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寂静的冬天》一书比希特勒杀的人还多么?

(2015-03-03 07:36:00)
标签:

杂谈

针对著名记者柴静最近发布的纪录片《穹顶之下》,松鼠会的科普作家云无心在微博中引用了“老沈一说”写的一篇评论,“为什么《穹顶之下》没有说服我?”。该文谈到了蕾切尔·卡逊写的揭露农药DDT的《寂静的冬天》一书,转述了一些对该书的批判,说它让DDT被禁,不能被用来有效控制疟疾,而导致了每年100多万的疟疾患者死亡。他引用“著名作家”迈克尔·克莱顿的话,“《寂静的春天》一书所杀的人,大概比希特勒还多。”云无心也在他转发“老沈一说”文章的微博中说“尤其是DDT那个例子,每次看到人们拿它夸夸其谈都很无语。”对针对《寂》的这种批评表示赞同。

那么《寂》真的杀人比希特勒还多么?

其实这些对《寂》和对卡逊本人的批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它们充满事实性错误。最简单,最基本的事实,就是《寂》并没有造成DDT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疟疾肆虐的穷国被禁用。《寂》1962年发表,美国1972年禁用DDT(除了一些事关公共卫生的特殊情况)。随后其它发达国家陆续禁止了DDT在农业上的使用,但是在众多发展中国家,DDT仍然广泛用于农业和卫生,直到2004年斯德哥尔摩公约禁止其在除了控制传播疾病的昆虫之外的使用。可以看出,无论是部分发达国家,还是众多发展中国家,都没有因为《寂》而禁止DDT在控制疟蚊上的使用。批评《寂》的人经常引用斯里兰卡的例子。斯里兰卡利用DDT治理疟蚊,使疟疾发病人数从1948年的280万降到1963年的仅17例。但是1964年斯里兰卡停用了DDT灭除疟蚊。批评《寂》的人会告诉你或暗示,是因为这本书导致DDT被禁用了。但是稍用常识,你就会意识到《寂》仅发表于1962年,当时连美国都还在激烈地争论是否要禁DDT,斯里兰卡显然不会率先禁用。他们有没有注意到这本书都不好说。事实是斯里兰卡停用DDT是以为疟疾已经被控制住,出于经济考虑而停止用DDT来灭杀疟蚊,但是在农业上DDT还是继续使用的。停用DDT灭蚊后,疟疾病例飙升,到1969年又达到了250万。此时斯里兰卡又开始使用DDT对抗疟疾,但是发现由于常年的DDT农业使用,疟蚊已经有广泛的抗药性,而无法达到曾经的效果。

斯里兰卡的例子除了证明在该国因《寂》而禁用DDT子虚乌有之外,还说明了DDT抗疟有其局限性,那就是疟蚊的抗药性。研究表明DDT的广泛农业使用容易造成抗药性,而《寂》恰恰是明确地反对DDT的农业使用,而同时明确地不反对公共卫生使用。如果斯里兰卡能遵照该书的指导,仅把DDT用于对抗疟疾,那么效果会更好。

其它许多疟疾肆虐的贫穷国家也跟斯里兰卡类似,从来没有在上个世纪禁止DDT在对抗疟疾上,甚至在农业上的使用。许多国家像斯里兰卡一样,疟蚊产生了抗药性。

关于“老沈一说”提到的“著名作家”迈克尔·克莱顿,需要指出的是他是否认科学界关于全球变暖的共识的。同样对关于全球变暖这一科学界共识持否定态度的卡逊批判者,还包括作者,航空航天工程师罗伯特·祖伯林,以及非营利组织“竞争性企业协会”。在卡逊的年代,由于经济利益,众多农药,化工公司雇佣说客对她进行了从学术上,到人格上的攻击,说她学术不过关,政治观点偏激,甚至暗示她是共产党。这些攻势的余波恐怕在今天还在回荡,还影响着许多人对她的看法。更不用说即使今天也同样有许多大公司,其利益和环保对立,因而仍需对卡逊进行攻击。

在评价《寂》这本书,以及其作者卡逊的历史功过时,必须明白一点,对这个问题,就像对几乎所有学术和社会问题一样,不同程度的争议总是存在的。但是这不代表争议的各方都同样有道理。从进化论,地球年龄,到全球变暖,都在学术界有不同的声音。有不相信进化论的生物学家,有认为地球只有6000年历史的地质学家,而否认全球变暖的气象学家,地学家更多。但是这三个都是属于在主流学术界已有定论的问题。对于类似问题,不能因为偶尔在网上,新闻报道中,杂志里看到了那些不同的声音,就以为这些反对声音代表了真理。这一点对于科普人士尤为重要,因为他们的错误认识会误导一大批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