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939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6期“青年进行时”:安羯娜

(2016-07-26 15:09:14)
标签:

马慧聪

陕西青文协

延河下半月

陕青文协

分类: 青年进行时

 

执着于远方的人

 

 

       安羯娜

 

一条路,向上串起的海子

 

是海的儿子由天上降生 

分布散落在Y形上 

 

宝镜岩镇压邪恶,摇翠芦苇海 

是初夏,双龙海的龙,已飞出水面 

 

是为救赎,并获取恻隐之心 

火花海,火苗已灭。卧龙海的龙,沉睡 

 

镜海照出的老虎,不咆哮 

五花海、熊猫海、箭竹海、天鹅海…… 

 

依次,向着雪山,剥开翠蓝 

滴下,融为向上高悬的秘流。

 

 

原始森林

 

一路而上,至无路可走

空气是凉的,山风,吹出幽深

 

鹪鹩、白鹡鸰飞于枝头

落叶与浮木

接受腐烂,鲜活的

生命,一层一层。因为有

松果缓缓降落。

 

油松、云衫、铁衫……

从原始中抽出新针,多么刺眼的

光亮。风一吹,仿佛

蓝马鸡蹿出树林的涛声。

 

 

长海印象

 

与雪山相连,交融

翠蓝色的是湖水,也是天空

 

拿你比喻镜子和蓝宝石,仍不够

可有水怪?

在波下隆隆作响,但

从不跃出水面。搅动眼眸

 

我看到的真像:这虚幻的

童话世界,斑斓的光。

此刻,

正和草木一起,挂在天上

是可以触摸的。

 

 

在西岭雪山

 

山路蜿蜒,树木隐去

水流奔向未知

西岭的雪山,在远处,庄严、肃穆

 

风吹过,让雪花落进

体内,隐秘的心门已打开

在天地之间,举目

 

这辽阔,包绕的空旷与

牦牛的叫声

此刻,像是从天上降落

万般神圣,附有光。

 

 

诺日朗瀑布

 

水流浩浩荡荡,一泻千里

站在这水光之下

仰望

生命

仿佛一朵朵溅起的水花,在水雾里

飘飘摇摇

诺日朗啊,在你270米宽的

身躯下,被你的

浩然所包裹,吾是多么渺小呀

也只有在此时,亲近你

才与内心更接近,亦更卑微。

 

 

在华山,

我拥有从山顶到月亮的距离

 

除了细微的风,除了呼吸

在这高耸的山之巅,除了周围的事物

我轻微的犹如

云雾上的一粒水珠。

 

云海深处的光

从地下投上来,我和草木

与同行的人,皆被光照

 

站在莲花般盛放的山体上

此时,我必定与佛和

菩萨一起降落,也被赐予的恩典

所包裹。

 

石门和云门一并打开

回心石已回到内心,我必须感恩,并将

双手合上,跪拜神光,

便拥有了从山顶到月亮的距离。

 

 

阿尔山 

 

天地旷远,玫瑰峰赤裸着 

静穆,万物神秘 

而安详。 

当杜鹃湖的水,漫过 

胸膛,恍惚间,我已是 

一株草,一朵花。在朦雾中 

辨认远山,辨认从远古 

吹来的风声。 

鹿鸣湖新绿,天池圣蓝 

在这水云交融之地,寻觅 

湖泊光,并且 

眼中,盛满净水 

只等你,取瓢一饮

 

 

重量

 

生命,

像一颗字的种子

滴落在时间的碑刻上

慢慢消解着

 

风暴不忍坠落

试图将恐惧举起

拔出草尖儿,高过墓碑

 

重,太重,犹如一粒雨

砸下,溅起水面涟漪,连同

迹象,一起消逝,

仿佛

新生的,空的月痕。

 

 

梦里跳出一个男人

 

我躺在床上,夜里

跳出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

我将要

嫁给他,果子还未成熟,

满身的

汁液,还未能孕育,小乳房

还不够鲜亮,还不能

承接一粒米煮成

一碗粥,

在腹下滚烫燃烧的

游戏,还没玩够,还要数着

指尖上,一闪一闪的小星星,

待月光落下,继续做梦。

我的爷爷

 

