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939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6期“诗生活”精选:事实与虚构

(2016-07-26 15:27:31)
标签:

陕青文协

马慧聪主编

陕西作协

延河下半月

分类: 诗歌

事实与虚构

 

林馥娜

 

 

 

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城市用灰烬悼念无辜葬身者

喉舌与舆论被沉默。一同哑默的

还有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诗歌

如何能像刀笔吏

把生命简化为数字的约取

一笔带血的账没有债主

廉价的口号与变相的歌颂带着厚厚的粉饰

而新闻依然是预制好模版的旧闻

一条容留灾难的遁匿之路

光明正大地铺设并声张

 

 

立春

 

 

“春风践约到园林……”

古意里的春迈着娘子的碎步出场

 

而雪霰浸泡过的南方

似饱读诗书的公子

 

酷酷的高冷

在一夜之间盛开的花市中玉树临风

 

花街花影,人面掩映

时间的刻度在暗中游移

 

只待岁晚人静

回归褪去虚饰的凌晨

 

而观众只见闻剧中柳眉弯弯的美人

唱腔里咿咿的长音。岂知道

 

真正的春天,从此刻开始

“稍立花前独沉吟……”

 

 

鸟鸣托起了失眠

 

 

啁啁啾啾,一只、二只、三只……

它们小孩斗嘴般吱喳得欢

仿佛童稚的小伙伴

 

喧闹中的幽音把黑暗的深渊叫亮

借着这吉光片羽,我把辗转翻覆的身体

轻放在脆生生的鸟声里

 

而爸爸正耐心反复擦拭茶具,直到发亮

他用长调口哨唤回的小黄狗

也跑上了云上的窝

 

 

 

事实与虚构

 

 

风声呼呼刮跑睡眠

我从砰然跌碎的声响中

模拟墙头上的马赛克随风起飞

轨迹清晰如眼见

高悬城楼的耀眼体面

以加速度坠入终点

一场弄不清何谓玉碎何谓瓦全的战争

在黎明前暴发

而一场暴雨正紧跟着冲刷战场

真相的瓷器碎了一地

 

 

 

广州的雪落向远方

 

 

那一点点飘飞的白

是意念的雪花还是六角天使

 

见而未近,亲而无碍

散淡的形迹,仿佛我喜欢的简单生活

 

爱人与孩子从不同的远方发来问候

“广州下雪了吗?”

 

是的,下了。那小小的白与轻

就像无需多言的问候

 

雪落到大地的故乡

宛若我插翼一路向东

 

 

从一场秋雨中学习超脱

 

 

大街车辆稀落

节日带来闲静的安慰

一场突至的秋雨沙沙落过

宁静如炊烟般笼罩这个时常过于急仄的城市

 

我放任精神的远游与肉身的暴走

在同一时轴上反向而行

缓慢与迅疾聚焦于骤降的灵犀

纸上跑马也该偶勒缰绳

 

年龄渐长让人领会到生命的珍贵

流逝的光阴,足以兑去

生命中的稚怯与虚惘

精神的飞逸与家常的踏实皆具其美

 

每天以有限之跬步丈量无涯的天下

在徒步与神游中掠过各个朝代的天空

最终降落于天河公园之北

随心而至是生命最质朴的处所

 

从一场秋雨中学习超脱

学会游刃

为每天吐出的骨和刺折叠盛放的纸船

并对自己说:让它随波

 

 

她在夜里写作

 

 

这孤寂的深渊归她所有

星星点亮天幕的夜

一个阒寂的国度,适合悄悄

构建一匹特洛伊木马

以《征服天堂》的节奏

席卷推进

 

 

 

波动—痒

 

 

放下手提包

他显然心有不快

言语冲撞

他刚送走了一个女人

 

两天前,他发现妻子老了

甚至老而无用

而现在,他搂孩子般拥着妻子睡了

沉沉的鼾息如无底的深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