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005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9年1期“诗与歌”精选:雄性的行足

(2019-04-11 09:15:49)
标签:

陕西省青协

延河下半月

分类: 诗歌

雄性的行足


张 况



顾村上空的仙霞

 

云层上流动的风,按捺住飘逸的脚步

它凝视自己氤氲着水汽的脚印

发现成熟的秋天,早已鲜亮地挂在顾村的枝头

 

许多叹羡的目光,以欢呼迎迓一万亩绿浪的莅临

大上海变幻无穷的靓丽,甩出地图上风情别具的一条辫子

那会说话的小桥流水,已不再是江南独有的景致

 

云在眼前,雨在远方

顾村多情的顾盼,邀约方言里常青的草木

她悠长的水袖一挥,就把春天以外的所有季节

逐一温柔地架空

 

诗人们惯于南来北往的心情

开放云天下清爽的一抹韵致

他们聚焦于激动的巧手,按照各自的意愿

采撷梦中的朵朵仙霞

风流的时间,埋首挥梭

织就顾村轻盈的羽衣霓裳

 

诗人的彩笔,比云彩飘逸、风流

从天空中垂落的诗意,浪漫、矜持、得体

诗歌偃息已久的翅膀,此刻点睛欲飞

 

 

登松山公园

 

登临是一种告别,也是一种沉淀

告别是另一种登临,当然也是另一种升华

千百年的登临,只为这一刻的告别

告别所有的苦难,告别所有的贫寒

千百年的沉淀,只为这一刻的升华

升华生活的质量,升华生命的诗篇

一步留下一个脚印,一步攀登一个台阶

一步踏出一个希望,一步打造一个新天

 

诗人们,请你放慢登临的脚步

请你眺望一下远处起伏的峰峦

哪里有明明灭灭的山路

有无法淡忘的沟沟坎坎

山路上隐约还有东掌村民跋涉的脚印

蜿蜒的身影匍匐的视线

他们两脚踏着历史的山陵,双肩挑着岁月的苦难

祖祖辈辈把黑夜挑成了白天,把白天

交给黑夜。埋在地下的黑金和祖先

昭告历史的闪电,为子子孙孙的明天

开启可划时代的新篇

看见可吗?他们的希望悬挂在金色的太阳上

他们的梦想高居于银河边

他们用汗水与智慧,打磨出一面银色镜片

镜片的背面是祖先模糊的家谱

镜片的正面是孩子们清晰的笑脸

 

 

云的书卷或纸上的春天

 

沉默的云朵,是天空安详的书卷

上面写满人间圣洁的留言、悬浮的爱恋

蓝色的,可以读成大海

瞬间波光粼粼,刹那怒涛巨澜

白色的,可以视为冰川冷峻的矗立、千秋的誓言

黑色的,像母亲的叮咛,缀满绵密的针线

红色的,是碑文

镌刻一代人燃烧的信念

 

纸上的春天,飘洒着季节灵动的花瓣

而花瓣,是时间不朽的诗篇

它们安躺于史识与未知之间

如遗训,穿越缤纷背后的彼岸

以雄性的崛起,温润的书香

磨砺一个时代犀利的闪电

 

 

会理古城的砖

 

这里的每一块砖,都已经两千多岁

可我一点也不觉得它们有多沧桑

它们就这样不分男女老少

济济一堂,互相取暖

它们彼此的心房,一定都很柔软

 

我想,这里的每块砖一定都意识到了

只有适时给册页中蜗居的梦,腾一条道

在心灵的隐秘处,安插一个晴朗的故乡

彼此才有可能无声携手,朝着远方

淬硬目光,看穿一座古城安逸的走向

 

岁月鲜为人知的深度折光,以内敛的执著

没日没夜,将这座古城不同年份的履历逐行照亮

这里的每一块砖,都拥有不同的笔画和偏旁

它们的皱纹里,都隐匿着背景各异的故事

它们的生辰八字中,都能照见时间的具体流向

 

左眼一眨,一千年只留下了背影

右眼一眨,两千年立马变成了风景

此刻,这里的每一块砖只镌刻一个传说

它们脸上来历模糊的幸福感

刮塑着两千年霜雪覆盖的洁白修辞

即使背对国殇,它们的心依然滚烫

它们以一贯的宁静与安详

拆解这满街红男绿女们来去匆匆的时尚

 

 

长春万寿寺外的桥

 

下雪了

冬天的脸白了,嫩了,更有韵味了

这安静的桥是冬天的骨头啊

它退守于万寿寺惠我无疆的牌匾里

为长春高新区激情的岁序站岗放哨

 

再往远一点的地方看

我发现北湖湿地公园的日志里

正翻新着人与自然的温润篇章

炙手可热的五大产业,正以基地的名义

飙升着4000亿元的兴奋点

而桥洞是经济园区的嘴巴了

它一高兴,就露出了

吸引力、潜力和影响力的白色门牙

这所有的一切,显然是一种

能量与魅力的象征

 

冷,是一件白茫茫的外套

裹在时间的裸体上,慢慢捂热了一天的阳光

此刻,我听到春的脚步声正穿过时间悠长的桥洞

朝着历史正前方向我大踏步走来

 

 

站在王桐乡故居前

 

故居前站着的,都是先生的故人

虽未谋面,但情义更比金坚

他们远道而来,只为辨认你御状里的泪迹

是否依然清晰可见,贞烈可辨

 

临高打个喷嚏,琼海台风骤起

我看见,五百岁的礼魁坊浑身震颤

它附耳告诉先生:再不启程

国子监的书案,就该长草了

船若不见,回头无岸

 

母亲的叮咛,是处方外的良药

煎熬着关于世道的万千艰难

往前一步是苦、是烦

后退一步,是断崖、是险滩

而原地踏步,注定难有胜算

 

母亲说了,做人要过九十九道难关

在哪一道门槛跌倒,都不好玩

这世上,谁都不是铁汉

谁也难保不被苦难摔得面目全非、血迹斑斑

 

母亲还说,空想徒耗斗志,生活尤多短板

写诗不易,但写诗要比下跪值钱

读书人不写诗,还有啥事可干

赴京赶考,没有盘缠

家里闲着,无人点赞

写寿联,胡子太短,没人买账,横竖难以混饭

擎挽幛,泪点太多,容易将南海哭干

 

官场险恶,阴云万幻

乡间的日子,虽然寒酸

但至少有涛声相和、虫鸣作伴

蓝色的鸟鸣,能将天空瞬间啄穿

 

还是那句老话:朝中无人擢拔

所有努力,等于白干

临高籍贯的学问,穿不透京城出生地的残垣

笔做的桨,别指望能划破官场那池浊水

看透腐朽的功名吧

先生毕竟拥有一双名列前茅的天眼

 

母亲说了,骨头比功名峻拔

遗训比利禄受用千年

浊水可以当墨,男人燃烧自己的骨头

就能淬硬天下澄澈的誓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