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修远_Echo
修远_Echo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409
  • 关注人气:1,0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2015-04-14 21:09:50)
分类: 故里。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06年年初,我里里外外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坐在家里的床上想下一个本命年。想我二十四岁的时候坐在哪里,穿着谁给我买的红衣服,过着怎样的生活。我工作了吗,做什么工作,我结婚了吗,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抑或我还在上学?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我唯一能确定的是穿着我的红衣服回老家,又可以收获很多糖果很多压岁钱,想想都能咧开了嘴。

   14年的这个时候,我曾幻想过无数次我二十一岁的样子。我会进入期待已久的校园、继续背着双肩包以一名研究生的身份求学,抑或走上三尺讲台、从此为人师表坐等桃李天下,还是进入一家不起眼的报社杂志社或者教育机构、起早贪黑地走在无人的小路上为了生存忍气吞声。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想过,有时是走在校园的路上想,有时是坐在自习室或者图书馆想,甚至晚上躺在宿舍的的小床上想。还好这次等的时间不长,一年左右,我就等到了一个足以称之为骄傲的结果,以至于今天可以安心地坐在这里不用为毕业担惊受怕。

   我想过这么多事情,却唯独没有想过以后甚至现在的自己还会有几个说的上话的朋友,有几个可以随时拉出来喝酒、可以半夜骚扰的朋友。回首这些年,朋友二字对我已渐趋陌生,甚至许多时候我怀疑自己是否还相信友情。对他人的防备和冷漠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同时像生存的本能一样理所当然。于是乎我告诫自己要不停奔跑,要努力,要做个不辜负时光的好姑娘,却又常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感觉彻骨的孤独。在这里我不得不感谢我的忙不完先生,虽然他很忙,却也会在我脆弱的时候腾出一切来陪我,他不仅充当了一个男朋友的角色,还有男闺蜜好朋友甚至一个爹的角色。在我曾经扛不住要崩溃的时刻,是他作为我全部信念带我走出阴影,并让我看到了更优秀的自己。可是话说回来,男朋友终究是男朋友,加之我俩常年异地,生活中的一切还得我一个人面对。

   回首念大学这几年,其实也习惯了孤独,不,确切的说是认定了孤独。如今我已不习惯身边常常有人陪伴,就算是耳畔的关心,心里也会莫名地生出一种“要你管我”的回应。自然,这种回答是不能说出口的。独自生活这几年,起初自然是不适应,但当你一步步挺过来之后,发现一个人可以生活的很好,反而更加没有交朋友的欲望了。所以我深以为我这种人是应该注孤生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还真的有遇到过几个能掏心窝子聊天、能夜半骚扰、也能各种耍贫的哥们儿。这应该算得上一件想起来就温暖的事情。他们会给我写文,写信,甚至有的长达五十封;还能陪我半夜聊天,接受我所有脆弱矫情的样子却并不嘲笑我;也能在我过生日的时候奉上各种吓死人的surprise。所以我一直以为老天是格外恩宠我的,它毫不吝惜地赐予我所有美好的东西。让我在最好的年纪可以去喜欢的学校做喜欢的事情,同时拥有最好的爱情、亲情和友情。这简直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大的幸福了。

   我也有想过,如果有一天这些来自他者的关爱都消失,还能不能走下去,年幼时对这个问题总是充满恐惧,而现在我确定答案是肯定的。所有来自他人的关爱和善念,如果拥有则应该感激,因为它并不属于你。而在失去时,也要努力笑着说再见。我们生活在这个繁杂的人世间,相遇或相知都是偶然,两个人随时可能擦肩而过。若能微笑拜别,也算是不辜负曾经的情谊。所以每当我发现与曾经亲密的朋友渐趋陌生,也尽量使自己不那么悲伤。最简单的道理叫路总归要一个人走,如果不习惯一个人,这辈子就很难过下去。

   但我依然期待,很久很久以后,当我已落进尘埃为人妻母,某天走了很长很长的路恰好路过你家门口。你也能笑着开门对我道,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