
  梁宗且同他们一起过着世外桃源的日子。
  杜先生的酒是真美,梁宗每日来他那里蹭酒。杜先生劝他不能天天酗酒,一来,会消磨了意志;二来,梁宗不能这么自私,得给其他村民留些。
  梁宗提出拿金子来兑,杜先生笑了,在这里,金子就是一块儿漂亮的石头,比不上田里的一颗白菜。
  梁宗再不强求,但偶尔会在夜间盗酒,但每次都被发现,杜先生只对着他笑,搞得梁宗挺没面子,就作罢。
  清风徐来,山高月小,梁宗对此良辰美景,忍不住舞起自己最得意,同时江湖上最负盛名的天下第一掌——翻云遮天手。
  云很轻,把云翻起来而不破坏其姿,须迅疾的速度以及完美的力量把控;天,笼盖四野,无所逃遁,一手能遮天,正是掌法密集之喻。
  以掌法论英雄,何炎赤掌之后,以翻云遮天手为尊。
  “好掌法!”说话的是杜先生,
  “你懂掌?”梁宗嘴角轻笑,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说罢,杜先生居然就自顾自地走了。
  又半月,梁宗像一头被困的猛兽,在笼子里来回走动。脾气变得也越来越暴躁,白日里跟一位村民冲突,失去理智的他,鬼使神差地居然拍出一掌。
  这一掌一出,梁宗就后悔莫及!即使瞬间收回了七成力,又转了角度,但这村民也非死即重伤不可了。
  “梁先生,送您一壶酒,”杜先生说话了,“既然接过了我的酒,今天这事就算了可好?”
  梁宗看着自己手里的酒壶,一时又惊又喜,这样短促的时间,拿酒、救人,神态自若,一气呵成。
  高手,绝对的高手!
  杜先生的麻烦来了,梁宗约他比武,每天每天约他比武,让他不胜其烦!
  然而,杜先生不理会,哪怕梁宗的想法已然靠近自己百会穴——很小的力就能致人死地的脆弱穴位。他眼不眨,心不跳。
  梁宗大概终于绝了望,这几天很消停。但,突然的安静,反而让杜先生觉得可怕。
  杜先生有一位夫人,不惑之年依旧风韵犹存,就连淳朴如此地的男子,也有时坦诚地直视,不由地赞一句:“杜先生,你娘子生得真美!我怎么没你的福气,哎!”
  此时,杜先生嘴角会泛起一抹笑意,男耕女织,自给自足,他很满足。
  但今天,杜夫人不见了!
  家里一片狼藉,床上凌乱不堪,杜先生握紧了拳头!
  梁宗一边安慰杜先生,一边忙着收拾房间。
  “现在是什么季节?”杜先生忽然问,
  “盛夏啊!”梁宗有些莫名其妙,
  “盛夏是最热的天气,”杜先生闭上眼痛苦地说,“而你,”再睁开眼,杜先生把目光凶恶恶地看向梁宗,手指则指着他立起的衣领。
  梁宗稍停顿了下,也不多言,就跃入院中。
  “为什么?”杜先生问。
  “废话少说!”梁宗上来就是一掌,
  “凭你,”杜先生冷冷地道,“也配跟我交掌!”
  梁宗竟愣住了,这话,自己仿佛说过。对了,跟胡管家说过!因为,当胡管家出掌的时候,梁宗已经看但胡管家倒下了!现在,杜先生居然对自己也说出这样的话来,梁宗脸上变色,千钧一发之际,变攻为守,硬生生退出半步。
  砰!
  梁宗停下来,已距杜先生十步之外。
  “居然接得了我一掌,”杜先生有些惊讶,“看来有些手段!”
  梁宗气势全无!
  居然接得了我一掌。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他,作为以掌法名动江湖的高手,居然只配接别人一掌。
  “你到底是谁?”梁宗问,
  “我是你的活阎王!”杜先生说罢,又是一掌拍来,
  梁宗不闪不避。
  “想死?”杜先生收住掌力。
  梁宗把衣领放下。
  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抓痕。
  杜夫人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剥好了的野兔,让杜先生向梁宗道谢,感谢他打回一只野兔。
  一连许多天,梁宗失了魂魄一般。
  赖以成名的绝技,在这里显得多么可笑,他看不见自己的未来。
  “他走了?”
  “走了!”
  “你可忍心?”
  “这样也好,”杜先生轻轻地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会更小心的。”
  梁宗重出江湖,并放出狠话:誓诛黑冥王!
  然而,三天了,黑冥王没有任何动静,第五天,江湖传言:黑冥王死了,死在掌下!
  梁宗有些摸不清头脑,后来,又有人放话出来:何炎还活着!根据是,黑冥王死在赤掌之下,赤掌乃何炎成名绝技!
  梁宗再回到落炎崖的时候,杜先生已经不在了。村民说他是不辞而别,就像他来时的不为人所知一样。
  落炎崖的酒香又飘出来了。
  “梁先生,您酿的酒,已经快赶上杜先生了!”
  “怎么会?明明已经超过杜先生了!”
  走了闷葫芦杜先生,来了啰嗦的梁先生,这个村,更加活泼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