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杨大姐的最后一趟301路

转载 2017-01-24 15:11:00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仿写网友 @开牙郭 《张师傅的最后一趟300路内环》,杨大姐死亡的情节为虚构,人名均为化名。某集团逼迫职工下岗、以廉价劳动力顶替、还用严苛的制度及没礼貌诬告陷害的稽查欺负打压一线员工,不吐不快】

凌晨,天还没有亮,窗外冷风呼啸,48岁的杨大姐家闹钟响了,她悄悄穿好衣服,带上早点,轻轻地关上门,慢慢走下楼梯,骑上电动车前往安定门总站,再乘坐票款车前往天通苑北总站接班。杨大姐到达总站的时候不到5点。她是早班售票员,要保证准时发车,还有很多工作。

杨大姐签到、指纹打卡,跟调度员核对票数票款,然后又接水撒盐,她擦拭着公交车的玻璃、车轮,接着打扫车厢地面。头天的车,不知哪个王八蛋把没吃完的小摊鸡蛋灌饼塞进了两个座位的夹缝里,香精做的杯装豆浆还洒在地上,留下明显的印迹。这样清扫车厢,不知道还剩几次,她不满足40岁以下学驾照转岗司机的条件,办理提前退休又说她不够年龄,只能看看有没有剩余的其他岗位的名额,要是到时候指标满了,就会直接“优下去”,彻底下岗了。售票员的岗位将彻底告别北京公交的历史舞台。

曾经,数万辆行驶在大街小巷的公交车上,公交售票员作为北京这座城市的门面岗位,代表着北京的形象,用服务凸显城市特色、用微笑送出了这座城市最好的名片。他们保持车厢环境卫生、售票监票找零、报站指路、帮助弱势群体舒适乘车、协助司机师傅看护道路情况……而现在呢,却找了一帮睡觉、玩手机、抽烟、随地吐痰、跟乘客发生冲突的保安来……

杨大姐要走了,杨大姐也许就要走了……​

杨大姐忙着的时候,司机李师傅也没闲着,他打卡签到、酒精测试、和调度员核对班次、领取钥匙,他打火试车、检查发动机、测试报站器和显示屏、开启大灯……临近发车,李师傅听见有人在拍门。李师傅从反光镜一看,原来是“乘务管理员”小王。李师傅打开车门,睡眼惺忪的小王找了个座位直接伸着腿儿接着睡回笼觉了。李师傅面露不快,和杨大姐相互使了个颜色,但他们拿小王又无可奈何。

小王的全名叫王德彪,中原人士。在老家待得无趣,便来到北京打工,又没有真才实学,只能混个不需要任何本事的“乘务管理员”当当。结果王德彪和保安队长还是远房亲戚,那队长就在去年年底给他评了个优秀。一评上优秀,就有机会去公交驾校学开电车,说不定哪天李师傅的驾驶位他也能坐上去,以后就能在北京立足了,还能作为外来人才办理工作居住证,并且得到公交集团内部的公租房。

天通苑地区的人口很多,早班的301路人不少:下夜班的代驾、赶早班的年轻人、晨练的或者去购物的老人、拎着箱子要倒车回老家的……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是售卖新年纪念票的日子,车上还有很多热衷收藏的老人和公交迷要买纪念票,杨大姐数了数自己的票,为了让大伙儿都能买上,她跟大伙儿商量着一人只买两张。

由于大批线路已经没有售票员,今年城区只有301路还卖票,没开出几站,纪念票还是被抢购一空。杨大姐挺高兴还有这么多人热心公交、喜欢公交的,可是明年取消售票后这些乘客要到哪儿去买纪念票呢……立汤路上的人和车还不多,略显空旷的路上,早班的301路像是一个孤独的巨人,18米长的大青后,轰鸣的柴油发动机、大灯顶着雾气缓缓前行,承载着全车人的同车异梦。路有尽,人殊途,301路的线路没有变,可车上每个人的命运是截然不同的。