关于爷爷,我的记忆很少,经常

看到祖母偷偷地抹眼泪,而且

每到秋日的一天下午,祖母的

眼眶总是红红的。

 

这一天,是

爷爷离去的日子。一张巴掌大的

旧照片,放在桌子上,被祖母哭的

泛黄。

 

之后,祖母就去村头的

坟地,陪爷爷坐到黄昏,我也

屁颠屁颠地跟去,看着祖母哭

我也流泪。

 

祖母告诉我,你爷爷睡在土里

六年了,土堆上的

那棵绿柏,是爷爷

发出的新芽。那一年,我六岁。

 

 

故乡的风

 

多年了,我未曾再深一脚,

踏入

那片云端上的土地

 

风,沿着山坡,河谷

穿过柏树林,穿过鸟叫

穿过儿时的谷堆和小桥

故乡,在清晨醒来

 

学堂的钟,被风

敲响,随意地

摆动几下,就

停止了,而祖母还在田间

收割,把风,踩在故乡脚下

 

 

聆听菩提咒

 

打开你,就有钟声

传至山谷

在光环晕开之际

万物庄严肃穆。

我站在光的一侧

将身体的另一半门敞开

不惊扰一草一木。

此时,有风声

我手持像天空一样的

蓝,敲击你,

在体内,

漾开一层一层莲花

净静无声。

 

 

缝山针

 

你在苍穹下,持自己的梭

收集月光,变为月亮的

模样。立在山之巅

你的光芒令人瞩目,

于是,

一些人寻你,且拿拙劣的词

在你身上

丧失自己,让另一些人麻木

我没有足够的

胆量,来试探灵魂,

这里草木不盛,春光好

可是,你悲哀

悲哀缝补的山体

悲哀自己的线没有月光那样长

而我们,需要一根长线缝一缝自己

 

 

巡返山庄

 

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

更幽静,静谧的

可以渗出泉水与琴声。

放生池里长满莲花,曲曲细水流下

自成瀑布。

竹子沿台阶生长,生命

一节一节,高过庙宇。

我收拢所有的情愫,将灵魂

放逐于山水,

从而,接近草木,就听到

寺院里传出的钟声……

 

 

绿

 

一场春雨过后,我的瞳孔

突然间变得

新绿。像初生的婴儿

满世界皆是新的

春风一吹,叶子绿了,花朵绽放

哦,我新奇的小心脏,落在

湿漉漉的草尖儿上,碰碎了水珠

这破碎

且怒放的声音

如春雷,在血液里

波动,跳跃

这致命的绿,辽阔的剔透

 

 

执着于远方的人

 

执着于远方的人,体内总有

一片草原。

心之空旷的风下,绿浪

在翻滚。一波一波,传至

心路的尽头。

我走下去,掰开云雾,将风浪搁置

腋下,梦想与想象

就可分家。

我顺着自己虚拟过的现实

去寻找内心

种下的彩果实。

我在雨里丰盈,吮吸汁液。将自身

装订、收藏在叶尖上。随风而飘远。

 

 

 

灵魂深处,跳动的音符(创作谈)

 

 安羯娜

 

诗歌是无声的音乐,每一个字都是跳动的音符,又如一幅幅水墨画,总在细微之处流动着韵律,又深藏着一个创作者至深的情感与一颗不朽的灵魂。

我是一个画画的姑娘,同时,又深深热爱着诗歌。曾经有朋友问我:“唯啊,如果你不画画,会如何?”“那会死掉吧!”又问:“那不写诗呢?”“哈哈,那大概也会死。”是的,这两者,在我生命中是缺一不可的,它们像血液一样贯穿着我的生命,让我的灵魂得以升华,且在流淌中与灵魂深处的自己相遇;又如我精心孕育的婴孩。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过程。

