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狡辩pk常识----点评《芦笛致海内学者肖鹰的公开信》

(2012-03-06 08:11:57)
标签:

方韩之争

韩寒

方舟子

芦笛

肖鹰

造假

代写

代笔

打假

韩2

狡辩pk常识----点评《芦笛致海内学者肖鹰的公开信》

金嗓子喉宝

看了芦笛致肖鹰的公开信。现在简单点评一下。

文中对方舟子质疑韩寒的评价是“。。。如不加以制止,必然毒化中国好不容易才冒头的一点点文明化气氛,培育出普遍的戾气来。。。”

当我看到方舟子的名字和“戾气”这个词出现在一起的时候,我容易联想起一个东西----锤子。如果用“方舟子”,“戾气”,“锤子”的谜面打一个人名的话,那答案想必大家都知道。正巧芦笛的信中也提到了这个人----肖传国。而从芦笛激情澎湃的语言中看得出,他是肖传国的热情支持者。这就让人感到很困惑。以一般人的常识来看,显然买凶伤人是戾气很重的。可在芦笛眼里则方舟子的文争口斗更有“戾气”。芦笛用自己的狡辩,pk了大家的常识。

在芦笛眼里,在“方舟子领导的诋毁韩寒的暴民运动”前,锤子乱飞的中国,有着“好不容易才冒头的一点点文明化气氛”。在这个文明气氛中,意见领袖韩寒率粉丝靠谩骂和口水淹没一个个对手,则丝毫没有“戾气”,更跟“暴民运动”毫无关系。质疑韩寒事件之后,尽管方舟子“戾气”十足,挺韩公知们的微博还是让我们领略了浓厚的“文明气氛”。前有孙海峰,韩仁均威胁恐吓方舟子家人,后有李剑芒等大肆造谣方妻。而方舟子阵营的微博里,则很难找到这些体现“文明气氛”的内容和言语。两相比较,高下立判。芦笛眼光果然犀利。

芦笛认为,倒韩一方对韩寒的话选择性地采信是“文革专案组的断案法”。芦笛这里第二次用自己的狡辩pk了常识。常识是,没有人完全相信一个人所有的话,也没有人完全不信一个人所有的话。我们选择相信可信的,而怀疑不那么可信的。用芦笛的逻辑,我们都在使用“文革专案组的断案法”。

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证明芦笛的逻辑多么可笑。假设警察在侦破一起枪杀案,抓到了一个嫌疑人,并且从这个人嘴里得到了两句供词,

第一句:“我确实用过枪”
第二句:“我没见过这个人”

如果警察两句都相信,那么他们只有放人,因为嫌疑犯都没见过死者,怎么可能杀人呢?而如果警察两句话都不相信,那么他们还是得放人。因为嫌疑犯说自己用过枪。不相信这句就等于认为嫌疑犯没用过枪,没用过枪怎么能枪杀一个人呢?于是警察要么放人,要么使用“文革专案组的断案法”,相信第一句,不信第二句。

一个杀人犯一定很喜欢芦笛向往的,没有“文革专案组的断案法”的理想世界。

现在再给这个例子增加一些细节。比如警方在这个人家里发现了枪支,也发现了死者照片。那么他们是不是更有理由相信嫌疑人的第一句话,而不信第二句呢?

这个例子很类似韩寒的情况。韩寒一方面说自己曾经读二十四史,彻夜研读管锥编。另一方面又说自己不怎么读书。但是,大家注意到了,访谈中的韩寒,几乎决口不谈文学,这个让人对他的第一个说法生疑,而却印证了第二个说法。那么大家是不是有理由选择性地相信第二个说法,而不信第一个说法呢?

其实大家的头脑在处理质疑韩寒事件的相关信息时,这些分析都是以常识的形式,下意识地影响大家的推理过程。但是给韩寒辩白的人往往是把水搅浑,用狡辩来遮蔽常识。以至于我等只好短话长说,用逻辑来还原这些常识。

芦笛给方舟子扣的一个大帽子是领导“诋毁韩寒的暴民运动”。我们不妨来看看方舟子做了什么,让他戴上这个大帽子:

1.方舟子读了韩寒的“书店”,“求医”等早期作品。
2.看了这些作品,方舟子像当年新概念作文比赛评委一样,产生了文章是否代笔的疑问。
3.方舟子把心里的这些合理的疑问,公开的表达了出去。

方舟子从1做到3,芦笛就给了顶领导“暴民运动”的帽子。现在试想,按芦笛的意思,方舟子怎样才能避免这顶帽子呢?

1.方舟子不可以去看韩寒的作品。
2.就算看了,也不可以心生怀疑。
3.就算心生怀疑了,也不可以公开表达。

显然,方舟子必须遵从这3条中的一条,芦笛才会满意地认为他没领导“暴民运动”。

可是,

即使在集权国家,人们也有权读任何公开发表的东西。
即使在集权国家,人们也有权在心里产生合理的疑问。
身居西方自由世界的芦笛难道忘了一个人有表达自己思想的言论自由么?

这些都是常识性的分析。通过这些分析,可以看出芦笛的“领导暴民运动”的指控是多么的苍白可笑。

这里芦笛可能会抗议:一般的观点可以表达,但是在没有“铁证”的情况下,公开质疑韩寒不可以。这里我要提醒一下芦笛,在西方的媒体中,像这样的对公众人物,甚至非公众人物的质疑是司空见惯的。言论自由在“自由世界”是神圣的。没人有权不让方舟子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只要这个观点没有侵害别人的权利。而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并没有侵害韩寒的权利。的确方舟子让更多的人相信韩寒是“人造”,但是让大家无条件地接受“天才韩寒”,可不是是韩寒的“权利”。质疑韩寒的目的不是不让韩寒说话,而是要打破一个神话----这不是对权利的侵害。

合理的质疑不是暴民运动,质疑是言论自由的重要构成,是在任何进步社会都受到保护的。而钳制质疑,才是滋生霸权,集权的沃土。试想,当人们发现有婴儿喝了某种奶粉生病甚至死亡,心生疑惑的时候,他们一定就有“铁证”锁定奶粉为罪魁祸首么?他们是不是只能把没有“铁证”的疑惑留在心里呢?是不是如果他们说出来就是在发动“暴民运动”呢?

芦笛批评肖鹰教授的文章“煽情”,但是他自己的信又何尝不是“激情四射”呢?而和肖鹰教授的“煽情”相比,我觉得芦笛的这种激情是错位了的。154个“海内外学人”大动干戈地告一个没有发表过的硕士论文引用不规范的状,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是对方舟子打假的“株连九族”式的疯狂报复,其目的是为了通过对方舟子家人的打击来刺痛和威慑方舟子,来瓦解方舟子的打假,也就是明为打假,实为护假。方舟子的存在破坏了中国“染缸”社会的生态平衡。方黑们要把方舟子染成自己一样的颜色,这样,他们才可以安然地继续以前的充斥虚假的行为方式。如果没有方舟子打假在先,也绝不会有154“学人”的“打假”闹剧在后。任何正直的人都会很自然地对这种做法产生义愤。因此肖鹰教授的反应是自然的。而芦笛的“激情”,则透射着对方舟子的偏见。这种情绪贯穿于这封长信当中,使得作者观点有失客观,从而有意无意地用狡辩来pk常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