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避風港

(2018-07-08 23:47:56)
标签:

昆明

分类: 人生無限公司

  很久沒有和他們說到話了,久得讓人懷疑自己是否做錯過什麼事,讓簡單的問候成了放在角落不起眼的包袱,沾滿了灰塵,就算他們看見了,也快步的遠離,彷彿裏頭裝的東西一背上了,就永遠甩不掉,還有許多尖銳物會刺穿包袱,弄得全身是傷。


  他們會有這樣的反應倒也不意外,或是說,早已為自己脆弱的心設了一道防火牆,當野火肆虐的時候,能讓自己多些逃生機會,但這防火牆其實只是十年前寫的一句歌詞,「你很快就長大,很快就不會找爸爸。」而當他們無心的表現讓有心的我感受到了的時候,自以為堅強的我竟然還是被煎熬得片體鱗傷。


  其實這一切也是自找的。漫長的暑假,安排了一個離家獨立生活的英語夏令營;語言能力、社交活動、生活自理的綜合,四週的課程下來,可以讓男童變成男生,男生變成少年。這樣的假期是我童年時的願望,總是羨慕班上當童子軍的好友寒暑假的消失,好像去到了外太空冒險,回來後就是英雄般的存在,看他的眼神都帶有著崇拜,就算童子軍的制服脫了下來,全身還是像別滿獎章般的光彩。


  但我羨慕的,其實是那個屬於一個人的時刻,正確地來說,離開家的那個時刻。沒有家長催促,沒有回家時間,沒有牽就大人的時間外出,也沒有餐桌上固定出現的菜色。而這樣的慾望並沒有在童年時被滿足,雖然高中後也有類似的營隊經驗,也曉得群體生活並不是想像中那樣自由,但那童年未曾實現的夢,還是伴隨著每年夏天盛開的鳳凰花一同的出現,火紅的花和夏天炙熱的氣溫,讓這個夢燒得滾燙。


  當把自己幻想成和他們現在一般的年紀時,就有些釋懷,那年的我,不也是期待著在家裡消失嗎?畢竟外面的世界是那樣的新,那樣的大,現在家裡的人似乎都在短時間內不會離開他們身邊,或許他們從未想過有這一天,要怎麼能要求他們在分享自己的體會時,順便接受一些我們耳提面命?但令我真正難過的是他們訊息軟體裡的沈默,和他們表姐與他們多次視訊的小道消息。


 

  放手這個課題,沒想到來得這麼早,而擔心這件事,是沈默的父親說不出口的脆弱。現在的我,已無法要求我的世界裡有他們,只希望他們的世界能與我的稍稍重疊,我能做的並不是開著船載著他們航行,而是當他們累了,知道回頭的路上還有一個避風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司機
后一篇:大人的滋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司機
    后一篇 >大人的滋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