关于诗歌的创作,我认为写作这个过程完全是诗人内心世界的真实流露。在此,已不再是所说的词语,它要胜过一切语言,而并非是“口是心非”的对接。同时,诗歌的创作又离不开生活,又与哲学、佛学、绘画等一切姊妹艺术紧紧相连接,如影随形。在一些意象的背后,去挖掘更深处的东西。这就像创作一幅画,画画之时,并不是在单纯的画画,而是一个创作者在生活中的某一个瞬间,激发出的灵感与自身思想的交汇,得以在纸上体现出更为深刻,而又具有灵魂与生命情感色彩的作品。

由于自己是画画之人,又出生于北方太行山脉的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落,这些年又学习国画,所以潜移默化地受到中国古代画家的影响,骨子里透着对山水的热爱,深深地爱着尘世间的一草一木。自从画画以来,背着画夹走过了祖国的一些山山水水,在山水间,往往被造化所感动。我感叹巍峨的高山,山崖上古老的松柏;也感受过雪山的圣洁,倾听过雪山上白雪融化的声音;感受过雪山之顶的放眼空旷,感受过曲水的静静流淌;也感受过深谷的幽静。前不久,游历了西南地区,在九寨沟,我被彻底地融化,把自己完全放逐给了山水,并好奇那里美妙的景致,那些一个接一个的海子,放佛从天上降落,在海拔3000多米的雪山上,我观望到九寨沟最大的海子,当站在它的边上时,我与远处雪山上的雪,一起融化。在静谧的原始森林,鸟儿们在树与树之间雀跃,小松鼠和蓝马鸡蹿来蹿去,有阳光从树缝间照下来,同时,还伴有松果降落,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卷啊!在诺日朗瀑布下,我感到生命微小的经不起风尘。在西岭雪山上,看到空旷的美,和蓝天下藏民的村落,村落远处的牦牛,等等。每走一个地方,我这眼里就盈满了泪,感动这世间所有的美,总是让我遇到。得以这些,《一条路,向上串起的海子》《长海印象》《原始森林》《诺日朗瀑布》《在西岭雪山》等诗歌诞生。这些是我创作这几首诗歌时的前提感悟吧,至于其它的诗歌,我想都是相通的,就不再多说。

另外,在诗歌创作的形式、主题方面,我是没有概念的,完全是感觉,我感觉怎样舒服就怎样写。其次就是创作题材,也是什么打动了我就写什么。从不刻意,顺其自然。当然,在表达诗歌的深度与广阔性上,我还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多读书,不断学习,提升自己。

一个诗歌写作者,一定要有广阔的胸怀,像天地一样,包容万物。

感恩遇到,感恩诗歌,让我与自己不期而遇。画画,写诗,一路行走,一路慈悲。

 

 

 

从原始中抽出新针

    

     纳 兰

  

 

诗的现代性在于词语的解放,既可以在原初的意义上使用该词,也可以打碎、肢解一个词,使其从完整的单一到碎片的众多,从而获得新的意义和自由。安羯娜的诗颇具现代性,词语的活用和创造性的使用,使诗歌具有张力和陌生的美感,而想象力的丰富使她的诗具有空间感。她认为,诗歌是无声的音乐,每一个字都是跳动的音符,又如一幅幅水墨画。无论是诗歌还是绘画,模仿自然都是初级阶段,需要提升到创造自然的阶段。这是一个敏锐的洞察,诗歌就是集音乐美、绘画美和建筑美三者合一的综合性的美学载体,也是把内在的苦痛悲欢净化之后,宁静而智慧的表达和能量的释放。

