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五月天乐队吉他手石头
荐

十一之三

转载 2018-12-24 22:58:35
标签:台中

  父親的無言許仔無動於衷,佔有不了許仔的兩個女人倒是讓他進化,許仔再也沒讓女人打他巴掌,因為他愛她們,也清楚地讓她們知道他愛的是「她們」。甘願來到這鐵皮屋赤裸狂歡的,在他清醒前就會離開;不甘願的,見到清醒了的他,就算他沒有說出任何一句告別的字眼,但她們卻會從他的眼中發現自己早已消失。

  「那我至少可以帶走我的畫吧?」她們說,「可以,一千。」許仔舉起他的食指。大部分的「她」,都會拒絕這種綁架式的交易,放棄她們的靈魂留在那鐵皮屋裡,像是戰利品般地被擺放,待下個祭品上祭台前,還會指著這些畫像讚嘆著這神廟的宏偉。每當許仔從祭典後的彌留狀態回神過來時,心臟都像被啃噬了一塊般地淌血作痛,酒精早已無法止痛,他只好重複著這無間的自虐過程,以為地獄的盡頭就是天堂。

  「這些畫裡的人你都上過了吧?」思婕輕蔑地說,許仔沒回答一直看著他手上的泰戈爾,「你都是畫完才上的吧?我的為什麼還沒畫完?」許仔放下書,拿起畫筆,他特別珍惜這昨日意料中的邂逅,所以一直停留在關係結束前的迂迴當中。

  昨天下午,許仔交了一份建案的景觀圖後,在事務所外的巷子裡閒晃,和往常一樣,他找了一間人不多的咖啡店,但總會有一兩個獨坐的女子在店內,他在她們看得見他的地方坐下,像隻緩步前行的獵豹,不動聲色地從他的帆布包拿出他的八開素描本,將那女子和那個寂寞的角落,用他從小就有的天賦,和好幾年的訓練,畫出所有人經過都會忍不住驚呼的寫實,但唯獨那女子的臉,或是低頭、或是側臉,總是會畫得無法看清那獨身女子的面容和內心。

  再來,就不是畫紙上的工作了。他會刻意地引起那女子的注意,有時將鉛筆舉在空中,像槍上的準心般瞄準遠方,有時他會托著下巴或靠著椅背,等待對方和他的視線交錯。

  很難不意識到有人如此專注地看著自己,思婕起身走了過去,該有的戒心因為許仔手上的畫而收了起來,「原來在畫畫啊。」「哇,好像照片喔!但是為什麼我這麼不清楚?」「我沒辦法看清楚妳的臉,怕把妳畫醜了。」「這裡的光線不適合畫人像,我的工作室在八里,有緣的話,妳到了八里,我再幫妳畫。」思婕跟其他人一樣,沒有等到有緣路過的那一天,而是當天下午就坐上了他的機車。

  思婕從來沒有到過離台北市這麼遠的地方,敦化南路的林蔭大道是她記憶裡見過最多的綠,而且都是從賓士車的窗內往外看的,如果不是一早和父母吵了一架說要離開,要把他們長久以來所認為的女兒給摧毀,她這輩子應該都不會看見關渡大橋上寂寞的白鷺鷥,也不會知道觀音山上有一大片讓逝去的人睡在土裡的墓地。

  思婕坐在後座,覺得他身上的味道很好聞,跟父母找來相親的那些公子身上虛偽又驕傲的香水都不一樣,後來她才知道這是油畫的味道,八里鐵皮屋的鐵門一打開,這樣的味道就衝了出來。思婕記憶裡父親帶她去過一次鐵皮屋,裡頭卻是機油味、金屬味、汗臭味,還有持續不斷的枯燥機器聲,像是將她的命運都安排好的不停地往前推進著。

  思婕坐在他的床邊,燭光讓她不安,但她沒有逃跑也沒有移動,而期待著接下來的事能讓她開始擁有自己決定人生的能力,就是由她自己決定,她的身體要讓誰擁有的那種自由。

  許仔開始畫她的眼睛時,要她想著一件快樂的事,思婕那時沒有多想,她只是想著眼前的他。

  2018/12/24 台中

illustrator:許尹齡 Yinling Hsu

photographerArko Studio 光和影像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前一篇: 十一之二 后一篇:十一之四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浜旀湀澶╂湁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4,65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