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005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8年12期“散文部落”精选:空山无言

(2019-02-19 11:31:41)
标签:

陕西省青协

延河下半月

会员专号

分类: 散文

 空山无言 

 

李 慧

 

 

我没事爱往南看。

南边是秦岭。遇到晴天,秦岭横卧在一疙瘩一疙瘩的云下面,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下雨了,秦岭罩在大团的云雾中,那云里就像藏了神仙。大多数时候,我时常看到秦岭一会儿冒出来一会儿凹进去,形成连绵不断的一截曲线。我就这样呆坐着,一看一天。

有时候往南走,会遇到操着外地口音的一群人问路,问走到那山底下,一个小时够不?我笑起来,回说,看起来近,走起来远呢,开车也得一个小时。来人就不相信似的,看看我,见我并无开玩笑的样子,就讪讪地笑一下走开。

我喜欢看秦岭,这是我的秘密。因为我时常在这凹凸之间,会看到佛。几乎每个山头都有,冷不丁的,这里一个,那里一个。佛经常是侧卧着的,额头、眉骨、鼻梁、嘴唇、下巴,侧影清晰可见。这时,我就知道了,秦岭是佛的家。人只有在自己家里了,才会想躺就躺。

在一个冬天,我走进了佛的家。

在这座名为青山的山路上,我抬头看看天,山外的暖阳被大山遮挡住了,像嵌在水里的蛋黄,遥远而模糊,连那残存的暖意都透着疲软。有风吹过,给这冬日大山平添了几分荒凉,仿佛这里从不曾有人来过,自古荒蛮。

冬已经很深了,如置身深井。

我停下来,裹了裹身上厚厚的棉衣。身旁岩石裸露,粗陋而尖冷,伸出手抚摸着这些失去了植被保护的岩石,凉意划过指尖,心皱了起来。

我低下头注视着这些褶皱,不规则的纹路深深浅浅地刻在青黑色的岩石上,像一位八旬老者的脸,透着苍凉。我明白,这些岩石上的褶皱是风给的。风把心事一层又一层的从江南带往山北,走不动了,就遗失在岩石上,涟漪般杂乱地铺在山的表面。我用手细细抚摸着这些杂乱的纹路,无从知晓山的心事。我想起了我眼角的皱纹,我的皱纹是时间给的。山的呢?是风给的。风就是大山的时间,风把山变成了饱含秘密的老人,越来越老,也越来越沉默。

沉默的山吸引着我。在山的沉默里,我在心里吐露着谁都有的秘密。

我喜欢在冬天进山。

冬天,用它的漫长和寒冷,饱藏着天地四季轮回的秘密。走在冬日里的山路上,草木枯萎,万物沉寂,把既往的春色无边、夏日葱茏和秋色满山紧紧地藏了起来,变戏法似的空留一抹枯黄。而这枯黄看似无情寂寥,却不知,那些瘦硬干枯的枝条里其实悄然孕育着春天的力量,就像关中大地随处可见的冬小麦,矮子似的蹲坐在褐色的土地上,其实是在等待,等待春风吹起哨子,起身奔向成熟。所以,冬是藏,藏着力量和希望的伏笔。

而冬季的山,少了昔日的喧闹,多了一份寂静无言的木讷,让我安静,使我回归,回归到能听见内心的声音。

它藏得住满腹的心事,也藏得住内心的伏笔。

冬季的山因此格外使我着迷。

所以,去山里一个人最好。

看到路边有一只狗,我问它,你好。它看都不看我一眼,摇着尾巴跑了。我心想,狗都不理我,我就是狗不理。

狗的后面远远地跟着一位黑袍黑须的道人,在这寂静无人的山野里格外瞩目。我忙着看岩石的皱纹,却不曾想过这时候的山里也会有人经过。我不知道这一人一狗从哪里来,又去往哪里?默默地注视着黑袍的道人从我面前经过,他的眼里也只有他的狗,因为他也不曾看我一眼。

这样的人和狗,正符合了青山的气质。这大冬天里,满山空无,无人是常态,有了人才是不合情理。他不理我,是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尤其是一个女人。

我加入到这一人一狗的行列里,道士并不回头,也不看我。却是不知问谁,说了一句:“你喜欢这山?”我环顾四周别无他人,这话该是给我说的。

我点点头。

他背对着我。良久,依旧问:“去我的庙里坐一坐吧。”

我依旧点头。

他依旧背对着我。

黑衣道士不再说话,背着手,任山风吹起他黑色道袍的一角,微驼着不太高大的身躯,缓缓地走着。那条黑色的狗,极相衬地顺着羊肠小道也缓缓地走着,不时用鼻子嗅一嗅路边的枯草。

冻在水里蛋黄似的暖阳,挂在山的豁角,给这青褐色的山添了一点金黄的晕,有一点暖意照在身上,心不再缩着,人也舒展了起来。我看着前面黑色的一人一狗,远处散落的房屋孤零零的掩在树林里,已有淡青色的炊烟袅袅升起,又迅速被风拦腰斩断。

“你来不了多久了。”

“来不了多久了?”

“是的。”

“这儿不久就要建景区,你没看进山的路口有挖掘机吗?”

我看不到道士的脸,他空蒙的后脑勺上扣着那顶乌黑油亮的道士帽。那些话从路旁溪沟里的冰面上划过,带着冷意。我的心再次皱了起来。

起风了,有些刺骨。

“等不到开春吗?”

“开了春就要收费了。”

我裹了裹身上的冬衣,把自己裹得更紧。

一路无话。

走过那辆轰轰作响的挖掘机,它的脚下,已不再是羊肠土路,那些我钟爱的高矮不一的灌木,一层层无力的摞在路边。新崭崭的水泥路,发出冰冷的光。挖掘机四周堆积着新挖的土,它的爪痕留在剖开的山的胸膛上,泥土的芬芳里依稀有血的腥味。

夜里,我梦见自己走在一条山路上。山顶上,一座庙宇静立着,昏黄的太阳刺得我看不清庙的轮廓。我仰着头,看着棉被一样使人透不过气的天空。突然,我被背后的巨大力量推倒在地,倒下的那一瞬,我看到许多重叠的陌生人的脸,伸着他们黑而瘦的手掌,扑向我。我倒下的地方,是一条宽阔无边的水泥路,绿色的汁液洇在我的周身,我动弹不得,但我感到很疼,很疼......

我没有找到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