杨大姐要走了,杨大姐也许在未来不远的日子就要走了……​

司机李师傅82年来到公交,开了三十多年车,北京路面上的那点儿事情他记得真真儿的。最早的安立路、立汤路空空荡荡,最早过了三环外面就是农田,立水桥一带看得最清楚的是铁路、河沟,后来建了亚运村开了亚运会,一栋栋楼都建起来了。再后来申奥成功、开了奥运会,但渐渐车多了,开的也慢了,误点超时的车次也越来越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横穿马路的、黑摩的、送外卖的摩托、电动车、老年代步车、三蹦子都堂而皇之地开上了主路,路上的注意力必须得绷紧了,一不留神就可能出事儿;那些并线超车随意停车不管不顾的外地车、超载超限的大货车以及遮挡号牌野蛮驾驶的车辆也充斥在各个角落,像极了当下北京城的现状。

作为交通的参与者,又背负整车乘客的交通安全,李师傅只能学会适应,学会忍让。北京城在日新月异的变化,楼越来越高,人气越来越旺,名义上还标榜起了国际大都市,但是乘客的素质却没有什么起色,反而总在下滑倒退。什么在车厢里把着小孩儿尿尿的,开着功放听歌的,拿行李当沙发横在车厢过道儿的,拖鞋抠脚散味儿的,大声打着电话用不知道哪儿的口音谈几千万上亿的买卖的,不知道上下车门跟人冲突瞎挤的、上车就往后跑准备逃票的、吐痰扔垃圾的……这些人还理直气壮,没少骂李师傅和杨大姐,李师傅为了少受窝囊气,后来也管得少了,为这点儿工资白挨骂,不值当!

开到地铁立水桥站的时候,车上的人一下子更多了,马路也慢慢变得热闹。这时,杨大姐走到李师傅身旁按响了报站器:各位乘客请注意!车厢内人多拥挤,请您保管好自己随身携带的财物以防丢失。路远的乘客请您往里走,谢谢您的合作。

李师傅斜眼儿看了看后视镜,原来车里面进来了几位“老熟人”,估计准备春节回老家之前,再在车厢里置办些“年货”。这伙人也被杨大姐发现了,于是便用这种不温不火的方式暗示乘客,车里进贼了。经常坐车的乘客们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奥妙。只不过原本应该负责安全的“乘务管理员”王德彪此刻因为人多,不能坐着睡觉了,便斜倚在扶手上玩儿起了《欢乐斗地主》。

到了五路居,车上亮丽光鲜的上班族们不少都下车换地铁了,一伙儿置办“年货”的不知收成如何,终于也在这站下了车。人下去不少,车里空气也不那么乌涂了,可李师傅还是感觉有点儿难受,于是便把驾驶室的窗户打开一条缝儿,让更多略带寒意的新鲜空气进入车厢。这时候,车厢里有个人大喊:“哎!开册的,你把窜户关丧,冷!”

李师傅怕被投诉,赶紧关上了窗户,继续顺着安定路往南开。这三十年在公交的工作,让他和杨大姐落下了不少职业病,什么三高、心脑血管、腰椎、颈椎……他们总想找个时间好好看看,但是这工作却把人熬得精疲力尽,回到家还得忙老人孩子。休息不了多长时间基本又要上班了。车队、分公司、集团,一级一级的总在要求他们努力为广大乘客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已经又打扫、又报站、又帮助老幼病残孕,还得看护进站出站、各种提醒语挂在嘴边、忍者各种脾气的乘客,逢年过节还隔几站就说上祝福语。但公交的基本,归根到底就是一站一站地拉人,能怎么提供服务?就是个公共交通工具,你还想得到飞机头等舱的服务?再说了,总有那么一部分素质比较低的乘客,他们配吗?

安贞桥北上来两个年轻的公交迷,问杨大姐是否还有票,杨大姐只能把实情告诉他们,不是不想卖给他们,的确是头班车就给抢空了。公交迷:“没想到今年这么难买……那您也辛苦了,谢谢您了师傅。”“不客气,不客气……”话音刚落,几句寒暄忽然被两个人打断,有两个人从座儿上腾一下子起来,走到杨大姐跟前掏出证件,语气里带着不屑:“我们是分公司稽查的,你跟这俩人说什么呢……谁让你跟他们聊天儿的?”“师傅,真不好意思,您听我说,他们是公交迷,要买纪念票……人家学生也挺不容易的,喜欢咱公交,这大早起的……”“那你就俩字没有不就完了吗,谁让你说那么多的?还报不报站了……”“师傅,我真不是聊天,您看下回我注意行吗?下回我一定注意,我一定少说……”“下回?哪儿还有下回啊?我告诉你,你没有下回了……”