在安羯娜的诗歌《一条路,向上串起的海子》中,“是海的儿子,由天上降生/分布,散落在‘Y’形上”,诗之开头把自己对事物的敏锐感受,凭借丰富想象力和朦胧而精确的表达,把人带入一种诗的情境。借助符号“Y”杯子一样的象形,承接住了散落的“海的儿子”。安羯娜深谙“去除所有动词。一切都围绕一个名词,用名词来建筑高塔”的理念。宝镜岩,芦苇海,火花海,五花海,熊猫海……词语的丰富性,映衬出内心的丰富。诗的结尾处写道,“依次,向着雪山,剥开翠蓝/滴下,融为向上高悬的秘流。”诗人使用一种“剥洋葱”般的技术手段,掸去词语的灰尘和迷雾,焕发出一种心境。诗人的写作本身就是一种神游物外,超脱凡尘的过程,而若能让读者阅读之中也同样感同身受,那将是作者的成功,和诗歌的成功。“只有在摆脱了概念的统治,不满足于它对经验的粗略分类知识,也不满足于直接的感性经验与感官刺激时,我们才能深入语言。对于粗略的概念而言,诗歌话语是对它的解构;对于感受性的弥散而言,诗歌话语具有一种持续的建构作用。”(《失去象征的世界》耿占春著)。安羯娜的诗歌中有一种对“深入语言”的自觉,如“山风,吹出幽深”“蓝马鸡蹿出树林的涛声。”《原始森林》,语言直接呈现出鲜活新颖的感受。新感受的出现,自是对旧的概念、思维和感受的瓦解。“从原始中抽出新针”,是诗人的直接感知和智性表达,也是新颖感受力和表现力的完美契合。面对原始森林,诗人的感受,从“空气是凉的”体感,到“鹪鹩、白鹡鸰飞于枝头”的观感,再到“落叶与浮木/接受腐烂”的心感。体悟在加深,感受力在逐步增加,直至诗人说出“油松、云衫、铁衫……/从原始中抽出新针”的灵感。“新针”,即是新词,新的感受力。“一个词让沉默在灵魂的暗藏者中回响——这一个词难道不是一心让自己充满隐秘的词吗?这是一个充满紧张希望的词,它希望重新找回奇迹,最初的纯净。”新针,这个词就是让安羯娜拨响灵魂的琴弦,返回最初的纯净。

让•保罗在《美学入门》中写道,“现在的时代精神自私地毁灭世界与万物,以便能在虚无中创造出自由的活动空间”,而不是模仿自然。诗人应该是怀着爱世界和万物的心,万物即能填满虚无。安羯娜的《在华山,我拥有从山顶到月亮的距离》一诗中,诗人与万物融为一体,“我轻微的犹如/云雾上的一粒水珠。”把自己等于与云雾上的水珠,这是一种机巧的做法,这样既可以有人的观感,亦可以有“水珠”的感受,增加了感受的主体,有一加一等于二的叠加效应。“云海深处的光/从地下投上来,我和草木/与同行的人,皆被光照”诗人的感官被充分打开,被“光照”,同时自身也是光源,光照他者。在那刹那间,诗人之心与菩萨之心是相通的。因此诗人说,“我必定与佛和/菩萨一起降落,也被赐予的恩典/所包裹。”“石门和云门一并打开回心石已回到内心,我必须感恩,并将双手合上,跪拜神光,便拥有了从山顶到月亮的距离。”词语的打开,即心的打开。“回心石回到内心”也隐喻着诗人把万物内心化的一种技艺。感恩,跪拜神光,诗人意识到人与神是有着疏远的距离,“从山顶到月亮”,也就是一种灵魂从泥土到云朵的企望。

“人类的社会秩序和人的理性是与事物的秩序协调一致的,它使人们能够潜在的理解和热爱事物的秩序。能感到我们和唤起我们感情的自然,不再靠实体理性观念束缚我们。自然能唤醒过分压抑的规范控制的感情。”在《缝山针》和《巡返山庄》中,诗人融入事物的秩序,不是秩序的破坏者,而仅仅是一个融入者。“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幽静,静谧的可以渗出泉水与琴声。”诗人对事物的融入,产生不协和音,即“渗出的泉水与琴声”,这是感官的钓鱼线,垂钓出的陌生的诗意。《缝山针》里,诗人的不仅是一个融入者,而且变成了局内人,目光从事物的身上,反观到了自身,希尼说,我写诗是为了认识自己,使黑暗发出回声。而安羯娜认识到了“而我们,需要一根长线缝一缝自己”。

综上,安羯娜的诗灵动而跳跃,怀着对万物的感恩和热爱,把内心的宁静与事物的宁静合二为一,通过对这个世界的观察与省思,把心灵秩序与自然秩序相统一,以谦卑而内省的目光审视着自己和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