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愚昧权

(2015-01-20 18:12:18)
标签:

杂谈

关于愚昧权

 

最近有一种提法,叫做“愚昧权”。日前凤凰卫视主持的转基因讨论会,反对转基因食品一方就提出了捍卫愚昧权的说法,似乎愚昧权就跟生存权,言论自由等一样是基本权利。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首先要看愚昧权是怎么定义的。如果你在某一方面无知,有人教授你知识,是不是侵犯了你的愚昧权呢?电影《黑客帝国》里面的叛徒塞弗说“无知是福”表达他后悔脱离“矩阵”;如果留在“矩阵”里说不定还过得很自在呢,而不是像加入莫菲斯的反抗组织那样疲于奔命,朝不保夕。是不是可以说莫菲斯把他从“矩阵”中救出来侵犯了他的愚昧权呢?我们的九年义务教育是不是在肆意践踏愚昧权呢?做这样解释的愚昧权显然很荒诞可笑。那么愚昧权是不是有别的解释呢?可不可以说,别人教授我知识,我可以选择不接受,不相信,保持愚昧,这才叫愚昧权?如果这样,那么愚昧权其实是没法剥夺的。你选择不信,没有人可以强迫你信。没法剥夺的“权利”,提它是没有意义的。

 

其实反对转基因者提的愚昧权,并不是保持愚昧的权利,而是在保持愚昧的情况下,还要准许他们基于愚昧来对一些社会问题----比如是否标识转基因----做决策。这样的愚昧权,并不是基本权利,而是一个特权。国家政策,规则的制定,不是也不应该基于愚昧。参与决策者,应该是展现自己的专业知识,证明自己的观点正确,而不是在被反方驳倒之后强调自己有“愚昧权”,强迫大家不是按照科学结论,不是听专家的,而是听他们这些没有专业知识的人的。也有的时候一些决策不是通过职能部门和专家,是走民主程序,靠全民投票来决定,比如美国加州曾经公投了是否标识转基因食品(公投结果否决了标识转基因的议案)。即使这样,也不应该大张旗鼓地倡导“愚昧权”,而是宣传科学和真理,让公众作出明达的决定。提出愚昧权就应该等于举白旗承认自己的观点错误。

 

关于愚昧权的另一种提法,是网友@奥卡姆剃刀 在他博客文章《人有愚昧的权利吗》当中提出的。他的提法主要围绕着“鸽派”,“鹰派”两种方式的科普。他认为不应该像“鹰派”科普者那样嘲笑,羞辱愚昧的观念和做法。这里“愚昧权”的说法是不恰当的;不是是否有愚昧的权利,而是是否有不被冒犯的权利----其实跟法国《查理周刊》恐怖事件之后引发的一些关于言论自由的讨论有关。把这个说成“愚昧权”,听上去是在袒护愚昧。西方的主流观点是在言论自由下,人没有不被冒犯的权利。冒犯恰恰是言论自由的关键----说好话,恭维奉迎的权利根本就不需要保护。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愚昧权”的提法,没什么意义。这是一个虚假的概念。愚昧不是好事,是我们要消除的对象。特别对于科普者,愚昧是敌人。与愚昧为敌,要消灭愚昧,这绝不是与愚昧的人为敌。这就好比与病魔为敌并不是与病人为敌。消除愚昧,社会才能进步。强调愚昧权,是在倡导愚昧,是一种退步。特别对于科普者,不去致力于消除愚昧,而是大谈愚昧权,是匪夷所思的,是对科普事业的背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