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005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9年3期“风华”精选:倾其一生的守望

(2019-06-20 09:59:30)
标签:

陕西省青协

延河下半月

分类: 校园

倾其一生的守望

 

殷田浩羽(西安高新第一中学)

 

看守瞭望,翘首以望,等待盼望……

每个人都有要守望的东西,这可能是一个触动心弦的人,可能是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可能是一处纯美的净土,亦可能都是一种至上的道义。

有的人,用一瞬的时间去追求、去守候,末了,便弃之如敝履。而有的人,却用一生一世的时间去等待,去守望……

他是东晋渊明,布衣麻衫,和处于田垄之间。

他才高八斗,时人无不欣赏他所作之诗,甚至重金求之,他却只予亲近之友。他为官为仕,于是看清了官宦道上那些必经的黑暗。他无法违背自己的本性,与那些人同流合污,虚与委蛇,故三度罢官,宁愿短褐穿结,箪瓢屡空,也不愿重归仕途。有人不屑道:“陶渊明其作为,亦不过消极避世尔。”可他不管世人如何评说,他只做那个爽真自然的五柳先生,在杏花村的酒酿中寻找自然山水的真谛。也许时间并不真的会有落英缤纷的桃花源,但这又如何?他只需守望着自己心中的一方净土,在那里怡然自乐足矣。在那个战火纷飞,争权逐利的年代,有人为虎,有人做狼,独他一人,活成了一支莲,守着内心的一株青子,出淤泥而不染,与乱世中灼灼地绽放。

他是长安太白,白衣白扇,铺宣于庙殿之上。

他是天朝之圣手,写梅花篆字,述锦绣文章。若论诗文,李白称二,无人敢称第一。傲骨的文人纷纷赞颂,就连以才情著称的唐玄宗亦惊讶于他的绝世才华。在那个年代,读书人,生来便要做仕为官。可他亦是文人,有着比其他文人更甚的傲骨。那专门抒心中之豪情,奋胸襟之壮志的手,怎能书写儿女情长的娇态;那吞吐遍半个盛唐的绣口,怎能说出阿谀奉承的假话?他不齿于此,于是抛弃荣华富贵,宁愿守望本真的自我。世俗不让他为官,于是他便去做仙。就着一壶小酒,乘长风破万里浪,与江舟乱发当风。

试想,若没有像渊明太白这样的人守望自我,恐怕历史上会多几个位高权重之臣,少了几位傲桀快意书生;会多几篇治标不治本的政论而少了数部令人读后欣然的妙文。

渊明太白的守望,是对真我的尊重,对本愿的坚持。

他是南宋名将。银盔素甲,白马长枪。“挽弓三百斤,循循如书生。”

他是豪文墨客。金丹换骨,满腹经纶。“文辞托江山,笔下有刀锋。”

一个舞刀于秦关燕山,一个弄墨于旗亭画壁。两个本应毫无干系的人却因同一事件而被后世铭记,那便是终其一生的守望。

靖康元年,岁弊寒凶。金兵的铁骑如平地一声惊雷,惊醒了大宋的歌舞升平。边关疲敝,社稷危亡,十八岁的岳飞就带着母亲的至嘱,负着后背的四个墨色大字——精忠报国,踏上了他戎马沙场的一生,他大败郾城,战胜武昌,攻捷铁浮屠,组成了一支军令严整、纪律严明的岳家军。沙场上,鼓声激昂,战马嘶鸣,他的白袍已被鲜血浸透,那双坚毅的眼眸也满是倦色。为何至此?是为了三十功名?不,他已建节封侯。是为了名垂青史?不,他已誉名满天下。时人不解,他仰天长笑:“岳飞此举不过精忠报国,只愿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

精忠报国,是啊,他一生都在用行动去守望这四个字,履行着对父老乡亲们的誓言。哪怕在狱中,针穿十指,呐喊的却是“社稷江山,难以中兴”;哪怕在风波亭内,锤击双肋,悲鸣的仍是“乾坤世界,无由再厦!”

可昏君佞臣终究负了他,昭昭天日亦无法让千古名将逃离吐血而亡的宿命。飞鸟未尽,良弓已藏。金兵的屠掠更甚,南宋却只想守着这即倾即颓的半壁江山,偏安一隅。中华武圣,只能带着他二十五年的守候以及一生愤懑的长情,沉入金銮殿这深不可测的阴谋污池之中。

岳飞死讯出,天下惊。无人不哀悼痛惜。时人因惧秦桧势力,不敢道之以口,只能以目示意,唯一人不惧,掷狼毫痛心疾首呼之曰:“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此人便是陆游。年少的他便经历了靖康国变,看见了人民的流离失所,国家的危如累卵,不满十岁孩童的他却在那一年,忽然长大了。那时的他便已暗自在心底种下了一颗种子“率王师,收复中原”。可是因自小体弱,策马持枪的武将风范却是不会有的,但“自古武死战,文死谏”。不能为帅,便去做文人激国愤,扬军威。于是“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终须待阖棺”“出师一表通千古,夜半挑灯更细看”等脍炙人口的爱国诗句应运而出。可此举,也受到了“和平派”“当权派”的大力排挤,金丹之才的陆游,却难得重用。可又如何?他想的从来不是在权重之位上风流快活,他追求的,只是,战火熄,硝烟止,人民安乐,他守候的只是这大宋江山。可是在那个忠奸不分,没有圣天子的朝代,这样的守望终究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希冀。白云苍狗,曾经怒掷狼毫的少年鬓边已有了白发,面对日益衰败的大宋江山,他只能梦中乘铁马渡冰河。在他生命的最后,叹的还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可王师终究没有北定中原,他们倾尽一生一世去守望,那七十四年的春秋,也终敌不过一朝樯橹灰飞烟灭。

但那些滴血的文字,那些愤懑的长啸与悲鸣,终让我们感动过后,敬佩与铭记。

他是书圣王羲之,诗人只惊叹于他“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的书法,可谁又明白那“三年染墨十大缸”执着地守望;他是史官司马迁,后人只知“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可谁又能体会他受尽酷刑在狱中痛苦而又坚定的守望;他是文学大家曹雪芹,后人只倾心于《红楼梦》中痴缠的爱恋和华美的文字,可谁又知晓他在饥寒交迫中写下辛酸泪时坚韧的守望。

他是中华脊梁鲁迅……

她是才女李清照……

他是……

一代又一代的人,或是有名,或是隐姓,都在倾其一生去守候盼望,有人美梦成真,有的却趋于破灭。无论怎样,那数千个春夏秋冬,那些辛酸的付出,那些血和泪痕,那些终将铸就的奇迹,都让我们在品读回忆中一次又一次地热泪盈眶,并将他们的守望,铸换为我们的目标,在感动之余,让他们的精神,为我们的心灵插上翅膀,并鞭策着我们,与他们一样,守望目标,去奋斗,去守候。

只愿在路上落下我的足印,哪怕形单影只,踽踽独行;只愿倾一生,去守望,去静待花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