杨大姐要走了,杨大姐都要走了还这样……

无论杨大姐怎么解释,稽查就是不听,还恶狠狠地批评杨大姐。公交迷都看不下去了,他们也替杨大姐感到委屈,早知道这样还买什么纪念票啊!稽查也是公交的,也是北京人,就不能体谅一下吗?有这么欺负人的吗?他们刚想开口替杨大姐说话,杨大姐一把拉住他们的胳膊,冲他们使眼色,不让他们说,生怕那两个稽查变本加厉的处罚。稽查掏出了小本飞快地记下了车号和杨大姐的工号,这不到一分钟,简单的几个字,杨大姐辛辛苦苦一个月的工资就这样打了折扣。​

车开到安定门环岛,早高峰刚过,桥上一辆车都没有,但是杨大姐为了让稽查消气,还是费劲的打开车窗,探出身子示意转弯。车内一直开着暖风,车外零下几度的冷风瞬间吹起杨大姐的头发,毫不留情地打在杨大姐的脸上。这时候杨大姐感觉胸口堵得慌,但她想着: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进站了,马上就能休息一下了。于是她紧握栏杆走到李师傅那儿,拿起报站器:“各位乘客,终点站安定门到了,请您刷卡下车,欢迎您再来乘坐301路,下次乘车再见。”她的心脏突然一紧,身体一轻……她用最后一点力气想把话筒挂回去,但是已经没有劲儿了……杨大姐瘫在了地板上,话筒勾着线在她身上来回摆动,亮黄色的字定格在LED屏幕上:终点站 安定门 到了……

乘客们围拢过去,有老人还拿出自己的速效救心丸给杨大姐喂,帮着掐人中。李师傅赶紧叫调度员拿急救包过来给杨大姐做心肺复苏、人工呼吸……但一切都无济于事。

八九点钟的太阳很亮、很暖和,阳光洒在了杨大姐开始发凉的遗体上,洒在了急的直掉眼泪的李师傅脸上,洒在了人少后又在座椅上呼呼大睡的“乘务管理员”王德彪的身上,也撒在那两个刚刚冷酷无情、现在不知所措的稽查员身上。

进场的119、426等等其他线路的车,没有师傅注意到这辆301上发生的事,赶紧回去休息、上趟厕所、问问调度发车时间就又该走了,不按点发车又要处分扣钱了。车下的行人很多都是过了马路奔地铁站来的,他们更不会注意车上发生的事,公交总站门口总是停着很多公交车,这再正常不过了,赶紧进地铁去上班,要不又该迟到了。

杨大姐走了,杨大姐真的走了。

急救车来的时候,李师傅湿润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了,蓝色的警灯模糊成一片。他把车开到加油枪旁,熄火下车快步穿过场站,他尽量低着头,不想让休息室里的师傅们看见。靠在厕所的墙上,李师傅再也忍不住了……杨大姐走了,杨大姐就这么走了!​

李师傅看了看手表,努力平复情绪,只能不断地安慰自己:

老杨走得不痛苦,她去了一个没有脑残的上级领导,没有苛刻考核制度的新世界;老杨走得不痛苦,她去了一个没有欺负人的稽查、没有无情下岗失业的新世界;老杨走得不痛苦,她去了一个没有无理取闹的各类不文明乘客,没有乱走抢行和事故刮蹭的新世界;老杨走得不痛苦,她去了一个不用和外来人口一起摇号也买不上车、一起排队也看不上病的新世界;老杨走得不痛苦,她去了一个不用替孩子结婚买房操心,不用替老人身体健康和受骗上当担心的新世界……

总之,还有各种糟心的事儿在新世界里都没有,走就是种解脱。这么一想,李师傅还真是羡慕杨大姐。“老李……到点了啊!”“好嘞,好嘞……”一声吆喝打断了李师傅的思绪,李师傅赶紧抹了把脸往出跑,又该发车了……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姘ㄨ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