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五月天有石
五月天有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4,486
  • 关注人气:7,3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十一之九

(2019-01-05 23:04:54)
标签:

台中

分类: 人生無限公司
十一之九

  來買地的都以為整個山頭的買賣是會加上古厝的,他們沒看到床榻上的阿媽,所以一直要許仔把古厝也一起賣了,許仔甘願降價讓買家買了塊不完整的地,留下古厝和後院一小塊父親特別照顧的老欉。交易後的這些錢可以到市區買棟屋,再請個看護照顧阿媽,但阿媽卻只想待在這個她還忘記不了傷心的家。


  古厝多了一個貼身照顧的人,從未有過信仰的許仔,每天會去山下的小廟替阿媽上香,當他將手中的香點燃,他只希望阿媽和他記憶中悲傷難過的事都能像香煙般地飄散。合十的雙手放下後,他拾了些落下的香灰放入紅包,「這些都會是好事吧?」許仔想,「如果不是好事,為什麼那麼多人都說這些餘燼是上天的神蹟。」「阿媽退化的關節喝了香灰水就會復原嗎?」許仔雖然懷疑,但還是求了些泡水。端給阿媽時沒跟她說什麼,只跟她說是山下求來的,阿媽伸手搶了過來一口將整碗的信仰喝光,睡一覺後沒發生什麼事,許仔這才放心。


  喝了好幾碗的香灰水,阿媽的身體未見好轉,倒是心情開朗了許多,常常把許仔當作是他未曾見過面的阿公,要他上山小心、要他釣條大魚、要他早點回來,「知啦。」許仔回應時都刻意壓低了聲音,他覺得堅毅的男人應該都是這樣說話的,但是當阿媽問阿公他們的女兒去哪裡的時候,許仔都只是沉默地看著門外的樹林,就好像過世的阿公也知道女兒其實就在那片樹林裡。


  阿媽下不了床的那一天,許仔在廟裡跪到了深夜,阿媽的哀嚎讓許仔覺得自己沒用,竟扮演不了任何人來減少她的苦痛,只能在神像前不停地祈求。但神像一直是沉默的,只有廟公開口要他先回家,他假裝沒聽見,其實他正在想,像這樣的誠心能否感動神明,讓阿媽生命的尾聲能緩緩地淡出,而不是如此痛苦的折磨。廟公嘆了口氣後關上院子的燈,繞著日光燈的飛蛾全飛進了廟內繞著神壇上的燭光,但有隻蛾沒有繞著燭火,一直停著不動,跪著的許仔等待著這隻蛾飛走,好像當它飛走的瞬間,就能將許仔解脫。飛蛾終於離開,許仔卻還停留在悲傷裡,但他看見飛蛾所飛離的,是一支曾跟隨媽祖遶境的令旗。許仔起了身,彎腰向神像作揖感謝著祂的啟示,決定要為阿媽走這段遶境的路。


  起程的那一天,天還沒亮,宮廟外就已聚集了上萬人,許仔在人群中顯得特別哀愁,不求好運、不求富貴的他,慶典的熱鬧沒能使他忘記床榻上的阿媽,震耳的鼓號聲也沒能掩蓋過他心中阿媽的哀號,看著喧囂的群眾,他懷疑著這樣是否真能幫得到阿媽,當他準備轉身回家,神轎正要起駕,他只能跟著眾人離開廟前廣場,踏上信仰的道路,但因為信徒的推擠,他的腳其實一直是懸空的。


  一路上都有人接近許仔,有人給他東西吃,有人問他累不累,有人陪他走上一段,跟他分享著歷年來跟著媽祖遶境的心路歷程,但許仔的表情一直都是木然的,直到深夜當大家都或坐或臥的在路邊休息時,才會聽見許仔一個人在遠方的騎樓下控制不住的情緒。那些大雨中哭泣的聲音,在深夜裡竟然是那麼地悲涼。


  已經走了好多天,許仔的腳底跟許多人一樣,水泡破了又長,但還是不停地前進著,或許是因為肉體的痛楚令許仔忘了這段時間以來的種種變故,他的臉上開始多了一絲的微笑,還會感覺得到飢渴,主動的和一旁的人們索取食物,然後他會小小聲地說聲謝謝後再繼續往前。大大小小的儀式在他的身邊發生,應該綁上令旗的符咒也已經綁好了,當他正準備跑到鑾轎的前頭跪下,匍匐著讓轎從他上頭經過時,一隻女人的手將許仔的上臂抓住,他回過頭。


  「你還記得我嗎?」女人問。


  2019/01/05 台中


illustrator:許尹齡 Yinling Hsu

photographerArko Studio 光和影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十一之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十一之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